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临风关(2)

女子送老者门,遇了端着参汤的御枫,女子接汤碗,笑:“给我吧,你早点休息。”

御枫是轻轻抱拳,次他有听从主子的命令,依旧尽职守在茅屋前。

女子无奈摇摇头,着不动山的男子毫无办法,他听所有的命令,休息除外。

进入室内,面有一同倔犟的女子。

“夫已经说了,调养,孩子不有的。是参汤,你喝一些,你的伤应该有。”女子已不愿再劝,因劝了是无。将参汤放在矮桌,女子悄声退了。

就在女子跨房门的那一刻,身传商君低浅的声音,“你,叫什名字?”

女子回头,扬一抹淡淡的笑容,回:“慕容舒清。”说完轻轻他掩了房门。

慕容舒清——

商君喃喃重复着名字,他终见识了,原人笑此淡、温暖。

叫慕容舒清的女子,就有着的笑容。

身是雪山的苍茫,身前却已是新芽吐蕊,春意袭人,两的风光,奇妙汇雪山脚。茅屋前,一粉装少女蹲坐在一堆干草,面若桃花,惜有些苍白。女孩托着腮帮,痴痴盯着一棵刚长新芽的矮树,眼神有些空洞,不在什。

一素手扶着的胳膊,将轻轻拉,耳边是淡若春风的无奈笑语,“虽是春了,但是雪山是很冷,别再坐了。”

女孩扬一抹纯真的笑容,乖巧回:“知了,舒清姐姐。”

慕容舒清故无奈笑:“你丫头,嘴应利索,转头就忘,害我快老太婆了。”在住了有十了吧,女孩的乖巧率真很是喜欢,是不流露的落寞总是让人疼。

商笑连忙摇头,挽着慕容舒清的胳膊,赞:“才不,舒清姐姐是最的仙女。”是的,那不在容貌,就是仙女,带给人温暖安定的仙女。

慕容舒清低笑,长什己清楚很,仙女挨不关系,不别人的夸奖,一一笑纳,人,本就各有各的。

“进吧,外面风,你的身体有完全呢。”慕容舒清拿掉商笑身的草屑,拉着往茅屋走。

商笑走了两步,便不愿动停在那。慕容舒清不解着,商笑轻抿嘴,向远处雪山孤傲的背影,丽的眼睛满是依恋,喃喃回:“我在陪他。”

慕容舒清不知在什,那让人毫无办法,接近不了的人,每与寒雪劲风伴,他的估计与雪一般,冰冷无依。舒清拍拍商笑的手,劝:“进吧,你帮不了他。”

商笑一步不走,紧紧拽着慕容舒清的手,无助低泣:“舒清姐姐,我害怕。”他一比一冷漠,完全不知他在什,害怕有一,连他失了,那真的一无所有了。

“别怕。”轻轻擦干商笑眼角的泪,慕容舒清觉己的安慰此苍白无力,轻捋着肩有些散乱的丝,慕容舒清故意轻松笑:“我泡了今年的龙诞新茶,刚从锦州茶园送的,外面卖,进吧。”

“是,我哥……”商笑仍是不愿离,害怕不见他的身影。

倔犟的姐妹,不知是应该生气是怜惜。慕容舒清叹:“你先进,我帮你叫他,吗?”

“嗯,谢谢舒清姐姐。”商笑终破涕笑,舒清姐姐的话,或许他听进一点。

慕容舒清有那乐观,商君的伤,若是三言两语便劝解,他又何至此。他的情,并不问,隐约感觉他在苍月有仇敌,且方颇有实力,仅此已。

寒风中,素衣薄衫迎风立的孤傲背影,让慕容舒清走近的脚步怎迈不。他纷飞的衣袂,紧束的墨黑束,随着肆意的寒风飞扬着,清瘦修长的身形几乎融入那万冰霜间。即使是一背影,依旧让人不敢逼视。

站在商君身,慕容舒清不禁苦笑,像一局外人,他一无所知,有什资格劝他?

