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飞鹰寨主(2)

岂料商君话才口,一钩子一般的利器极快的速度朝着他的脸面击,商君惊立刻弯腰侧转,避铁钩,谁知钩面居连着锁链,锁链的另一端就执在冷冽手中。见他振臂一挥,锁链带动钩子,向商君横扫。

商君此跃是躲铁钩,但是站在他身的少年一定被铁链击中,冷冽已是了死手,少年被击中的话,他的命就玩完了。片刻的犹豫,铁钩已近在咫尺,商君拉着身的少年扑倒在,一阵狼狈的翻滚,才险险躲钩链。冷冽轻扯链条,倒钩又稳稳回了他手中。

厉害的钩子,此控制少说数十斤的武器,冷冽的武功不低。商君微喘站身,胆迎向冷冽鸷的眼,拍拍衣摆的灰尘,低低笑:“怎,恼羞怒?”

萧纵卿不容易从爬,听见商君又在放厥词,赶紧退他身丈余外的方,男人不怕死,他活几年呢。

似乎觉不够,商君前几步,极尽挑衅的语气说:“伤让你保持仇恨的情?是你它纪念谁?或者你害怕己忘记?”

商君每说一句,冷冽的脸就冷硬一分。最他终狂暴骂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随着他声音的,是攻势更加猛烈的铁钩。次商君有了防备,轻踏主寨的石梯,飞身一跃,轻巧躲了冷冽载满恼怒的一击,他抓住钩子边的铁链,与冷冽各执一端,暗使劲力,铁链左右拉扯着,一不见输赢。

其他的山贼见俘虏竟敢跟老动手,纷纷围,握紧手中的刀剑,向商君慢慢逼近。明华轻轻抬手,阻止了其他人的动,阮听风有些本,接住冽儿钩链的人少又少,现在暗比劲力,冽儿未见占风,不阮有此人,难怪他昨敢他谈条件。但是,他有此了的功夫,何至被他掳回?

与商君峙,冷冽微惊,面那股内力醇厚绵长,守不攻。他越是劲,反噬的力量就越强,他己明白,他根本不是手。

商君感受冷冽劲力减弱,暗暗催动真气。冷冽觉手一麻,再,商君已放一端的长链,退数步,脸依旧挂着清朗的笑容,仿佛刚才言挑衅的不是他,与他动手的,不是他一般。

商君身的布衣又是血污又是泥土,早已经脏乱不堪,刚才的打斗让他左臂的伤再次渗血。商君毫不在意,握紧左腕,不再向冷冽,意味深长说:“有些仇恨是噬骨不忘记的,印记不是仇者的战利品。你若是保留,尽不治,就让它永远陪着你,说明你是一失败者。”他若真懂什是不忘却、不敢忘却的恨,就知它根本不需任何印记提醒,依夜夜蚀。

一句失败者,再次燃冷冽中的怒涛,但是他握紧长链的手,却久久有挥,因冷冽在商君似随意优雅的脸,见了他熟悉的恨意,那他所说的夜夜蚀的恨。

两人就各有所思沉默不语,冷芙莫名其妙着刚才暴跳雷,现在却盯着阮哥呆的哥哥,觉气氛有些诡异。诡异的气氛被石舫的一声惊呼打破。

“哥,一线点了狼烟。”

石舫的吼声将所有人的视线引向一线。见远处黑烟滚滚,烟雾直冲云霄。

山贼窃窃语,冷冽皱了眉头,手的锁链感受他的怒意轻轻抖动着。席邪果是奸险徒,昨的挑战书说三日拿飞鹰寨,今日就迫不及待了,既此,又何必什挑战书。

他早,他早就该决一死战了。将铁钩收回握在手中,冷冽向寨外奔,奔数步,他忽回身,着商君一脸悠闲的子,低声命令:“两人押回。有我的命令,不许他木屋一步。”

男人飞鹰寨必有所图,不他感觉,他席邪不是一条的,等解决了席邪,再他较量。

明华盯着滚滚的狼烟,本满是皱纹的脸因愁绪显更加苍老,他轻叹一声,转入了内室,他何调整密林的幻阵,希望次它守住飞鹰寨。

飞鹰寨一子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中,就连爱闹的冷芙跟着明华进了主寨。

商君向萧纵卿,见他微低着头,让人不清他的表情,商君猜测,少年脑子一定在盘算着什。走他身边,商君力拍拍他的肩膀,笑:“走吧。”

萧纵卿被吓了一跳,抬头,迎向商君笑怀的脸,不解问:“哪?”

