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伏击(1)

朝苍月营方向有走远,商君就现了一古怪的乱石树林。它既不在苍月领,不在东隅属中,它就横在两国间。说它古怪,是因它外观就是一片普通不再普通的乱林,在寒冬飘雪的洗礼,树木有些凋敝,一幅萧索的景色,外面乱石堆放的位置却极其讲究,见摆阵势的人不容觑。

商君有贸进入,是绕着外围走了一圈,他暗叹,居不边底是什阵势,难外围些枯木乱石是了掩饰边更精妙的阵法?是尤霄摆的阵吗?他有耐?商君思索着,警觉现身不远处有一抹暗影,正冷冷盯着他的背脊。

商君的手抚腰间的软剑,缓缓转身,在清黑影,肃杀气转变惊喜的低呼,“冰魄?”是它,那高挺拔的身姿,桀骜不驯的霸气,间的骏马,唯有它有的气势吧。

商君朝它走,冰魄终认了他,它依旧是那骄傲立在那,是眼中少了戒备与疏离。

商君高兴轻拍冰魄的背脊,笑:“冰魄,久不见。”年了,它是老子,商君失笑,跟随舒清南方,改变它不羁的子,有那鼻子人的习惯。

冰魄轻轻点头,鼻子喷着气,算是打招呼了,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直直盯着前面的密林,连它感应密林的诡异气了吗?它跃跃试的子,商君连忙拦在它面前,沉声说:“边很危险,你千万不进,知吗?”

冰魄前蹄轻踏雪,一副不意的子,商君暗暗头疼,使撒手锏了,“舒清现在身体不,你让担?”

商君不知冰魄是否真的通人,但是每他提舒清,总让它妥协,就像现在,冰魄有些不耐烦转身,追风,方向是它钟爱的雪山巅。

商君松了一口气,站在乱林前思索了片刻,终是有踏进。

“修,早。”

一早,秦修才走进花厅,就听见一声温的声音响。在缥缈山庄住了几日,他早已习惯商君的息,似乎每早他很早,晚却又睡很晚,有他甚至怀疑,商君是否不需休息!

“早。”秦修见商笑灿烂的笑脸,奇怪问,“笑笑呢?”

“在陵园省,不理。”商君将朗月刚盛的粥递秦修面前,笑,“膳吧,昨日你不是说见识一龙峡谷的险吗?待儿我陪你。那风光秀,但是山贼肆虐,一定加。”现在整龙峡谷飞鹰寨一独,确实有嚣张的资本,在冷冽是讲信的人,飞鹰寨称霸龙峡谷他有利无害。

他昨不随口一提,他竟记住了?他弄不清楚己商君的思,秦修有些回避说:“不了,叨扰了,我已经意不了。你一定有很情忙,我己就行了,次回,人派了侍卫相随,你不必担我。”

商君并不知秦修中所,他不意思,笑:“修客气了,商君已将你视朋友,那些客套虚应礼就勿提了吧。我本龙峡谷,一前往,正。”龙峡谷的位置正处在轩辕逸驻军正方,怕尤霄做什手脚,他通知冷冽注意苍月的动向。

秦修一怔,面商君清朗的笑容,推托的话竟是说不口,他暗暗叫苦,脸笑,回:“既此,那就一吧。”

商君点点头,才吃了几口粥,杨忠手拿一封帖子,恭敬站在花厅前,说:“主子,庄外有一将送拜帖,称东隅驻军。”

东隅驻军?是轩辕逸的手?商君皱眉,伸手,接拜帖,略了一眼,眉头越皱越紧。轩辕逸请他相助,虽说何相助,他猜了,是了那诡异的乱石阵。轩辕逸求助他,是舒清的意思吗?

