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情动(2)

兰伊离的背影一顿,有回话,直直了院。

靠着门框,商君若有所思着焦急离的方向,再那夜毕弦痛的低喃,明明就是一有情,一有意,何苦弄步田。有那梦人,晚餐怕不简单。

商君轻轻勾角,坐着闭目养神。毕弦,你我毫无准备送了“有趣”的海域,我一定谢你。一定!

商君喝五杯茶,太阳终落入云层,渐染红霞的际宣告着夜幕的即将降临,他久有花一午的候静静喝茶了,有一年了吧。原,已经一年了,他商君,已经一年了。商君嘲,习惯了忙碌,习惯了奔波,习惯了不让己停,他竟是不习惯在阳光灿烂的午,细细品味茶的芬芳,感受闲暇的光。

放茶杯,商君伸了伸腰,在海域,男子真的此不被重视吗?梦意说是宴请他,结果他晾在花厅两辰,或许,他应该选一女子前海域,更符合的风俗习惯。

商君思量着,一女声门口传,“让商君久等了。”

商君回头,见梦意丰腴的身影缓缓踏入花厅,商君拱手,淡淡回:“梦人客气了。”

或许觉让商君等太久了,梦意颜悦色笑:“宴已,商君不必拘谨,快坐。”

商君礼貌在面坐,梦意有说什,着身边的仆说:“菜吧。”

就他两人吗?叫宴?商君有些难提醒:“呃,是再等等您的眷吧。”

梦意手一挥,故不悦说:“宴请贵客,他岂随便桌,扫兴。”拿仆斟的酒,梦意笑:“你接风,先干一杯。”说完便是爽快先干敬了。

“。”商君不推托,干一杯,酒竟是辛辣无比,觉喉咙烧慌,梦意却是一脸的平静,仿佛喝的,是水一般。是酒量真的此惊人,是海域的女子般巾帼不让须眉。

商君才放酒杯,梦意立刻帮他满,顺势坐他身边。商君怕再次劝酒,连忙问:“了,商君初不知规矩,敢问人通关文笺一般几日办妥呢?”

梦意一副很是不愿谈的子,回:“货物清点不仅点你运售的货物,点你装船的货品,报朝廷,待户部侍郎检验,呈尚书审阅,商监司才盖章放行,最少一月。不着急,在海域住些日子再走不迟。”不容易了俊俏的公子哥,留些日子。

一月?老尤不是说十半月吗?是日子,是按情定。果是,他倒是有办法了,商君故意蹙紧眉头,难低喃:“此麻烦,,就难办了。”

梦意有些疑惑问:“怎了?商君急着回?”

商君摇摇头,一脸惋惜回:“那倒不是,我觉一年往返一次海域太少了,问老船员,一年应该有四次机进海域,商君打算每年四次,现在,却是不行了。”

听他说一年四次,梦意立刻眼前一亮,急:“怎不行?”

一副兴致勃勃的子,商君故意叹:“航程,回就需一半月,再加两装货、卸货,少说十半月,通关文笺此费,回间就不够了。再则,商君一年四次,将各国令产物与海域换,间拖久,怕是不新鲜了。真是做笔生意难了。”

梦意暗暗盘算着,一年四次,各项费中就克扣不少,且港口货物换越说明越有力,政绩越,确实是一件利己的,光是其中的关税就是一笔庞的费,且次数此密集,货物卖,就再备货,一二往中,又不知投入少银子,眼前年轻男子,真有耐吗?梦意掩眼中狂热,故意劝:“商君知费不菲,需谨慎考虑才是。”

商君忽笑,坦回:“人无须担,银子商君说,是已。”其实商君不免夸口了,一年四次,确实吃力,是他今日经港口店铺,随意了几眼,已经现果很奇珍异宝,若是常年往,其中收益知。最让商君有信的是,海域奇缺的茶叶、布匹正是慕容所有,他备货,比毕弦容易,便宜。

