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被俘(1)

,是男子吗?

不仅井向有的疑问,其他的山贼见缓缓走的男子忍不住张了嘴。

衣摆被撕不子,袖衣襟沾满血迹,即使是,他却丝毫有狼狈的子。他清风朗月一般立在那,英气飞扬的剑眉,挺傲的鼻子,微扬的薄,五官完无挑剔。

间,真有的人?

井向倒吸了一口凉气,从在峡谷混,见的人不算少了,俊俏的男人不是有见,但是眼前人,青竹傲梅般风雅的翩翩风采让人情不禁惊慕。

商君擦干净手帮杨牧包扎沾染的血迹,越目瞪口呆的井向,直直走向那浑身散着让人不忽视的冷酷气息的男子。

他的右脸被火烧,几乎全毁,即使从左脸依旧他未被毁容前,应该是俊逸的男子,不惜那冷残的戾气让他整人狰狞恐怖。

迎向男子鸷的眼,商君平静说:“动此的人,不就是求财已,现在货烧了,人又杀了,你岂不是白跑一趟?”

周围一片宁静,山贼面面相觑,了商君在面老的镇定。井向更是了兴趣,暗叫一声,男人不光长俊,极有胆量,既敢直视老的脸他谈条件。

男人盯着商君久久不语,烧伤的脸让人不他的情绪。

商君继续问:“你知临风关阮?”

商君在赌,阮听雨让喜鹊回求援,见应该离峡谷不远,他从苍月往东隅的方向走,阮极有就在临风关,买名贵药材的,境应该殷实,希望些山贼知他己不知的阮。

井向怪叫:“那有名的医药世?你是阮人?”阮在临风关游城中有名,不仅是因乐善施的名,有那据说妙手回春的医术。

他赌赢了,他知阮,商君放,淡说:“放了我妹妹,我跟你回,让他拿钱赎我,价钱随你。”

阮听雨叫:“不行!”因右肩的伤势,已经软倒在,听见商君的提议,挣扎着坐,知他在救,但是不。

商君回头,像所有疼爱妹妹的哥哥一,宠溺安慰:“乖,听哥哥的话。”

是他忽的计划,既救阮听雨,又跟着他回山贼窝,一解决他,必须知己知彼。依今日所见,些山贼比他原的棘手。

阮听雨在商君温坚持的视线乖乖闭了嘴,吧,若是山贼真的放了,即使倾尽阮所有财产,他救回。

井向走男子身边,轻声说:“哥,我次损失了兄弟,不赚一笔实在不划算,不就他抓回换赎金,听他的口气,我狠敲一笔。”

他有,人是阮的人,或许医术一高明,若是治哥的脸,那就太了,不他不敢着哥的面说,不一定被掐断脖子。

男子冷酷的眼微微眯,就在井向他不所动的候,他忽冷冷说:“带回。”

他正商君押走,清醒的杨牧慢慢向阮听雨爬。

走在最的石舫见有一活的,叫:“哥,有一活的,让他回报信,女的杀了算了,杀了我兄弟,再说的弓厉害,放回是患。”

商君微惊,抓一支散落的箭,抵着己的咽喉,声说:“你杀了,我就是死不跟你走的,反正就是一条命,一拍两散了。”

商君暗暗观察着那冷残男子的表情,果他微露杀意,他就先阮听雨带走。

男子盯着箭尖毫不犹豫抵着己咽喉的男子,冷冽眼神微闪,冷声说:“两一带走。”

石舫虽不爽,但是收了刀,不知是不是故意的,他粗鲁抓住阮听雨受伤的右肩,像拎鸡一拖。商君扔掉箭,揽阮听雨的腰,从石舫的手解救。被一折腾,阮听雨的右臂再受重创,即使疼冷汗直流,仍是紧紧咬着牙关,哼不肯哼一声。

,一股绵长温厚的暖流背缓缓注入,不仅缓解了的疼痛,及护住了外泄的真气。阮听雨回头,商君的手稳稳护着的背,他依旧是那温笑着。

原他武功,那他什不走呢?他拉动星月弓,有均匀绵长的内力,他身并非难,他什不走?