商君脸色微变,秦修猜测,拜帖应该舒清有关,像有牵动他的思。

将拜帖递给杨忠,商君平淡回:“拜帖退回,缥缈山庄管做生意,不问政治,让他另请高明。”情况不明,是先拒绝吧,若真是舒清的意思,有办法让他知。

“是。”

他拒绝了?秦修有些搞不懂了,商君此表情轻松,像拜帖一点有影响他。依他送舒清入军营所见,舒清与轩辕逸情匪浅,商君不肯帮忙,是因吗?他,不像的人。

色,商君放碗筷,笑:“我走吧。”

两人走庄外,一玄衣男子牵着一匹骏马,漠等在那,身有四人四马,一的冷肃穆。玄衣男子见秦修,目不斜视走他面前,恭敬抱拳行礼:“主子。”

商君轻轻挑眉,此人身形颀长健壮,体格,就知是常年练武人,凌厉风气势凛。他是秦修从海域带的侍卫吗?原海域有此刚猛烈的男子。商君了,有的人物相随,秦修在海域的身份,非富即贵了。

秦修玄衣男子说:“袭慕,他是我的朋友,缥缈山庄的主人,商君。”

原他叫袭慕,商君欣赏朝他点头微笑。

袭慕了商君一眼,微微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随便恭敬站在秦修身,不再说话。

秦修有些尴尬又有些无奈向商君,脸是一副“见谅”的表情。其实他袭慕并不熟悉,袭慕是母皇身边最厉害的暗卫,次东隅,他母皇袭慕带领的暗卫送给他。或许是母皇将父亲的歉意内疚情转了他的身,他却领受有些勉强,他不是在漂泊世,又何须一群精英相随?

商君并不在意袭慕的冷漠,在秦修笑:“修乘马车是骑马?”

今气很,太阳照在雪白的,尽管入目处全是白色,却别有一番风情,秦修回:“既是郊游,骑马了。”

“。”商君接杨忠牵的两匹金棕骏马,爽快缰绳秦修手,轻巧翻身马,轻扬马鞭,笑,“修,快,我赛一程!”

才说完,马已在他的驱驾,扬蹄。

秦修感染了商君的情,利落马,追着前面驰骋在雪的白影。白雪覆盖的官,两金棕烈影追逐着,奔驰在寒风,秦修早的纠结在一刻荡无存。

龙峡谷前,商君面着前方玉带蜿蜒一般的峡谷笑:“前面就是龙峡谷了。”

难怪叫做龙峡谷,从谷口,果一条蜿蜒伏的苍龙一般,秦修叹:“果势险,群峰叠嶂。”

商君率先策马入,笑:“置身其中,才更感觉它的魅力,走!”

进了峡谷,才走了一炷香的间,秦修不不承认,商君说的是的。因势原因,龙峡谷外白雪皑皑,寒风凛冽,峡谷内,竟一点有感觉冷风。峡谷草木依旧繁茂,抬头见头顶的一片空,旁边的群峰挡住了所有的视线,人仿佛置身在群峰环绕中,不胜收。

秦修感叹景色的,袭慕却警觉注视着周围,形复杂,他处峡谷底端,位置非常不利。袭慕向身的四人使了一眼色,立刻有两人飞身,立在岩壁三四丈的方,观察着周围的形。另两人一前一将秦修护在中间。

商君在眼,暗叹,谨慎周密的人。

牵着马匹,商君悠哉走在最前方,秦修策马与他同行,问:“商君很熟悉?”他一路行,似有竹。

商君轻笑,避重就轻回:“,往东隅苍月,难免进。”

走一处险峰,商君翻身马,指着一险峰巅说:“边就是帝王业,是龙峡谷最险处,不景色最秀,是峡谷唯一见日日落的方。”

虽不武功的人,爬不容易,但是秦修是马,爽快回:“那就一定了。”

说完,他卷衣摆,认真始攀爬。商君着他踉跄的背影,不禁轻笑。初舒清了鼓励他从商,曾经说,果你很擅长一件情,做功了,不是理所的情;果你明明一件情毫无握,却依旧奋力做,那才更让人钦佩。

眼前人,就在做着让人钦佩的情,商君一次有轻功,是陪着秦修一点一点向攀爬。站在峰的袭慕,盯着岩壁一点点向挪的人的背影,原紧绷的角轻轻勾了细的弧度。

不百丈高,秦修爬了快半辰,不容易爬了峰顶,他立刻一屁股坐在了石,不住喘着气,寒冬腊月,他的额间依渗一层薄汗。

(本章未完)

第44章 心系舒清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