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求援(1)

已近初夏,夜风徐徐,本该繁星点点,月华普照,惜,今晚的夜幕形同泼了墨,了无星辰,黑暗的庭院,一墨色的身影几乎融入夜色中。

“主子,东西已经收拾了。”袭慕夜焰站在秦修身,中满是愧疚。商公子失踪,他应该付很的责任,主子有责怪,他却不不责。

秦修回身,淡淡回:“袭慕,夜焰,我,回一趟海域。你留在,无论何,保护商笑。”

虽主子依旧往常一般平静温,但是似随意的两句话,却让袭慕、夜焰一惊。记从海域的候,主子就曾番阻止他随行,因主子曾经说,他不再回海域,不让他背井离乡。但是今,主子何又回了呢?是因商公子吧!难怪主子在庭院一坐就是几辰。

袭慕夜焰一眼,抱拳回:“主子三思,我留保护商姐,让夜焰陪您回国吧。”

秦修:“是太久,让你忘记了服从才是皇御卫的职责吗?”

虽是清冷的一句话,袭慕、夜焰却立刻半跪身子,“王子!属不敢忘。但是,保护皇室血脉乃是皇御卫最重的使命。”

“你!”两人直直跪在,满脸的倔强,秦修一气,拂袖。

月夜,两傲的身影就跪着,不曾。

……

商笑趴在窗边,着漆黑的际,眼中不知不觉又蒙了水雾。前的夜晚,他若是在,就陪一度,因太黑了,担怕。其实,一点不怕黑,是待在他身边,但是现在,他在哪呢??

低低的叩门声打断了商笑的回忆,警觉握紧旁边的长剑,商笑问:“谁?”

门外传秦修温的声音:“是我。”

听是秦修的声音,商笑放剑,赶紧前门,说:“秦哥,是你啊,进坐吧。”

秦修请进屋,商笑拿旁边的茶碗,忙着给他沏茶。秦哥候,应该是有说吧。

忙活着手中的茶具,子虽有些憔悴,却有了午的疯狂绝望。秦修的,总算放了一些,轻声说:“笑笑,有一件,我请你帮忙。”

挑茶叶,商笑问:“什?”

“缥缈山庄有船队海域?”若是跟着他的船队进入海域,就快一些,毕竟他一般有经验的船不。

商笑的忽提了,秦哥何有此一问?难他知舒清姐姐在海域?沏茶的手一僵,不敢向秦修,商笑假装不经意般问:“你问干什?”

“我海域,越快越!”秦修的语气不觉有些着急。

他?商笑了,秦哥像是海域人,稍微放一些。商笑回:“但是现在不是海的季节,一段间再吧。”

笑笑话,就已是拒绝他了。此次回是否不一定,给了笑笑希望最又让失望,何其残忍!罢了,是先不说吧。秦修身,回:“吧,我己再办法。”

“等等。”商笑深吸一口,追问,“难你真的急着回?”姐姐生死未卜,他不是姐姐情有独钟吗?怎在候离!

秦修坚定回:“是。”

“你……”秦修的坚定刺伤了商笑,一咬牙,商笑哼,“,明日朗月正随船海域谈药材的生意,你走了!”既他是此无情人,姐姐不稀罕!早走早!

真的有船?中一喜,秦修回:“谢了。笑笑,你一定保重身体。”

现在说些有什意思!假惺惺,算错他了!背着秦修,商笑不耐烦说:“我累了,你吧。”

秦修知商笑误了,却不打算解释。若是他回,不需解释,若是他不回,就让他是贪生怕死徒吧。

侧身退屋外,秦修轻轻合房门。

屋内,商笑将手中的茶碗力摔在,碎瓷满。

……

紫檀木香袅袅升,雅致的书房,素衣男子斜靠在书架前,消瘦的身形,苍白的脸毫无血色,半眯的眼睛仿佛总是什精神,眼光漫不经扫一排排的书架,手中闲闲拨弄着茶碗。

一急促的脚步声传,仆欣喜的声音立刻在门外响:“二少爷,三少爷回了。”

