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瘟疫(3)

萧纵卿挫败着身边一路无语,不管他说什,根本不理他的商君,他是一次感觉什叫做无所适从。商君女孩送回,一路向山走,知他轻功很,怕他又一闪身就不见踪影,萧纵卿走在商君身前,几乎是倒着走,惜不管他一路说什,回应。

受不了商君的冷漠,萧纵卿低叫:“商君,你歹说句话。”就算是骂他他视不见。

沉默。

“商君!”

拿怀的两块布巾,商君将其中一块塞萧纵卿的手,说:“面巾戴。”他前怎,子啰唆,一路就停,他思考关井水的,被他吵头晕眼花。

“哦。”萧纵卿接布巾,商君一般将它戴在脸,商君终肯他说话了。

绕一直挡在前面的萧纵卿,商君走近村的水井边查,井旁边绿草萋萋,抚摸井壁,有些微凉,从面就隐隐见水影摇晃,井口方,感觉清水的湿气。萧纵卿站在商君身旁,他此认真查,猜测:“你怀疑井水有问题?”

商君轻轻点头,萧纵卿将井旁边的木桶放入井中,打了半桶水,借着明亮的月光,水很清澈,除了非常凉爽外,并有什特别处。将水桶放,萧纵卿说:“井水像什问题。”

确实什异状,商君轻轻皱眉,却并不放弃,“另外两井一。”

两人又查了村子中央的那口水井,井中水量少了一些,其他的一口井一,有异。

一直有异常现,商君有些失望,不果证明不是村民的饮水了问题,是很值庆幸的,有最一口井,虽觉应该另两口井一,不商君是决定一眼。

村口的水井其实并不在村,它靠近山林,是了方便山打柴的农夫或是猎户饮水挖的。走了一炷香的间,他终见了远远的山脚,一比两口水井更的水井,踏着月光,两人走近,离水井两三丈远的候,商君现了异状,一股淡淡的类似腐烂的臭味弥漫在空气中。萧纵卿感觉了不劲,问:“商君,你有有闻什味?”

商君轻声回:“腥臊腐臭的味。”萧纵卿走井口处查,却被商君拉住衣袖,劝:“别靠太近。”果是疫情感染的源头,让三儿就太危险了,商君低眉思索何倔犟的子支,萧纵卿忽指着井口旁边的土说:“商君你。”

商君眯眼,井边的土特别湿软,且野草很少,按理说,少有人经,草木应该生长更加茂密葱郁才,现在,却完全不是。似乎一整片山林的草木什生机。

萧纵卿走山脚,着商君喊:“我吧。”总觉片山林很不劲。

商君走井边,朝,黑漆漆的,不感受井是有水的。恶臭的确是从井传的,是臭味并不是很明显,着泥土的味。色太暗,井的情况根本不清,了,商君离井边,跟着萧纵卿向山走。

月光本算明亮,但是进了树林,被树叶掩盖,透斑驳的月痕视物。耳边听见风吹树林的沙沙声,安静中透着冷。两人一前一走着,萧纵卿回头,晦暗的光线,商君一袭白衫格外显眼,夜风吹拂着他的衣摆,扬阵阵微波。

萧纵卿轻咳一声,故随意问:“商君,你刚才说,你守护的人,是谁啊?你娶妻了?”问题从刚才始就一直让他绪不宁。商君年近二十,娶妻是正常的,萧纵卿却不知己何此紧张。

商君淡淡回:“我妹妹。”

“哦。”听商君说是妹妹,萧纵卿觉释重负,至什释重负,他己解释女人太麻烦,是商君有了妻室,他喝酒,一醉方休不行了。

萧纵卿顾傻笑,商君着前方数丈有余的土坡,说:“三儿,你在面等我。”不知面是什情况,虎丘村所名虎丘,是因年,常有老虎伤人,三儿不武功,是不的。

惜商君的一片却换萧纵卿的低吼,“点坡度我。”他他是手无缚鸡力的弱者吗。了表明己做,萧纵卿忽向土坡冲,捉住坡的树枝杂草就往爬。

头疼着萧纵卿吃力向攀,商君站在坡劝:“前段间是雨季,山石不稳,你是在面等我吧。”

