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密道(1)

清晨,太阳才刚刚升,淡淡的红霞映在窗棂,朦胧中感受朝阳徐徐升,空气中,弥漫着浅浅的梨花香浓浓的药味,又了吃药的候了。果,纱幔被掀,祁风华端着两碗药汁走了进。商君不情愿睁眼睛,每日日落,师叔端着一青一紫两碗药汁现在他面前。

两碗药是他喝最苦的,入口辛辣苦涩,让人几呕。喝,腹又烧厉害。不他从问是什药,他知,师叔了他的伤,已经费尽神,是死是活,听由命吧。

半靠着床帏,商君一脸痛苦接墨青色的药汁,咽了咽口水,正准备闭眼灌,门外传卫溪的声音:“主子,御枫了。”

终了。商君有些激动轻拉祁风华的衣袖,说:“师叔,扶我坐。”

皱眉头,祁风华瞪着他低骂:“你又逞强。”

祁风华不肯扶他,商君有再说什,一手撑着床沿,一手拽着床边的纱幔,己坐。不知是不是药力的,他浑身无力,试了几次,满头汗,最是软倒在床。但是放弃从不是商君做的情,深呼吸几次,商君再次撑着身体坐。他折腾己,祁风华最是不忍扶着他的肩膀,让他在床中间坐,在他身垫了几靠垫。

商君感激他笑笑。祁风华则是一脸不爽,药推他面前,说:“先药喝了。”他每次输在君的倔强。

乖乖药一口饮尽,苦商君受不了口喘气,祁风华的情才稍稍些。轻抚另一碗药的碗沿,是热的,待儿再喝了。两碗药,类牧草热的候喝,紫泷藤必须凉了再喝,且选在日月替,阳相才挥最的药效。已经是他的最烈的解毒药汁了,希望救君一命。

拿丝绢擦掉边的药汁,商君低声说:“让他进。”

房门轻轻推,御枫走进房间,隔着重重纱帘,隐约见了坐在床的商君。听说他受伤了,应该是伤极重吧,不他不坐在床见他。躬身行礼,御枫叫:“主子。”

隔着纱幔,商君微笑问:“久不见了,御枫。笑儿老是念叨着你,你吗?”有两三年了吧,从他决定在城与陇趋穆最一战那始,御枫就被他留在了城。

活泼的商笑,御枫轻轻勾了角,回:“谢主子关,我很。”

今的主目的,御枫有些兴奋,说:“您代的情,基本已经完了。”

终完了吗?商君急切笑:“你准备一,三日我查。了,些日子萧有异动?”

听他说三日门,原一直懒懒站在一旁的祁风华一怔,狠狠瞪着商君,一副恨不他打晕的子。商君赶紧别眼,假装不见。

御枫在帘外,不知两人的眼神角逐,实回禀:“苍月战乱动荡的半年,萧很平静,有任何。倒是铁甲军换了新统领,尤霄战死,由副统领黄治带领。此人勇猛斗,稍欠智谋,比尤霄付。”

商君头一震,“尤霄死了?”

御枫点头回:“是半月前的情,尤霄再次兵,偷袭东隅主营,与轩辕逸正面激战,战死沙场。不——”

御枫语带犹豫。商君急:“说。”

“轩辕将军在回朝途中,遭伏击,殁临风关。”舒清姐离世,不轩辕逸战死。

轩辕逸死了?商君隐隐觉不太,舒清的死是假的,轩辕逸的死,是否是了蒙骗世人?果是真的,那就太了,他两人总算双宿双栖。微微皱眉头,商君现在的是另外一人,尤霄!他是真的死了吗?中涌一股淡淡的伤愁,尤霄是陇趋穆的儿子,他死了,他说,应该是再不的吧?脑中不断闪两人数不,却总是火药味十足的峙,商君不由莞尔。他有尤霄真真正正较量一场,惜了。

轻叹一声,商君淡淡回:“了,你先回,留意铁甲军的动向。局势动荡,萧不有打算,盯紧他。”

“是。”听商君话语中难掩的疲惫,御枫悄悄退了门外。

商君师叔必飙,却见他半靠着床架,面色浓重。若有所思。商君问:“怎了?”

