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荷塘诗会

有任何一方的日,比海的日,那一览无遗的广阔水一线的融,足让人叹息。

南海边的沙滩,一五十岁的男女,并肩坐着,有谈,脸的笑容平静温暖,静静着边已经微红的云彩。有紧紧握的双手,有相互依偎的亲昵,岁月沉淀的感情却仿佛最的酒一般,根本不需入口,就已经感觉它的醇。

两人身边不数丈,坐着一年轻男女,不,准确的说法是,一坐一卧。女子将头枕在男子的腿,身盖着藏青色的披风,男子轻轻抚摸着的脸颊,遮挡迎面的海风,让睡更舒服些。

一老一少两人仿佛方不存在一般,就谁不干涉谁等待着朝阳升。

虽太阳有升,但是被映红的际已经宣告着丽的一刻即将临。轩辕逸抬眼了际的红霞,轻拍舒清的脸颊,说:“清儿,太阳了。”

昨夜说今早他一南海日,他就猜必是有什意,果不其,他才半辰,老者就了。他应该就是清儿一早赶的原因吧。

舒清轻轻回:“恩。”眼睛不情愿慢慢睁,轩辕逸将扶,将披风系,即使是夏海边的晨风凉很。

太阳正一点一点爬海平面,随着水波的荡漾,仿佛是海将它慢慢托水面。候的阳光虽不刺眼,足够照亮际。舒清轻声吟:“太阳初光赫赫,千山万山火。一轮顷刻衢,逐退群星与残月。”

岂知,话音才落,却换一声不不的轻笑。

舒清向不远处的老人,礼貌问:“老人,您笑什?”

妇人并不,依注视着缓缓升的太阳,笑:“我姑娘你是睡觉的,不,姑娘真是日的。现在了,姑娘却不止是日的。”

年轻人,一就见了,一向讨厌被人打扰的,却有转身离,因他身流露淡淡的幸福感,让人着很舒服。原女子不是附庸风雅,陪同爱人日已,不,女子有些才气,那诗听韵脚勉强,且直接白话,却太阳初升的子描述淋漓精致,最两句,竟隐含着不少霸气狂傲。现在,应该不是了初的太阳吧。

舒清轻轻扬眉,今找或许真的是找了,从一首诗中就己醉翁意不在酒了?不说明,在面前耍思,是一件很不智的情,舒清不绕弯子了,直接点头笑:“是啊,今是陪人日的。”

老人假装不知,回:“他?”

“不是,他是陪我日的。有四人,我,是陪您日的。”

妇人在轻笑,女子,倒是坦诚,“姑娘你绕了一圈子。”每年门求教解惑的子太了,老了,近几年,已很少见客,很少指正生,有每月十五,才康宁院子一研讨问。

舒清微撑着头,反问:“那不知,我圈子,绕不?”

妇人一怔,不禁笑,不知不觉中,竟已经说了话了,谁说,圈子绕不。妇人中聪颖的女子颇有些感,是笑:“,你既此有,我就与你讨论讨论,你有什疑难,说吧。”

就等你句话,舒清微微拱手行礼,才淡问:“我有一疑问,不知您‘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’何?”

怎料才说完,妇人一直注视着朝阳的眼立刻转了,舒清马感觉己被一双犀利深沉的眼眸盯着,舒清暗暗深吸了一口气,轻轻点头,嘴畔的笑靥仍是淡淡绽放着,眼睛带着求教与坦与那迫人的视线相。

两人就此视,间不长,却是一场意志的较量。妇人收回视线,并有回答舒清的问题,是牵着身边人的手,离了片海滩。

舒清有一瞬间的呆愣,难不,是的方式太直接了?

