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爱恨之间

马车很快奔了熙王府,西烈月了马车,立刻有女官迎了,在耳边简单说了一府内的情况,西烈月一路一句话不说,脸色凝重低沉。

舒清默默跟在身边,留意了一周围,府人不少,回穿梭着,但是却不敢丝毫声音,气氛压抑紧张,或许是人刚刚世,府有门楣挂了两白灯笼,就再无其他吊丧的布置。

走了不一炷香的间,终了熙王的院落,远远的就已经听断断续续的啼哭声,西烈月匆匆进了屋内,守在外屋的侍卫见西烈月,赶紧通报:“陛驾。”

熙王府的人有皇室其他的兄弟已经聚集在外室,见西烈月,纷纷跪倒,行礼:“参见——”

西烈月不耐挥挥手,说:“罢了。”

越众人,西烈月进了内室。舒清犹豫了一,是悄悄跟着西烈月进了内室。

内室,西烈倾华站在床边,昔日叱诧风云的女皇,今的丧子痛,让已经不年轻的脸,满是痛楚。齐峙站在西烈倾华旁边,是紧紧的蹙着眉头。安慰的轻拥着西烈倾华。

西烈凌已经早早的赶了,束手立在那,见西烈月进,微微拱手行了一礼,又低头,不知在些什,毕竟是年姐妹,的感受颇复杂吧。舒清观察了西烈凌一,的子并有什不妥,的毒隐应该不比西烈倩浅,的神清气爽坚持久?

舒清立在内室角落,虽很西烈倩死亡前的状态,是不适合再往前走了,很努力,见轻纱隔断的床,躺着一身着白衣的人,应该就是西烈倩的尸体。床边,哭丧的男子不知是什人,但是坐在床沿,面无表情的男子知,是西烈倩的父亲,斐汐渃。

果是海域一斐子,他稳坐宫数十年,不是有原因的。他盯着西烈倩的眼虽满是掩饰不住的悲伤,但是那挺直的背脊,依平静的面容,足让人佩服。

西烈月站在轻纱外,低声请安:“母皇,父君。”

西烈倾华轻轻点头,声音有些无力回:“月儿你了。”

西烈月轻轻掀纱帘,走床前,了一眼床的西烈倩,脸色苍白中带着淡淡的青色,面容算平静,收回视线,西烈月扶着斐汐渃的肩膀,轻声说:“父君,身体。”

斐汐渃并有回应,仍是痴痴着床已经再不感受他疼爱的人儿。

西烈月轻叹了一声,退了,走纱帐,却见舒清正在内室的窗沿旁,查着一香炉。

舒清轻轻拨弄着香炉未燃尽的黑色粉末,面有花瓣的影子,全是粉末,未燃尽的有,见浓度有高,但是光是吸食,就因量致命吗?

舒清在在,肩膀的重量让回头,西烈月盯着手中的粉末了一,给一说的眼神,两人悄悄退间满是悲伤谜团的居室。

熙王书房,西烈月坐在主位,生尊贵的威仪再加刻意释放的气势,让匍匐在的太医不住的抖。

“太医,底是怎回?”

热,太医脸的冷汗是一颗颗的往外冒,“回陛,熙王……熙王疾,正气亏虚,脏腑损伤,致气滞血瘀,阳不振,痰浊内生,使脉痹阻,所……”年熙王诊治,虽有疾,但是经调理,并有外间传言的严重,不明白熙王何在一夜间,就疾突猝死。

西烈月问:“熙王有疾?”

太医不敢擦拭脸的汗珠,咽了一口唾沫,“原就有,是并不严重,不知何次势凶猛。”

太医说了一堆,舒清怎听明白,隐约知太医的意思,是脏病引呼吸困难,果是,极有是吸食量,肌生急剧的暂缺血缺氧所引呼吸中枢衰竭。在健康人身静脉注才达量,西烈倩本身就有此类疾病,病更容易些。

西烈月向舒清,见轻轻点头。真是熏香的缘故?不耐趴在的太医说:“你退。”太医释重负的赶紧磕头退了。

西烈月守在门外的熙王府管问:“最陪在熙王身边的是什人?”那些香是己点的吗?