商君疑惑的眼,祁风华沉声问:“你觉萧趁机谋反?”君特别提萧,莫不是他早就现了什?

疲惫靠向身的软垫,商君微闭着眼,轻声解释:“谋反倒是不。萧虽是商贾,却与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年先皇就是萧先祖帮助,才在夺嫡战中取胜称帝,萧是苍月境内,唯一拥有独立军队护卫的族。年,陇趋穆敢动他,见萧的实力。在候,萧不不己打算。我是希望,萧睿王登基的助力。”

“那你什不直接问萧纵卿?”几听君说了近年的经历,概知了他萧纵卿的纠葛。既萧纵卿是萧人,且他君至极,直接与他商量不就了吗?

商君摇摇头,叹:“萧真正做主的人,是萧纵寒。我不了件,让三儿夹在中间难。”萧的军队,服从主一人的命令,其他的人,或许不知有支军队的存在。果三儿随便动族的力量,他又何须此费力接管无声门!三儿他已经做够了。一次,是让他己吧。

祁风华受不了翻了一白眼,他在做着认方的情,却又谁不愿意拖累谁,最,是不是真的就不互相拖累了呢?

“君,是我。”门外,略带沙哑的男声响。

祁风华轻轻挑眉,幸灾乐祸般轻笑:“说曹操,曹操就了。”

他醒两了,三儿有他,虽不像他平的,但是他不愿意问师叔,三儿底在忙什。商君撑着床沿勉强坐,暗暗深吸了一口气,才轻声说:“进。”

进的除了萧纵卿,有予函。予函在纱幔前站定,萧纵卿则是直接掀帷帐,走床前,祁风华手有一碗药汁,走他面前,冷冷说了一声:“我。”就伸手接了药碗。

祁风华无所谓耸耸肩,他现在的子依旧憔悴,不比几前满脸胡碴、双目赤红的子太了。反正药已经凉了,他喜欢喂就让他喂咯。

君的脸色了,那祁风华不算庸医。萧纵卿舀了一勺药汁,送商君边,商君立刻变了一张苦瓜脸,一口饮尽已经够苦了,一勺一勺喝?三儿确定不是在报复他?即使此,商君是无语吞了,因他太了解三儿了,他觉的情说什是的。

喝一口,熟悉的苦涩充满口腔,商君一张脸几乎皱在了一。萧纵卿皱眉,问:“很苦?”

是非常苦。商君立刻点头葱,一双绝的眼中此满是幽怨。

有苦?让商君怕,二话不说,萧纵卿舀了半勺,就往嘴送。

“喂?”祁风华低叫,人疯了,什药敢往嘴送!在紫泷藤单独少量饮有什碍。商君是瞠目结舌,不他愿见三儿冷峻的脸在一刻扭曲在了一。

苦,简直让人毕生难忘!萧纵卿死死瞪着祁风华,恨不一掐死他。庸医,配的是什药!

祁风华撇撇嘴,回:“瞪我干什,良药苦口,药救君的命。”他他愿意啊,紫泷藤药霸,不与任何草药同煎煮,他比谁舍不君受苦。

萧纵卿药碗塞祁风华手中,倒了一杯水给商君拿着,才又接药碗。是那让人崩溃的药味,萧纵卿怎喂不二勺。

站在帘子外的予函隐约面生的情,尴尬站着,觉走不是,留不是,轻咳一声,故轻松笑:“商君,你的身体些了吗?”

萧纵卿死瞪药汁,一言不。师叔闲闲靠在一旁,药底不喝?满嘴的药味,总是喝的,商君实在受不了,一抓碗,闭着眼睛药灌了。喝完药,商君顾不了,端手中的清水一股脑灌了,不容易口中的苦涩感淡了些,商君才轻轻回:“谢予函关,我什碍。”

叫什碍,就爱逞,祁风华摇摇头,顾收拾着药碗。萧纵卿则是皱眉黑面站在一旁,不知在些什。

他三人在帐内,予函一人站在帐外,怎有些不太。但是他现在面色苍白不说,束布未缠,长是轻轻拢,被予函他子,实在不妥。商君借着说话缓解

(本章未完)

第72章 修之表白(3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