萧纵寒眼中一抹流光闪,走旁边木椅走,伴随着一声急切的“二哥!”萧纵卿高的身影现在书房内。

头抬,萧纵寒冷淡说:“退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书房,剩他两兄弟。萧纵寒才轻轻放走中的茶,苍白的脸色在烛光,有显红润些。萧纵寒轻笑:“你终是回了,我猜你明才回,不年了,你的子是急。”

二哥那双清冷的眼睛,仿佛什透。他既知他回,知他回干什。萧纵卿不拐弯抹角,低头恳求:“二哥,我求你,帮我救他!”二哥掌管着萧的兵力,他肯帮忙,陇趋穆的五万兵马,就不足惧了。

撑着木椅,萧纵寒缓缓站直身子,向萧纵卿桀骜憔悴的脸,闪一丝痛,少年了,他未曾见三儿低头。

再次垂眼睑,萧纵寒掩藏住眼底的精光,冷声唤:“人。”

话音才落,四身着灰布劲装的男子现在萧纵寒身。

萧纵卿中暗喜,二哥竟快就答应了!

“三少爷抓,关进石室,不许他接触任何人。”冷冷的声音立刻将萧纵卿的欣喜撕碎片。

“是!”四名劲装男子涌,身手快,萧纵卿及反应,就已经被四人紧紧擒住。

“什?”萧纵卿不敢相信瞪着萧纵寒,吼,“二哥!你什做?”他不明白,什一向痛他的二哥他?

“什?”

“什——”萧纵卿几乎疯了一般挣扎着,嘶吼着——

浅蓝的海水清澈见底,夕阳西,残红穿透云层,应浪花,透露着清爽的气息,微风携着海水的咸味拂面。碧波连的海一幅绝的画卷。那边是阔海碧波,边却是苍绿劲翠的竹林,淡淡的海咸湿气,着清爽的竹叶幽香。海边植竹,青翠与明蓝,碧波与竹浪,确实是相益彰,但是却怎,有些奇怪。

竹林不,深处是一座竹屋。苍翠间,石桌旁的矮凳,坐着两人,男子紫衣长衫,身形健硕,眉宇间透傲霸气,是此,他正嘴角含笑,宠溺着面的素衣女子。

女子青衣墨,手中拿着一枚白子,久久不放。,终是将白子放回棋盒,苦笑:“我又输了,什我谁棋赢。”本轩辕逸是武将,棋艺应该不何精妙,谁知,是输了。

轩辕逸笑握着的手,回:“那就不棋了,费脑子,你不太累。饿了吗?”

救命啊,舒清扶额,低叫:“我才吃完,又不是猪!”人一吃三餐,他现在是一照六餐喂,让不让人活啊!

身走身边,轩辕逸那糊弄,轻抚着微凸的肚子,故生气说:“你敢说,每就吃那一点点,现在你不是一人,不饿着我的宝贝。”

舒清暗叹,不饿着肚子,不撑死吧。不舒清聪明闭嘴,某人初人父,是不打击他的积极比较。

即将被海面吞噬的残阳,轩辕逸扶着舒清身,说:“快风了,进屋吧。”虽已进入夏季,但是海风依旧寒冷。舒清有说什,跟着轩辕逸往回走,才走几步,听见远处,一匹骏马破竹势,向着他急奔。

轩辕逸微微眯眼,将舒清护在身,待马匹越越近,清是炎雨,他才放松。

狂奔的马在竹林前停了,炎雨急步走舒清面前,说:“主子!”

舒清微微皱眉,中有一抹不的预感,问:“什情怎急?”

“有一人见您。”

舒清奇:“谁?”

炎雨侧身,见他身站着一一身狼狈,脸色苍白的青衣女子,见舒清,二话说,就已经跪倒在:“舒清姐!”

人是——清女子的脸容,舒清惊:“朗月?”是商君身边的人,怎现在,现在不是海船进海域的日子。朗月憔悴慌张的神色,舒清的预感引向了更坏的方,舒清急:“生什?你快说话。”

(本章未完)

第82章 身陷囹圄(3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