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面见面圣

舒清了早朝就立刻赶寝宫,相较前两或是昏迷不醒,或是抓狂哭闹,今的西烈月虽依憔悴,在是清醒的,吃一些粥,舒清提着的算是放了一半。

四,受煎熬的不止西烈月一人吧。紫竹御医估计几几夜有睡了,脸色暗黑青,就连安沁宣是一脸的疲惫。舒清走安沁宣旁边,轻声问:“你吧?不回休息一,我让苍素进。”

安沁宣是摇头,一句话不说,舒清一猜不他在什。

,殿外李缘的声音传:“禀陛,左相及将军有务求见。”

西烈月轻轻推紫竹送的粥,轻叹:“让进吧。”

舒清走床边,握着西烈月依冰凉的手,声问:“你撑住吗?”听紫竹说已经两有吃东西了,吃了吐,见臣?别晕,就糟了。

稍稍挪动身体,西烈月有些牵强轻轻扬嘴角,回:“四撑了,死不了。”虽现在浑身劲,但是是坚持的,毕竟四了,各揣测一定漫飞,再不露面,次的,怕就是母皇了。

候有情玩笑。就是的子,永远放不己的责任,许就是一国君应该具备的品质吧。舒清无奈叹了一口气,回:“。”今不让见不太了,朝廷两重臣齐聚此,就算不让见,不就此离的。

舒清了殿外,迎了。西烈月撑着坐,是无力的手臂让不愿,总不就躺着接见臣吧,“紫竹,扶我坐。”西烈月觉一阵悲哀,从有,有一,连坐,需人帮忙。

“是。”紫竹放粥碗,扶着西烈月的肩膀,将慢慢扶,是西烈月现在浑身无力,紫竹又不敢力抓着,所摇摇晃晃的,让西烈月坐。

,一双宽厚的手掌揽住了西烈月的肩膀,安沁宣着紫竹说:“你帘子放。”己利落翻身床,坐在西烈月身,反手撑着的腰,让将身体的重量依靠在他背。

西烈月紫竹点点头,紫竹将纱帐放,隔着,朦胧间,西烈月确实坐在床。

放的将身体的重量给他,西烈月轻声说:“谢谢。”

身皇族的,极少说谢谢,但是现在,却他说。不知他的身份,不知他现在生活中的目的,但是不否认,在人生中最痛苦的四,他一直陪伴着,无数次因疼痛厮打,他总是稳稳握住的双手,不让残,已经不记因此咬他少回。无力挣扎,低泣着忍受一波一波蚁噬,他总是将至怀中,不断的给注入内力保护脉。

是应该感激他的。

安沁宣久久无语,仍是他特有的轻佻语气回:“我听的不是句。”但是他听的是什,他己迷惑了,他知舒清说让苍素照顾的候,他直觉的反,他不任何人见的,不。是他从嘴什呢?情爱,他最不屑一顾;钱财,身东隅首富,东西他不缺;权势,他又不打算长留海域,何?那是什呢?

就在西烈月疑惑问他的候,舒清带着季悠苒许淮素进了殿内。两人暂停了话。

“请。”舒清带着走帘子前,己往退了两步,贴着纱帘站着,向纱帘内望,见西烈月端正坐着,紫竹垂首站在一旁,安沁宣却不知所踪。西烈月坐着,一定是安沁宣帮了,舒清安,转头向立纱帐前的两人。

舒清轻微的动并有瞒季悠苒的眼睛,季悠苒仔细了纱帘的人,虽模糊,确实是陛错。虽有一肚子的疑惑,季悠苒许淮素是跪行礼:“臣等叩见陛。”

“平身。”西烈月平静的声音从帐内传。

季悠苒默不声,许淮素躬身问:“陛的身体些?”子陛并有碍,那什有早朝呢?

