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情动(1)

“三儿,你最近在忙些什?”

放手中的书,商君似笑非笑着一早就冲船舱的萧纵卿。已经十了,从那次狂风,三儿整人就怪怪的。白几乎见不着他,晚又常恍惚,本他有什,几就了,谁知一就是十,不见便罢了,越越严重的子。

萧纵卿僵硬回头,敷衍:“我,我老尤驾船。”

他不知己是怎回,知商君是女子,即使船有床位他应该老尤挤一间才,是商君说他一间,他一口就答应了,有些兴奋。现在商君说话,他忍不住盯着他的脸,原商君长真,果换女装,那一定是更,每着些,商君说什他注意。总不老盯着他吧,他逃了。

“驾船?”商君轻轻挑眉,笑,“你感兴趣?”驾船精神恍惚,傻笑连连?他倒问问老尤,船是怎驾的。

萧纵卿方点点头,回:“嗯,乘风破浪的感觉很。”那在海浪翻腾,踏浪行的感觉他是真的喜欢。话才说完,萧纵卿忽觉今的船面平静有些异常,急:“今的浪像很平静,是不是又有风暴了?”

商君合书,懒懒回:“不是,海域快了,我准备靠岸了。”终了,再晃,他快虚了,武年,他是一次此无力。

“快了?”萧纵卿推窗户,远远,已经海岸港湾。

打舱门,商君笑:“吧。”

萧纵卿连忙跟,担问:“你吹风,吧?”

商君哭笑不,“我又不是豆腐,晕了十几了,已经有些习惯了。”但是绝有次,他痛恨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。回他一定物色一人掌管条航线的生意。

“那走吧。”萧纵卿早就在船憋坏了,率先走了。

站甲板,商君深深吸了一口气,终觉神明气清了一些,碧海蓝的景色确实唯,但是仅限远观,你真正置身其中的候就知,原的东西,隐藏狰狞,世的,抵此。

船渐渐驶入海港,萧纵卿忍不住赞:“不,岛国,挺繁华的。”

商君举目,港湾,停泊着不少渔船,但是几乎有渔船,是比他的商船略一些的船,船捕鱼的具一应俱全,整洁有序。港湾的石墩,是整块的岩石拼接,却是平坦规则,比普通石砖费工夫。港湾,竟就是一条店铺林立的商街,倒是各国有的。虽不清门面,却已人潮攒动,热闹非凡了。

“我。”商君现在赶快脚踏实。

“主子。”商君才船,乘另外两船的侍卫早就在港口等待他。

商君点点头,有些担忧问:“你吧?”海的浪比他象的更,不知他有有不适。

侍卫总管卫溪平静回:“很。”忠叔早就他说海的凶险,的人,是有海经历的。

很?商君苦笑,有他一人不。

萧纵卿海港打量了一遍,奇:“商君,海域像有些奇怪,码头方,女子居。”刚才是在渔船见女子,他是渔民的眷,太在意,但是现在越越不劲,几乎每条渔船,见女子不见男子,在海港清点货物的,是女子,果不是在前方商铺见几男子,他认己了女儿国。

商君不免疑问,底是怎回?

“是因海域的风俗习惯与东隅有不同。”老尤爽朗的笑声从身传。

商君回身,请教:“老尤你给我说说吧,别冒犯了人,就不了。”毕竟他身在别国,避免的矛盾,是避免的。

老尤别有深意着商君,笑:“怕怕,你给人冒犯,尤其是商公子你。”毕少爷有代,不海域,不将海域的风俗说给商公子听,他真觉有些不商公子。

“我?”商君莫名其妙,何独独说他?

关商君,萧纵卿有些不耐烦追问:“老尤,是什风俗习惯你说清楚嘛,别吊人胃口了。”

“海域,是一女子尊的国度,从一国主一主,是女子,女子娶夫君,皇室或是有钱人的女子更不说了。简单一点说,女子与男子的位,与东隅刚反,所,你最不离港口及附近的街铺,是女皇特令颁布的外国商旅入的方,比较不容易被调戏。”尤其是商公子,丰神俊朗,又风度翩翩,虽海域男,但是商公子般气质独特者,少不狂蜂浪蝶。

“调戏?”

不仅萧纵卿目瞪口呆,商君身的侍卫是一副惊吓度的子。他从未听说习俗。

萧纵卿有些不相信拍拍老尤的肩膀,玩笑:“老尤,你不太夸张了,难的男人足不户,在绣花带孩子啊。”

“虽有夸张,不亦不远矣。”他真他消遣他啊。

“那方太恐怖了。”萧纵卿倒吸了一口凉气。的男人叫男人吗?

“三儿,不随便评价别人的习俗生活方式。”商君面色不悦,因身边的些男人是一副罪该万死、乱的表情。凭什男子一主,一国君,三妻四妾,就是经义的情,今换了女子,就是离经叛,颠倒黑白。

商君表情微变,萧纵卿耸耸肩,不再搭话,侍卫住了嘴。

老尤暗叹,毕少爷找人了,果商君他一般见识,生意不做了,不早早回,省罪人。

虽他不说话,他知,他是海域有所抗拒,商君转老尤说:“老尤准备一,尽快备货装船,早点离。”

“是,前毕少爷的商有合,东隅带的货,很喜欢,每船的候,主动门,带很奇珍异宝,备货三五就完。”从怀掏一本册子,给商君,老尤难说,“但是商船必须由海域商监司梦人在笺子签字盖章,船才离海域。平日毕少爷办,需十半月。”

“久?”商君翻了翻册子,每一页有一的印鉴日期,不毕弦每年海域一次,今年已经是八年头了,他口中的人是谁呢?谁有难耐,让他不就不?合册子,商君说:“我办吧。”与女子打,应该不难吧。

萧纵卿皱眉,劝:“商君,你身体,反正不急在一两,你休息了再吧。”

“,早点办,我踏实一些。”十半月,不知不什。

“那我陪你。”萧纵卿告奋勇,商君却拦住他,说:“不了,待儿应该有很商回,你留在帮老尤我比较放。”就他直直的脾气,别惹祸才。

萧纵卿撇撇嘴,回:“吧,你点。”

商君点点头,转身,不带任何人。

盯着商君的背影,萧纵卿忽拉老尤,问:“老尤,那梦人是女人吧?”

他神神秘秘的子,老尤莫名其妙回:“是啊,怎了?”

萧纵卿摇摇头,情笑:“,我帮你点货。”是女子就,商君就不吃亏了。

不他忘了,现在,商君是男子。

商监司离港口并不远,穿繁华的商街就见,商君却走并不轻松,他终相信老尤所言绝不假,坚定了尽快离的决。一路,他被无数或欣赏、或惊艳、或戏谑的眼神打量,些视线女子,商君己有一被女子的目光紧盯,说实话,真是不习惯,五味杂陈。

商监司的门气派醒目,青石台阶,灵兽石雕,红铜门,不容忽视。门两侧,站着四名银甲女将,商君眼前一亮,面色微黑,背脊挺直,眼有着一他有在女子眼中见的流露的信,坚毅。那应该是海域特殊的习俗孕育的独特气质吧。

商君中颇有感,礼貌说:“在是东隅的商旅,求见梦人。”

女将了商君一眼,眼中一抹惊艳一闪,神色很快恢复常,回:“稍候。”

女将入内一儿,与另一蓝衫女子一同,女子见商君,却是微微皱眉,问:“你,是东隅的?”

“是。”商君颇有兴致细细打量眼前的女子,有一

(本章未完)

第28章 海域之行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