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海域之行(2)

船员爽朗笑,在海打捞水草,那是常有的情,是他沮丧的子,船员不由笑了。老尤蹲身子,在水草翻几比拳头些的海蚌,安慰:“谁说的,有几海蚌,卿,或许你比他幸运,海蚌说不定有珍珠哦。”

“真的?”萧纵卿眼前一亮,接海蚌。

旁边几老船员笑:“老尤,你别哄他,待儿又让他失望,我在海闯了十几年了,一千海蚌不一定有一颗珍珠。几蚌,别说珍珠,连蚌不够一碗汤呢。”

老尤笑着点点头。说的是实话,珍珠确实不找,片水域并不是产珠海蚌生长的区域。

他是逗着他玩呢!萧纵卿笑着失望站,就见商君站在一旁着他,他走商君身边,关问:“商君,你了。些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将手中的海蚌递商君面前,萧纵卿抱怨:“老尤说边有珍珠,他又说有,害我忽喜忽忧的。”

商君失笑,“打就知了。”

旁边的船员拿刀,告奋勇说:“我。”

虽数人认定了边不有珍珠,不是忍不住亲眼是什,连了三,除了并不肥厚的蚌,什有,老船员一副我就说有吧的表情。

“最一了。”萧纵卿失望极,递最一海蚌。

打最一海蚌,蚌肥硕,船员刀轻戳蚌的裙边,一白点从裙边滑了,蚌的船员兴奋叫:“有耶!真的有珍珠!”

原已经意兴阑珊的船员忽精神一振,又围了,船员将珍珠挑,却有了意外的现。

“有一颗。”听说有一,船员声吆喝,有些兴奋吹了口哨。

萧纵卿拿着两颗珍珠在手玩着,感觉颇新鲜,老尤笑:“卿,你太幸运了,在深海,难捞有珍珠的蚌,且珍珠不呢。”

萧纵卿珍珠递商君面前,欢喜问:“商君你,吗?”

两颗珍珠颜色偏黄,不难的是,几乎一致,犹饱满的黄豆,且是椭圆形的。在月华,闪着淡淡的莹润的光泽,虽算不极品,却因是己亲手捞取的,显格外珍贵。商君点点头,笑:“。”

商君低头着珍珠的侧脸,柔光洁,珍珠一般莹润,因靠有些近,萧纵卿闻他身有一股淡淡的气味,不似身边的男子身的汗味,不似女子的脂粉味,是一说不的味。萧纵卿伸手,说:“送你,它你最般配,温润雅致。”

倒是不假,船配珍珠的,像唯有商君已。

商君有些尴尬轻咳一声,回:“我做什,你留着吧,是你在海的纪念。”他现在是男人,配珍珠算什。

萧纵卿撇撇嘴,商君不,他不强求,包,藏在袖子。

老尤刚才扬高高浪花的海面,现在一子风平浪静,连海风仿佛停滞,水面镜面般平静,商君注意了奇怪的景象,船员见惯不怪,有条不紊收拾着甲板的东西,老尤说:“商公子,卿,你快舱,船在逆流中涡旋半辰,那凶险无比。你。”

“快进吧。”商君晕船,老尤又说此恐怖,萧纵卿急急拉着商君往船舱走。

两人才关门,船舱的木窗立刻给一阵狂风吹啪啪拍打在窗框,在是实木的窗子,若是平的雕花窗,早被砸烂了。萧纵卿走窗边,正关窗户,就见船正向着一旋涡一般的方驶,惊他双眼圆睁。他及让商君,船就已经失控旋转,他抓着窗框,有摔倒,商君却不知生什,被忽的旋转摔撞在了床脚,疼他闷哼了一声。

匆匆关窗户,萧纵卿走商君身边,奈何船摇晃太厉害,他频频撞在船壁、桌子,商君急:“三儿,抓住桌角。”在船的桌椅是固定的,萧纵卿抓住桌角,才勉强站住身子。

的旋转摇晃有停的意思,船在肆虐的狂风中犹一片枯叶,毫无力量,随着水的涡旋旋转。

“商君,你怎?”他的脸色越越差。

商君听不清外面海浪拍打船的巨响,听不清萧纵卿担的低唤,听见己的像打雷一般急速跳着,不听使唤。

终,商君忍不住吐了一。

“商君!”