不理商君的劝解,萧纵卿一边奋力攀爬着,一边气息不稳吼:“我说我。”他才不让商君扁。谁知他话音才落,就因脚石块松塌,一不稳,脚踩空,身体迅速向滑落。

商君惊:“。”

在萧纵卿抓住坡的矮枝,有摔,却是吊在半山,不,但他倔犟不吭一声,己在那儿挣扎。

着吃力吊在半空中是不肯服输的少年,商君无奈摇摇头,轻踏身边的山石,借力直坡壁,抓住萧纵卿的肩膀,将他拉斜坡。

才在土坡站,商君问:“你怎?”淡淡的血腥味提醒商君,三儿是受伤了。他抓他的手查,手被树枝利草割血模糊,黏湿的血在月泛着暗红的光芒。商君撕衣摆,帮他包扎,萧纵卿挣商君的手,手别在背,别扭吼:“一点擦伤不包扎了,我那弱。”气恼己的,早知今丢脸,他候就随着哥练武了。

“不逞,现在不比平,一点伤口很有就染病。”商君不管他的吼叫,抓手,一层又一层给他伤口缠,萧纵卿挣扎了两,最终恼羞怒别头。

帮他伤口扎,商君叹:“继续走吧。”怎感觉他又了一弟弟似的,且是一不听话的弟弟。

坡的树木更加茂密,月光穿越不层叠树荫,周围一片漆黑,凉凉的风不知从什方向吹,觉湿湿黏在身一般。夜的山林,应该是很动物最活跃的刻,但是任凭商君听力人,依听不任何声响,一片死寂。

商君拿怀中的火折子,轻轻吹燃,即使是微弱的光芒,在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密林,已够照亮前方的路。

两人并肩前行,才走了不半辰,一股熟悉的腐臭味随风隐隐飘,萧纵卿低声问:“商君你闻了吗?”

“嗯。”是水井的味,是更加浓烈刺鼻。商君忽有一不的预感,停脚步。

萧纵卿不解,“怎了?”

商君摇摇头,并有说中的不安,回:“,旁边有有枯枝,点两火再继续走。”

“。”萧纵卿摸索着寻找几根枯枝,递给商君,商君找了些枯叶引燃树枝,一间照亮了周围的密林。

火光摇曳中,萧纵卿现己身边不足一丈的方,就躺着几死了很久的野猪,身剩未腐烂的毛皮骨头,血已经化暗黑的腐水,侵蚀着附近的泥土,阵阵恶臭让人恶。萧纵卿细,火光所及处,就见不少的野兽腐尸。

向同眉头紧蹙的商君,萧纵卿低喃:“是……怎回?”

商君摇头,着前面漆黑的密林,由一阵战栗,暗暗调息,说:“再往前走走。”

两人举着火,一路摸索着前行,伴随着越越的腐尸,恶臭几乎将他熏晕,即使他戴着面巾,仍感恶呕。前方一片黑影,商君举高手中的火,待清黑影是何物,商君与萧纵卿不禁惊连连退————

前方,数百野兽的尸体堆积山,有些已经完全不是什动物,有些隐隐辨别,蛆虫在腐间蠕动,一一伏间,享受着场盛宴,商君萧纵卿汗毛肆。尸山的泥土,早就已经被腐血烂浸染泥泞不堪,随着倾斜的坡度,着血污的泥土一缕一缕向流淌。

萧纵卿暗暗咽了一口口水,问:“怎有动物的尸体集中在几座山头。”即使是互相厮杀不应是吧,此集中?

商君向尸山边的群峰,隐约见一片火光营帐,他刚才现,有些动物的毛皮已经被剥了,商君沉声回:“翻座山,面就是朝廷派遣在临风关的驻军,些或许他有关。”

“是动物的尸体带疫病的?”光是站在片泥泞的土壤,他就已经觉浑身不舒服了。

商君轻叹:“应该是吧。”

萧纵卿不解,“那什不是靠近它的驻军先染病,是离数十外的虎丘村民先

(本章未完)

第22章 瘟疫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