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瘟疫(2)

“商君在什?”阮听雨顺着商君的视线,除了滚滚浓烟,什有。

靠着身的石壁,商君忧虑回:“我在次疫情的源头是什?已经被隔绝,每日不断有人送进,源头果不找,即使有绿缢草,不一定解次的疫情。”

“一般的瘟疫,爆在战乱、水祸、陷等等灾害,尸体无人入殓,易滋生毒气邪风,人通吐息、饮水皆染病,但是近月,临风关既无战乱,无灾祸,何就产生疫病了呢?”阮听雨轻叹一声,次忽的疫病,哥哥是一头雾水。

阮听雨话音才落,商君忽从巨石一跃,向村的路走。阮听雨怔怔着他匆匆的背影,不解问:“商君,你哪?”

“虎丘村的水源。”若是找疫情的源头,场瘟疫就尽早结束,果真的阮听雨所说,是水源有问题,那疫病的范围将不仅仅是临风关已。

“我陪你一。”阮听雨快步跑,跟在商君身。

两人沿着路走,不一炷香的间,就了最临近虎丘村的河流。河水并不湍急,不宽阔,水却非常清澈,在阳光的照,波光粼粼,河从游蜿蜒,河的两旁,有不少村民已经无暇照顾的牲畜在饮水,一派平静祥、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阮听雨走近河边,仔细观察水流,隐隐见不少鱼儿从游悠闲游。“河水很清澈,不像受污染。”

商君点点头,微微眯眼向前方河蜿蜒处,说:“游。”

沿着河,他一路走,一路观察河水,水势越越,阮听雨低喃:“再就是玥河,有士兵守了。水源什问题,那是什呢?”

商君在河口停住,有牲口饮水,不见鱼,他却知,的水是干净的,因河旁的矮草长势很,郁郁葱葱。着渐渐偏西的太阳,他快两辰了,商君无奈说:“色不早了,回再说。”

“。”

商君低眉思索,缓步河岸,夕阳洒在他的身,原就愁绪万千的脸庞,糅合在淡淡的光晕中,忧郁迷惑人。阮听雨着商君,轻咬嘴,轻声问:“商君中就一人吗?身前,人担吧。”

商君回神,敷衍笑:“人安置了,我照顾己,什担的。”

阮听雨有些失望低头,不知,己听见什的回答。河岸的路湿润又泥泞,阮听雨精神有些恍惚,脚一滑,商君眼明手快,扶住的胳膊,说:“色暗了,你。”

“哦。”己刚才在胡思乱些什。阮听雨不意思低头,见商君扶着的白皙修长的手,不明白怎回,又是一阵面红耳赤。

商君觉今的阮听雨有些不太一,注意脸不正常的红晕,忽恍悟,赶紧收回手,跨步走在前边,不再与阮听雨同行。

一路无语,两人一前一回了村。

才进村子,就见喜鹊像头苍蝇一急急忙忙找些什,见阮听雨,立刻跑了,抱怨:“姐,你算回了,次门不告诉喜鹊一声,忽就不见了,吓死人了。”

阮听雨轻笑着摇摇头,问:“了,我,你急是干什?”风风火火的毛病什候改掉。

喜鹊撇撇嘴,指着商君,说:“萧人了,我不是急着找他。”

“在哪儿?”商君喜。

“帐。”

喜鹊才说完,商君一闪身,飞快奔了。

掀帐篷,就见一身着暗紫流光长衫的男子背着他,正与阮听风说话,待清人长相,商君不免惊:“怎是你?”

“是我。”萧纵卿转身,着商君的眼,莫名有些深沉,说,“你,我有话你说。”

见萧纵卿,商君震惊不已,他是修书给他,寻找绿缢草,却万万有,他临风关。跟着萧纵卿了帐子,商君又是惊讶又是恼怒问:“很危险,你哥哥怎同意让你?”他人在干些什,让一十五六岁的少年涉险!

