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海域之行(1)

今的一顿饭,笑儿吃很,商君很。他踏着明亮的月光,缓步走在虎丘村的,清风仿佛感受他难的情,吹树叶沙沙迎合。柔的笑容挂在他绝的脸,让见的人不由惊叹,世真有此绝的人。

中秋,应该是团圆的日子,惜今年的中秋,他不笑儿一度。或许次海域,他应该缓一缓,毕竟报仇不是一朝一夕完的情,笑儿却在一一长,再两年,就该及笄了吧。他不在长程中,缺失太,毕竟,笑儿已经比普通的孩子经受了更的苦难。

才刚走进村,游荡了一晚的萧纵卿就迎了,不满说:“商君,你一晚哪儿了?喝酒叫我啊。”

商君笑摇摇头,回:“我回妹妹了。”人是酒坛子泡的吗,动不动就是喝酒。

“哦。”萧纵卿不意思摸摸头。

虎丘村四面环山,乔木高耸,月光投无数斑驳的翠影,不有一两片落叶被初秋的夜风吹落,让人感受着秋夜萧索的寒意。萧纵卿仅着了一件单衣,身材虽已拔高,却依旧显瘦弱。商君劝:“夜凉,加件衣服。进帐说话吧,你的身体才刚些。”他是他见最不配合的病人,坐着绝不躺着,走着绝不坐着。

“我早就啦,是你太婆妈。”嘴絮叨着,脚却是听话随着商君入了营帐。

在帐坐,商君他倒了一杯水,问:“你有什打算?是马回,是再住一段日子?”

萧纵卿了,回:“我不马回,省哥哥惊怪的。”他的手搭在商君的肩膀,痞痞笑:“我,你的缥缈山庄住一段日子,顺便你那念念的宝贝妹妹,是不是人,吗?”他就商君的底是什子的了。

商君眉头微皱,沉默不语。萧纵卿奇:“怎?不行啊?”商君不像是那气、不坦诚人,莫不是有什苦衷?

商君摇摇头,苦笑:“不是不行,我明日东海,一两三月不回,你若行,就怕你闷。至我妹妹,算不算人我不知,但是论胡非,一定你不相。”依他子,缥缈山庄简单朴素,又不热闹,怕他跑比谁快。

商君的暗贬,萧纵卿直接无视,他比较知商君东海干什,是兴致勃勃问:“你海吗?做什?”

三儿神采飞扬的眼睛让商君隐隐觉不妙,是敷衍:“不就是做生意。”

做生意?萧纵卿双手环在前,走走,一副若有所思的子。商君三儿的了解,接,必定不是他面的情况,他才刚身悄悄离,萧纵卿一脸兴奋着他叫:“是毕哥说的那非常特别的方吗?叫海域。是不?”

是。但是他不回答。商君觉己的头始疼了。

“我。”

果!萧纵卿兴高采烈宣告着他的决定。

“不行。”祖宗真折腾人。

萧纵卿瞪眼睛,问:“什?”

“很危险。”

商君的语气,怎越越像二哥了,婆婆妈妈的。萧纵卿撇撇嘴,满不在乎说:“比瘟疫危险吗?我敢,有什方我不敢,我才不怕。”

商君无力回:“我怕。”三儿面色暗青、冷汗连连、呼吸浑浊的子,他现在一阵怕,海域行,虽有疫情恐怖,却不是一段走的旅程,他是真的怕了。

“我——”萧纵卿辩解。

商君直接利落身,郑重说:“你不说了,说什我不带你的。你休息吧,有空我再苍月你,保重。”说完不等萧纵卿反应,商君就匆匆了营帐。

他,是绝不带他一的,绝不!

