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分歧(1)

何握刀的手一紧,提。商君身份不明,无声门门主他却是宠爱有加,麻的虎口提醒着他,商君的武功在他。果今人与主子敌,该何是?

予函与商君,两人的视线,谁有妥协。所有人向商君,等待着他说些什。商君却轻轻松手,指尖的薄冰轻巧落,入雪中,转身走向树林旁的矮丛边,负手立,着渐渐被暮云吞噬的红霞,留给疑惑的众人一孤傲的背影。

予函轻轻扬眉,抬脚跟了。何紧张跟,却被流云的长剑拦住了路。

才在商君身边站定,予函就听见一轻弦乐的男声低低响,惜是质问声,“什非杀他不?”

“杀人偿命。”

商君双手环前,依旧轻声问:“他做,是谁的错?”

“朝廷。”予函答有迟疑。

商君忽蹲身子,远处的何吓了一跳,手中的长剑几乎鞘,却现商君是在矮丛寻找着什,觉己题做。何尴尬轻咳了一声,但是眼睛是死死盯着商君。

商君翻找了一,终从矮丛中抓一被困在枝叶间的雪貂,轻抚着雪貂冻紫的鼻子,若有似无,仿佛不是很在意一般,问:“你现在却执意杀些被逼行凶人?”

“我不否认是因朝廷的无荒他才走条路,但是并不他杀人越货的理由。”盯着商君柔的侧脸,予函沉声说,“国有国法,他必须正法。”

商君抚摸雪貂的手停顿了一,不很快将雪貂放进衣袖让他取暖,漫不经问:“在你中,法比情重?若是你称王,必是法治国了?”

“是。”

予函的手在慢慢收紧,不知是了商君傲慢的态度,是在表现己的决。

手的雪貂极尽温情轻抚,惜商君口中的话却着实咄咄逼人:“你中有冷硬的法理,有脉脉温情,何体百姓疾苦?”

被商君的态度激怒,予函的声音了,指着满的尸骸,厉声喝:“什是有情,什是无情?我些盗贼有情,是否就是那些惨死的人无情!他又何辜?君王的恩情,真正眷顾少人?苍月,何情治国?你所谓冷硬的法理,正因冷硬,所它更约束人,不管是百姓是高官。若人人遵守该遵守的法规,百姓安居乐业。”

耳边几乎是咆哮的嘶吼。商君进予函带着激扬色的眼,有些讽刺勾角。相较予函的激动,他显格外冷清,一字一句问:“你口中的人人,包括己?”是帝王所谓的人人是那些怜的老百姓已!

“包括。”

予函戴着易容面具,商君不清他真实的表情,不那利眸中的坦荡,他仔细,刚毅声音的坚决,他听清楚。再次蹲身子,让暖的雪貂从他掌中慢慢爬,直它渐渐跑远,商君才身拍拍身的碎叶,走回马车。是在他转身离的候,予函清楚听一声轻吟。

“你最,记住今你所说的话。”

两辰,巾山,堆了数十土坟。

……

盐城。

马车一路颠簸,有久,便入了盐城。商君缓缓睁眼睛,向身旁的萧纵卿,他与他一,半靠着车身,微眯着眼。是马车本就不,了让他躺舒服一些,三儿半蜷着身子,高的身子紧挨着车壁,怎怎委屈。

商君不知,他是不是睡着了,是尽量轻坐直身子。现在不是华灯初的候,车外安静有些分,商君轻轻撩布帘,向窗外。

杂乱的街,几乎有什人走动,即使有,是极快速度奔跑。街边的商铺基本已经关门,有些客栈着一的门缝,让人觉座城镇死气沉沉。

“怎了?”刚刚睡醒一般的低哑男声在耳边响,他的气息喷洒在脸,有些痒。商君一僵,不在别头,放布帘,故轻松回:“什,是觉,盐城有些怪。”

他的君是在害羞吗?萧纵卿轻轻扬眉,情与商君并肩坐,慢慢伸直脚。蜷久了,有些麻。的车厢,真是让人坐卧难安,比骑马难受了。不他已经决定,经常找机边坐。

马车缓缓停稳,萧纵卿掀布帘跳马车,手伸向商君,笑:“了,车再说吧。”

