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不速之客(1)

商君缓步走在客栈的走廊,清冷昏暗。客栈外边是一片寂静,风声渐歇,就连落雪的声音听清清楚楚。月光的,一片苍茫,白有些耀眼。应该是初春前的最一场雪了吧?今年的气,格外异常,快春了,反,越的冷。

已是三更了吧,他却毫无睡意,饥民的情解决,驻军的问题调解,但是三儿呢?他何与三儿沟通,何让他明白他的法?他不忍伤害三儿,他明白三儿些年他做的,但是他不认同三儿的,最悲的是,他似乎不再说服他了。

他底怎办?

身穿着单薄的素白外衫,商君却不急着回房,是靠着走廊的木梯,怔怔着客栈外的皑皑白雪,脑子竟是一片空白。

不知站了久,忽从右边的院传一串极轻的脚步声。商君眯眼,一抹刺目的红影一闪,身形奇快,那妖娆轻盈的体态,一就是女子,惜商君未及清楚貌,人已经蹿进了最靠的包间。

那是修的房间。

商君惊,脸色微变,不才奔数步,商君又停了。刚才那女子是谁?那身手,不是郡主,红衣女子是不是修认识的人?他闯,不不太。

再次向修的房间,边依旧一片漆黑,有点灯,有声息。果是友,何不点灯?难是……

不,修不是那的人!

即使依旧满腹疑惑,商君是极快奔向修所在的房间,站在门口,屏息静听,边一点动静有,贴着房门,边又是一片漆黑。一咬牙,商君一推修的房门。

房门才,未及清边的情况,一条火红的丝带满含劲力朝着他的脖子袭。

商君暗惊,跃一步,避丝带的攻势,伸手抓住它,才现红炽烈的丝带竟是极薄极轻,但却柔韧冰冷,几乎抓不住它。它仿佛有灵一般,从指缝间滑走。商君紧蹙眉头,手抚了腰间的凌霄软剑,此精妙控制一条轻薄古怪的丝带,人的武功路数必定诡异。

侧身掠丝带,商君挥软剑,将丝带斩断,谁知,丝带竟与软剑相,擦一微弱的火花。丝带承受不住商君的劲力软倒,但是却丝毫未损。

商君瞠目,是什兵器,竟是凌霄斩它不断?

丝带滑落,商君有些急切向它的尽头,拥有此等兵器的,是什人。

屋光线昏暗,商君费力眯眼,总算清不远处的人,那是一张极年轻娇艳的脸庞,洋溢着青春的气息。黑暗中,女子一双灵眸熠熠生辉,骄傲率写满微昂的俏脸,一身烈焰红装,配略黑的麦色皮肤,显健康野十足。

女子怔怔盯着商君,一双眼在他的脸流连,毫不掩饰的惊艳。

两人就视了一,商君忽修的情况不明了,眼前的人是敌是友不知,一横,再次扬手中的凌霄软剑,剑尖直指女子执着丝带的右手。

商君身手奇快,女子惊,再次挥舞丝带。惜商君已经近在咫尺,眼右臂就被软剑缠,听见一声剑气低吟由远及近,商君立刻感一股强盛的劲力袭,手中的凌霄软剑被弹。

屋有别人?他刚才居一点感觉,他的武功真的倒退程度?

凌霄软剑因刚才的撞击,嗡嗡的长鸣,虎口处隐隐痛,商君抬眼,一柄血红色的重剑横在眼前,闪着渴血的寒光。

是——

暗夜中,高的黑衣男子一手握着长剑,一手捏着修的咽喉,冷若寒冰的逼视让人窒息。

双眼睛,他,认。

“又是你!”商君低叫。

一年前追杀修的男人,怎又是他?商君的一子提了嗓子眼,即使他功力十足的候,未见是他的手,更何况现在。

急焚的刻,商君了站在身边的红衣女子,女子的红绸虽是件利器,惜功力尚浅,且刚才黑衣男子剑救,两人必是一伙的。救修,商君决定——赌一赌!

