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金榜题名

寂静的夏夜,虽已深沉,丝丝的暖风,丝毫有缓解盛夏的暑意。夜幕繁星璀璨,明月竭尽所的绽放光华,从华的窗棂,直照进轻纱掩盖的秀床。

急促喘息慢慢平定,低浅慵懒的女声悠悠问:“什候走?”

安沁宣轻抚着丝的手一僵,抵着的额头,狭长的眸危险轻眯,嘴角却感扬弧度,笑:“你赶我走?”

长,真是一祸害,西烈月抬手,摩挲着安沁宣的俊脸,回:“你本就不属,走是迟早的。”他海域快两月了吧。

抓住脸颊胡乱游走的皓腕,安沁宣将它扣在手,问:“我问你不我走?”女人很擅长惹他生气,刚才热情奔放,现在却冷情的赶人了。

虽脸依是绝魅惑的笑容,惜手越越重的力显示着他的情并有轻松惬意。

西烈月进安沁宣带着恼意的眼,两人眼神复杂视良久,西烈月轻轻偏头,别视线,话语冷淡,“你何苦逼我说些无话。”嘴角晦涩的笑容,少有些无奈。他的决定因不有所改变吗?答案是不。

轻捏着的巴,让不逃避着己,西烈月眼隐含的怅取悦了安沁宣,并不像变现般不在意。安沁宣的情忽转,轻笑,低沉的声音在寂寥的夜,显更蛊惑人。微微低头,轻轻含住的耳垂,安沁宣低语:“你舍不我走。”

西烈月别头,躲避着安沁宣在耳边炙热的呼吸,男人,很懂何撩拨女人。安沁宣却不打算放,嘴角笑越肆意,“放,赌局胜负未分,我舍不走,管住你的,我的女皇陛。”

算是挑衅?西烈月轻轻扬眉,一力,将安沁宣推倒,披散的丝,有着张狂的魅力,西烈月骑在他的腰间,修剪略锋利的指甲滑他露的口,留一丝丝猫爪般的红痕,最直直的戳向口的位置,“句话,应该由我说。”

他说,夜很漫长。

早朝,舒清季悠苒约御书房,两人彼此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便一左一右的站在殿内,等待的程中,两人有流。

等久,西烈月进入御书房,两人躬身行礼:“参见陛。”

西烈月随意的点点头,不浪费间,指着案几整齐摆放的几张白纸,说:“有十份答卷,朕很满意,决定三甲的难题就给你了。”

由决定?舒清季悠苒视一眼,微微皱眉头,显西烈月不容,给说话的机,在旁边的椅子坐,接紫竹端的茶,惬意的喝了,仿佛不经意一般问:“给你一盏茶的间,够了吗?”

说不够吗?!西烈月已经懒,仔细品尝手中的茶。

“是。”两人无奈视一眼,老实摊试题。一炷香,不及细细研究内容,粗略的一遍,很快排了次序,不调换一位置,期间,两人一字有说,是手不住忙碌着。

西烈月才喝了一半,两人已经案几旁退,季悠苒拱手,回:“回陛,臣等已经有答案了。”

快?西烈月放茶杯,走案几前,试卷已经分三份放,西烈月不翻,在龙椅坐,着垂首立殿内的两人,说:“,说。”

舒清不声,季悠苒转头向舒清,见仿佛有听见陛说话一,盯着脚的方砖,季悠苒前一步,解释:“平民三甲尹宜、卫澜、邱桑;世三甲:瞿袭、斐芯舞、席芹。此六人,尹宜居礼部侍郎,正三品,瞿袭居吏部侍郎,正三品。卫澜居吏部郎中、斐芯舞居刑部郎中,邱桑居户部郎中,席芹居工部郎中,正四品。其余平民子李珍、吕欧、世朱依柔、吴泳儿位列六品。”

原中所相不远,西烈月不动声色,继续问:“理由。”

轻轻摊试卷,季悠苒继续说:“从殿试答卷:尹宜洋洋洒洒说的,是国,应重视人才,兴教育,且说理据分明,在礼部最适合挥的才;瞿袭思路明晰,观察的视角重法据,在吏部是一股强势清流;卫澜颇广阔,顾全局,与瞿袭互补,居户部最合适;至斐芯舞——”

季悠苒稍稍停顿了一,思考着果说明,毕竟斐芯舞的身份比较特别,是斐年轻一代中最色的,是斐汐渃亲妹妹的女儿。

舒清声提解围,“刑部最适合的身份。”斐芯舞的身份,高不,底不,刑部即是六部中重的部门,却又不关系民生、人,岂不是再适合不?

