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遇见(1)

昊华月,茂林延疏光。

仲夏苦夜短,轩纳微凉。

虚明见纤毫,羽虫亦飞扬。

物情无巨细,适固其常。

刺姬已谢,有了火红的娇花,它与普通灌木无异。一棵数百年的老树,矗立在刺姬丛中,单一突兀,繁茂的枝叶让它一撑的伞,即使是今夜一般莹润明亮的月光穿透不了。靠近树顶的方,枝叶间隐隐见一抹白影,顾躺在高的横枝。

又是一年夏了吗?

手枕在脑,隔着枝叶,商君着头顶的繁星,依旧璀璨明亮。三年,似乎一晃即逝,他几乎忘了己是何度的;三年,又似乎极尽漫长,他忘不了每一日夜的煎熬。的日子,久?商君痛苦闭了眼睛。

“公子?”一声清灵的女声缓缓传,打断了商君的愁绪。

商君缓缓睁眼,朝树,站在绿丛中的女子,一袭淡紫长裙,轻绾的长被调皮的夜风吹拂有些凌乱,正绕着树,抬头着树冠,在繁茂的枝叶间寻找着那抹纯白的身影。

着树张温婉秀丽的脸扬的平静淡雅的笑容,商君有一瞬间的恍惚,他记被捆绑在城门的难堪惨烈,醒的惊恐绝望,那生不死的痛震伤了他,他一次违背了与舒清定的“不问政治”的约定,窃取了苍月与黄史杰的通密函,并且放了东隅驻军张将军的书桌。通敌国的罪名足够灭黄史杰满门,不他很狡猾,密函丢失的二,就收拾行囊,准备投奔苍月。他怎让他愿,是黄史杰死在了龙峡谷山贼的乱刀,尸体喂了山涧饿狼,是他授意的。

着朗月听黄史杰惨死的消息,脸的惊喜偿所愿的欣慰,商君很明了,帮助朗月其实是己的借口,他不是感受仇报,带给他的安慰感,即使不是他的仇恨。

陇趋穆,他等久才将长剑刺入他的膛,他像有点等不及了。

“公子?”朗月脖子仰疼了,见商君的影子,声问,“公子,您在不在?”

“我在。”低沉温的声音伴着一袭白衫轻盈落。

递手中的信笺,朗月微笑:“舒清姐的书信。”

“谢谢。”商君情甚接,了朗月轻薄的紫衫一眼,说,“朗月,虽已近初夏,但你的身体不,夜是披件衣服,早点回休息吧。”

“是。”微微欠身,朗月缓步离,走刺姬丛,回头,见商君背靠着树干,嘴角轻扬着信笺,公子有在接舒清姐信的候,才笑轻松快意吧。年前庄一次的舒清姐,朗月轻叹,或许,有那的女子,才配公子吧。

清晨,了淅淅沥沥的雨,走在回廊,淡淡的雨丝溅脸,雾蒙蒙的,很舒服,微风着泥土的芬芳迎面,沁人脾。朗月端着早点,准备送商笑的房间,却在前厅遇见拿着伞的商君,朗月问:“公子,您门?我帮您准备马车。”

“不了,朗月。”拦张罗的朗月,商君了烟雨蒙蒙的空,笑,“我走走。”

“哦。”朗月微愣着独撑伞、漫步细雨中的素白身影,由,觉淡淡的孤傲与落寞与他相携。

“商君你了。”阮听风听管说商君了,匆匆赶,就见他负手立,背着他,站在一幅水墨荷花前细细观赏着。阮听风不禁暗叹,的男子,即使是一背影,已让人沉醉,难怪听雨……

商君回身微笑点头,阮听风招呼:“坐。”

“。”潇洒落座,商君问,“那批药材满意?”

