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窥视之心

夜色慢慢降临,御书房中,依是灯火通明。西烈月随意翻着手中的奏折,基本是些歌功颂德的鬼话,初登殿,正常。无聊合奏折,西烈月问:“菁葮,‘涯芳草’的情查怎了?”

一直立案旁的菁葮前一步,回:“有些眉目了。‘涯芳草’是四月前在京城现的,老板就是那叫风絮的男人,不他平极低调,几乎不门,不怎见客人。他手的伶人是海域人,集中在西面沿海一带。表面,‘涯芳草’一切正常,不属现,部分的伶人身怀武功,有些甚至与我不相。”

原功夫了的不止风絮呢?伶人需身怀绝技?西烈月感兴趣问:“目前他有什异动?”

“有,除了做生意,很少外界联系。”

“名单呢?”

菁葮袖口掏一张绢纸,恭敬递。西烈月展了,眉头不觉皱了,才短短不半月间,边就罗列了朝廷将近四分一的官员名字,不少是身居职的重臣,“涯芳草”的魅力不啊。

继续,西烈月玩味笑:“西烈倩?不是病快死了吗?倒是有等兴致。”见西烈凌的名字是理所的,是西烈倩的现就很奇怪了。一向是虚弱形象示人的,除了娶了一夫郎两侧君外,基本就有什花边消息,与病重的身体很相配。次却伶人馆,就耐人寻味了。或许,伶人馆本身就有关?才是背操纵人?

将绢纸轻轻合,西烈月说:“查一查‘涯芳草’与西烈倩暗中是否有往。”

“是。”菁葮刚门,西烈月却忽叫住了,问:“季悠苒有有?”

菁葮了,摇摇头。西烈月轻轻扬手,让。

季悠苒真是有意思,今年三十有七了吧,有娶夫君,连侧君侍郎有,记几年前,父亲给说门亲,母皇居说“不需管的”。就奇怪了,莫不是季悠苒喜欢女人?是年,有听说身边有女子相伴啊?季悠苒身仿佛有着很秘密一般。但正合意,不生活岂不太无聊。

今晚的月色真是迷人,有些念风絮了。

一的海蓝轻纱,一的淡淡异香,西烈月玩着香炉的粉白花瓣。站在三层楼阁,见附近的风景,尤其是楼的花园,置身其中的候就已经觉很,不换角度,置身外,又是另一番风采。

身传一声清音,“姐别无恙。”

西烈月回头,人正是风絮。他是一的白衣墨,脸的笑容恰处,既不让人觉不礼貌,绝有献媚讨的意思。西烈月爽朗笑:“风絮近?”

风絮微微躬身,笑:“承蒙姐挂念,风絮很。”比他预料的早了。

西烈月率先在椅子坐,轻敲桌面,笑:“你的酒呢?”说,真是念炙荆,辛辣霸的味觉,真是不一般的享受。

“知姐,早就准备了。”风絮轻轻拍掌,外面的童已经捧进两坛酒。风絮拿其中一坛,掀盖子,醉人的酒香迅速弥漫,风絮笑:“干?”次跟喝酒,确实痛快。

西烈月轻轻挑眉,拿另一坛,却有再举豪饮,是慢慢倒入酒杯中,放在鼻子前轻闻,浅酌了一口,笑:“今日,我不是拼酒的。”

风絮微微眯眼,放手中的酒坛,等着说明意。

西烈月将酒杯放,似笑非笑回:“你儿,是了人。”

风絮摇摇头,笑:“姐眼光高,怕风絮有入您眼的。”他忘次介绍的人,丝毫不感兴趣。

西烈月轻摇食指,回:“风絮谦了。我听说,你儿有位云袂公子,才华众,俊无俦,不知是否有幸见。”

云袂,西烈倩每次见的人,次风絮有介绍给,,那是什的人物,让西烈倩神魂颠倒。

风絮脸一僵,是了云袂?两姐妹的眼光真是一的。掩眼的精光,风絮微微点头,回:“。”

不一儿,进一身穿浅蓝色外衫的男子,他微低着头,不清楚长相,整人浑身透着平气。走西烈月面前,云袂微微抱拳行礼:“云袂见姐。”

