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瘟疫(1)

商君匆匆赶回缥缈山庄,才入庄,就见商笑双手紧握着,焦躁在前院走走,脸满是恐慌的表情,商君急急走,问:“笑儿?你怎了?”

商笑忽听见声音,先是一惊,清是商君,原皱在一的眉头缓缓松,一颗悬着的终归了原位。商笑拉着商君的手,长长舒了一口气,“哥,你终回了。”

商君总觉有什不寻常的情生了,追问:“生什情了?”

商笑咬咬瓣,声回:“临风关生了瘟疫。”

“瘟疫?”商君惊,历朝历代,任何一场瘟疫意味着灭顶灾。

“嗯,城门已经封了五,有拿郡守的通关令牌才进,忠叔查情况,现在回。”忠叔一整了,音信,刚才真的害怕。

商笑紧紧拽着他的手,指甲不知不觉掐进,即使商君现在是乱麻,脸却不敢表现分毫,他轻拥着商笑,镇定说:“别担,进屋再说吧。”

进了前厅,商笑是坐立难安,回回走了几遍,紧张向微微皱眉的商君,问:“听守城侍卫说,已经死了不少人。哥,我现在怎办?”曾听说瘟疫的厉害,两了四国中关瘟疫的记载,有一次不是惨烈恐怖的。

商君轻叹一声,拉着焦躁的商笑在身边坐,扶着肩膀的手微微力,沉静的眼商笑慌乱的眸,低声说:“别怕,你待在,别乱走,一切有我。”

一切有我——

“嗯。”商笑轻轻靠在商君的肩,颤抖的身体在商君的轻拍终恢复了平静。他不在的几,真的吓坏了,忠叔侍卫行色匆匆,关临风关瘟疫的流言传沸沸扬扬,有些六神无主。现在终不怕了,因他回了,哥哥是唯一的亲人,他在一,就是死什怕的。

商笑慢慢安定,商君的却越不安。侍卫匆匆行,在前厅外停,禀:“主子,忠叔回了。”

商君朗声回:“让他偏厅等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轻拍着商笑的头,商君轻声说:“笑儿,你回永乐阁待着,不处跑。”

“不。”商笑激动站,叫,“我了很关疫病的书,我帮忙。”

商君摇摇头,不容置疑说:“听话,瘟疫有候比战争怕,不让我担你,吗?”不管生什情,笑儿绝不。

商笑张了张嘴,口中反驳的话硬生生压了,低头,喃喃回:“嗯。你放,我照顾己的。”

“乖。”

商君转身离,商笑赶紧抬头,声叫:“哥,你啊。”

商君回头,笑:“。”

商笑怔怔着商君离的背影,落寞低头转身,向永乐阁走,什候,才不负担呢?练武!一定练武。总有一,站在他身,与他并肩战,父母报仇,那,应该就再叫一声姐姐了吧。握紧双拳,商笑疯一般向院跑。

商君匆忙赶偏厅,早就候在那的杨忠立刻抱拳行礼:“主子。”

商君在主位坐,说:“忠叔不拘礼了,坐临风关的疫情细说给我听。”

“是。”杨忠站直身,却有坐,将打听的情况实回禀,“半月前,临风关南郊的虎丘村传有不少村民患了急症,请了很夫。谁知才五日,附近的村子中很村民相继现了与虎丘村民一的急症,夫说,有是瘟疫,闹人惶惶。疫情一直在蔓延,越越的村民染了急症,几前郡守派了重兵将那几村隔离了,临风关戒备森严,任何人进临风关需有郡守的令牌。”

已经半月了,难怪笑儿说死了很人了。商君剑眉微皱,问:“那些染病的村民现在怎?”

“他全被关进虎丘村,郡守是着不让疫情漫延,村民的生死,他早就不关了。不阮的人进了虎丘村,听说已经在始救治村民,是是有人不断染病。”

阮?是阮听雨吗?商君暗暗钦佩,阮不愧医药世,妙手仁。

“郡守有何?”