的口气。原,他不是代替毕弦的人物,就是皮相俊了点,现在,倒是走了眼。梦意暗暗重新审视眼前的男子,绝的俊颜、清润的气质、坚定的眼神、方的姿态,或许他才是真正的财神爷。

收原有些轻浮的姿态,梦意认真笑:“商君果是有魄力人。果真你所说,我倒是帮你在朝中周旋,或许十日内你办通关文笺。”

“十日?”商君摇摇头,说,“不人帮忙引见,商君亲拜访户部尚书人。”商君拜访二字说格外力,是在暗示梦意他不介意花点钱。

梦意立刻急:“就不必了,户部人每日日理万机,怕是空理你,海运,本就是商监司职责所在,是由我面更妥,六日!商君觉何?”本通关文笺就是十办,若是让商君见了户部人,岂不糟糕,再则,那些钱孝敬不是更。

目的达,商君爽快笑:“,就六日。”他很快就回东隅了。

梦意暗暗松了一口气,笑问:“往船队由商君带领吗?”的俏郎君,舍不。那毕弦实在难缠,花诸,商君或许让偿所愿。

又是那眼神,商君中苦笑,他是不吃什亏啦,就是浑身不在。商君了,并未说实话,回:“是,商君恐怕经常叨扰人了。”

一听商君经常,又此识务,梦意立刻眉眼笑,连连举杯,说:“哪哪。,再干一杯。”

商君不敢再喝,压酒杯,身回:“人酒量,商君愧不。连日奔波,商君有些累了,告辞。”

梦意跟着身,不依:“酒喝够,不走啊。”

商君实在受不了风韵犹存的妇人故娇羞、又一副命令口吻挽留,不着痕迹退几步,尴尬说:“日方长。商君先告辞。”

商君说完,不管梦意说什,匆匆离。

一句“日方长”让梦意安坐了,任商君离,太急怕吓坏了他,且他身是数不清的银两,是少安毋躁的。

通关文笺已经谈妥,双赢的梦意应该尽尽力做。商君誓,再不踏海域片土,码,他男人的候,不再踏。

商君匆匆走院,在商监司前厅正遇见绪不宁、一脸烦躁的兰伊,商君停脚步,叫:“兰姑娘。”

兰伊忽听见人声,微惊抬头,清月影,一身白衫的商君,立刻脸色微变,仿佛话不愿与他说一般,转身朝旁厅走。

商君微微一笑,其他人的,他不管,但是毕弦的,他今非搅一搅。谁叫他与他一见故!背着兰伊,带着淡淡的讽刺与责备,商君故意低声斥:“兰姑娘真不顾毕弦死活吗?”

清朗的声音在静夜,格外清晰,格外刺痛人,兰伊跨的脚竟是进退不,暗暗深吸了一口气,冷漠回:“离海域是了他,他若是不,苦。”

明明一颗纠结在毕弦身了,何此嘴硬呢?不知己的声音抖厉害吗?商君真的不太懂,“兰姑娘中既有毕弦,何苦此折磨他,折磨己。”

商君原兰伊午一般决离,不承,却是忽转身,双眼直直瞪着商君,冷笑:“你根本不懂,有什资格妄评价?梦人他另有所图,他海域躲一次、两次,三次、四次呢?总有一是躲不的。他我海域,却不知我早有夫郎,他愿侧君?我与他,根本就是不,倒不早早了结的。伤了,绝了情,便结束了。”

或许海域的女人习惯压抑己,兰伊即使在情绪激动的此,依旧有歇斯底吼,是那双猫一般的眼睛,蓄满哀伤与决。

原,已有夫君了。女人是真的太爱毕弦,凡他着?是太爱己,即使伤他,将他驱逐,不愿已婚的实,是毕弦永远忘不了吗?

商君轻叹:“你,何不情原委告诉他,何应付梦人,做不做你的侧君,应该让他己决定,不是伤他的,绝他的情,将他抛海域情就结束了。毕弦不是海域男子,他有力保护己,更知何处理己的感情。但是你却让他

(本章未完)

第29章 情动(1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