力拍了萧纵卿的手一,商君白了他一眼,他弱,车人扶。商君潇洒走马车,就见秦修站在马车边,等着陇琉璃车。

陇琉璃余光见商君就站在不远处,眸光一闪,正跨马车的脚一滑,惊呼一声栽倒。秦修眼明手快,赶紧扶着的胳膊,陇琉璃却顺势倒入他怀。

温香软玉依在怀,淡淡的兰香气在鼻尖环绕,秦修有一瞬间的呆愣。因,他有感觉,有跳急速或面红燥热,更别说血脉翻涌,与次商君抱着他的感觉完全不同。他什女人完全有感觉,难是他一直不明白己,他原喜欢的根本就是男人?

修有推,陇琉璃一喜,缓缓站直身子,仿若不经意般扫一眼商君。他面色常整理着微皱的白衫,似乎有注意他一,但是陇琉璃相信,商君已经见刚才那一幕,就够了。

商君了,且很清楚,清楚陇琉璃眼中的算计他有错,其实何苦此?他与修,怕终是陌路的,何苦与一“男子”吃醋争宠?

商君虽低头整理着衣衫,却感觉有一行人直直向他冲。商君抬头,三儿已经警觉拦在他面前。一行人人数不,但是是高手。虽他有冲,是静静站着向他身,流云的手是紧紧握住了腰间的长剑。

商君微微偏头,清人,平拍着三儿的肩膀,笑:“流云,他是我的人。”

听见商君的声音,卫溪、齐凌前一步,抱拳叫:“主子。”

“卫溪,齐凌,辛苦你了。”

卫溪从怀掏一暗黑色信封,恭敬递给商君,说:“一接您的飞鸽传书,我就立刻赶盐城等待了。是忠叔给您的书信。”

商君展信笺,才了一,眼眉尽是笑意,欢愉不言喻。萧纵卿很少见商君笑此怀,奇:“什?”

晃了晃手中的信笺,商君笑:“舒清已经救了,现在在宫礼仪,月十五就轩辕逸亲。”舒清是他最的朋友,是与笑儿一般至亲的亲人,就与爱人共结连理,商君说不中底是什感受,既感慨又有些兴奋吧。

了,商君忽问:“了,今几月初几?”

他喜形色的子,萧纵卿失笑摇摇头,回:“正月二十九。”君有关他,慕容舒清底是什人物?

“二十九了。”商君轻轻皱眉,苦恼低喃,“那有十,不知不及准备礼物。舒清何此着急呢?难婚中有什隐情吗?”

夜色渐深,寒意渐浓,萧纵卿刚叫商君先进客栈,一声哭喊划破夜空,在萧索的夜,听尤凄厉!

“抢米啊!快人啊!抓住他。”

商君抬眼,前方一条巷,一三十头的矮瘦男子扛着一袋东西,朝边一路狂奔。他的身,一五十外的老妇人踉跄追赶着,一边追,一边喊:“不跑!我的米——”

商君蹙眉,轻声说:“抓住他。”

话音刚落,齐凌一健步迎了,一双铁腕抓住男子的背襟。男子被拽倒在。齐凌气势凛,男子顾不许,就将肩的袋子砸向齐凌。齐凌退一步,一手抓住袋口。男子趁机了衣,泥鳅一滑了,命往巷面钻。

齐凌放袋子,就提气追。商君轻轻抬手,示意他不追了。走袋子前,商君轻触袋沿,确实是米。

此老妇人跌跌撞撞跑了。商君微笑着说:“婶,是您的米吧。”

“是我的,我的。”老妇人竟是扑米袋,将米袋环在怀,才一劲儿谢,“谢谢,谢谢公子,谢谢。”

商君微怔,一袋米已,冬夜的,该有冷!商君搀扶老妇人,劝:“婶,你先。”

在商君的搀扶,老妇人才慢慢站。商君身壮实的齐凌,再商君温润亲的脸,老妇人扑通一跪倒在,央求:“公子,求求您,人做底,不,让他送我

(本章未完)

第63章 三人同行(3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