给了阮听雨一少安毋躁的表情,商君扶着随着山贼一路往前行。

井向蹲在杨牧面前,杨牧眼中的恨意,情,笑:“听着,你的两主子不活命就你的了,十的间,五百万两,就在赎人。见不钱你就领尸体吧!”

“走。”冷冽一声令,原盘踞在山谷的山贼立刻有条不紊撤退,一儿便消失在山,除了一的残箭惨烈的尸体,山又恢复了平静。

杨牧力敲着己的头,他什在那候现?

果姐有什不测,他就是死一百遍弥补不了。

脚的刀伤几乎割断了他的筋脉,杨牧一点一点向前爬着,血污泥泞的脸早已不表情,有那双坚持的眼闪耀着不弃的光芒。

黎明的山,一条长长的血痕清晰刺目。

商君搀着阮听雨,随着山贼的队人马,向着峡谷旁边的山林走。走进一条类似一线的狭山涧,商君现山涧有五六人守着,从他所在的高度,远远就见靠近他的人,且一次通一两人,说是一夫关,万夫莫。

穿山涧,是一片密林,了宽阔的方,山贼却依保持着一条线的行进方式,领头的是那冷残的山贼头子,其他人一接着一跟在面,很有秩序。

那年轻的男子忽走他跟前,不怀意低声笑:“跟着前面的人,不命不保。”

扶着阮听雨,商君不语,跟着他一路走进,着他走的弯曲线条,有周围一些刻意按辰及星宿摆放的巨石,商君明了,是一幻迷阵。他从跟着师傅习武、钻研奇门遁甲术,阵他说,是最简单的初级阵法,是不识奇门术数人,那就是人命的阵势,它让你永远走不,现幻象。些山贼不是每人知何行走,所才一跟着一。

密林不,走了半辰,他才走,在了密林,眼前豁朗,是一片广阔的凹,应该是一座悬崖的底部。

商君抬眼,前方不远处,就是一寨子,高的寨门敞着,门梁是一展双翅的雄鹰,它眼含凶光,一副俯冲势,仿佛它中的猎物决不逃一般。

应该就是御枫所言的飞鹰寨吧。商君暗叹,他果不是善类,险山涧坐镇,迷阵辅佐,进入山贼窝,真正就是一“难”字!

走向山寨不算长的路旁,站满了声欢呼的山贼,商君粗略算了一,有两三百吧。光现在,飞鹰寨就有四五百人,不算他见的,山贼的人数超了他的预计。

才走进寨门,见一粉装少女像一阵旋风一般,直冲,十二三岁的子,两条长长的麻花辫晃晃,有余的缀饰,清秀的脸满是笑意。跑冷冽面前,拽着他的衣袖,娇嗔,“哥,你终回了。”

冷冽冷冷“嗯”了一声,虽依旧冷漠却少了那残酷的神情。越,冷冽走近寨门旁的六旬老者,恭敬叫:“明叔。”

老者捋着长及口的胡子,扫了一眼冷冽花了整夜劫的果,眼光在商君脸停顿了一儿,并有说什,是拍着冷冽的肩膀,一边向寨子走,一边笑:“回就。,我有你说。”

冷冽跟在老者身,走了两步,又停了,着身的胡子说:“他关山崖谷。”

胡子愣了一,赶紧点头,“是。”

被几山贼押着往左边的山坡走,商君警觉,山崖谷应该是特别的方,不胡子不呆,山寨隐身崖底,底有少秘密路径洞谷,他办法弄清楚才行。

冷芙盯着商君远的背影,问:“石头,那两人是谁啊?新掳回的?”那男子长真俊呢!

一说,石舫一肚子的不爽,哼:“嗯,那女人够烈的,不是他换钱,我早杀了他。”

“他是哪的人?”每次被押回的人是一身华服,惊恐万分,窝囊死了,那人却是布衣棉

(本章未完)

第6章 龙峡谷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