迟疑了一儿,慕容舒清最仍是无语。

“你觉笑儿怎?”商君清浅的声音缓缓传,似乎舒清的他早已知晓一般。

慕容舒清隐隐感觉他接说什,但仍实回:“爱懂,很招人喜欢。”

商君紧咬的牙关在他消瘦的脸颊留深深的棱角,久久,他是口了,“你,愿意将留在身边吗?”低浅的声音仿佛失了元气一般,几乎被凛冽的寒风湮。

他果是说了,抚养商笑说易反掌,是商笑不是东西,不该任人左右。慕容舒清淡淡回:“守护,是你的责任。”

商君的肩头一僵,依旧是那木远眺雪山峰,是次的声音充满着疲惫与无奈,“我不给安定的生活。且,我实现一承诺,跟着我,与危险做伴。”爹娘仇,他是一定报的,笑儿托付给慕容舒清的人,是他爹娘最的代。

慕容舒清忽笑了,商君有些莫名转头,见那张清雅的脸不再是浅浅的淡笑,是笑有些讽刺。

前一步,与他平视,慕容舒清问:“商君,你,有少承诺实现?”

商君微怔,愣在那。不等他回答,慕容舒清冷说:“不那一吧,商笑不是你的承诺吗?你有有,商笑才是你最应该负的承诺,,有你一依靠已。”

商君忽觉一阵钻的疼。慕容舒清的话,像一犀利的刀,直指他一直逃避的责任。是啊!他的眼满是暴戾,血腥仇恨的一面,他爱最亲的人丢失了,他有什资格谈承诺,爹爹临死前的嘱托一遍遍在脑子回响,他连笑儿照顾不,谈什报仇?

不是有见商君眼的责与痛苦,但是既已经说了,慕容舒清便不再避讳,直言:“若是暴力,不怕死解决问题,你何须沦落至此。你在手面前,是一随手就捏死的蚂蚁,你拿什他斗?不是每件需同归尽解决的,让己有所依凭,势均力敌的候,再一较高,岂不爽快?”

势均力敌!商君冷笑,“我永远不与他势均力敌。与他敌,就意味着与整苍月敌,我何与他势均力敌?谁愿意与女子伍?谁愿意听我说话!”忽,商君抓住慕容舒清的胳膊,有些疯狂叫,“你说,我就是在螳臂车,不量力,但是我不甘!不甘!”

痛!慕容舒清够感受,商君再一次被仇恨淹,他的眼泛红,仿佛一负伤的困兽,被关在一狭的笼子,不管他何努力,永远不冲牢笼。

他孤立无援,是因他是女子吗?

慕容舒清终明白他痛苦的由,一切的原因不是因你的无是你的别,那不甘是人逼疯的。

有抽回手,任他紧紧抓着,借由手的力,慕容舒清感受着艰难。

异世待了半年了吧,深深感受身女子的不易,此竭尽全力将权力金钱握在手中,其实不他一,是了掌控己的命运已吗?

“商君。”

痛苦挣扎中的商君在他最无助的候,听了一句温轻柔却在不远的将改变他一生的话。

“我愿助你与他势均力敌。”

清浅却诚恳的嗓音,让商君的手不受控制颤抖,说,愿意助他,是吗?是他半年,一次听有人愿意帮他,他的在一刻是温暖的,不正是句话,让他冷静了,松手,商君低声回:“谢谢你,我的仇敌,权势是你不象的,我不连累别人。”

陇趋穆,苍月国主,他的仇敌!谁?谁帮他呢?那些与爹爹相年的所谓知己,不是劝他躲罢了。

他不相信帮他。舒清在商君的眼了感激,同了不信。

慕容舒清倒是不意,手臂有些疼,轻揉着手臂,走不远处的岩石坐。

着商君低迷的子,舒清终是说:“国命脉,有一条明线,一条暗线。明线在政权,它有军权做盾,号令全国,有人敢违抗,暗线在经济,就是银子,若你将土、粮食、漕运、布匹等收入囊中,有了些做盾,一号令全国,有人抵抗银子的诱惑。他占了明线,你何不占暗线呢?”

商君遭电击一般盯着眼前浅笑盈盈的女子,他怎有方法呢?脑子迅速思索着,商君有些兴奋说:“你的意思是,他的敌人并不少,我不需武

(本章未完)

第3章 临风关(1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