杨忠脸尽是鄙夷色,回:“他早在两前将眷搬至百外的凤山镇,己躲在郡守府不敢门,每日给驻军村民提供一百石粮食,子,他是让村民生灭。”黄史杰败类,仗着姐姐嫁给了吏部侍郎,在朝中有些关系,谋了临风关郡守职,平日知苛捐重税,欺压良民,危急的候,半点有。

瘟疫若是依靠的堵截就解决,历年不有此人命丧此了。商君身,走至前院,代:“忠叔,你将山庄前厅与庭间隔,女眷全移至庭。凡是山庄的人侍卫,不许进入庭,每日煎熬药石净手,喷洒庭院,不让山庄中的人染疫病。有,调集山庄的影卫,等我的命令。”

听商君的语气,杨忠隐隐有些不安,问:“主子,你?”

“我进虎丘村探究竟。”阮人在边,疫情仍不控制,一定是了什问题。

“使不!”一听商君涉险,杨忠急,“瘟疫不是儿戏,现在止,阮未找医治的方法。”

“疫情控制不住,缥缈山庄不幸免难。”正是知疫情的怕,商君才非不。

杨忠拦在商君前,沉声说:“一定,就让老奴吧。”

他给威远镖局了一辈子镖师,押送无数次货物,生入死,结果因一场意外,货物被劫了,他居污蔑他与盗贼合谋侵吞货物,将他赶镖局,江湖的人,听信威远镖局一面词,视他奸险人,少曾经酒言欢的所谓朋友他敬远。唯独他,叫商君的年轻人,不仅信他的人,他委重任,他年纪一,就一人,死了什惜的,再则他死,值。

商君摇摇头,笑:“我与阮有些渊源,我更妥,入村,我便不回山庄了,每日酉,你虎丘村山等我的命令。”他何尝不知杨忠的意,是他何让一老者涉险。

商君的决定,从不容人质疑,杨忠潸,最回:“是。”

商君满意点点头,消瘦的身影向着虎丘村急速奔,即使他才刚刚从苍月日夜兼程赶回,即使他已几有休息。

虎丘村。

一缕晨光刺破云层,叫醒了沉寂一夜的幕,云层间火红的光亮,正一点一点晕染际,同一块炫红的丝绸,曼妙飘摇际。本该是万籁俱寂的黎明,却叉着吟与低泣。虎丘村说,漫长恐怖的一又始了。

阮听风拔细针,手中的孩子终又有了浅浅的呼吸声,将孩子哭了一夜的娘亲手中,阮听风疲惫净净手,着身边的童低声说:“霖芹,药。”

“是。”霖芹熟练倒药汁,扶着孩子的头,一点一点给他喂药。

阮听风揉揉太阳,等待眩晕的感觉消退。身不远处,阮听雨焦急的声音传,“哥,你一。”

“了药,给他汤药拭身。”匆忙代完霖芹,阮听风赶阮听雨身边,“怎了?”

脚边,一四十头的妇人平躺在一块木板简单拼的床,皮肤已泛着淡淡灰色,身恶臭传,阮听雨面色凝重摇摇头,阮听风抚妇人的颈间,脉息全无。

阮听风收回手,低声说:“尸体,尽快烧掉。”

呆坐在妇人身边的少年立刻弹了,就扑妇人身,被阮听风拉住手腕。少年跪倒在他脚边,哭喊:“不,我娘亲死,昨晚我说话呢!夫,求求你,再,再!不烧掉我娘亲。”

阮听风痛苦闭眼睛,任少年拉扯着他,连一句安慰的话说不。旁边的村民前少年拉走,阮听风无力走临搭建的帐篷,行医十数年,是他经历最惨痛的一次,见惯生离死别的他,每重复演的死亡感力瘁。

阮听雨站在他身,怔怔盯着初升的太阳,活力四的晨光,却丝毫未给带生的希望。一双秀眉纠结在一,阮听雨叹:“已经是今的七了,,怎办?”

阮听风颓摇摇头,“有绿缢草,药配不齐全,我尽力了。”药汤换四五次了,收效甚微,他是真的有办法了。

喜鹊从另一头匆匆走,了一眼头痛不已的阮听风,迟疑了一,转身附在阮听雨耳边轻声说:“姐,

(本章未完)

第20章 苍月萧家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