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二 萧纵卿的情事

今日是萧三公子的婚日,城内,所有的客栈酒肆,全部免费招待,吃少喝少,有萧付账,的手笔,除了皇族外,有萧了。

紫檀老木所制的门堂,恢宏气,贵气逼人。四排的红灯笼高高挂,将萧府门前照的一片光明,随处见的红绸,鞭炮留的残红,将萧府映衬的喜气洋洋。萧仆人引领着客人进入内堂,络绎不绝,热闹非凡。

两颀长的身影现在萧门外,简朴的装束,与周边衣着华丽的宾客奢华的气氛有些不符,但是却有人觉有什不妥,眼光不由主的追随他。

被迫安排在门外手的流光,清二人的脸,赶紧恭敬的迎了。

堂内,人满患,等着配萧三公子的女子底是哪姐。萧纵卿一身红衣蟒袍,意气风,俊朗的脸洋溢笑,流光匆匆走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,萧纵卿先是一愣,一脸狂喜的向院走,不管一室的宾客。

堂内人声鼎沸,院布置喜庆的新房内,却是……一片狼藉。

红盖头被斜斜的丢在床,缀满珍珠的黄金凤冠,被遗弃在床角,艳丽的霞帔更加凄惨的从床滑落了。珍馐佳肴前,一忙碌的手在各碗碟穿梭,忙不亦乐乎,身旁的酒杯被弃不,纤手抓酒坛子,豪迈的喝着酒。

一,颜芮终吃饱了,抹干净嘴边,满足的长舒了一口气。

妈呀!亲真不是人干的。

一早忙活现在,梳洗打扮、祈福迎亲,待拜堂。不说,不玩了?

哎!

那凤冠码有三十斤重,带头痛了,是武功的,是普通的女子,脖子估计断掉吧。

待带它,颜芮直打鼓,坚决不再受罪了,麻利的将身挂满的黄金、玉全部解,手触摸衣襟中鸡蛋的血琥,颜芮脸扬了今晚,一甜蜜的笑容。

他,就是因块血珀相识的吧,年初见的火爆,颜芮再次忍不住笑了,那是一年前的夏吧……

萧的产业涉及,萧纵卿有些记不清了,二哥的身体越的不,萧纵卿终是接了中的产业。走城最萧铺前,未进,萧纵卿就听见边传女子尖锐的叫嚣声:“你死老头,懂不懂什是东西,是千年血琥,你才五十两?”

瞪着高台,一脸“尖酸刻薄”的老头,颜芮气不打一处,不是从带的钱完了,不师傅送的千年血珀救急,等师兄送钱,就赎回了,谁知死老头居讹诈。五十两!有有搞错,换做平,五千两不卖。

掌柜不所动,哼:“我说姑娘,是铺,在我眼,你那东西就值价钱,就,不请便!”压低价钱是铺的行规,真是不懂的丫头。

掌柜高高在的子,颜芮气半死,叉着腰,颜芮指着他的骂:“什狗屁铺,本姑娘是不是正缺钱,不了,你乘人危的刻意压价,根本就是奸商!”

丫头劲了,在撒泼,他不做生意?人他见了,掌柜叫一声:“人啊,扔。”

“是。”三四壮汉,朝着颜芮围了。

“说不就动手是吧!”颜芮卷袖子,叫:“姑奶奶怕你?啊!我你黑店给砸了。”

话音才落,几人动手,颜芮与师傅武,虽平偷懒惯了,不是师兄的手,但是付几仆,是游刃有余的,三两,几人就被撂倒在。

越越恼,颜芮干脆将铺内的花瓶瓷器砸了遍,让你黑店!

掌柜吓了一跳,不丫头有两子,正准备院叫人,一暗黑的身体极快的闪了进。

颜芮一惊,两人了几招,颜芮就知,己碰高手了,果,十招,被反剪双手,压在木椅。

人的手就像铁钳一紧紧的束着的手腕,疼颜芮叫:“疼死了,松手!”

流光脸色微冷,根本不理的叫嚣,等着萧纵卿的吩咐。

高的身影走进室内,掌柜一人,赶紧迎,恭敬的叫:“三公子!”他怎倒霉,了的情居被三公子。

萧纵卿黯沉的眼扫一的残片,冷冷的问:“怎回?”