声音低沉顿挫,仿佛的七弦琴所的音色,光是听,就已经让人神往了。西烈月拍拍旁边的凳子,笑:“公子礼了,请坐。”

云袂有些迟疑,在风絮轻微点头,他才在西烈月身边坐。西烈月着头顶着的男子,莫不是西烈倩喜欢羞涩型的?西烈月盯着他,他什候才肯抬头,忽风絮在,懒懒说:“麻烦风絮了。”

“哪,风絮先告退了。”门的最一刻,风絮了西烈月一眼,见是紧紧盯着云袂,他的离,是有无回了一声,“。”

不觉咬了咬牙根,他不知己中隐隐的不悦所何,本就是的人,他不是早就知吗?现在岂不很,他训练云袂年,的不就是今?姐妹相争,不正是他计划的一部分?那他气恼什?放门帷,风絮不再室内一眼,走了。

他不知的是,在他离的一刻,仿佛关眼前佳人的西烈月却朝风絮离的方向深深了一眼,角却是意味深长扬了。

两辰,已是丑了,万籁俱静。月亮显格外的明亮,惜是一弯新月,再亮,不那一抹弧线已。

西烈月步履轻盈步一楼,风絮仍初见一般,在白纱纷飞的空房间,坐在竹椅,手握着一本书。莹润的月光洒在白纱亦梦亦幻,不胜收。西烈月慢慢走,风絮缓缓放手中的书卷,一脸笑意,轻笑:“姐今很满意。”

西烈月倒爽快,点头笑:“云袂公子果名不虚传。”难怪西烈倩喜欢,既有身男子的气度,又体贴入微。若是几年前,一定驰神往,是现在,更喜欢有的男人,例眼前。

满意就,那他期待的戏,怕是不远了,是那排解不的郁闷不知所何。

伸了伸腰,西烈月朝外走,站在花海的庭院中,西烈月着风絮笑:“风絮,我走了,有空再你。”说完,潇洒不带一丝眷恋,转身离。

着远的背影,风絮将手中的书慢慢合,轻轻摸弄着放在一旁的粉白花瓣。是每房间有的花瓣,异香四溢。在月华的洗礼,粉嫩的颜色若有无流转着幽蓝的异光。

西烈月,几次吧,你很快就舍不了。

“涯芳草”的门外,一棵高的古树,一白衣男子横躺在树干,不摇晃的腿,显示着他的情不坏。手中的酒坛子似乎已经空了,半撑着头,注视着那炫蓝的身影了马车,消失在夜色。

安沁宣狭长的眸子邪气微眯着,转头向那写着“涯”的石门,原海域的“妓院”是特别,他见识伶人是什子的。

仿佛他的女皇喜欢光顾伶人馆,了投其所,他是不是应该前习习呢?安沁宣轻盈翻身树,站在了“涯芳草”的门口,噙着魅惑的笑容,走了进。

安沁宣将手背在身,仿佛在游历花园一般,在“涯芳草”,主人真是有意思,知他了,不派人迎接。不他的格中有一点很,就是非常懂其乐。

算花团锦簇,却有显太脂粉味,另有一番明媚迷离的感觉。妓院却有妓院的子,见伶人馆青楼是有所不同的。走一座三层楼前,安沁宣站在“芳草”二字前,欣赏着瑰丽缠绵的字体,不料却从楼传一声平静的男声,“公子是否错了方?”

终有人了吗?安沁宣朝声处,见一白衣男子坐在一张宽的竹椅,手拿着一本蓝皮书籍,正随意翻阅着。男子平静的面容,随意的姿态,在白纱纷飞间,仿佛无垢的书生,纤尘不染。

但似随意的姿态却是攻守,他似乎打算隐藏身实力,空气中的气息被他催动暗潮汹涌。安沁宣站在楼前,并有急着进,是双手环,痞痞调侃:“你不招待男客?”

风絮放书,着眼前的不速客,平静的面容在清安沁宣的脸,不觉倒吸了一口凉气。绝世的容颜,颀长的身形,尤其是那一双狭长的眼睛,闪着魅惑的光芒。有那张噙着戏谑的薄,仿佛永远是轻扬着一

(本章未完)

第5章 青桐公子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