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舒清离开

掌灯分,西烈月斜靠在软榻,翻阅着手中的名册。是吏部呈的新官员职位分配近的任职情况。并不担科举身的平民子,在朝中有太利益纠葛且初入官场,着干点绩,尽尽力。倒是那些世子弟……

“陛……”

几日陛终日眉头紧锁,若是别人觐见,挡回,是门外那人,陛或许见不一定。紫竹在屏风外了很久,终是了口。是才刚声,就西烈月脸色倏一暗,紫竹微颤,赶紧说:“二皇子在殿外已等了一辰了,说有求见陛。”

“修?”西烈月握着书卷的手一顿,他回了?

年修并不长留海域,海域不适合他久待,才他找了借口离,,他竟回,难是错了?

放手的书卷,西烈月立刻身:“快宣。”

“是。”

不一,紫竹领着一颀长俊逸的男子进了殿内。

烛火缭绕,照殿内四通明,一袭湛蓝流金长裙将西烈月修长的身材衬托越挺拔。已经入夜了,的丝低绾着,有梳高耸的流云髻,有戴象征着皇权的紫金钗,但是与生俱的尊贵久居高位的霸气是让威仪不减。

秦修敛双眸,单膝跪,行礼:“女皇陛。”眼前的人,早已经不再是羽翼未丰的皇太女了,是海域最崇高的王。

西烈月一向是喜欢淡泊清冷的皇兄的,修回乎的意料,不管何,中是喜悦的。扶着修的胳膊,西烈月笑:“不必礼了,回就。”

手使了力,秦修似乎执意跪着,让西烈月不解。据秦修的了解,他不是迂腐人。放手,西烈月问:“你是干什?”

明日,他就返回苍月,已经有间寒暄迂回,秦修直言:“我次回,是了求陛一件。”

“你说。”什严重,让他般长跪不?

“我,问您借三千精锐。”

“三千?”西烈月轻挑秀眉,“你干什?”区区三千精锐说,完全是数目。是奇,一向无无求、清高独行的修什问人。

秦修有所保留回:“救一人。”

“谁?”西烈月不容敷衍。

秦修缓缓抬头,回视着西烈月精明的双眸,沉声回:“一我说,很重的人。他被囚禁在苍月,我一定救他。”若是救商君,他不惜一切。

“苍月?”西烈月错愕,他竟是带兵国吗?双手环在前,俯视着半跪在面前的修,西烈月未应允未拒绝,反问:“你知,调遣军队进入别国,意味着什?”

意味着挑衅,意味着战争。秦修沉吟片刻,叹:“我不需军队,几千精锐救人就。”他的目的,是救人已。

又是救人,修救的,底是何人?正西烈月暗揣测,一严厉的女声他身响:“派兵国岂是儿戏?”

西烈月抬眼,够此摇摆闯进御书房的,就有一人已。

微微躬身,西烈月轻声叫:“母皇。”

秦修一沉,是了。低头,平常人一般,行了一礼,声音却是冷淡毫无感情,“皇。”

皇?他是不肯叫母皇,眼挂念了十年的孩子,冷漠极,西烈倾华的被针扎了一般痛。他有着他爹一的绝色俊颜,温润脾,却比他爹更加爱憎分明。

毕竟做了一辈子的王者,知中的苦痛,皆不表现在脸,西烈倾华不再向秦修,是着西烈月说:“随意兴兵,皇儿何向群臣代,何向百姓代?”

西烈月暗笑,明明在意命,不老人犯着晚的从行宫匆匆赶,现在却一副难修的子。西烈月微微低头,不说话,等着母皇演的是哪一。

西烈月嘴角含笑,默不声。秦修沉思不语,许久人接的话。西烈倾华轻咳一声,继续说:“军队不妄动。但是,从禁卫军中,调遣一千精锐国,倒是行。不,禁卫军的使命是护卫我西烈皇室员。”

原此,西烈月算是明白了母皇的意图,在逼修承认己的身份。果,西烈倾华向秦修,冷声问:“修,你,姓什?”

