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连环计(3)

紫衣女子举酒杯,一手递方繁嘴边,一手柔弱无骨抚他的膛,整人几乎倒进了他的怀,娇笑:“人,,喝一杯嘛!”

人在怀,方繁接酒,笑:“。”一边喝着,方繁向着坐在秦修身边的两名女子使了眼色。

两名女子一眼,老鸨说的“代”。了顺利偷令牌,不让他疑,其中的红衣女子举杯靠近秦修,酒送他嘴边,笑:“公子,你喝,我喂你喝。”

趁着贴近际,红衣女子在秦修耳边低声说:“公子,罪了。”说完手在他前胡乱扯着衣衫,却并未真正拉。

一女子在怀磨蹭,秦修真是不习惯,不了令牌,秦修是虚应配合着。

不几位姑娘刚才冷冷冰冰的,现在一点不输给的花魁。趁着什,老鸨赶紧说:“老身先告退了。”说完赶紧了包间。

摸了!紫衣女子暗喜在,但是方繁将令牌挂在口,又隔着层层衣物,何手?灵眸微闪,女子轻掀纱衣,微微撅嘴,娇嗔:“人,公子,你穿,不热吗?奴热哦!”

“环翠楼的姑娘,果热情。”方繁哈哈笑,花魁不愧是花魁,他的就是衣服。方繁着秦修笑:“商公子,咱客随主便吧。”说完率先了外袍。

方繁一外衣,挂在前的令牌便隐隐若现。秦修情,顺势回:“此。”除外衫,秦修穿着素白的中衣,显更单薄。

“人,,再喝一杯嘛。”紫衣女子再次欺身前,抚了方繁的膛。此方繁思集中在秦修身,已经穿着中衣了,那两女人怎有扒他的衣服。

抓了!紫衣女子将藏指尖的刀片轻轻弹,掠细绳,令牌顺着手腕滑入袖间,另一手利落从腰间取假的令牌,系细绳。才刚挂,女子的手忽被一抓住,方繁盯着怀中的女子,骂:“你干什?”

紫衣女子暗暗惊,跌坐在,一脸委屈回:“奴,奴在服侍人啊!”

方繁摸了摸前的令牌,在!脸才微微缓了一。

令牌手了。秦修推身边的女子,笑:“人,热情的姑娘,商君实在消受不,不让退,咱痛饮几杯。”

退?方繁刚才了令牌的情虚惊一场,再秦修是衣衫微乱,群的女人,一口气梗在喉间,轻哼:“是消受不,是无福消受啊?”

他刚才女在怀,却一副虚应冷静的子,他不是无就是女人。

秦修皱眉,回:“人此话何意?”

盯着秦修的脸,不放他脸的任何表情,方繁故意放慢语调,说:“我有一位故人,与庄主长几乎一模一,不,却是女人。庄主今日此忸怩,莫不是,就是我那位故人?”

女子!秦修万万有他说,商君怎是女人,他是女人吗?脑中闪商君的神情,脑忽有些混乱。

迎着方繁窥视的眼,秦修一怔,立刻声怒:“简直荒谬!”

秦修刚才片刻的失神,在方繁,便是有疑。向着身的仆人使了颜色,方繁假意笑:“既不是,庄主何须动气。人,不快给庄主斟酒赔罪。”

“是。”一名仆人端着酒壶迎了,脚却是忽一滑,手中的半壶酒全部朝着秦修撒了。酒浸湿了秦修的衣衫,隐约间,却见他的前仿佛绕着布巾,方繁冷笑在,果是女人。

“的该死,就给庄主擦干净。”端酒的仆人又迎了,手按着白布,却不是在给他擦拭,是撕拉着他的衣服。

“你干什?”秦修未及反应,男子力气奇,是几,秦修的中衣被撕破。一直站在门边的御枫飞身前,一手抓住男子的手腕,使力一推男子退几步。

即使是,秦修的衣服已经被撕残破,膛露了。众目睽睽,秦修觉很是羞辱,若的是商君,受此番待。,秦修怒火涌,冷声回:“我商君堂堂七尺男儿,你居我比女子。商某有结人朋友,却遭此奚落侮辱,商君今日算是受教了!”