阮听雨连连点头,回:“很,谢你了,若不是你,我真不知怎才找全些药材。药材运输的钱,我明就忠叔结算。”

“我就是件,你经常进药材,每次结算甚是麻烦,不改半年结一次,?”帮阮听风买卖药材,主是敬佩他阮济世怀、乐善施的门风,做他的生意,根本赚不什钱,每次点算,两边麻烦。

“……”阮听风一愣,随即真谢,“商君,谢谢你。”阮虽行医百余年,却因经常义诊施药,清贫很,商君半年结一次,算是帮了他一忙。

“听风不必客气,举手劳。”商君从袖口拿一包茶叶,笑,“了,前些日子了些的龙诞新茶,送一些给你品尝。”些就是舒清所说的精选的顶级茶叶,传说有钱未必买,若是售,市价已超两百两银子一两,商君佩服,价格比金子贵。

阮听风接,笑:“商君你太客气了。今有空闲,茶适合与朋友分享。”

今日是无,商君方回:“。”

两人在窗前矮桌旁坐,人前泡茶,商君却是轻轻抬手,己动手,将茶叶缓缓倒入茶壶,注入热水,茶香立刻幽幽飘散,并不十分浓郁,清雅怡人。片刻,商君将壶中的茶水完全倒,浸泡着白玉杯,一儿捞,再向杯倒入沸水,动轻柔舒缓。商君阮听风己各倒了一杯,做了一请的姿势。

淡淡的鹅黄茶汤,在白玉杯,隐约泛着淡淡的新绿,阮听风将茶杯拿,轻酌了一口,茶汤入口,味甘回甜,满口生香,果是茶。再面的人,清茶在手,泰处,人就连喝茶,比别人优雅几分。

阮听风暗暗打量商君,他承认,商君无论是人品是才华、貌是世,是选,听雨他,早已芳暗许,他是乐见其的,是两不挑明,那今就让他做媒了。

轻咳一声,阮听风故闲聊问:“商君,你,二十头了吧?怎娶妻?是找仪的女子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商君一怔,在思考着何回答的候,敏锐的听觉让他感觉花厅外轻微的脚步声,听阮听风的问题,门外的人是一滞。商君了,回:“我已经有意中人了。”他知阮听雨他有意,他既不坦言己的身份,那像今的方式,或许再不。

“啊?”阮听风是随意头,却听了一意外的答案,有一听雨落寞回,提一叫舒清的女子,莫不是?迟疑了一儿,阮听风问:“是那位姓舒的姑娘吗?何有完婚呢?”

姓舒?他说的是舒清?商君暗笑,却不否认,情不错回:“老是有很情忙,见一面不容易,所耽搁了。”

“是吗?你很喜欢。”商君的笑容愉悦温暖,码他见他谁笑。阮听风轻叹,听雨是注定伤了。

“,是我生命中最特别的人,我与间的牵绊很难说清楚。”舒清他,确实是的存在。门外忽转了方向急奔的脚步声,说明他达的目的已经达。商君身,微微拱手,说:“我有,先走了。”

阮听风点点头,实在不知,说什。

了阮,商君撑着伞,缓缓走在街,漫无目的,虽是雨,街人却不少,往往,匆匆忙忙。不经意抬眼,远方信步的男子让商君不由主移不眼,一身的青墨长衫,在雨中一路走,非但不见狼狈,反优雅安,手中的油纸伞,遮他的面容,但是商君却判定,此人必是清朗云、风雅俗人。因有一人的俊朗,无关相貌,气质使。

就在男子即将与商君擦肩,商君在他的腰间见了一东西,那是——

他送给舒清的青玉菡萏玉佩!

那人就是舒清信中让他帮助的人吗?

商君并不急前,是缓缓跟在男子身,走街的尽头,男子忽停脚步,转身,油纸伞轻轻抬。

“你,何一直跟着我?”

温润却又略带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,商君再一次撞进了一双沧海明月般绚烂深邃的眼睛。双眼睛像在哪见,但是却一间不,陌生熟悉。纸伞轻抬,隔着薄薄的雨雾,商君清了男子的长相,除了那双眼,五官平凡无奇,普普通通,是那一身的风华,却是怎掩盖不住。

商君向他腰间的玉佩,淡淡笑:“因,它。”

它?秦修原略带戒备的脸忽一亮,问:“你认识?”

“认识。”块玉佩是他精挑选的,又岂不认识!

“你就是舒清所说的那人?”秦修暗暗打量眼前风神俊朗的男子,微微扬的角,让他信飞扬。长众的男子,他见很,但是他一般清冽优雅的,却从

(本章未完)

第37章 朗月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