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身陷囹圄(1)

环翠楼不明所的人仍在花酒,侧厅的包间,气氛却是异常的凝重。萧纵卿本就硬朗的脸此更是凝霜一般的冷,秦修实在不知哪了问题,低声问:“底怎回?”

萧纵卿不耐抬手,一身着夜行衣的男子闪身,却是直直朝着秦修半跪,恭敬叫:“主子。”

秦修惊:“怎是你?”他是夜焰手的人,何在?且知他不是商君,难生了什变故,秦修急:“说话,生什?”

男子不拖沓,回:“您离,袭人派我等随查探消息,现铁甲军围困了环翠楼,商……”了一眼萧纵卿,再一眼“方繁”,男子停顿了一,主子现在易容商公子的子,其他人或许并不知情,他是不直说。

一听是关商君,秦修急:“他怎了?”萧纵卿早知他的身份,方繁已除掉,他现在不怕别人知他不是商君,他知,商君底何?

男子不敢怠慢,立刻回:“公子说,是调虎离山计,铁甲军意在围困,拖延间,让予函公子孤立无援。公子派夜人带领一队人马接应您,因人手有限,夜人目前占据了环翠楼外正面的高处,特遣我进与主子说明详情,应外合。公子、祁公子有袭人带领另一队人马正赶救援予函公子。”

虽男子口中称公子,御枫卫溪已明了,眼前的主子并非己主子。两人一眼,中有疑惑,却深知现在不是询问的候。

他不是昏迷了吗?怎又醒了!若是铁甲军一捉拿予函,必是派了精锐兵,此商君岂不是——他的身体,秦修向萧纵卿,急:“我办法尽快,支援他。”转向黑衣男子,秦修说:“你,细说夜焰所处位置,我突围。”

“是。”黑衣男子迅速掏怀的图,萧纵卿默不声听着,脸色始至终有,现在则是越的鸷,不他居被铁甲军耍了一回。

向默不声站在秦修身的“方繁”,萧纵卿忽说:“你,侍郎府那些侍卫我正有。”总有一些挡箭的人,他是再不的人选。

“方繁”向秦修。秦修点头,他才回:“是。”

摊图,萧纵卿一边讲解着突围的细节,额渗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,中不停默念着——

君,你一定挺住,一定等我!

……

那边在酝酿突围,边已经短兵相接。

身,何驾着马车,与祁风华并行,声问:“底是怎回?”

祁风华一边闪躲着短箭,一边回:“铁甲军声东击西,将萧纵卿他围困在环翠楼,其实最终目的是捉拿予函。你快走,我在面殿,商君在前面等着你。”

竟是中计了?他及赶,不主子进了尚书府,怕是进不了。转念一,何又问:“商公子何了环翠楼?”他不是赴约了吗?环翠楼被围困,他何险?

又一支短箭从耳边呼啸。祁风华不耐回:“说话长,先离再说!”

身黑衣人人数不少,何不再啰嗦,喝一声:“!”扬马鞭,马车极速狂奔向前。

不行,拦住些人,跟近,君的计划难实现。祁风华着身侧的袭慕说:“你护送他,我设法拦截他一阵子。”

“!”袭慕策马跟马车。

祁风华则忽力勒紧缰绳,马匹吃痛,立马扬蹄。趁着回身际,祁风华掷手中的透骨钉,双手齐,全部击中马腹,马匹立刻软倒,紧跟着的黑衣人,从马翻滚了。倒的马匹惊面的马纷纷停。一瞬间,何驾的马车绕进了旁边的树林,消失在密林。

祁风华暗暗松了一口气,一喑哑的男声陡响:“分两队,左右包抄,给我追!”

“是!”

