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又见三儿(3)

商君一怔,眼前拿着两串糖葫芦,笑温,却显有些滑稽的男人,是了逗他吗?缓缓点头,商君回:“嗯。”依旧烦闷,不刚才他确实尝了酸酸甜甜的味。

他总算不再愁眉苦脸了,秦修不追问他什刚才情不,是微笑走在他身边。

情些了,商君终注意周围的街,不禁奇:“今街怎人少?店铺很少。”

东隅有临风关,苍月有游城,两方,是两国货品易最繁盛的方,往他的候,是人声鼎沸,今是怎回?

修一路行,觉蹊跷,指着前方一着挺气的店铺,说:“不我进,或许老板知。”

商君点头,两人走店铺门前,抬眼,门楣几烫金字“玉满堂”,有些年头了。两人才踏入殿门,一四十头的男子迎了招呼:“两位公子随便。本店有的精品古玩,些是最新的货色,两位慢慢,慢慢挑。”

商君环视了一眼,店装饰挺讲究,就是货物似乎少了些,放眼,是一些普通的货色,除了店铺正中央摆放的一通体碧绿,翠色逼人的簪子。秦修被清翠雅致的簪子吸引了注意力。

老板是精明的生意人,见秦修目光停留的方,立刻将玉簪拿,介绍:“公子眼光。此款雪域墨青簪乃是本店宝,簪子不仅材质乘,雕工细致,且有明目提神疗效,公子风流潇洒人,正真是绝配啊!”他算阅人无数,两位公子绝不是一般人。

簪子确实算精品,却不是极品。商君笑听着老板的说辞,笑:“那老板少银子愿意割爱呢?”

老板眼前一亮,假意思考了一才回:“公子若是喜欢,就五百两了,结公子朋友。”

五百两?老板倒不算奸商,商君拿玉簪一边玩着,一边向门外清朗的街,说:“老板是其他店铺未门,所坐价吧?”

老板脸色微变,回:“公子说的哪话,我店虽比不东隅的珍宝斋,萧的流金阁,却是做了几代的古玩生意。那些关门的店铺老板是游城是货品进苍月的方,捞点钱的外人,现在苍月东隅打仗了,他早就跑了,那的人才是奸商呢。公子若是不喜欢我簪子,不买便是了。”反正精品他收,等仗打完了,再拿不迟。

原是因战争,但是临风关并有受影响啊?商君思量着,老板却簪子往回拿。商君忽按住老板的手,笑:“既老板是爽快人,我不罗嗦,就五百两吧。”说完爽快从袖间拿几张银票,推老板面前。

商君此爽快,手又方,让老板喜眉梢,欢喜笑:“我就给公子包。”

边正说着,店外一队人马飞驰,纷杂的马蹄声听人胆战惊,本就不的路人纷纷走避。他穿着官服,估计是衙门的人。商君秦修视一眼,稍稍侧身,背着门外。

老板簪子装进礼盒,送商君手中,摇摇头,说:“苍月东隅在打仗,听说东隅那将军很厉害,苍月已经连连败退了。果打输了,不知怎呢。公子不像是游城人,是早日离。”

商君微微拱手,笑:“谢老板指点。”

将银票收,老板一边将几件玉佩装入另一锦盒,一边轻声叹:“指点不敢。今世,不就是混日子,原就赋税徭役不断,现在又打仗,不说罢,不说罢!”

虽是低喃,却是无尽的酸。商君若有所思,将手中的锦盒递给秦修,说:“修,我走吧。”

秦修端着锦盒,愣了一,听见更加急促、响亮的马蹄声传,商君已经走店门外。忽商君眼神一暗,急奔向前掠。秦修惊,急忙走,却被狂奔的马队阻了视线,待马队,街尽是烟尘。

马路面,商君半跪着身子蹲在。秦修赶紧跑,正扶他,商君缓缓站直身子,他怀抱着一七八岁的男孩。

“孩子,你吧?”商君轻拍男孩的脸。他浑身在抖,脸色惨白,估计是吓怕了。

男孩愣了一,忽比刚才更惊恐跳了,推商君的怀抱,眼睛尽是慌乱,在路寻找着什。终,他见了路中间被踩稀巴烂的馒头,手颤抖着抓那不的馒头,眼睛死死盯着马队离的方向,口中不停念:“我的馒头……赔我馒头……”

