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被俘(2)

面的矮林树不高,不躲避在树,是遇狼群有一搏,那饥饿凶残的东西一点不比所谓的武林高手弱。他不是不怕,是必须一趟,阮听雨的伤不再拖,面密林中应该有他找的药材,有一他一定的原因,那就是弄清片密林通向哪。进口处有狭窄的一线,马车根本进不,那山贼是怎货物运进山寨的,一定有其他路,他找一找。

冷芙瞪了眼睛,人简直言不惭,叉着腰,冷芙不服气叫:“的口气,,你摘!石头,放他!”一边说着一边抢旁边守卫的钥匙,就打牢门。

石舫虽被商君的话激火冒三丈,但是有丧失理智,他拉冷芙,劝:“芙儿,别胡闹,让他进狼,等让他送死。我靠他赚赎金的!”

冷芙哪管,长见谁敢在面前嚣张,尤其是见商君那骄傲的笑容,更是火狂烧,指着商君,煽风点火:“谁让他口气,死了活该。且不是有他妹妹嘛。一赎金啊,再说我是山贼耶,你他嚣张的子,说我做不他做。完全是蔑视你!了,不啊!”

石舫本就是火暴脾气,再一激,失了理智,哼:“,就放你进狼,我倒那你怎嘴硬!”他打锁,拴在木门的铁链一拉,着商君嚷:“你给我滚。”

商君不他一眼,走阮听雨身边,帮衣服盖,附在耳边低声问:“我就认识几草药,龙牙草、黄花香薷、曼陀罗够了吗?”一些粗浅的治伤药他是知的,就怕些药不足治疗的伤势。

阮听雨哪管些,有受伤的左手紧紧抓商君的衣袖,虚弱的声音快不了,是不停说:“不,不??不!”

知他有武功,是狼窝是万万不啊!商君轻拍阮听雨,示意放手,却拽更紧,手不住颤抖着,就算有了一手,绝不让他,因光是着他被狼群围攻的子,宁愿己的手废掉。

商君轻叹一声,轻轻点了左臂的,阮听雨觉左手瞬间变无力,即使百般不愿,手是不不松。商君将的左手放进衣服盖,给了一放的笑容,潇洒身,着靠坐在一旁的少年笑:“三儿,麻烦你帮我照顾一听雨,吗?”

少年被那抹仿佛什不惧怕的从容笑容震片刻无语,缓神立刻点头回:“。”

冷芙不耐烦叫:“走啊!磨蹭什!”待儿让你吓屁滚尿流。

商君依是那骄傲笑着,倒显他的气急败坏幼稚笑。冷芙更生气了,推搡着商君往外走,他了石室,少年立刻站了,靠在窗旁观察着外面,从清楚见面乱林的情况,果那叫商君的男子真的跳了,他就见。

少年微微眯的眼隐含着危险的精光,他此沉静的脸,哪有幼稚的神情。

少年叫萧纵卿。他有些希望那男子跳,因他很他有什耐。他又有些不希望他跳,几前一所谓的武林高手,就从跳了,穿片狼逃,结果半辰,伴随着狼嚎,听见几声凄惨无比的叫喊,就再有了声息。

果那丰神俊朗的男子死了,那怪惜的。不他刚才那信满满的子,或许值期待不一定。

石舫押着商君走石室旁,脚是陡峭的土坡,眼底全是密林,不听见几声让人毛骨悚的狼嚎。

冷芙叉着腰,意笑:“跳啊!”

商君微微眯眼,向远处,十几外有山石,或许那就有口。置身密林,最怕的是迷失方向,抬头渐渐西斜的烈日,跟着太阳走,他应该在日落前走。

商君在思索着何穿越密林,冷芙他一儿皱眉一儿眯眼的,他终怕了,是更是意,讽刺:“不敢了吧,你现在求饶及。”

谁知话音未落,商君忽向前一跃,迅速利落跳了陡坡。冷芙石舫有回神,商君已经置身密林中。

“喂——”冷芙一脸的惊慌,叫,“你真跳啊!”是不惯他骄傲不放在眼的子,吓吓他已,不容易有有趣的人,真的让他喂狼啊。

站在陡坡边,冷芙焦急盯着面,叫:“我放绳子,你快,面真的有狼群,死人的!”说完着一惊奇万分着密林方的守卫吼,“什!拿绳子啊!”

