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险象环生

轩辕逸一行一路狂奔,赶幽山的候,整座山已经被重兵手,气氛变异常的紧张。在芪焰身有陛的令牌,将军见轩辕逸安沁宣,才给他放行。

了祭祀台,见炎雨正拿着一张类似图一般的娟纸一白衣女子讨论着。轩辕逸快点知舒清的落,人才刚,立刻问:“炎雨,清儿找了吗?”

炎雨皱着眉,回:“有。”他已经了很办法,打不石板,不容易在祭司那找了幽山的形图,才现幽山,现在的兵力怕找三才有搜完,是知石板的洞通向哪就了。

“情说清楚。”安沁宣扫了一眼炎雨手中的图,就知些士兵是在海捞针。

炎雨简单的将的情叙述了一遍,轩辕逸安沁宣立刻有了不的预感,那支箭的目的,果就是了让西烈月掉机关,那洞就绝不简单,在边已经快三辰了,其中有两人不武功,虽脸不露声色,其实二人中焦急万分。

轩辕逸问:“菁葮那有消息吗?”

“有。”沿着附近的山路,有找任何洞口或者口。

安沁宣蹲,拍了拍十分结实的石板,问:“身边有谁?”

“是我。”一平的女声传。

安沁宣抬眼,是刚才站在炎雨身边的人,算镇定,安沁宣一边低头找线索,一边问:“掉前有什异常。”

祭司了,回:“什。一箭了,陛敏捷躲了,但是脚的石板忽沉,左右相拉住陛,一掉了。”

有异常?不,石板沉,一定有什机关,安沁宣继续问:“西烈月或者其他人有有碰什东西,或者踩什?”

人……竟敢直呼陛名讳!祭司诧异盯着安沁宣了一,在他越冷回视,急忙摇头,回:“情太突,我左右相有动。陛是侧身已,踩的就是陷的石板。”

有吗?难是石板的某点就是机关?

安沁宣细细拍打着每一方,炎雨低声说:“有,我已经试了很久,打不。”他快石板拍碎了,根本有机关。

炎雨带血的手掌就是最的证明,是不试一试,安沁宣不死。又仔细检查了一遍,确实炎雨所说的,坚实铁。

难就有任何线索吗?安沁宣气恼力拍打了一旁边的鼎。

低沉的响声让祭祀一惊,像是忽了什,祭祀叫:“我记了,陛像扶了祭祀鼎一。”

安沁宣指着手边的香炉,问:“吗?”

“。”祭司肯定点头。

安沁宣立刻半蹲身子,顺着西烈月有扶的鼎壁周边细细观察,终,让他在鼎的一侧现了一处有着细微差别的方,轻轻抚,面的花纹特别的立体。力拍打,石板仍是不所动。

难不是吗?

轩辕逸低头审视,了,轩辕逸伸五指,抚鼎壁,稍稍力向推,果,石板立刻飞快速度陷,轩辕逸一放手,石板恢复原。

“果有机关。”众人中是一喜。

轩辕逸了一眼炎雨已经破皮受伤的手掌,他说:“炎雨,你打机关,由你在边守着,我。果边有口,你拉。”

“是。”炎雨点头,缓缓抚鼎壁。

轩辕逸、安沁宣、苍素依次跳石板,虽早有准备,但是他有石洞居此深,果有武功,从再,十分困难。

苍素拿准备的火折子点燃,借着微光,三人现,是一不的洞,有着杂乱的脚印,很明显,沿着路走了。

轩辕逸着深浅不一的脚印,头一紧,“中有人的腿受伤了。”是清儿吗?