“商君!”营帐,萧纵卿气吼,等他跟帐外,商君的身影早已经掠十丈外。

瞪着商君渐行渐远的背影,萧纵卿眼睛尽是气闷、倔犟的光芒,年轻的俊颜因紧咬的牙关显刚毅的棱角。

“我若,就一定。”月光,少年久久站在营帐前,负气的冷哼,犹他的宣言一般。

三儿达目的,无所不其极,商君是见识的,所此次离,他连别省略了。虽觉有些不他,但是了防备三儿花招不断,他唯有此了。

快马加鞭,一路疾奔,商君一行十数人终是期赶了东海。

东海港口,是东隅最的一港口,停泊了数百船,其中是渔船,像他的商船数不,港口,一派繁荣的景象。东隅皇帝玄,不三十余岁,却已在位十余年,算是一体恤百姓、治国有方的明君,相较燕芮国贤帝年已高、无力管理、夺嫡争在所难免的局势,苍月国陇趋穆苛捐重税、野勃勃的现状,东隅有此明君,算是幸运的。

踩着脚松软的细沙,商君一路寻找着毕弦口中所说的船头插着嫣红彩旗的商船,走了一圈,终在港湾最边际的位置见了三四艘船头插着一支暗红色旗帜的商船,船身并不宏,与普通商船几乎有区别,或许是怕太惹眼,反树招风吧。商君轻笑,倒是很像毕弦的风,他的人一,尽量泯众人。

商君才走船舶前,一五十外的老者已经早早等在那儿,恭敬笑:“商公子,我是次船队的管,您叫我老尤就了,毕少爷已经代,我准备一,就航了。”

毕少爷说了,俊不像话的那人,就是商君了,那他犯嘀咕,今日果认。

商君轻轻拱手,回:“有劳了。”

常在海生活,或许是了海阔空的景色,见惯了海浪奔腾的洒,不管是船的水手,是位管老尤,有着一副乐的笑容,响亮的嗓门。商君感染了份难的轻松,趁着他准备的短暂机,他坐在商船边一块不的礁石,细细品味着海一色、晴空碧水的景。

正午的阳光最炽烈,却海增添了撼人的魅力,阳光的折,让你分不清碧绿微蓝的,是海是。已是海港边际,船舶稀少,一条在海面漂漂荡荡的船却吸引了商君全部的注意力,并不是船有的特别,是船的那人,让人别不视线。

碧海蓝中,一方渔船,一墨衣男子半靠着船舱,坐在船头,他修长的身形似随随风化般。他手中握着一幅画卷,阳光刺眼,抵,画是一人。男子怔怔盯着画,背着商君,不见长相,在繁华的港湾,他是静静坐着,却形己的,仿佛所有的喧嚣近不他的身旁。

商君暗叹,奇特的男子,身正打算离,男子却忽回头,商君不期撞进一双暮海静月般深邃迷人的眼睛。那是怎的一双眼睛呢?比身浩瀚的深海更沉静,比身畔拂的清风更温,让人不觉移不视线。与一双眼睛相遇,商君清晰听己怦怦的跳声。

男子清商君,竟是轻轻点头,润泽的丰微微扬,飘扬的长,与背深浅替的蓝,是一幅绝的画卷。商君轻轻点头回礼,见男子,他才知什叫做仙姿妙容,什叫做温润玉、宁静水。

忽,商君觉男子让他有一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像慕容舒清,,感觉他是那沉静温的人,是舒清了一份淡、随,他,则拥有更的风雅、俗。

“商公子,候不早了,船了。”老尤响亮的吆喝船头传。

“。”商君匆匆了礁石,顺着船与码头连接的玄桥了商船。在船头站定,商君再回首向男子所在的船,已不见他的人影,或者,他回船舱了吧。

商君忽有一惘若失的感觉,轻轻摇摇头,不禁嘲,他几此容易感怀了。

船很快了海港,进入深海范围,浪明显了很。商君生长在苍月的内陆国度,从又随师傅山,几乎见海,更别说在的浪行船,才不半的间,夕阳的红霞挂在,商君却已经觉头微微有些疼,几呕。

老尤站在商君身旁,他脸色微青,他在船待久了,了晕船的人,是拍拍商君的肩膀,豪爽笑:“商公子,您的脸色不太,是不是晕船?”

商君苦笑,回:“有一点,不撑。”他内力调息,控制己的身体。

老尤摇摇头,笑:“我给您准备一些专门治晕船的汤药吧,是浪,待儿潮水逆流,浪才叫呢。”

“有劳了。”

(本章未完)

第26章 三儿染病(3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