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冤家路窄(1)

一早,商君的书房,卫溪报告着几日查的信息,“主子,苍月的军队已经在临风关外五十处扎营,概七万余人,均是前武军的旧部,战力很强,不次的主帅,却是一从听说的将军,叫尤霄。”

尤霄?商君原本在翻账本的手一顿,怎是他?他不是陇趋穆身边的近身侍卫长,何委主帅职?陇趋穆应该知,行军战并非易,武功再高是无!

商君了,问:“东隅边有什动静?”

“轩辕逸带了三千人马,视察边关名,三日前已赶赴临风关。”

“轩辕逸了?”东隅有所他早猜,但是的居是轩辕逸被誉“战神”的镇国将军,他就有了!

卫溪点头回:“是,且原的东隅驻军张孝飞将军已被调离临风关。”

商君暗叹,玄果谨慎,次黄史杰与苍月的书信应该是呈给朝廷了,了安全见,玄竟是连常年驻扎此的张孝飞调走了,的怕是张孝飞在此年被苍月收买吧。现在的情况,战在所难免了。

因场即将的战,他的有些紊乱,但是脸依旧平静。商君淡淡吩咐:“静观其变,应付,尽量不卷进。”

卫溪沉声应:“是。”

商君默不声,卫溪正退,他忽问:“往海域的商船了吗?”

“了,收暗卫的消息,秦公子已经安船。”主子秦公子的情像特别,从秦公子离现在,他已经问三次了。

“那就,你忙吧。”船就,他,不需再挂了吧。

“是。”

卫溪平静退了。即将的战,商君的却不平静,接,他应该何面呢?次的战乱是否是他的机呢?

又是一炎热的仲夏夜,月明水,清楚照亮了一片空整齐扎的数千营帐,军营中,士兵五人一队,在营回巡视。军营旁茂密的树,一黑影隐身枝叶间,双眼闪着清明犀利的光芒,专注盯着位中间的主营。

商君思索着不靠近,他有些烦躁,他了一午,依不明白己的态,既听从舒清的建议不问政治,调养生息。又不放关陇趋穆的任何行动,次苍月与东隅的战,或许他是有利的,尤霄应该不是轩辕逸的手!

在思索着,一抹纯白儒衫打扮的男子悠现在主营前,那身触目的白在一群戎装士兵中间穿梭,,是那的突兀。他在主营前站了一儿,尤霄竟亲迎接,将他请了进,商君微微蹙眉,此人是何身份?中有疑惑,商君不再迟疑,轻松跃树梢,借着黑幕的掩饰,身手极快靠近了主营,了营帐前,他未敢靠太近,一是尤霄的武功高强,二就是摸不准那白衣男子的深浅,不妄动。

绕主帐方,离议处较远,不易被现,藏袖间的薄刀片轻轻划一细口,商君撩一角,眯眼。

那白衣男子与尤霄面坐,且,男子坐的竟是位主位,商君微怔,人的身份,必是比尤霄高许,不尤霄身主帅,岂屈居位?商君清楚白衣男子,惜身处帐,他的背影,从行举止,他温文儒雅,且浑身流淌着贵族的气息。

“九公子此计谋甚,就怕做不容易,毕竟一是朝廷重臣,一是东隅巨贾。”尤霄的声音略带迟疑传。

男子爽朗笑了,信非凡回:“尤将军无须担,我处理。”

有了他的保证,尤霄笑:“既此,就按照九公子的意思办吧。”

“尤将军爽快。”

“哪,不是九公子鼎力相助,此怕有顺利。候不早了,九公子早点休息吧,其他的情明日再详谈亦不迟。”

“,告辞了。”白衣男子身,一派悠走了主营。

商君却陷入了沉思,站在位置,他的耳力,刚才的话他听很清楚,他所指的东隅巨贾,是谁?是舒清吗?所谓的计谋又是什?

