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青桐公子

殿,有正四品的官员才朝面圣,按官职排列着。等待着,仰视着,敬畏着龙椅高高在的那人。

己的脚始隐隐痛的候,舒清终始明白那些急坐那位置的人的感受了。礼官念完一长串的新任官员名单,西烈月才慢悠悠站身。响的是震彻整殿的朝拜声,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西烈月微微抬手,回:“众卿平身。”

众臣才稍微直背,微低着头,仍是不直视颜。舒清轻轻转动了一脖子,有些僵,其实帝王气势,就是培养的吧。所有人匍匐在你的脚,谁在的虚荣面前保持长久的清醒、包容与谦?所古明君就显那的难了。

西烈月缓缓坐,着眼前的臣子,朗声说:“你中,有些是海域效忠年的老臣,有些是初入朝堂的秀,朕希望你尽尽力,海域创造辉煌。”

的话音才落,又是一声齐呼,“臣等定竭尽全力。”

舒清暗暗吐了一口气,怀疑些人是经长期的演练,才有的默契,知什候应该齐声说些什。

西烈月瞟了舒清一眼,猜现在守规矩垂首待,不是在掩饰笑意,就是闭目养神。不一站一辰,算难了。

环视面众人安静的子,西烈月问:“各位爱卿有什启奏的?”

久久的无语,一声音回:“臣有本启奏。”

舒清微微侧目,是一四十岁的女子,位置穿着,应该是尚书吧。

西烈月仿佛情很,微笑:“准。”

女子垂首恭敬回:“承蒙陛不弃,继续任微臣户部尚书,户部物繁,臣建议,陛增设侍郎一人、中郎一人。”

就是户部尚书?舒清更仔细观察着。斐汐雯年纪不,却依旧端庄秀。气势内敛,语气谦恭,候提增加人手,是侍郎中郎职,见志不在。惜,有清楚形势,西烈月并不是西烈倾华。

西烈月笑:“斐卿所言,正是朕所。朕觉,现在的各部人繁复,未各司其职,朕正此头痛,两位丞相有何良策?”是该改变的候了。

季悠苒微微前,回:“臣,吏部应各官职管辖范围、职责所在,做一全面的规定,并此求官员所管务做计划筹措,吏部加强各部的考核监管。未考核的,应予……罢免。”

罢免?西烈月在嗤笑,办法,是,谁监管,谁执行呢?季悠苒的策略其实很,有监管的部门、监管制度、奖惩方法,官员的考核,很有帮助。是,的监管所谓的罢免,最的结果是不了了,季悠苒应该很清楚,才说的犹豫牵强吧。

西烈月微笑着向舒清,问:“左相?”

何呢?有些话,不说,在考量。舒清微微前,犹豫了一儿,回:“臣,右相所言甚是。有法依,有责究,群臣才更国效力。”

西烈月微微皱眉,什不说呢?难真的是打算独善其身吗?不的,不是的人,那是有所顾虑了,既此,就再推一,已经无路退。西烈月继续笑:“朕曾听闻左相有一广纳贤臣的提议,今日提,让众卿品评一番。”

舒清哀叹,西烈月是希望在朝堂说。是提科举制度,但是提了其中的利弊。那是皇室、贵族及世族权力的挑战,最不支持,甚至最的母皇插手。一切应该从长计议的,但是今说,变革的决已经坚定不移了。说吗?该怎说才争取更的支持?

沉吟片刻,舒清回:“臣,贵族世,才人雅士,庶民中,不乏有才华的贤士国效力,海域曾任庶民。是常需方考核其力,费费力。官职六品,未很国效力。”

舒清在,应该何解释科举制,才不被群臣反,西烈月却是不容,问:“左相此有何良策?”

轻叹了一口气,舒清说:“依臣见,陛科考,广纳贤才,唯才是举。”

不所料,舒清话音才落,低低的抽气声立即从身传。所谓唯才是举,是官爵世袭制的极挑战,是世贵族所不接受的。

西烈月满意点点头,总算是说了。一次听舒清科举的分析解释,惊叹此细致有效的选拔人才制度,虽舒清说了诸弊端,在仍是利弊。让海域更强,首先就打破长久盘根错节的世关系朝堂的操控。底的动听很清楚,就了,西烈月冷冷笑着,语气却是坚定温说:“继续说。”

舒清微微抬头,西烈月霸气坚持的眼睛,是一帝王的气势决,现在是急翱翔属的际的苍鹰,需一切的变革实现己的统治。舒清收回视线,冷静说:“陛三年一举,分门考试,绩最的三甲,授予四品官职。其他绩优异者,不任官的,推荐至各书院教。此举,不仅让万民赞叹陛贴近庶民,爱才惜才,朝廷注入新生力量。”

舒清说简单,不从些所谓尽效忠的臣微白的脸色惴惴不安的神情中,见他是听明白了的。西烈月笑声,明确表示了己的愉悦赞许。扫视了一眼,才声问:“方法甚,众卿何?”

群臣你我、我你,官职的是不敢话,位居二品的,哪不是在朝堂打滚了十几年的老臣。今日陛初登典,就有此新政,估计是那舒清商量的,未中门,人前说话。

就连西烈倩西烈凌,是默不声,静观其变。

不说话?西烈月向季悠苒,问:“右相?”知季悠苒的态度。

季悠苒稍稍前一步,谦却方说:“臣,左相考虑平衡民意,又朝廷招揽人才,确良策。是三年一举,又选前三甲,若是朝廷急需人,怕贤才奇缺。”

西烈月挑眉,未说话,舒清却一反常态,主动前回:“右相担的是,所三年一举乃常科,即定期举行。此外,设置特科。每年或急需人才,由名士或世举荐,或是届绩优异者参加考试,由吏部评选,最由陛殿试选拔人才。”

些世贵族不是怕科举破坏了他的世袭爵位,果两项制度一实行,相信他暂就无话说了。不,若是真与庶民同考,取功名,才是官唯一的渠,些老臣估计祖宗法度、历代沿袭由,誓死捍卫世袭制。若是再死明志,怕科举的实行就更困难了,少君主变革,最不了了。

舒清圆滑的说辞,让西烈月的脸色并不怎,冷冷问:“众卿有何议?”

舒清做的解释,臣似乎算满意,且殿所有人西烈月决意推行科举制,谁不撞枪口,纷纷沉默。西烈月不再问,直接宣:“众卿认此策甚,那左右相接旨。”

舒清与季悠苒同前。

“右相负责督促吏部,明确各部官职管辖范围及职责所在,做一全面的规定,并各部考核监管。左相,负责科举,秋考,朝廷纳贤。各部官员通力合,不有误。”

“臣等定竭尽全力。”又是整齐划一?舒清再度哑失笑,果几次朝,明白什候应该说什了。

“退朝”声才,西烈月已经匆匆离。

女皇陛是生的气了,不是西烈月的权威有信,实在是……

罢了,舒清摇摇头,缓缓走殿。

季悠苒正离,一紫衣女官走面前,躬身行礼说:“右相,陛书房有召。”

召见?季悠苒了一眼悠闲晃殿外的舒清,苦笑回:“有劳。”

进入御书房的候,西烈月已经端坐在龙椅,相较刚才不加掩饰的怒气,此刻,情却是很不错的子,季悠苒俯身行礼:“参见陛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西烈月扬扬手,笑:“季卿无须此礼了。”前在母皇面前,是有特许不跪不拜的。见季悠苒了。不是说母皇特赦无需跪拜是何了不,是在子身边,被恩宠了十几年,说是一人、万人,

(本章未完)

第4章 远方客人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