在空站定,萧纵卿蓦回头,倔犟回:“我做的情,谁别拦着。”

商君无奈着眼前已经长他一般高,却是孩子的少年,不再苛责他,劝:“三儿,不任,在随命,赶快离,在临风关住一段日子,身体就立刻回萧。”希望三儿有因此染疫病,不他就真的不萧了。

萧纵卿低头思索了一儿,抬头,盯着商君,问:“你走不走?”

商君苦笑着摇头,“我不走。”

一句不走,点燃了萧纵卿几的怒火,他吼:“什?既随命,你留做什?你又不是神仙,他不是你的责任,我绿缢草给他,但是你必须我离。”收商君的信,他差点气死。他又不是夫,不是官员,凑什热闹。

不是怕商君在染疫病,他才不拿绿缢草临风关。

商君答:“我待了几了,现在有疫病带。我治场疫病,并不是认己是神仙,是我守护的人,在临风关。疫病一日不,,一日就有危险。”笑儿就是他的全部,是危害的情,他消除它。

?哪?他很重吗?萧纵卿忽升一抹己说不清的不悦。

商君色,已擦黑,在待越久就越危险,他轻推着萧纵卿的肩膀,说:“了,不说了,绿缢草给我,你快走。”

本就不悦,现在商君又急着赶他走,萧纵卿烦躁推商君的手,哼:“你不走,我就不走。绿缢草是我萧珍藏物,你不让我留,我是不了。”

“你!”商君气结。罢了,三儿若不肯绿缢草他再别的办法,万万不让他有三长两短。

商君正口劝他离,萧纵卿仿佛早已经他说什,立刻指着帐篷,叫:“果你一定我赶,我就让己染疫病,你就不赶我走了。”

“三儿!”商君怒,却又不知说什。他终明白,不是萧纵卿的哥哥不管他,是根本管不了他。

两人怒目圆睁,互不相让,商君差点就拎着他,他丢虎丘村,不商君最终做,他知,果他真的做了,子绝他所说的让己染病。懒再他,商君转身回了帐内。

商君才走进,阮听风立刻迎了,问:“商君,怎?”萧少爷,是他始料未及的,且那人是冲着商君的,见不他,就不给药。底深厚的情,才愿意冒的险。

商君默不声,紧跟着他进的萧纵卿冷声回:“绿缢草我先给你一些,你试着,果你的药方真的有效,我再其他的拿。”既不浪费了他的宝贝,商君不他赶走了。

阮听风喜,“太了。”就完配方,疫情有控制了,帐中的其他人欢呼。

萧纵卿却不管些人,着身的林义说:“林义,拿。”

“是。”林义从包袱拿一长方形的盒子,递给萧纵卿。

萧纵卿打盒子,边躺着一棵通体碧绿、纤长柔软的植物,像水草,但是却比水草鲜嫩,且叶尖仿佛滴水。果说是从苍月带的,最少有十八,但是草,就像是新摘的一。

阮听雨惊奇问:“……就是绿缢草?”

阮听风盯着绿缢草,低叹:“是它,错。”书中记载,绿缢草色泽碧绿,鲜亮,且水数年依保持其水的子,神奇处,见一斑。

众人围着绿缢草,议论纷纷,萧纵卿左右,却不见了商君的人影,他将手中人人惊慕的绿缢草塞阮听风手,急急跑了。

费什力气,萧纵卿在村的巨石,找了商君。他将手枕在脑,躺在巨石,闭着眼睛,面无表情,浑身流露少有的冷漠气息。萧纵卿走,站在巨石旁边,轻声问:“商君,你生气了?”

商君依不肯睁眼,久久才冷冷回:“你己的命,己不珍惜,我气什。”

听了商君的话,萧纵卿反傻笑,“你真的生气了。”说明商君是很关他的死活的。

商君懒理他,侧身,却见一八九岁的女孩,提着一桶,晃晃悠悠往

(本章未完)

第21章 瘟疫(1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