秦修的衣服残破,清楚,他的前确实缠绕着几层纱布,但是是治伤所致。他前的肌,有紧实的腰背,虽瘦,却是,是真正的男人。方繁惊惶,赶紧拱手说:“庄主息怒,庄主息怒!老夫一眼拙,再加奴愚笨,您不介怀才,我是真庄主朋友。”

秦修扫了一眼一屋子的侍卫仆人,哼:“真?”

他是男子,已确定他不是武的女儿,缥缈山庄的主人,他是真正不罪!挥挥手,方繁着身边的人不耐烦说:“,。”

紫衣女子顺势回:“是。”四人匆匆了包间,倒酒的仆人不敢留,但是站在墙边的两人却始至终有说话,有动一。

是最的机,一定那两人支!捡外袍穿,秦修说:“御枫,你,我有话人单独谈。”

御枫了一眼方繁身的两人,久久才转身了屋外。

秦修脸仍旧是一脸的不愉,手中握着酒杯,却是一句话不说。方繁暗暗思量,环翠楼内外有守卫,不有什刺客进入,商君最是不罪,轻轻抬手说:“你。”

“是。”

两人领命,了包间。

秦修终松了一口气,令牌已经手,屋内剩他两人,接就等着毒了。

方繁举杯,讨笑:“庄主,今日怠慢了,老夫再敬您一杯。”

“罢了。”秦修接方繁递的酒杯,暗暗观察着他的脸色。

商君不是武的人,虽有些失望,不与缥缈山庄的主人结,亦是一件,方繁连连举杯,赞:“果真是酒,怕唯有缥缈山庄有此酒了。今日与庄主结识,实在是方某幸啊!”

“人不嫌弃,就喝几杯。”秦修将空坛扔一边,拿另一坛酒,再给方繁满。

“!”

几杯肚,方繁的脸色始潮红,是渐渐泛黑。方繁觉眼前的景物始摇晃,不禁讪笑:“酒劲厉害。”

片刻,鼻子有热流涌,方繁伸手一擦,竟是一片猩红!是血。

方繁惊恐向眼前的人,他仍是平静坐着,一双眼冷冷着他,“你……”张了嘴才现己的喉咙竟不声音,口一阵阵闷疼。方繁怕了,酒,酒有毒。

“人……”方繁尽全力,却几支离破碎的字,血从鼻子流,怎堵堵不住。脸色暗黑泛青,垂死挣扎的子秦修有些不忍别头。

“……人……”方繁不停叫着。门外是武功高强者,若是让他听见,商君的计划就完了。一横,秦修掏怀的布巾,捂住了方繁的口鼻。方繁死命挣扎,放在桌边的酒杯摔落了。

哐一声脆响,门外立刻响一声询问:“人,是不是有什吩咐?”

方繁仿佛听见了希望,尽全力踢踹着,秦修几乎压不住他。,门外再次传询问声:“人?”

门缓缓推。

森冷的长剑毫不留情刺入口,殷红的血染红了原本素净的白衫,那张他一模一的脸,扬的依旧是温暖煦的笑,却苍白几乎淡,唯有前的殷红越越清晰刺眼。

修!

商君几乎被恐惧湮,他不知己是醒着是睡着,他见的是梦境是真实。他知,他,他不躺着,一次一次尝试,却现不管他怎努力,连一根指头动不了。

身边似乎有人在走动,修,是你回了吗?修!

“修……”

细碎的几乎吹散在夜风中的低喃,却让祁风华惊,跑床前,见商君眼皮一直在动,半张着嘴,艰难努力声音。

“怎?”祁风华不敢相信,君居是醒着的!他什醒着,了让他够安休息,他特意加的剂量,他不醒着,不!

“修……”

耳边一声接着一声的低唤,明明白白告诉他,商君的确醒着。祁风华赶紧抚商君的腕间,混乱的脉动强弱,真气在体内乱冲,他居靠内力支撑,不让己睡,他怎此倔强,他死。

不知是气愤是忧,祁风华取银针

(本章未完)

第77章 连环计(2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