管微微低着头,微颤回:“回陛,是,一伶人。”

些,就觉熙王不劲,片刻离不那云袂,就在猜他是不是给王了什咒了,谁午熙王他呆在屋,才两辰,就了。是些又不知该不该禀报陛,若是给熙王落贪图色的名声,那不,是斐细说了。

伶人?西烈月立刻问:“云袂?”

管一惊,陛居是知的。低头,管轻声回:“是。”

“人呢?”

“关在牢。”知王爷了,立刻将云袂关进牢,就知,人是祸害。

“带。”

“是。”管立刻前将云袂押书房。

云袂进了书房,见西烈月,脸却有半点慌张,反方着西烈月轻轻一笑。是那笑容,少有些挑衅。

西烈月让管,书房剩云袂,,有舒清。西烈月走近云袂,肯定的说:“熙王是你杀的。”

云袂满不在乎回:“是己杀了己。”他是全已,本活几,谁让己本身就是药罐子。

云袂与西烈月峙着,互不相让。舒清知的,却不是些。舒清猜测:“那些花瓣是掩人耳目,真正致命的,是那些黑死粉末?”

的话功将云袂的注意力吸引了,云袂微眯着眼,面带异色着那立在一旁普通不再普通的女子,却了幽冥的秘密。

他的表情,让西烈月明白,舒清猜了。

云袂了一,最无所谓继续向西烈月,略带讽刺说:“你不是已经知了,何必问我。若不是絮,你一。不,你那些臣子,怕是有的运气了。”全部该死,不明白絮何独独有狠。

眼前满目暴戾冷漠的云袂,实在不次见的那平淡的男子相提并论,哪一,才是真实的他,西烈月实在搞不明白,“你底什。”此恶毒狠的手段,就是的命已吗?

云袂冷哼一声,眼中的不屑流露无疑,更加逼近西烈月一步,肆无忌惮笑:“你知,己并有那高贵,你死,就像捏死一蚂蚁一简单。”

说完,云袂顾笑着,甚至说有些癫狂。

露骨的恨意,是了什?他的目的就是摧毁些贵族的骄傲?西烈月陷入了沉思。

云袂不知是因午吸食幽冥毒未,是真的仇报,太欣喜,有些失控。再问毫无益处,舒清着门外叫:“人,带他吧。”

云袂被带走了,西烈月未回神,的表情似乎有了些头绪,又仿佛茫未知。面色显苍白。舒清扶着西烈月的肩膀说:“你吧。”

久久,西烈月才轻声回:“。”他是整皇室朝廷充满了仇恨,是针西烈皇室。

站直身子,西烈月深吸了一口气,向屋外走。舒清跟在身,不太认同问:“你现在就?”现在的身体状况,恐怕已经不适合再继续查,需的是太医。

背着舒清,不让见己难的脸色,西烈月紧咬嘴,回:“该的已经了,容不我坐待毙。”

忍耐着不断涌头的颤栗,知己的身体再渐渐反映那幽冥的需,但是候,不让己再处现在一切茫未知的状态,知原因,风絮就是一切的根源。

安沁宣轻轻靠着石碑,着风絮的背影,月光笼罩,素白的轻纱有黑缎般的长,让他幽魂鬼魅。

风絮从宽的袖子,拿一支通体碧绿的长萧,萧身雕刻着细碎的浪花,精致华。轻扬的萧声缓缓响,平静的海面吹拂的清风一般细腻婉约,又带着淡淡哀伤。不一,乐音微扬,仿佛海面吹了一阵狂风,将海水掀一波一波的狂潮,浪花流转间,不甘与怨恨织的愁绪表露无疑。你期待接是狂风暴雨是风平浪静的候,一高音,戛止。

乐曲结束了,让人意犹未尽,又仿佛就应该此曲尽——人散。

风絮放玉箫,冷笑:“女皇陛,欢迎再次光临涯芳草。”终了,他有间再等。

(本章未完)

第9章 打探虚实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