西烈月轻咳一声,朗声说:“养了几,了很,你有什,说吧。”

众人听,的声音平有变化,有安沁宣知,了平静清朗的声音,费了力气。每说完一句话,轻颤,压抑喘息很久。

陛并无碍,许淮素进凝重的情散了不少,轻松回:“兵部并无启奏,臣今日是代表群臣给陛问安。”陛,炽儿代了。

西烈月轻笑着点点头,转问:“右相呢?是问安的?”

有许淮素的轻松,季悠苒直觉情有简单,再次抬眼了纱帐内的西烈月,沉吟一,季悠苒缓缓:“臣有三件,一是挂念陛的安康,二是近几日,位官员抱病,且均恶症,就连泯王,抱病在足不户,各部人员紧缺。三是,明日熙王殡,陛身体抱恙,不知……”

总觉批官员抱病,左相似乎早有预料,回前两与己的话,句句别有深意、另有端倪。陛又巧的病倒了,难是陛舒清的策略?再则,熙王的死太忽了,仿佛有着似有若无的联系,,却找不一突破口。

西烈月未等说,朗声回:“明日朕送熙王最一程。”

的回答让舒清微微眯眼,西烈月干什,怎撑明冗长的殡仪式。但是不行不行,答案很明显,不行。四日未朝,何西烈倾华有干涉,一是西烈倩刚死,有人敢在打扰西烈倾华,二是曾逼西烈倾华说不管朝政,臣拿捏不准该不该报,但是果西烈月不参加殡仪式,不仅此罪斐,西烈倾华不坐视不理,推进科举必是难加难。

显安沁宣反西烈月决定,扶着腰间的手渐渐收紧,手紧贴着的腰,安沁宣感觉不住颤抖,日的经验告诉他,一定又始难受了。

西烈月暗暗调理气息,轻声说:“许将军,朕安,你退吧。”

应该赌一次了,季悠苒站在边,就赢了一半。

听声音就知陛有些疲倦了,许淮素本就是军人身,有太,抱拳行礼:“臣告退。”

许淮素,西烈月不打算再装,放软了身子,向倒,安沁宣赶紧转身,将抱在怀。西烈月着虚弱的声音说:“右相,进前。”

季悠苒不仅听了西烈月声音的变化,了纱帘,陛身居有一人,刚才是那人撑着陛吗?难真的病此严重,既此,陛又何刻意隐瞒,不召集名医整治呢?

思绪百转千回,季悠苒是慢慢走前,与舒清平排立。

良久,西烈月的声音再次悠悠传:“紫竹,帘帐打。”

让季悠苒直接见此刻的子更,省了不少解释。不惧让季悠苒见己此的狼狈,因有两结果:,站在边,真正人,,有死。

紫竹却不知西烈月中所,着陛子,实在不该让臣子见,毕竟陛的形象及威严有损。

“是。”君命不违,紫竹是走帘帐边,轻轻掀帘帐。

帘帐缓缓打——

季悠苒抬头,向帘帐,一向悠平静的脸却由惊讶变僵硬,猜帘见什的情景,但是却万万有见的西烈月,竟不觉惊:“陛!……”

西烈月的额满是薄汗,头披散着,早已被汗水打湿,眼眶明显青紫,形容憔悴。虽一手已经努力撑着床沿,但是无力软倒在身男子的怀,不断伏的口显示着刚才不长的话,已经耗费了所有的力气。哪是那风华众,英姿飒爽的海越新王?才不四的间,怎变?

西烈月的狼狈虚弱在眼,季悠苒中除了惊讶、疑惑外,深深明白,今一幕,除了选择忠效忠陛,别无选择,除非,真的死。

季悠苒是聪明人,相信已经完全明白己的意思了,西烈月着舒清说:“舒清,告诉情的原委。”

舒清轻轻点头,简明季悠苒说:“陛、泯王,有你说的了恶症的官员,甚至是死的熙王,不是病了,是中毒。此毒并有解药,且中毒者此毒有很强的依赖,依靠身的身体情况意志力戒掉,程很痛苦,中毒不深的,半

(本章未完)

第11章 怀疑渐起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