番外一 轩辕逸之死

主帐军营

两杯刚泡的龙诞春茶,袅袅冒着热气,茶香在帐内弥漫。裴彻深吸了一口气,茶香沁入脾,龙诞真不愧是茶中王,入口清香回味醇厚,就连茶香般醉人,轩辕慕容舒清婚了,喝茶就容易了!两男人一左一右坐案桌旁,清茶在手,各有所思,主帐军营内,般轻松惬意的光实在不,拿茶杯,裴彻品了一口香茶,舒服叹息:“苍月降书一拖再拖,现在尤霄已死,必他是使不什花招了,等签降书,我军便班师回朝了。”

在轩辕护送舒清回京又回了,不就被尤霄钻了空子。比谋诡计他或许略逊一筹,若论战场拼杀,尤霄岂是轩辕的手。

“嗯,朝廷已经派了方瞳主持受降,你我需整军待。”说话间,轩辕眉宇中尽是喜色,藏藏不住。

啧啧,几见他般喜形色啊?裴彻忍不住言调侃:“回轮你急了?你有今。”慕容舒清就不该快答应嫁给他,年轩辕人不理不睬,几次三番扬言退婚,现在知急了,真应该让他吃点苦头才。

嘴角轻勾,轩辕逸情很,丝毫不在意裴彻的揶揄。明日就是舒清宫的日子,若无意外,他一月内便回京,一次无论谁不再阻挠他与清儿亲,就算是皇不行,他不相信玄真冒不韪,强抢臣妻。

两人闲聊着,一响亮的通报声从帐外响,“报!帐外一名男子称是慕容的人,求见将军。”

慕容?轩辕逸握着茶的手明显一顿,裴彻暗笑,需般激动吗?轩辕现在估计听见慕容二字,就已经神荡漾了,笑的摇摇头,裴彻顾着低头品茶,错了轩辕逸眼中的深沉。

“让他进。”是清儿派的人吗?难京城了什?昨日他留在京城的人才传消息,宫中并无疑异动,此慕容的人前,莫不是了什端?

“是。”

将话音才落,一抹暗影匆匆掀门帘,进入帐中。

清人,轩辕逸认他便是在临风关一直保护舒清的侍卫,轩辕逸急知生了什,有寒暄,急:“樊峰,什?”

“主子有一封信,待务必将军手中。”樊峰沙哑的声音,参差的胡渣,疲惫的神色,说明封信件是最快速度从京城送临风关的,舒清极少给他写信,莫不是真的了?

从樊峰手中接信件,轩辕逸随口回:“谢,你休息吧。”

樊峰却仍是一动不动立帐中,丝毫有走的意思,难舒清有口信?轩辕逸低声问“有?”

“请将军即拆阅,阅焚毁。”

阅焚毁?何何谨慎?不仅轩辕逸疑惑,就连本纯粹热闹的裴彻察觉了有蹊跷。

轩辕逸快速撕信封,面有一张薄薄的信笺,打信笺了一眼,轩辕逸脸色变,一向稳健平缓的气息明显急促了,就连拿着信纸的手微微抖动,盯着信笺的双眼一动不动,似乎将那张信笺瞪一窟窿。

“轩辕,你吧?”隔着一张案桌,裴彻不信笺写了什,但是从隐约印的墨痕,就寥寥数句,信底写了什,让轩辕失态至此?

裴彻身走近,樊峰却忽前一步,挡在他身前。裴彻见他从袖间拿一火折子,递轩辕面前,他似乎才回神,他有接火折子,暗黑的眸依旧落在信笺。

樊峰有些不耐烦的火折子点燃了信笺一角,裴彻轩辕怒,他却一句话有说,任由信笺在手中被火苗吞噬。

直确认信笺全部化灰烬,樊峰才退一步,留一句“告辞”,便转身了主帐营。

裴彻急:“慕容是不是了?”或者是舒清了,不轩辕不此。

深吸了一口气,轩辕逸显冷静,低声回:“。”

他不愿意说,裴彻无力,“我各营将士是否准备妥。”

裴彻了主帐,留轩辕逸与一室的茶香,轩辕逸久久站在案桌旁,着飘散的几缕灰烬,觉一股股的凉意由生。

我在海域。

信笺有四字,娟秀清丽的字迹确是舒清手,但是给他四字,是什意思?他不是已互许终身了吗?不是说等他回吗?此刻不是应该在宫吗?何海域,宫底生了什?一刻,轩辕逸被一从未有的恐惧所笼罩,他疑惑,他无力,他愤怒,他惶恐,他寒。总是那清冷,那从容,那的淡漠,他他已经走进,现在却忽现,他根本不懂慕容舒清在什?