轩辕笑拍拍舒清的脸,说:“追吧。不走远了。”不妇人身边一直坐着莫不做声的白男人,竟是高手,他是轻轻揽着妇人的腰,就飞跃,此的潇洒。

既无奈又有些我调侃,舒清环轩辕逸的腰,笑:“吧,人应该具有死皮赖脸的精神。”

轩辕逸轻刮了一舒清的鼻子,他终知什非他陪不了,既的抱枕,又卖脚力,轩辕逸虽有些憋屈,但是努力追了。

一场追逐,并有进行久,一他就跟了一座简朴的木阁楼前,的人住在方,确实是相益彰。舒清并有太的惊讶,是紧闭的柴扉说明,并不受欢迎。

轩辕逸低笑,他倒是一次见有人此不买舒清的帐,手轻轻环,轩辕逸奇问:“是什人?”

舒清觉伤脑筋,果有些间,或许是扣扇木门,是离诗,有三已,连说话的机有,何说服?

盯着眼前高耸的门,舒清一边着怎才进,一边淡淡回:“孟衍颖,师,者。”

孟衍颖是一很了不的人,十六岁就已经享誉京城,康宁院最年轻的讲师,四十年了,的生遍及海域各领域。因的才华,次被邀请进入皇府教授,但是拒绝了,一直致力培养平民,所在平民子中有着崇高的位,是找的原因。但是舒清并不打算在的门前歌咏的生平,在着何才扣眼前扇并不结实的木门。

正在思索的候,木门却缓缓打了。孟衍颖刚才那白男子面坐,仔细,男子虽丝全白,脸却并有太皱纹,依俊朗,且有些骨仙风的感觉。

舒清与轩辕逸一眼,迈步走了进,果所谓高人,从是难琢磨的。

孟衍颖接白男子递的清茶,由至的打量了舒清一眼,才平淡问:“你是朝廷的人?”

舒清并不避讳,直言:“是。”

有久有见的年轻人了,我不,平不轻浮。次朝廷倒是派了一像的人,虽是不教授世子弟,但是一句“师者”正中的意,听听,问‘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’的人,给什惊喜。收回视线,轻晃手中的茶杯,孟衍颖说:“,给你一盏茶的间。”

一盏茶?妙的一盏茶。一口饮,亦轻品浅酌。

在的人面前,所有的故弄玄虚是枉,明镜,己就无需绕什弯子了,舒清拱手,深深鞠礼,说:“既此,请赐教:老师授业解惑四十余年,正是了教授子‘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’的理,一人困窘仍不放弃人修养,够怀。在显达的候,己任,尽己的力帮助那些需帮助的人。士怀居,不足士矣。”

舒清微微停顿,孟衍颖却并有因称生制止,白男子微微挑了一眉,一向那些所谓的朝廷重臣,世子弟不屑一顾,更别说让称生了,相貌平平却风度颇嘉的女子,是十年前继季悠苒的二人。

舒清停顿,却不是了窥视孟衍颖的神色,反侧身向已经渐渐升高的烈日,依平静说:“,在其位,才谋其政。古,是官位世袭,即使是有兼济,平凡人的子弟是有资格的。但是现在朝廷了科举,科举考试无疑是一公平、公及公正的方法,改善了人制度。它给了有志士国效力,民请命的机。生希望,老师帮助,握次机。不仅是展示己才华的机,是平民够有机向朝廷传递民意的机。三日,巳,十莲塘诗。希望老师够光临。”

孟衍颖手中的茶久久端着,舒清却不再继续说,的宁静直孟衍颖缓缓喝完最一口,冷淡打破:“间了,你走吧。”

舒清拉着轩辕逸的手,浅笑着说了一句“告辞”,便悠离。

白男子转头,了一眼翩的墨青身影,拿孟衍颖的茶杯,低低叹:“你被说动了。”是肯定句,别人或许不平静的波澜,他却随感受。

孟衍颖并不否认,笑:“你知是谁?”

?很重的人物吗?记那女子提科举,了,白男子说:“果我猜错,就是那推行科举制度的左相,舒清吧。”

(本章未完)

第13章 熙王葬礼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