石舫紧紧盯着密林,眉头紧锁,原他弱不禁风的男人厌恶很,不现在他倒是有些佩服他了,了妹妹,居头不回跳明知饿狼遍的狼,算条汉子!他跃很是轻盈,是有些武功的,顺着绳子爬应该有问题。

惜一阵手忙脚乱,绳子是放了,面却早已了声息。

“喂——你活着吗?”

“喂——”

冷芙叫了半,回答的有空旷的密林渐渐偏西的日光。

石舫纳闷,人跳,怎就回响,林子并不高,他走动的话,应该见草木晃动,但是现在却什动静有,难摔就摔晕了?

冷芙烦躁走走,嘴不停嘀咕咒骂着商君的愚蠢。

“你在那儿什呢!”井向笑着石舫目不转睛盯着乱林的子,有吗?不就是一片林子几窝狼嘛。

冷芙赶快跑,拖着井向陡坡旁,指着边急:“井向,你快办法,那男人他进狼啦!”井向人机灵,比石舫聪明,或许他有办法那不怕死的男人弄!

“谁?石舫,怎回?”井向忽有一不的预感。

石舫抓抓头,不耐烦回:“就是刚才押回的那男人。他言不惭,说进狼给他妹妹找药材,他死我全他!”

什?“他久了?”

冷芙撅着嘴,喃喃回:“差不半辰了,他跳的候我就放绳子了,是面一点动静有,不知是不是已经死了。”

“你糊涂!”井向瞪着石舫,骂,“怎让他。芙儿是孩子不懂,你人,有脑子吗?现在明叔说见他,人却了,你闯祸了!”

原觉让那男人狼是做错了,是现在井向声吼他,石舫不爽,不就是一俘虏,他犯不着着人的面吼他。他越越恼火,声吼:“不就是赎金嘛!他妹妹不是死!”

井向气结,他懒他,仔细着面的矮林,什动静有,晃了晃绳子,毫无回应。

石舫在一旁生着闷气,井向无奈叹:“赎金是情,你知阮的医术在一带是有名吗?他有医哥的脸。你居让他进狼!”

井向一说,石舫冷芙傻了眼,冷芙缩了缩脖子,低着头一句话不敢说。记忆中哥哥是朗阳光的人,从脸被席邪那坏蛋毁了,就变阳怪气,果早知那男人治哥哥的脸,一定他供。

石舫那被胡子遮住的脸瞬间了脾气,他拿己的刀,说:“我进他带。”祸是他闯的,他己承担。

“林子,你知他哪了吗?人找己被狼吃了!”井向拦住意气的石舫,头痛不已。块头年纪明明比他,怎不熟。

石舫甩井向的手,赌气回:“就算被吃我找他的。”

“够了,你什候才脑子思考!”井向实在受不了石舫的别扭,别头,不再拉他。

石舫握紧手中的刀,反驳,又现己有立场,将兵器狠狠插进旁边无辜的树干,背着井向生闷气。

两人就谁不理谁闷不吭声。冷芙咽了咽口水,问:“那……现在怎办啊?”那男人在面耶,他己倒吵劲。冷芙在暗暗腹诽,果,男人是不理智的伙。,己不承认,一切是煽风点火挑的。

井向将手环在前,气消,口气不回:“我怎知怎办!希望他不走很远,希望白狼不,希望他活着。”

陡坡两男人像孩子一相互赌气着。

夕阳西,阳光已经失了活力,留让人流连的晚霞,金黄的霞光照在乱林,

(本章未完)

第7章 被俘(1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