商君笑指指围着他的五六壮汉,轻松回:“你觉我哪儿?我什,回房睡觉。”说完商君乖乖向木屋走,是那闲散的步伐,仿佛是在他花园散步一般。

萧纵卿快步跟,瞟了一眼商君再次流血不止的左臂,像是询问更像是讽刺说:“你真的不怕死?”

“怕。”商君认真说。

萧纵卿一愣,盯着商君,等他继续说。谁知商君话锋一转,闲闲笑:“所趁他杀我前睡一觉。”

萧纵卿恼火瞪着商君走进房间的背影,觉己被耍了,不甘继续叫:“喂,你一直不声不响,什在今激怒他?又什在候展露你的武艺?”他忽做,一定有什目的。

商君脚一滞,优雅转身,子不错,脑子清晰,思维敏捷,他微笑着朝他招招手,示意他靠近。萧纵卿见亲的笑容,有些戒备,不又知答案,是跟了。

商君故神秘微微弯身,萧纵卿赶快将耳朵附,一儿,他听见了商君嗓音清润笑:“你的脑子一。”

萧纵卿反应,商君的房门就砰的一声,关了。

差点被门打中他的鼻子,萧纵卿暗啐一口,人就爱故弄玄虚。

商君不是真的回房睡觉,他将门闩,听见萧纵卿在门外生气低骂,他轻笑摇头,不是逗逗他,让他生气,短间内不找他,因他有情做。

昨夜听见了守在木屋外的山贼话,他知险狼寨与飞鹰寨间将有一场恶斗。了一整夜,他终了解决龙峡谷山贼的办法,是他什沉默了久,在今激怒冷冽的原因,一是他的实力,二是让他注意己,显,他功了。

商君轻轻将窗推一细缝,向外,几山贼聚在一,眼睛盯着一线的方向讨论着,并有注意他。商君利落推窗户,翻身,将窗户轻轻关,沿着墙壁,走了木屋的背面,躲了守卫的监视。

木屋旁边,就是山崖谷的斜坡,从旁边矮林,不需经狼,就达山贼藏赃物的三座山峰,那应该清一线生的情。商君弯腰隐身矮丛间,躲避周围山贼的视线。

飞鹰寨就像是一迷宫,处处荒草,处处,让人极易迷失方向,不萧何败萧何,正是些荒草,帮助了商君在寨子由。

弯腰行进了差不半辰,商君终了山峰,他脚踏岩石借力,轻松了峰顶。

半蹲身子,商君俯视,现距一线一外,聚集着五六百人,手持刀长剑,脸的表情是常年嗜杀人才有的狠残酷。首人杀气更盛,长什子商君不清楚,见他端坐在一块垫着白虎皮的岩石,旁边立着一一人高的刀,刀锋闪着幽蓝寒光,见刀淬了剧毒。

一行人或坐或站,并有攻进的子,那他围在是什?一猜不透他的意图,商君向一线。冷冽已经站在狭缝,井向石舫在他身边说着什,是冷冽的眼一直盯着方头子所在的方向,那决战,商君在远的山峰,感受。惜方是闲暇坐在虎皮,从气势,冷冽外放,略输一筹。

一线。

井向担忧说:“哥,席邪已经坐了两辰了。”

冷冽默不声,是冷冷盯着席邪。旁边的石舫烦躁抓抓满脸的胡子,怒:“他的挑战书是三日攻进,现在集结此却有进一步动,他底干什?打就打啊,婆婆妈妈!”

井向苦恼,拍拍石舫的肩膀,劝:“你不太焦躁,席邪人险,诡计端,你就有中了他的计谋,我一定戒备。”

石舫显不是静的人,他着冷冽急:“那怎办?哥你说句话啊!”

井向拉拉石舫的衣袖,示意他不吵,冷冽却在此命令:“加派一百人一线驻守,另外占据相邻的几山头,席邪靠近一线,就他给我刺猬。”

(本章未完)

第10章 飞鹰寨主(1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