“轩辕,我觉苍月不太劲,降书已签,军却迟迟有撤离临风关,我怕他有其它打算。”裴彻一边说着,一边暗暗观察轩辕逸,今已是十了,那日,轩辕就一直不劲,众将觉轩辕将军几日情不太,总是黑着脸,极少帐,谁爱理不理。裴彻却敏锐感觉他并不单单是恼怒已,他在烦躁,且很容易恍惚,就像现在,他说了半,轩辕一点反应有。

“轩辕?你底怎了,几一直魂不守舍?”

“降书不是他的缓兵计,让我军放戒,苍月行险,我军不不防,你待传令全军,不松懈,严阵待。”

裴彻他根本在听,原轩辕并有他的那失魂落魄。是他错了吗?

“将军!”李鸣急急忙忙冲进帐内,打断了两人的话,轩辕逸脸色更加暗沉,裴彻低声骂:“什情火急火燎的?”子从军年了,怎是此毛躁?

“京城传消息,慕容姐……”李鸣脸色微青,向轩辕逸的眼神中透着慌乱与担忧。

轩辕逸刷的从主位站了,一双鹰眸紧张盯着李鸣,虽有口说话,却已经让李鸣惊倒退了一步。

李鸣傻愣着不说话,裴彻急了,“慕容舒清怎了?”

“慕容姐……在宫中……”一向爽快的人说话忽变磕磕巴巴,裴彻中有了不的预感,果磨蹭了半,李鸣终说:“病逝了。”

“什?”舒清病逝?“不!”他已经猜舒清必定是了,但是居是——死了?……怎?裴彻低叫的同,立刻向身旁的轩辕逸。

“你。”两人离很近,裴彻清楚听轩辕逸压抑的声音明显在抖动,紧咬着牙关让刚毅的彻脸浮现一条条青筋,浑身充满着难的控制戾气。

“轩辕……”裴彻真的很担轩辕逸,再不一月的间,他就应该亲了,在刻慕容舒清却莫名病逝。他相年,轩辕的人他再清楚不,重情重义,他舒清是绝动了真,现在的结果,何是?

“!”咆哮般的嘶吼震的帐外守将的抖了一,裴彻不敢久留,拖着已经吓傻的李鸣赶紧了主帐。

了主帐,李鸣颤问:“将军吧?”跟在将军身边些年头了,从见他般模,像吃人似的,又像困在牢笼的野兽,真怕。

“究竟了什?”从未听说慕容舒清有恶疾,怎在短短的几月间,就病逝了?中间绝有疑。

李鸣摇头,郁闷烦躁回:“我不清楚,但是慕容姐确实世了,祁相已经将的尸体接回祁。”他前不喜欢慕容舒清,但次与相处了些日,不容易觉算配将军,婚前竟情!的一人,怎说就了?

主帐内传轰的一声闷响,怕是案桌被轩辕逸给劈了。裴彻回头向身的帐篷,中有一丝奇怪的感觉,数日前的书信,轩辕日怪异的情绪,有刚才他居不问细节,就将他赶了,不像轩辕处的风格,底是怎回?

主帐内木屑飞溅的处是,血沿着手掌滴落在案桌的残骸,留斑驳的血痕,他伤的不是手,他最伤最疼的,是。

难怪你说你在海域,原是打定主意“死”解,是你有有我?有有我商量?有有我相伴一生的人?慕容舒清,你说走就走,的洒,你怎狠,无情?

两内,慕容舒清病逝的消息很快传遍军营,众将不胜唏嘘,那清雅的女子竟般香消玉殒了,实在惜,将军该是最痛的,但是却人敢前劝慰,推裴彻前往。他是军师,亦是轩辕将军的友,不推,在帐前站了一柱香的间,裴彻终是硬着头皮进了主帐。

帐内一片狼藉,与他猜测的一,

(本章未完)

第90章 海阔天空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