孩子喃喃语的低泣,谁了不忍。路的一婶劝:“我说孩子,是快回吧,撞死你就算幸运了。人是办的人,不理你一娃的。”

马队早已了踪影,手中剩肮脏的馒头残渣,男孩木捡拾着,眼流转着泪花,听着妇人的话,茫抬头,绝望问:“有些馒头,我娘妹妹就饿死。他办,就踩烂我的馒头?”

他办,就踩烂我的馒头?

孩子稚嫩的声音,悲戚的眼神仿佛一根针,一扎中商君的。他做的,是否踩坏很人的馒头呢?他痛无复加,前扶孩子,竟是挪不步子。

孩子的问题,有一人回答,将踩碎的馒头收,男孩一劲儿往前冲,朝着他的,那些残渣救活他的母亲。

路人纷纷散,商君一直怔怔站着。秦修担忧问:“商君,你怎了?”

久久,商君终回神,却是有些迷茫问:“世的情,底什是?什是错?什应该做,什不应该做呢?”

秦修一惊,他从见商君现在茫无措的眼神,那不确定。轻拍着商君的肩膀,秦修坦答:“或许本就有什与错分,做人做,但求安理吧。”

安理!安理,难的安理!

又雪了,一朵朵纯白的雪花,从空中缓缓飘落,落在肩头,无声却寒冷。秦修举手中的锦盒,商君遮住密密的雪花,依旧不语陪着他,直他愿意离止。

不知了久,流云远远向他奔,秦修才慢慢放手。奔商君面前,流云抱拳礼,有些急促说:“商公子,门主正在四处找您,请您尽快回。”

商君微微低头,掩中的波澜,才抬头,问:“生什了?”

“苍月已降。”

苍月降了?快吗?商君脸色微变,急:“回!”

商君与流云急急走在前面,秦修缓步跟在面,结着薄冰的锦盒抱在怀,因他的手早已了知觉。

商君随着流云匆匆踏入绯红环翠,就见庭院,萧纵卿高的身影,他的、肩尽是厚厚的白雪,不知在院站了久,仿佛融入了雪中,浑身满是冷酷气。他面色鸷,眼神却焦急盯着门。见商君,萧纵卿立刻迎了,本一腔怒火,在见他苍白的雪颜,剩低声的埋怨:“的雪,门什不叫我?”

他连眉毛沾满了雪花,商君本笑,但在听见他沙哑的声音,就笑不了。雪是越越,拉着萧纵卿的衣袖,商君说:“先进再说。”

走了两步,商君秦修在身,回头,见他怔怔站在院门处,商君叫:“修?”

秦修有朝他走近,淡淡回:“你聊吧,我先回房了。”说完便朝着侧院走。他墨色的修长身影朦胧在雪幕,商君一紧,跟,肩膀却被萧纵卿揽着,将他推进房间。萧纵卿面带忧色说:“进吧,我有你说。”

苍月投降的情,商君有抗拒,随着他走进屋。萧纵卿却是缓缓回头,了一眼那风雪中的飘逸墨影,握着商君肩膀的手不觉收紧。

入了室内,两盆炭火烧正旺。一子被温暖包围,商君舒服轻叹一声,在木椅坐,才在雪走了一,他就觉累了,身体是越越了。

给商君倒了一杯热茶,萧纵卿才说:“今日巳,苍月挂了战降牌。”

商君握着茶杯暖手,眉头轻轻蹙,“轩辕逸果厉害!不你不觉苍月降太突了?”即使轩辕逸几次强攻,尤霄守狼狈,却不该短短的七八,就投降了。

萧纵卿摇摇头,回:“苍月在此投降除了轩辕逸确实勇猛外,有另外两原因。”

商君喝着热茶不语,等着他继续说。

本吊吊商君的胃口,他不急不慢的子,萧纵卿了兴致,懒懒回

(本章未完)

第59章 又见三儿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