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棋差一着

“许将军……许将军被毒杀了……”齐青桐虚弱的声音话说断断续续,但几字却像是一惊雷,劈在所有人。

“你说什?”最先回神的是许炽擎,冲前一抓住齐青桐的衣襟,吼:“我母亲何?!什毒杀?被谁毒杀?!你说清楚?”

齐青桐身体很虚弱,被摇晃,立刻干呕了。

“主您先放他。”季悠苒一边前拉住许炽擎,一边向肖琴使了眼色,肖琴前给齐青桐诊脉,一回:“公子是惊惶加力竭已,休息片刻就了。”

“我!”齐青桐推前搀扶的侍卫,声音比刚才更加坚定,说:“许将军,是被斐太史毒杀的。”

“不……”许炽擎瞪着齐青桐,他午母亲说话,怎才几辰就……“不的,一定是你说谎!”许炽擎说着又扑拉扯齐青桐,季惜抒连忙拉他离齐青桐远些,低声:“你冷静些,听他话说完!”

齐青桐子就比较冷淡漠,但从不说谎,他现在副惊魂未定的子,足说明他今晚必定经历了异常惊险,西烈月相信他不说谎,拍拍他的肩膀,说:“你先坐,一五一十的情说清楚,有,你是何知许将军的?”

在西烈月沉稳的声音感染,许炽擎慢慢冷静,盯着齐青桐,他快点说情始末。齐青桐深吸了一口气,说:“几月,泯王虽一直在养病,却每日派人我中请我他,了躲避他的扰,我一月前就了行宫陪伴齐君。次皇陵,齐君因怕我与泯王再冲突,就让我一直留在院暖阁,我乐清静。今夜,了戌,侍卫通报说,斐太史许将军求见,皇花厅接见。我齐君在屋说话,亥皇有回。我陪着齐君花厅,怕妨碍商议国,我在面的间,皇斐太史、许将军一饮酒,我离远,听不说什,许将军的副将端了一杯酒敬许将军,将军喝了,历口吐黑血……”

“咯噔!”在安静的夜晚又屏住呼吸的候,声双拳紧握骨骼的响声显格外清脆,季惜抒担许炽擎受不了母亲被毒杀的打击,崩溃,轻拍他的肩膀安慰他,却感觉他全身的肌绷紧紧的。

季悠苒低声问:“副将是韦谦微?”惜抒说午韦谦微斐汐雯走在一,若真是,那便麻烦了。

齐青桐点头,“是韦副将。”

“该死的叛徒!”许炽擎一拳打在旁边的树干,又悲又怒,韦谦微从十年前就跟着母亲,是母亲提拔了,带在身边,才有今日的绩,母亲那信任,怎?!

季悠苒中忧虑更深,许将军非常信任韦谦微,驻守陵园的一万精兵怕是让挑选了,今站在斐那边,那一万精兵非但不保护陛,反倒了陛的威胁!

西烈月显了一点,声音不觉更冷了几分,“继续说。”

“一幕,齐君拉着我躲回院,但是门外有人守着,齐君说那些人并不是皇的侍卫。院子中间有一条溪流穿,齐君知我水,让我潜入溪流,趁着夜色顺水逃给您报信。谁知溪水比我象的湍急,我被溪流一路冲,就失知觉了。”

早在两月前,已旨,各处驻军不擅离驻,皇城外的五万驻军皆是跟随许淮素年,效忠皇室的良将。皇陵内又有三千近卫军守卫,山脚派有一万精兵护卫。一直很信,斐的杀手再,千军万马?必定在皇陵一并解决了西烈凌斐。

惜次的手不是斐汐渃,老狐狸斐映手,是棋差一着,让己了笼中鸟,被困在皇陵内,母皇父亲落入斐映邀手中。布的罗网,现在却了绞杀己的利器。

齐青桐说完,所人陷入了沉默,许将军被毒杀,副将投靠了斐,那一万驻军现在怕了斐的爪牙,此刻山脚的驻是万万不了。偌的树林,除了风声众人的呼吸声,再听不别的声音,在等,等待西烈月的命令。

安沁宣背靠着树干,着夜色笼罩那仿佛站在高台却被永远孤立的女人,的所有人敬畏,却有人在候安慰鼓励,甚至有人敢走近,是不是就是身王者必须承受的孤寂?