商君赫回身,速退一步,运足全力,逼向红衣女子。莫残手中擒着修,未反应,薇娜已经落入商君手中。

扣住薇娜的咽喉,商君与莫残冷眼相。

莫残原本就冷漠的眼,此闪着幽深的寒光,即使是身处黑暗中,那冷残的杀气依旧震慑人,低沉的男声同夹带着冰霜一般袭:“放。”

商君前隐隐痛,强的内力。着莫残的指尖几乎嵌入修的脖颈中,黑暗的房间不见修的脸,但是从喉间溢的痛苦低吟显示着修此的危急。

他根本不是男子的手,商君轻咬牙根,冷声回:“你先放他!”手使了力气,女子疼痛闷哼一声。商君感受女子脖间的脉搏怦怦剧烈跳动着,女子的命就握在他掌,听暗处男子的呼吸声渐渐有些紊乱,商君知己抓了筹码。此女子的脸色憋涨红,商君有放,手劲却是松了一些。

感觉商君手收了些许力,薇娜抓着药粉的手是一顿。身有百让人生不死的药,谁擒了,是找苦吃。不白衣男子倒是有些意思,有点舍不他死。且乘机试试莫残底有在乎。将药粉重新收回袖间,薇娜配合任由商君挟持,即使脖子已经不是很痛,是继续表现痛苦万分的子。

商君有些莫名,他明明已经收了劲,女子怎是一副生不死的子?疑惑,不他现在的精力放在莫残身,无暇顾及其他。

两人各擒着人质,冷目敌视着,谁不肯妥协。商君更是不敢妥协,因他的武功,早已不前。

屋的番打斗,惊动了旁屋的袭慕、夜焰,两人冲进门,就见秦修被一黑衣男子挟持着。两人抽长剑,向黑衣男子攻。

商君挟持着薇娜与他峙,莫残情本就极坏,现在又有两不怕死的往前冲,他更是不耐,“你他死,再靠近一点。”

商君离他最近。黑衣男子话音刚落,修忽一声极痛苦的闷哼,商君吓脸色微白,着急忙迎的两人吼:“不。”

袭慕、夜焰脚一僵,他听见了秦修痛苦的声音,又急又气,却停在原狠狠盯着黑衣男子。果目光杀人,莫残估计已经千疮百孔,惜莫残根本不瞪视放在眼。

男子的指力此强,修命在旦夕,黑暗中的修脸色通红,呼吸困难的子,商君的竟是有些慌乱。暗暗调息,商君才冷静问:“你底是谁?”

男子,是叫商君吧。他他印象深刻。一年前,算是被他弄混了一回,今,光听他的吐纳,已知他内力亏损,却般强硬与他敌。黑暗中,莫残一向漠的嘴角轻扬,声音依旧冷傲:“莫残。”

莫残!

江湖排名一的杀手,莫残。

商君一凉,难怪他武功高不测,难怪他的剑渴血猩红,难怪他敢说,他杀人从杀一次。

他杀人,连眼睛不眨一。商君本就惶惶的,此更加不安。迎视着那双冰冷的眼,商君怒:“莫残,你不讲信。”他答应果他输了,就不再杀修,他居尔反尔。

莫残一张冷脸仿佛结了霜一般,极度不耐烦回:“我次,又不是他的命的。果我他死,有人拦住我。你最立刻放了那女人,不我就改变主意了。”本他打算问清楚一件情就走,若不是他闯进捣乱,他早就已经离了。

不修的命他干什?不管他的目的是什,商君承认一点,果他修死,他确实拦不住。被他挟制在怀的红衣女子,再僵持,有意义,商君声说:“,我同放人。”

莫残默不声,商君依旧故我,朗声说:“一、二、三!”

说完三的候,商君松了扣住红衣女子咽喉的手,另一手在女子身抓住的腰带,眼睛紧盯着莫残。

片刻,商君听见修声喘气的声音,终放了,莫残松手了。

秦修有些踉跄走间,商君立刻放抓住红衣女子的手,迎了。

薇娜失望撇撇嘴,意思。莫残有着急,有问有有受伤。

“修,你怎?”扶着修的手,商君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的手冰冷吓人。修觉喉咙口像是火燎一般疼痛,一说不话,着商君微笑摇头。希望让他安。

此的秦修

(本章未完)

第65章 分歧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