商君在思量,尤霄冷的声音再一次从帐内传,“。”

商君惊,屏住呼吸贴着营帐,见尤霄犀利的眼正直直着他所在的方向,他已经很了,是被现了吗?尤霄一步一步走,每一步缓慢力,仿佛每一踏在敌人的一般。商君抚软剑的手微微冒汗,是他并不打算此现身,尤霄是难缠的手,每一次手,似乎更强一分,他沉静等待机。

就在尤霄快走商君面前的候,一抹暗影手执长剑,准尤霄的咽喉猛刺。惜尤霄早有准备,一侧身躲长剑,并快速移身前,一拳击中黑衣人的肩头,黑衣人狼狈跌在一旁,砸碎了一面翠玉屏风。

见此拙劣的身手,尤霄张狂的眼中有一丝失望,他是那几次三番让他受辱的男子,原却是贼,是,果是他,不容易暴露了。他不耐斜睨黑衣人一眼,冷哼:“真有不怕死的。”

商君松抚剑的手,脚步轻抬,准备离,既有了替罪羊,他就不需再与尤霄正面冲突了,才走一步,商君听一既熟悉又陌生的男声响,“言不惭,让爷爷给你点教训!”

商君朝黑衣人,那人已经站了,正尤霄招,是显不是尤霄的手,他身材略高魁梧,身手普通,但是那声音何觉耳熟呢?不需商君费力思考,因黑衣人的面巾已被尤霄揭了,清黑衣人的长相,商君眼神微闪,是东隅驻军副将王平!

王平此是奉命前打探,是己的鲁莽举,他不救他?商君衡量着其中的利害关系,最决定——离。

就在他再一次打算抽身离,王平被尤霄一脚踢中前,正极快的速度向商君砸,商君此根本不及躲避,伸右掌,运气撑住王平的背,缓了他坠的力度。王平觉背一股绵厚的掌力托住己,他顺势翻转,平稳落。

一瞬间的变故,让商君不已暴露在尤霄眼前。尤霄先是一怔,居一反常态,一副情颇的子,笑:“你果了。”

尤霄的表情让商君觉十分怪异,简直就是毛骨悚。商君着站在一旁的王平说:“走。”

谁知王平是硬汉,声回:“不行,我岂是贪生怕死辈!”

商君不耐烦:“走,不在碍。”他现在快点离,人,确实碍!

“你!”王平气结,果拂袖。

尤霄并不在乎王平逃,因他就算现在逃了,是必死无疑!他在乎的,是眼前人,即使戴着面巾,他一眼认的人!让他恨夜不寐的人!商君!

带着三分狠、三分戏谑,有三分兴奋,尤霄盯着商君的眼,似笑非笑说:“今是你己送门的。”

商君讨厌的感觉,仿佛己就是一任人宰割的猎物,他冷冷回视尤霄,满目不屑回:“你军营我便,走便走。”

“是吗?”尤霄非但有因商君的挑衅生气,反笑更加肆意,一字一句说,“你现己气血不畅,闷难?”

商君暗气运全身,果感气血停滞,口犹压着一块石头一般难,几乎喘不气。他有惊失色,是冷冷瞪着尤霄意的脸,脑子快速思考着应策。他再次运功,却现每运功一次,那压迫感更深一层,,竟是喉头一黏,一口污血间滑落,隔着面巾不,但是淡淡的血腥味却在两人间弥漫。

商君不敢再妄动,是戒备着尤霄,他知己中毒了!

“说我卑鄙?是我专门你准备的。”尤霄轻轻牵动嘴角,是完全不笑意,着商君僵硬的身体满是薄汗的额头,尤霄中升一股怪异的感觉,既兴奋怀,又莫名烦躁。一定是太折磨他了,他才怪异烦躁!

“商君,你终落我手了!”

一步步逼近商君,尤霄的手缓缓升,粗鲁扯商君脸的面巾,他再次见张让人恍神的俊颜,即使是现在,面色苍白,角沾染血污,他依旧骄傲让尤霄一掌打碎他的傲慢!

“你说我怎折磨你比较呢?”尤霄故思考,绕着商君,一边走,一边问,“废了你的武功?是挑断你的手筋脚筋?或者你喜欢经脉尽断?”尤霄仿佛是在询问轻笑,反比疯狂喊叫更叫人胆战惊。

“不?我知了,你不是一直

(本章未完)

第39章 遇见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