掌柜暗暗咽了一口水,解释:“位姑娘物件,嫌我的价低,就言谩骂,动手砸店。”

“放屁!”手别扭生疼,颜芮气不打一处,吼:“是谁先动的手?我的是千年琥珀,你就五十两,不是黑店是什!”简直是恶人先告状。

萧纵卿终向被压在椅子不忘叫嚣的女子,一身鲜艳的条纹刺绣的衣衫,短短的裙子,两条修长的腿缠着黑布,脚是一双嫣红的长靴,长长的辫垂与前。

打扮,女子应该不是沧月人,喷火的灵眸正狠狠的瞪着他,恨不扑咬他一口。萧纵卿有些笑,子,真像是一长牙舞抓的野猫。

忽逗逗,萧纵卿走身旁,斜睨着,冷哼:“我是铺,不是善堂,你嫌价钱低,走,砸了我的东西,是赔钱的。”

“欺人太甚,明明就是你先动的手。”颜芮快气炸了,亏他长人模人的,居是非不分,难怪他一黑店。赌气的不肯妥协,颜芮叫:“钱有,命一条。”

他的命做什?觉女子有点意思,轻轻摸索着巴,萧纵卿故思考的回:“钱?那就拿琥珀充数吧。”

掌柜一听,赶紧将放在典台的血珀萧纵卿手。

“你你你……你强盗!土匪!琥珀给我。”果,颜芮真一口断他的脖子。

越是叫嚣,萧纵卿越是觉有趣,玩着手中的血珀,纯净剔透的质感,暗红的流光若隐若现,确是一件东西,放在手中掂掂,萧纵卿随意的说:“东西勉勉强强不算太差,就算一百两吧,砸了我东西,码赔六七十俩,掌柜,账房拿四十两给位姑娘。”

“是。”掌柜跑面的账房,不一,拿了一袋银子,放在颜芮身边。

“谁你的臭钱,我琥珀。”颜芮不钱袋,挣扎着站,今死不血珀给该死的男人。

捏着的巴,萧纵卿微微俯身,墨黑的眼直直的进颜芮的眸中,微冷的声音带着挑衅,幽幽响:“它现在,已经是我的了。”

他的眼睛真漂亮,颜芮有些恍惚,一句话立刻将拉回现实。

“流光,丢。”

“是。”

铺门口,一花似玉的姑娘被扔了,身边有一袋银两。

每次轻抚着血珀,颜芮仍不住笑,从那,他就接了梁子,三不五的找他麻烦,但是每次不是被他丢府就是被整的一塌糊涂,最,有办法了,有蛊毒,功让他中蛊,又不忍他受蛊毒侵蚀的痛苦,死乞白赖的帮他解毒蛊。

一碰他,什情乱了。

前院的喧闹声不传勾引着,外面一定很热闹吧,不一直被关在,偷偷晃一圈,应该吧。

奸笑几声,红影利落的窜了,新房,剩凤冠霞帔,珠宝玉石与烛火相辉映。

院。

急冲冲的赶,待清眼前含笑着他的两人,萧纵卿是不敢相信的笑:“你。”两月前,托商的船队给他送喜帖,他他不的,毕竟商队三月一次海域,不,他居真的了。

商君修一眼,笑:“你的喜日子,我怎不?”在中,三儿始终是最的朋友,甚至在中,他早就同的亲人一般。

商君今或许是因图方便,是穿着一身男装,他的习惯了,一别四年,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岁月有在他脸留痕迹。

感慨的一笑,萧纵卿奇:“倾呢?”

一年前就听说商君生了一爱的女儿,有丽的母亲,那孩子将必定倾国倾城吧。

商君笑的回:“路途遥远,我让,现在整腻着舒清,快忘了谁才是娘了。”

年不见,是有些不同的,前的不笑那柔,不笑轻松,了一眼始终默默站在身旁,含笑凝视的秦修,萧纵卿相信,是幸福的,就够了。

(本章未完)

番外一 修之的护妻生活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