“斐的人毒害你母亲,一始就一并毒了,不是许将军中毒已,你父母现在应该是安全的。你已经失了先机,此刻再乱了阵脚就必败无疑了。”一手忽落在的肩膀,抓的肩膀有点痛,安沁宣声音很低,嗓音依旧懒懒的,听,不太像安慰。

西烈月是轻轻点了一头。“嗯”了一声,仍是那站着。但一直站在西烈月身边的人,已明显感觉,挺直的背不在那僵硬,紧绷的嘴角慢慢恢复了原有的弧线。

芪焰松了一口气,轻轻撞了一菁葮的肩膀,声嘀咕,“你说,斐刺杀陛,又杀泯王,挟持皇,底干什?”

菁葮理,季悠苒却像是什一般,脸色变,西烈月倏转身,气急败坏怒骂:“斐映邀,你老不死的东西!”西烈月忽喝一声,众人胆颤惊。

刚刚才消退的灼热感再度袭,西烈月强韧着不适,说:“李缘,不再往前走了,找方隐蔽,派人在周围戒备,斐是逼宫。”

“逼宫?”芪焰低叫:“熙王、泯王已经殁了,未留子嗣,难斐太史敢谋权篡位、封王不?”

“不需,需将朕除掉,再逼迫母皇将皇位传给西烈流云就了。”斐映邀招连环计使真,己千算万算,却漏算了一人。

安沁宣眉头跟着皱了,“西烈流云又是谁?”

西烈月的脸色比刚才更加潮红了几分,季悠苒前说:“陛你先坐歇着,让臣说吧。年皇所不满双十就登基称帝,是因那先皇难产,生一女儿就驾崩了。那女孩取名西烈风华,但因的降生导致先皇仙逝,被认是不详人,满月便被送位西海的盐城,获封肃王。终身不踏入皇城。肃王四年前才生女儿,取名西烈流云,西烈流云的父亲……正是斐太史的儿子斐汐洋。”

“斐映邀今晚是一举杀了朕泯王,挟持母皇,逼母皇旨传位西烈流云,此一,海域算落入斐手中!”西烈月摇摇头,怪,居忘了有西烈流云的存在。

西烈月中所,季悠苒低声劝慰:“陛无需责,些算是皇秘辛,肃王虽是皇唯一的妹妹,但除了在皇室宗谱中有记载外,宫闱内不提肃王,根本就是被流放的皇族,不年斐太史不因儿子与肃王亲,几乎他断绝母子关系。”

西烈月背脊麻,从就听闻斐映邀有经世才,善谋划,巧施计,无人其右,但从懂,斐映邀已慢慢淡朝野,辞了官,就无从见识的智谋。今日,算是领教了。斐映邀盘棋早,,应该早在知西烈倩的身体无法负荷朝政不海域主的候,就始盘棋了,什断绝母子关系不是掩人耳目吧,最终的目标,就是扶持西烈流云登基,斐的一傀儡。

清楚了一切,西烈月脑子反更加清明了,与斐的决是早晚的问题已,若不是斐汐渃,一役或许不早,按照斐映邀的行风,若等做万全准备再击,己怕是必输无疑。既此,一役就孤注一掷了。“菁葮、芪焰,准备一,带五百人随朕回宫。李缘,剩的人给你,找方躲一躲,保护主季相。”

“陛?!”

季悠苒等人西烈月忽的转变很惊讶,像是换了一人一般,一扫前的颓,但是此刻突围回宫,是否太冒进?

季悠苒在斟酌何劝西烈月的候,安沁宣已经先一步说话了,“你现在身中剧毒未解,斐映邀手有一万人,你有五百,何取胜?有在置你死,怎让你有机。离片树林,更危险。”

“山很,总找疏防范的方突围。现在许将军已身故,果朕又不,拿不玉玺兵符,就有办法调派五万驻军。有援军,等亮搜山,一是死。”西烈月所说,句句是实,让人一间根本无从反驳,众人再次陷入了沉默。

西烈月此刻的脸红的厉害,那毒怕是未完全控制住,若是再经历一番苦战,回宫中,已经毒。

“你告诉我玉玺兵符

(本章未完)

第25章 反扑之力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