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风雨欲来

“斩草除根!”

西烈月轻“嗯”了一声,继续盯着他问:“前有猛虎有饿狼,何斩草除根?”

着西烈月手肘撑在他口,一副咄咄逼人拷问底的子,安沁宣微眯眼,双手环的腰,勒紧。“我的女王陛,你算是考我呢是利我?”

腰被勒有些疼,西烈月撑在某人口的手肘力向压了几分,嘴更不示弱,“朕总,你配不配站在朕身边,够不够资格保护朕。”

“你在激我。”

西烈月呵呵一笑,“就算激你了?”伸手轻挑他的巴,居高临俯视着他,西烈月嗓音轻柔满是宠溺,“人,你乖乖躲在朕身,朕护着你的,别怕。”

说完,西烈月力狠捏了一他的巴,前的宠溺了踪影,轻哼:“,才算激你。”

被赤的调戏、鄙视,安沁宣说,简直是全新的体验,奇怪的是他竟莫名的兴奋,难说,他就口?西烈月的腰环更紧,安沁宣笑,“是你我胃口!”

腰又是一疼,西烈月倒吸了一口气,赶紧撑着床沿翻身坐,不的腰非被折断不。不容易挣了安沁宣的手,西烈月不死,继续问:“何斩草除根?”

有人在怀,安沁宣讪讪收回手枕在脑,又是那副懒懒的子,回:“若彻底断了斐的路,就先杀了西烈凌。”

西烈月中一惊,低头,安沁宣微闭着眼,神色淡淡。不该被他幅漫不经,邪魅懒散的子迷惑,更不该他的。在东隅,至皇族,至走卒,有人愿意罪安。就连慕容不是手,安公子,他的手段了,居一就釜底抽薪的一招。

即使闭着眼,安沁宣感觉西烈月正一眨不眨盯着他,侧身抬眼迎的目光,安沁宣笑:“不了手?”

西烈月摇了摇头,“我在等。”

“敌不动我不动?”

“师无名。”西烈凌最近一直在府邸养病,不不错,根本找不理由付,派人暗杀,若是传,反倒授人柄。

安沁宣啧啧叹,“原你在乎名声?”

西烈月白了他一眼,“废话,朕又不是昏君!”

“不是?”安沁宣猛翻身,将压在身,不怀意笑:“白的不朝,流连床间,不是昏君?”

“……”刚刚才正经一刻钟已,西烈月妖孽彻底无语了。

深秋的午,阳光正,肖琴一株白菊从季悠苒的房间搬院子晒晒太阳,刚给花剪了花枝,就那不忙黑不回府的人现在院子。

肖琴中纳闷,又季悠苒眉头微蹙神情恍惚的子,连忙迎前,“你怎回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听肖琴的声音,季悠苒抬头,才现己已经走回了,摇摇头,回:“我。”

“是……”肖琴了色,低喃:“现在未申。”

季悠苒低声叹:“斐薨了。”

“我知啊。”早管就已经告诉了,陛旨哀悼三日。就因斐薨逝,季悠苒却早回了,才觉奇怪。似什,肖琴急:“是不是,将有祸生?”

“不见是祸。”一月,陛频繁召见许将军,斐的死,必定与陛有关。若他有猜错,接的日子,陛就该频繁召见他了。

什叫不见?悠苒说话少有似是非,肖琴更急了,“你受牵连?”

牵连?季悠苒苦笑,何止是牵连,简直是陷入泥潭。季悠苒不说话,顾笑,肖琴越慌,“你别光笑啊!你底不有?”

季悠苒坦一笑,“别担,或许是。”胜败终有,若胜了,海域将有一番新景象,若是败了,不就是搭进一条命,倒是解。是……季悠苒向在使劲琢磨他话意思的女子,不由叹息,是别害了无辜的人才。

“?”肖琴不知所谓是什,再问,却季悠苒眉头紧皱,一手捂着口,面露痛苦色。

“你怎了,口疼?快坐。”肖琴赶紧拉着季悠苒在石凳坐,他脉,他脉息一往昔,但他何此痛苦呢?

