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祸起毒物

丰盈的满月银白的柔光,透树梢,落一剪影。西烈月站在“涯芳草”的门口,有些恍惚着素净的石门。是怎了,方似乎有所依恋一般,才短短不一月的间,竟了三四次,原是一色徒。

西烈月嘲笑着,脚是迈了进。算是熟门熟路了,在行走在鲜花满园的路,有一沐春风的感觉。风絮真是不简单,给“涯芳草”设计了那门路,让人无论什候,是舒适在,仿佛所有的一切是在等着你的,给人莫的虚荣感。

感觉从踏条路始,就有一十分放肆的视线盯着己,西烈月停了脚步。从就不乏目光追逐的西烈月本不甚在意,是像肆无忌惮注视,真见,迎着视线的方向,西烈月抬眼。

见一白衣男子坐在花丛间,或者说是半卧着,一手撑着,一手拿着一坛子酒。他的打扮次风絮带的那些伶人略有不同,虽是白衫,却少了飘逸的感觉。一身的劲装,将他修长健硕的身形勾勒淋漓尽致。最让西烈月惊叹的,就是那双始终盯着的眼睛。他有一双让人目难忘的凤眼,带着促狭与挑衅,仿佛什人不放在眼一般。原位醉卧花荫的,是一绝色男子,那张脸绝算误尽苍生。尤其是轻扬的嘴角,透着阵阵邪气,让人既不敢靠近又莫名被吸引。

他,是的伶人吗?风絮底藏着少人物?两人就相互视着,西烈月是分毫不让。安沁宣轻敲着酒坛,微微扬头,着西烈月问:“你叫什名字?”女皇就是女皇,那身王者气不需刻意渲染,已经让你深刻感觉的高贵与威严了。

他的声音象中的一,低沉感,的古琴。是西烈月有他问的名字,不,的男人才有意思。西烈月微笑着朗声回:“烈月。”

烈月?名字,很像的感觉。安沁宣忽站身,就着坛子,喝了一口酒,手轻轻拭嘴角的酒渍,向西烈月的眼睛微微眯了,角的笑意此变有些狂傲。他低低说:“宣,我的名字,记住了。”

说完,不等西烈月的反应,他已经抱着他的酒坛子,潇洒向花丛的另一处走。

魅邪的男子,是记住他了。西烈月在着那特别的男子,一蓝衫童已经走身,说:“姐楼请。”

收回视线,西烈月点点头,随着他入了楼。今风絮有在一层,纷飞的白纱间,有了他的身影,倒显苍白了很。

进了三楼包间,风絮已经在包间了,手正在拨弄着香炉的香料,见西烈月进,他微笑着点点头,手忙着往边添加花瓣。

西烈月进了包间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就是味,仿佛让人情舒畅,有飘浮在云端一般的轻松。每次从离,始念香味了,不知是什香料,或许,问风絮些回宫点。

西烈月在桌旁坐,一边玩着放在香炉旁的花瓣,一边笑:“风絮,又见面了,是你太有魔力,让人流连忘返,是,你太有魅力?”西烈月花瓣放在鼻尖,却闻不什特别的味,连普通花香的味有。花瓣真是奇特,燃烧味竟浓烈且提神。

风絮有因调侃式的赞扬有什表示,他将花瓣完全放入香炉,礼貌笑:“姐次是云袂陪吗?”次,他记,说……很满意。

西烈月轻轻摇摇头,爽快回:“不,今不他。”

不?果传闻中一喜新厌旧。风絮微微低头,问:“那姐中何人?”

中何人?西烈月脑中忽现一张绝艳的脸,是那叫宣的邪魅男子。承认,他,有着很奇,是并不在此刻问,今的风絮,情绪有些不太劲。西烈月将旁边的椅子移,拍拍椅子,说:“风絮,陪我聊聊。”

风絮犹豫了一儿,最是坐了。他不说话,西烈月不说话,就盯着他的侧脸,最是风絮妥协抬头,问:“姐聊什?”