季悠苒浅笑,舒清与陛情嫡深,唯有敢敷衍的陛说话吧。轻咳一声,季悠苒继续说:“邱桑精算统筹的力在一眼图,就已经算海域需增减粮仓的数目便知,户部需的人才,席芹前工部尚书席秀礼的孙女,屯田、工匠、水利颇有见。故此做了决定,请陛评鉴。”

西烈月颇满意点点头,说:“,就按照你说的做,季相准备圣旨吧。”

“是,臣告退。”微微躬身,季悠苒退了。

舒清依微低着头,站在殿内,西烈月刻意留,怕是有什情,正,有问问。舒清静默不语,等着西烈月问。

西烈月盯着舒清了一儿,才撑着案几,问:“你很熟?”

谁?季悠苒?舒清抬头,西烈月饶有兴味的眼,笑:“。”果一喝几回茶算是熟的话。

西烈月不容敷衍,站身,脸色并不太,走舒清面前,啧啧称:“简直是有灵犀。”不一盏茶间,一句话不说,就达一致,的默契不是谁有的。怎不知,两人什候暗度陈仓。

有灵犀?舒清哭笑不,是己逼着在一盏茶间内评三甲,现在又嫌评太快?意见太统一?难不位国君的左右相意见相左,吵一架?比较?

舒清腹诽着西烈月难伺候,嘴是解释:“在初试评卷的候就已经觉几人颇众,现在是根据殿试决定一次序已。”且西烈月中应该早有定论,选的几人适合做什,一眼已经明了。

西烈月拿斐芯舞的试卷,问:“斐芯舞不是一?”确实是人才。

舒清轻轻摇头,“瞿袭更适合一些。的安排已经安抚斐的,且那高低的位置,是在暗示斐,让摆正己的位置,你更加有利。”斐人不是傻子,西烈倩已经死了,月在位,斐有利无害,码是赏罚分明的明君。

了,西烈月点点头,吧,就吧。

若是所思向殿外,西烈月问:“查的怎?”季悠苒的,在比斐棘手。

舒清轻叹,回:“什异常。”

果一定说有什异常,那就是规矩太异常了。据说季悠苒,不是一两,是十几年是,就太不容易了。舒清总觉,身,一定有着什秘密,但是是什呢?毫无头绪。

西烈月忽逼近舒清,在耳边轻声说:“你最不季悠苒走太近。”左右相太亲近,是朝中忌,不希望舒清季悠苒太,至原因,不承认是己吃醋,舒清是目前止唯一引知己的人。

舒清却是哈哈笑,“点你放,不让己我走太近的。”朝堂中利益平衡的情,季悠苒比在行。

西烈月悄悄翻了一白眼,声嘟哝:“那不一定!”永远不知己有着什的魅力。

清清喉咙,西烈月说:“继续查。”一定撕破季悠苒那层神秘的外衣。

“!”说实话,舒清跃跃试,奇人人有,不免俗。

西烈月准备批阅奏折,却见舒清站着,又不说话,西烈月放笔,问:“有?”

舒清了,虽有些难,是问:“我问一,青桐公子是否已经许了人?”青桐的情,是希望够尽力,毕竟那的人,果一生在做困兽斗,就太怜了。

西烈月一愣,回:“你感兴趣?”是……青桐己找了舒清?舒清青桐间,果生其他情,十莲塘,他绝不是一次见面。难……舒清喜欢青桐?吗?

迎着西烈月猜测的眼光,舒清暗苦笑,或者,不应该问西烈月。轻轻摇头,舒清敷衍的回

(本章未完)

第17章 青桐之祸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