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新皇新政

朝,西烈月马宫了竹林,此未午。

才走近竹屋,就见炎雨酷酷站在那,眼中原有的戒备在清是西烈月,变了淡漠,继续做着己的情。

“炎雨,果是你。”西烈月他挺,芪焰向禀报舒清身边有两冰块男,就猜是炎雨与苍素。有他在,舒清的安全放了。

四处,院子空空,西烈月问:“呢?”

炎雨头抬,冷声回:“在睡觉。”表情是一副理所的子,仿佛在阳光旺盛的正中午睡觉是一件再正常不的情了。

西烈月轻轻挑眉,现在快午了吧,居在睡,太命了吧。

菁葮在西烈月身微微皱了眉头,一直在外办,很少跟在主子身边。一直听芪焰说,左相的厉害,不同,主子的不一,几次匆匆见几面,确实清雅怡人。是明知主子,睡现在不准备迎接,不是轻狂就是确实无所畏惧。偷偷向西烈月的脸色,见有什变化,依微笑着。左相,在主子目中,果不同。

西烈月才走近舒清的房门,炎雨动极快闪身挡住了的路。几乎同,菁葮身手敏捷立在了西烈月身边,有炎雨敢阻拦,就动手的架势。两人就峙着。炎雨终仔细了眼前的女子一眼,坚定的眼神,漂亮的身手,算是他见的女子中,武功最的了。

两人就眼瞪眼,两不相让。西烈月玩味着他,在面的女人是不是有兴致欣赏一打戏。,房传一声慵懒的女声,“让进吧。”

听见舒清的声音,炎雨才向退了一步,不再理主仆二人。菁葮斜睨了一眼炎雨冷傲的侧脸,才随着西烈月进了竹屋。

卧室的摆设,简单不再简单,一张床,床旁边是一书柜,其他的什有,连张椅子不见。西烈月是一次进舒清的卧室,有候很怀疑舒清的审异常人,一间不的房间,面空空荡荡的,比较吗?

一目了的房间,根本有欣赏的价值所在。舒清正坐在床中央,未梳理的头有些散乱,倒是平添了几丝妩媚。西烈月在床沿坐,一边打量着凌乱的床帷,一边笑:“轩辕逸呢?”

舒清揉了揉眼睛,不理西烈月暧昧的眼神,回:“原你是找他的,那你晚了一些。”说完抓一枕头垫在腰,舒服靠坐在床。

睡眼惺忪的子,西烈月忽觉不痛苦。做皇的,一早就朝理政,倒,睡日三竿。西烈月酸酸说:“你倒是很享受!”

舒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提醒:“臣奉旨卧床不。”虽的旨意是再喜欢不。

眼睛又闭的子,西烈月敢保证,是瞎聊,一定又睡着了,是轻咳一声,说:“科举尽快进行。”

整治朝堂风气,重振朝纲,有人才寸步难行。虽从懂就已经在构建己的人员体系,但是其他皇女的势力不觑,必须将它一一瓦解。古秋意的死,让更清了股势力的存在。

舒清稍稍坐直身子,西烈月苦恼的子,估计朝中生了什,所说,做皇真是一劳劳力的活儿。知急,舒清依中肯说:“我知你求才若渴,但是我担的是应试的,是些沽名钓誉辈,真正的人才一般比较清高,我怕他皇室不是在做戏已,怕辛苦选的,并不是你的。”

西烈月就是太明白一点,才件给舒清做。一,信任选人的眼力办的力;二,身仿佛有一魔力一般,吸引着人靠近追随,身边不离不弃的人就知了;三,借着次科考,在朝中积累些势力。

舒清顿了顿,有再继续说。西烈月猜,一定又有什其他的求了,问:“你既已经了,一定有了解决的办法,说吧,别卖关子了。”

果知者,西烈月,舒清忽了兴致,困意一扫空,着西烈月的眼睛,舒清既信满满,又说是有些无赖说:“你是准我经常‘旧病复’,我倒是帮你解决问题。”早朝问题是一定解决的,偶尔早几次那叫锻炼身体,每早朝估计很快就精神不济,真的卧病在床了。

西烈月哭笑不,“威胁”,就是了不朝,睡一儿?有些无力点点头,西烈月苦笑:“说吧!”

西烈月答应了,舒清终舒了一口气,,就不经常早了。情很的,有再吊西烈月胃口,说:“读书人一般分四类:一、有才,但是孤高赏;二、有才,但是有品格;三、有才,且愿意民请命,有抱负;四、有才,有品格,沽名钓誉辈。四人中,我需的,其实是三人。所,针三人症药,归朝廷。”

症药?什药呢?西烈月了兴致,追问:“你怎做?”

“候就动舆论导向,你配合。”

“舆论导向?”西烈月皱了眉头,舒清偶尔冒的新词让经常不明白是什意思,“说明白些。”

舒清盘腿坐,让己坐舒服一些,才侃侃谈:“所谓舆论导向,就是一众宣传,分口头传播文字传播等。首先,我组织人融入百姓常的茶楼、戏院,或是街头市场,将科举的概念最平民的方式传播。虽他不科举的参与者,却传播者、推动者。其次,就是针读书人的讲授与传播,办报、诗是办法,让他意识科举的重。其三,是最重的方,就是你。”

“我?”话题忽转身,西烈月不急,等着舒清继续说。

“你是海域最高统治者,就算我科举说,有所怀疑,有你给信,所你的态度很重。我安排你适些读书人流,让更的人了解你,支持你,拥护你。有人才参加了一届,那面的就越越,你就慢慢选了。”

在现代,所有选举是,几场秀,就获支持。西烈月虽不需靠些人巩固皇位,但是让他西烈月有信,不仅仅通科举简单,西烈月在民众中的形象在读书人目中的位提高很。西烈倩西烈凌颠覆,面的阻力就加。

西烈月显了点,前很君王不屑些百姓、商贾及底层者的支持,其实,他才是一国的基础,士兵及仆人阶层。有了他的支持,就了一股无形的力量。西烈月点头说:“办法很。尽快做,是你所谓的众舆论一点一定,别让有些人借题挥。”

舒清了点头,回:“我明白。”

就在舒清今该谈的应该已经谈完了的候,西烈月忽说:“古秋意死了。”

古秋意……死了。舒清微惊,难怪西烈月急着科举,在刑部牢死了,说明很问题。

西烈月冷哼了一声,却是另有一番计较,笑:“不不完全是一件坏,始俑者留了一本账本,或许我利一番。”

知西烈月什不让早朝了。件情一定牵扯甚广,才任的左相就是彻查此的最人选,意味着卷进很的漩涡。科举不就给其他人,不就两头不兼顾。不,估计就落季悠苒手。

西烈月的子,次是不再善罢甘休了,一月前两人在竹林的话,舒清有些担问:“你次了?”

西烈月暗暗呼了一口气,眼的恼意渐渐变淡漠,“纵容一向不是我的原则,且我已经给机了。”既不安安稳稳活着,那就轰轰烈烈死吧。

舒清言又止,候说什?什不。轻轻拍拍西烈月的肩膀,知己在做什,何须别人言。

西烈月抬头,回给舒清一“”的笑容,了色,已经了正午了,便身说:“了,你身边有了炎雨、苍素,我芪焰带走了。”

舒清不怀意笑了,着西烈月挥挥手,笑:“随便,不现在玩不亦乐乎,舍不舍走就不知了。”

话什意思?莫不是真有魔力不?西烈月有一不的预感,问:“哪儿了?”

(本章未完)

第6章 窥视之心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