秦修始终低着头。西烈月不清他的表情,是他袖间的双拳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,中的怨怒不言喻,母皇逼他,怕物极必反吧。

他不同意,西烈倾华就不借兵,在逼他!若不是父亲的遗愿,他不回见,他厌恶冰冷龌龊,相互倾轧的皇宫,更不屑所谓的王子身份,但是商君,默念着名字,他的暖,痛,商君……商君……

片刻,秦修终抬头,眼中满是冰冷,“三千,我三千人。”

“,就三千!”西烈倾华在赌,次是留住儿子的最机。

“儿臣……西烈修。”他早就摒弃的名字从牙缝挤了,说明了他的选择。

“!”秦修的不情愿谁。西烈倾华故意忽略,拉着秦修的手,一反刚才的严肃,温笑,“我儿快。”

秦修就范,西烈倾华情,着西烈月笑:“调兵,皇儿呢?”

母皇已应允,说什。西烈月着身旁的紫竹说:“传朕口谕,速调三千精锐,明日随王子海。”

“是。”女官才走几步,西烈月忽叫住,“等等,尽量选男子。”

“是。”

秦修感激西烈月说:“谢陛。”无论何,他总算是借兵马了。

“我儿记住,你既是王子,救人一完,应立刻归国,明白吗?”

稍稍别头,修礼貌却冷淡回:“儿臣领旨。明日海,儿臣先行告退了。”

西烈倾华满意点头回:“吧。”

秦修转身,快步离。远的颀长背影透着愁绪、失望。

秦修退,西烈月摇摇头,不认同说:“母皇逼他,强留他,又是何苦?”

“若朕真强留,他绝不了海域。朕的是他甘情愿留在儿,儿女中,朕亏欠他最,希望有更的机补偿他。”每次见修的脸,总他父亲,是亏欠了他。

算甘情愿?补偿他难就是困住他吗?就是身皇族的悲哀。西烈月中不愉,却不此与争执,缓缓背身。

“朕回宫了,皇儿早点休息吧。”年纪了果不中了,才不奔波了一点,就此疲倦,轻叹一声,西烈倾华转身向外走。

西烈倾华才走殿外,紫竹就迎了,在西烈月身回禀:“陛,左相求见。”

西烈月一怔,不禁失笑,今晚儿怎此热闹?轻轻挥手,西烈月:“宣。”

片刻,舒清清瘦的身影现在眼前。因身太瘦,肚子就格外明显,不三月的身孕,却像五六月一般。不是说轩辕逸一晚给补吗?怎瘦?

“你不在安胎,半夜的我儿晃荡什?”嘴揶揄着,西烈月是前一步,扶着舒清椅子坐。

舒清淡笑不语,左顾右盼。西烈月奇:“你找什?”

有见预期的人,舒清有些失望笑:“我修在。”

“你知他回了?”转念一,秦修就是坐的商船的,知不奇怪,“他走了,你找他什?”

秦修果找西烈月了,说,他次回,有是了商君。舒清微笑摇摇头,回:“我不是找他,是找你的。”

“什?”白不说,一定晚说?

“我离海域一段间。”着西烈月惊讶的眼,舒清不怕死加了一句,“明就走。”

“什?”盯着舒清隆的肚子,西烈月眉头紧锁,担忧说:“你子,走了吗?”现在不是海的最佳节,身板,哪经海的折腾。

乖孩子,你陪着妈妈跳瀑布,浸寒潭,次了救君姨,你一定挺的,不?手缓缓抚己微圆的腹,舒清脸泛着淡淡的柔光,嘴却是坚定说:“我必须走。”

舒清不是那不分轻重的人,西烈月真的被搞疯了,语气有些急躁,“给我一理由?”

舒清抬头,似笑非笑回:“修一

(本章未完)

第21章 意外之喜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