沿着路往外走,不一他亮光,三人加快了脚步。

“前边是口了。”是快洞口的候,他现了打斗的痕迹。

已经干掉的血迹,让三人本就绷紧紧的弦几乎断掉,血仿佛直冲脑门。果是有人伏击,那岂不是凶吉少?安沁宣有些急躁走洞外,却现并有人走动的痕迹。

,苍素现了乱草边的口,率先爬了,说:“有口。”

有口,那是不是说,已经逃了?轩辕逸安沁宣立刻跟了。是不容易的才升的希望,在眼前一片高耸的瀑布,一子沉入谷底。

“瀑布?!”轩辕逸瞪着脚十丈高的激流,仿佛每一柱水流,直激入他的,冰冷疼痛。

从瀑布边的血迹,从跳了,此高的瀑布,又是受伤又是崴脚,清儿不武功,就跳……他简直不敢象。

“清儿——”轩辕逸的低吼,几乎被激流水花湮,是痛彻扉的吼叫声,此刻同在安沁宣回荡。

西烈月,西烈月,你不死!

在我弄清楚你是什感情前,不许你就死——

着眼前两已经陷入己悲痛中的人,苍素沉声说:“有见尸体,就说明,活着。”

,他相信,活着。轩辕逸暗暗敛神,观察了一瀑布游的水域,说:“苍素,你找炎雨,菁葮汇合,搜寻边的水域。”

“是。”他终又有精神了,苍素终放,毕竟现在不是悲伤的候。苍素转身向洞内走。

“我分头行吧。”

他一定找中的人儿。

清儿,你一定等我。

西烈月,你不死,不。

“别声,有人!”

一手扶着舒清,一手搀着季悠苒,将两人拖火堆旁的灌木丛中藏,西烈月踏着树身,借力攀了不远处的高枝。

灌木丛根本有依靠的方,舒清将季悠苒揽在怀,季悠苒显有些窘,舒清却压着他的肩头,轻轻摇了摇头。

季悠苒有僵着身体,尽量放轻呼吸的声音,他一点声音,就害死陛舒清。

感谢今晚并不明亮的月亮有高耸的密林,他被灌木丛很掩藏了。

寂静的林子,远远的,传轻微的脚步声,不知是不是急切,脚步声有些凌乱。

舒清紧张扶着季悠苒,向灌木深处偎近。

不一儿,脚步声越越近。走在最的人忽口说:“哥,一受伤一瘸子,怎就不见了呢?”顺着水流,他已经找了几辰了。

旁边的另一男子猜测:“不已经死了。”毕竟从那高的瀑布跳。

走在最前边的黑衣人应该就是两人口中的哥,他的声音低沉略带暗哑,在的夜,听有些渗人,“死见尸,尤其是女皇。快找,间不,再一,朝廷的人就搜了。”

西烈月站在树枝,俯视三人,原他是男子,身形并不魁梧,男子刺杀的,是什人呢?显他的目标是,知的身份。那他是某杀手组织拿人钱财与人消灾,是某人豢养的杀手?

走在最的男子踩在了一堆树枝,正是刚才西烈月烧的火堆,男子蹲查叫:“哥,有火烧的痕迹。”

那名哥赶,摸了一土,立刻站身,一双鹰一残的眼四处查,说:“是热的,一定在附近。快找,不死,死的就是我。”

主子已经了死命令,不了女皇的命,就他的命。

“是。”另两人握紧手中的利刃,警觉的在黑暗中搜寻。

眼着其中一人就走向的藏身处,舒清季悠苒屏住呼吸,不敢动分毫。

就在剑尖探向矮丛的候,西烈月折一旁的树枝,运足内力,向黑衣人的背。

树枝正中黑衣人,忽的袭击,让他低叫一声,呕了一口鲜血。

“谁?”的变故引了另两人的注意,西烈月一咬牙,飞身略树梢,向着密林的方向疾奔。

西烈月的身影,黑衣人顾不许,立刻追了。

待脚步声越越远,舒清才声问:“你怎?”

季悠苒力了吸了几口气,一边轻咳,一边回:“。”

舒清动了动受伤的

(本章未完)

第19章 幽山祈天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