,他连笑有些勉强。西烈月拿桌早就准备的炙荆,慢慢己风絮各倒了一杯,将酒推风絮面前,直他接了酒杯,西烈月才说:“刚才听一曲凄楚哀愁的箫声,是风絮所吹吧?”

的话,让风絮一晚有什表情的脸一僵。风絮眉头轻蹙,问:“你什认是我吹的?”他今晚是太放纵己了,是今是一让他疼的日子,不将绪某方式宣泄,他怕他撑不住。是有听见,猜是他所奏。

西烈月拿着酒杯站身,在包间的窗前停,着月光落在酒杯,闪着粼粼的光芒,回:“感觉。不是吗?”是有见今的风絮,或许并不一定猜是他,是他,感觉他刻意隐瞒的悲伤。

感觉?感觉,是他表现真的明显,是确实敏锐怕?其实,并有隐瞒的必,风絮冷声回:“是。”

西烈月慢慢饮尽手中的酒,一边摇头,一边说:“吹不。”

从有人,从有人说他的箫吹不,,是一。风絮在冷笑。,是一不懂感情的人,怎明白吹奏的乐曲?根本不懂!

西烈月将空杯子在手中玩着,眼睛却直直着有完全圆满的月亮,眼神却是难见的恍惚,低低的声音似乎是在说给己听一般,“感情太外露,倒反失了曲子原有的哀伤。有淡淡的愁思,默默的哀鸣,才更让人碎。”

风絮回身,被的西烈月吓了一跳。他见信飞扬的子,见骄傲霸气的姿态,见调侃揶揄的轻狂,却有见迷离疼痛的,是说……有他的那无情?

风絮就着西烈月的侧脸,喃喃问:“你明白碎是什感觉……”

西烈月闭了眼睛,今晚是怎了,被风絮的箫声影响了吗?怎不由主那人?他前常在月的深夜,吹着那些带着淡淡忧愁的曲子。有候己分不清,纳惜抒,是不是因,惜抒他一般,吹那些动人的曲子。

再次睁眼睛,面的恍惚已经不复存在。回风絮身边,西烈月晃了晃空杯子,说:“风絮,陪我喝酒吧。”

风絮爽快应:“!”反正今他什不说、不,一醉方休。

两人就不言不语,你一杯我一杯,房间十坛炙荆倒,风絮已经醉不省人。西烈月轻笑着站身,才觉旋转,扶着桌子休息了一儿,才算缓劲。

西烈月蹒跚走“涯芳草”,了石门,竟忍不住吐了。蹲在路边休息了一儿,西烈月一边抚着额头,一边懊恼,今真是太放纵己了,果是情越是不的候,喝酒越容易醉。

现在连站的力气有,怎回宫呢?

不行,是回。不紫竹一定担,今告诉一人,是今晚不回,估计一定急疯了。情急,一定求助内侍卫总管李缘,一国君就被狼狈抬回了。

西烈月轻拍着膛顺气,真佩服己,候有情调侃己,久醉了,快五年了吧。

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点了,西烈月慢慢站身。谁知,才站,一阵眩晕袭,脚根本站不住,眼就栽倒在。突,一有力的手臂接住了滑的身体,西烈月倒进一温暖的膛。

安沁宣抱着醉不省人的西烈月,低笑:“不喝,逞什。”走楼摇晃的子一身的酒气,就知喝了很酒。借着月光,摩挲着的脸颊,睡着的,少了那份锐气,柔了很。,是很的女人,不,他是比较喜欢那有着凌厉气势的。

轻轻摸了摸的鼻子,安沁宣忽觉慕容舒清的赌约不赖。

脸痒痒的感觉,让本就不安稳的西烈月勉强睁了眼。见眼前一张脸晃晃,就是不清楚长的什子,是感觉,依靠着的怀抱坚实温暖。轻轻摇了摇混沌的头,终见了一双狭长的凤眼,邪气十足。双眼认识,“宣……”

不受控制的眩晕再次袭,西烈月又一次陷入昏迷。

一丝阳光刺破暮云,撕碎了夜的黑幕,带了黎明的曙光,预示着新的一又临了。一缕阳光现的候,你现,光芒很快就晕染整际。

(本章未完)

第7章 新皇新政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