“白疼了?什候始的?你怎不说?”诊脉不所,肖琴又急又怕,年前是,了晚口就疼,一始是一两辰就了,就整夜整夜的疼,现在连白疼了,是不是说明,他的病情已经越严重了?!

每候,肖琴暗暗责骂己艺不精,才让他受罪,季悠苒一又低着头不说话,就知在责,口安慰,但生的,季悠苒一横,说:“夜疼厉害,不,止疼的药被我吃完了。”

“吃完了?”肖琴惊瞪眼,那药需五邑岛的深海珍珠做药引,极难找,且季悠苒药有一强烈的恐惧,平他不是疼受不了,逼着他吃,他不肯吃止疼的药丸,疼,他才药吃完了?掏腰间的药瓶倒一颗放季悠苒手,肖琴安慰:“我有点药,撑些日子。现在正是捕捞的季节,我再五邑岛找珍珠,你别担。是……我一一回,少说一两月,你……”

季悠苒接手的药瓶,笑:“放吧,一两月我的身体不了什变化。”

“那吧。我一就动身,早早回。”肖琴是急子,尤其关系季悠苒的药,更加不有一丝马虎,话才说完,肖琴已经身,准备收拾东西。

“肖琴。”

肖琴刚走远门,季悠苒忽叫。回头,季悠苒站在院子中央着,久久,才低声说:“一切,保护己。”

“嗯。”挂念了药的,肖琴匆匆点头便走了,错了季悠苒眼中的眷恋。

斐百年老宅,虽不在皇城中的位置,但占广,装饰精不皇宫,无论是粗壮的梁木是中装饰,全是的金丝楠木,阳光,金线明晰,华丽中尽显尊贵。惜此刻正厅的几人,有情欣赏。

“你何不早说?”

苍老的声音中气十足,声音的主人正是斐映邀,斐氏一族的族长,年期辅佐先皇,中年辅助皇登基,五年前年老体弱由,主动辞官回归故,皇钦封安定侯,留太史名。现年逾古稀,却依旧硬朗。

斐汐雯、斐汐歆两人是四十几的人了,是在己强势的母亲面前,像是做错的孩子一,低头聆听。

“何不阻止他做蠢!”

面母亲的责骂,两人低头默默承受,斐汐雯喏喏回:“母亲,我……我有,哥疯狂的情。”从,母亲最疼爱的就是哥,同的情,哥做了,母亲包容,很早前就知,在母亲前面说哥的,最不了了,换哥白眼报复。前劝他了,谁他真刺杀陛。

“愚蠢!”

斐汐雯斐汐歆同抖了一,斐汐歆暗暗咽了一口水,声说:“母亲,现在人已经不在了,陛手怕是有什证据。”

着两不器的女儿,斐映邀怒不遏,“有证据汐渃需尽?”一夜间痛失爱子,斐映邀刀绞,纵横官场年,早已不将中喜怒表现在脸,即使现在悲痛万分,是摇摇头,叹:“汐渃啊汐渃,你何现在招惹?”

一辈子人有错人,西烈月野太,最终是容不斐的,早有打算,何汐渃就不再等等?!

斐汐雯微微抬头,声问:“母亲,那……现在怎办?”

“置死生。”斐映邀一直紧握手中的龙头拐杖重重落在青石砖,“咚”的一声闷响。斐氏一族兴荣百年,岂是一丫头扳倒就扳倒的,羽翼未丰就像遮闭日,西烈月,你太不知高厚。

泯王府的书房,今日门窗紧闭,就连平日服侍的奴仆了踪影,书房内不传低低的谈声。

“朝野,有何动静?”西烈凌靠坐在实木长椅,深秋的气,身便披着厚厚的外袍。

西烈凌身站着一女子,身未穿官府,口中说的,尽是朝中,“回王爷,斐薨,陛旨免朝三日,今日朝说身子不适,有启奏无退朝。陛最近神情恹恹,故此人敢打扰,目前朝野务是季丞相打理。”

“斐的人呢?”

“户部尚书斐汐雯

(本章未完)

第23章 女王之怒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