半辰竟是此难熬,两人不知外面的情况,感觉,船已经不再像刚才那剧烈摇晃了。萧纵卿勉强站,商君几乎是趴在床脚,额间渗点点薄汗,脸色泛白。萧纵卿扶着商君床,说:“浪像一点儿了,商君你躺休息一。”

商君躺在床,微微蜷着身子,了很久,萧纵卿低唤,“商君?”

“我。”即使是现在极度痛苦疲倦的候,商君的声音依清醒,是低沉了很,他,根本不休息。

萧纵卿悄身,了船舱,在,遇一身湿透的老尤,见刚才的风浪打吓人,萧纵卿关问:“老尤,你受伤吧?巨浪了吗?”

拿着毛巾擦拭着脸的水渍,老尤微喘着回:“我,暂不有浪,不的风浪持续几。”

“几?”萧纵卿惊呼,那商君怎受了?“商君吐厉害,有汤药吗?”

老尤摇摇头,笑:“有早洒了,我待儿做了给你端。”

萧纵卿点点头,急着回照顾商君,才走了两步,又退了回,说:“了老尤,商君像老是夜不寐的子,你最加一些让他睡觉的草药进,睡着了就不吐了吧。”

“的。”

萧纵卿回舱内,现商君又吐了一,就连衣襟,沾了一些呕吐物。他的面色惨白有些吓人,萧纵卿衣袖帮商君擦拭角,轻抚他的额头,有烧,不却有些不正常的冰冷。

不一儿,老尤的声音在门外响,“卿。”

打门,接微热的汤药,萧纵卿谢:“麻烦你了。”

“别客气,你照顾商公子吧。”

回床前,将商君扶,萧纵卿才感觉,他竟是瘦。“商君。”他轻摇着他的肩膀,叫,“商君,喝点药。”

商君缓缓睁眼睛,眼前一碗浓黑的药汁,问:“是?”

“老尤送的晕船药,你喝了一些。”

商君点点头,乖乖喝了,他不知,原晕船是此难受,他宁愿中毒,码内力逼一些,他现在,是完全的无力。

萧纵卿将他轻轻放回床,着一室的狼藉,拿舱外的笤帚进打扫,是他一次打扫房间,且是呕吐物,不一切是商君做的,他倒不觉有什委屈。

不容易打扫干净了,萧纵卿在床沿坐,商君面色平静,仿佛睡着了,萧纵卿低唤,“商君?”有反应,药效了,萧纵卿长长舒了一口气,商君终睡一觉了。

是他的衣襟在他呕吐的候弄脏了,怎睡觉呢。萧纵卿帮商君换外套,不商君睡深沉,己他的衣服,像又有些别扭。

萧纵卿拍拍己的脑袋,他在什呢,是男人,有什不意思的。

因此,他的手就方伸向了商君的衣襟——

虽是男子,但是萧纵卿的手解商君外袍,是不由主微颤,了商君沉静的睡颜一眼,萧纵卿更是不觉咽了咽口水。商君的肤色本就白皙,再加一番折腾,脸色白几乎透明,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他平冷静的眼眸,温润的此干涩泛白,憔悴的他,,竟是柔让人跳加速。

萧纵卿赶紧收回视线,轻咳一声,半扶着商君的脖子,将他扶一些,方便将外袍。他眼光扫商君的脖子,修长洁白,很,但是却有什方不劲?萧纵卿怔怔盯着商君的脖子,半,才睁眼睛,商君,商君他有喉结?

怎呢?商君年近二十,早就应该长喉结了,他忍不住伸手轻抚商君的喉间,细滑的触感让萧纵卿惊赶紧收回手,商君什有喉结呢?难——

不,萧纵卿不相信己的猜测,再次将手探向商君的膛,手一片平坦,有哪女子的平坦。一颗悬着的像是放了,又像有些失望,萧纵卿搞不懂己在什。

正收回手,却又感觉手

(本章未完)

第27章 海域之行(1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