祁风华眯眼,月夜,那袭白衣更是炫目,坐在黑马的男人,脸隐在玄铁面具,不清貌,但是那逼人邪魅气却让人不错认,是他!那伤了君的人,虽他离很远,祁风华却已经感受此人的气势,不由握紧缰绳,手竟满是薄汗。

树林,商君焦急注视着四周,予函若进树林,就已经胜了一半。

缓缓张手,向手中的猩红药丸,商君不受控制轻颤,是年前师父给他的药丸,聚元丹。师父代,不万不已,绝不,因它在一瞬间,提元气,增内力,但是,药丸效一,必衰竭。他若是不,他现在的武功,不但救不了谁,反拖累,但是了,他——

驰神恍间,马蹄声已入耳。商君抬眼,予函的马车已经向着他边狂奔。将药丸置袖间,商君迎了。马车才停,商君声叫:“予函马车!”

予函才刚跨车马,商君立刻将手中的黑衣塞他怀,说:“撕掉面具,快。”

虽弄清楚意,予函却知情况紧急,一边将黑衣穿,一边急忙撕扯脸的人皮面具。

远处,马蹄声越越响。商君转身,着身几人急:“你几驾车往北边,你几驾车往南边。现在马走!”

“是!”

几人利索马,与予函所乘一模一的两辆马车分别向着相反的方向疾驰。予函此有些了解商君的意图了。果,商君向他,说:“袭慕、何、绍华,你保护予函朝东面走,十外有岔,一切按计划行,快走!”他已经通知了夜焰、三儿他突围,立刻前往岔路接应,一,予函就获救。

几人纷纷马,袭慕却见商君掉转马头,朝着树林的方向,急:“公子,你哪儿?”

“我不让师叔一人苦战!我回与他一同敌,拖延他。袭慕,予函就给你了,一定救他。”师叔是因他才身犯险,他绝不让他。予函给袭慕,他放了。

“你快走!”扬手中的马鞭,商君的身影向着树林外奔。

“公子!”袭慕说什,商君早已隐暗夜中。

“走。”扬马鞭,一行几人朝着东方奔。

……

驾马慢慢走近祁风华,白衣人斜睨着他,轻笑:“我又见面了,真是让人期待啊!”本就沙哑的声音,伴着笑声,让人听更觉刺耳。

祁风华双手环在前,不屑冷笑:“见你,我了一句话,果是祸害遗千年。”一边说着,手中已经扣满了透骨钉,待他再靠近一些,他就他。

玄铁面具,不见表情,冷残的声音却依旧轻快,不一世说:“嘴巴倒是很硬,就不知你的命有有硬。”

眼见机熟,祁风华运气腕间,使足全力,朝着白衣人掷。原颇懒散的白衣人,忽眼神一凛,臭子,他他败给同的招式两次,笑!轻身一跃,白衣人竟是离马匹两丈有余,轻松便躲了一击。祁风华一怔,人的内力强。

祁风华在震惊中,听见白衣男子冷哼一声,说:“子,让我教你,什叫毒!”身子在落中,他忽从袖间撒一白色的粉末,随着夜风,向着祁风华袭。

祁风华惊,不及,亦从腰间掏他的独门解毒散,朝着迎面的粉末撒。一间,两白色粉末在空中,竟是瞬间变了黑色的薄烟,空气中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。

拍拍手中残留的药粉,祁风华哼:“就点本,就不拿丢人了吧。”他从就在毒罐子长,他比毒,笑!

白衣人眼中兴趣更甚,俯身冲向前,动快,超乎祁风华的象。近的距离,透骨钉根本掷不,被逼退数步。白衣人却是黏他一般,紧随他身侧,祁风华甩不掉他,手。两人手了几招,白衣人忽一招擒拿手,紧紧抓住祁风华的手腕,另一手扣在他的右肩,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冷冷传:“算有些本,惜,武功太差。”

祁风华不服气,刚动,白衣人眼中闪一抹冷残色,不量力!

“啊——”听见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,祁风华的肩胛骨被生生捏碎。

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祁风华的叫声,在夜响,听者颤,尤其是听在商君耳,万蚁噬,痛入扉。

一满含杀气的白光,袭向白衣男子。白衣男子微惊,不不放擒住祁风华的手,侧身跃。待清人,白衣男子笑:“又了一。我的运气总是。”

(本章未完)

第79章 连环计(4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