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胜者为王

月色,那人一身黑色劲装,略单薄的身材更显颀长,一双黑眸漆,静静的直视着他,黑巾覆盖的脸,白皙俊,惜一错的鞭痕,从脖子一路蜿蜒脸颊,生生破坏了那绝的容颜。的一张脸本应狰狞,但是在场的所有人,那人的风采折服。海域人杰灵,俊人何其,但人硬是比别人一份不俗的气度,临危不乱的平静,该是一颗勇者无惧的吧。

清那人的脸,舒清最先回神,惊喜叫:“商君?怎是你?!”舒清问完忽什,四处见预期中的人,“修呢?”

西烈月一直在猜测着人的身份,亦男亦女的容貌让一间猜不准。听修的名字,西烈月随一紧,急:“修回了?他在哪?”若他再落斐映邀手,那的所有亲人就真的受制人了。

在暗处了久,商君终有机近位海域女皇,相貌艳,气质不凡,眉宇间有一股霸气,商君的印象很,微微一笑,沉声回:“他很,现在在港口。”

人笑一股清风拂面,既不特别亲近,不特别凌人。西烈月指着前方说:“那边再说。”那已靠近峡谷底部,相空旷,藏人不容易。芪焰、菁葮、炎雨、苍素四人分别守在四方向,防止再有人窥探。

商君此此刻现在,舒清显有些兴奋,更是奇,“你怎忽现在?”离的候,修在陪着商君养伤,怎竟现在海域?

被数双眼睛直勾勾盯着,商君莞尔一笑,不再绕弯子,解释:“你次救我,锋芒太露,苍月我已不宜久留,所你走,我修商量了一,决定尽早离苍月。我是今早的,刚船我就觉不劲,原在码头的管一不见了,老尤找他打探才知,是你让他几不港口,船做准备,随准备离港。你无缘无故不做的安排,我猜海域了。因具体不知生什,我担四千人同船,太引人注意,带不必的麻烦。些人是你修从海域带的人,他不在我手。所现在部分船停在北面近海暗礁群,随离港,靠岸需半辰。我带了五百人船,留了三百人在港口保护,有两百人派打探消息,一间,有你的消息,但是知女皇在皇陵,所我就。”商君停顿了一,了西烈月一眼,才笑:“我从女皇走那屋子始,就一直跟着。”

商君笑云淡风轻,西烈月身边的人中骇,人竟从皇陵别院始就一路跟着,居毫无所觉。

“你的武功恢复了!”商君的轻功一向卓绝,舒清一直担次受伤让武功荒废,听刚才所言,商君恢复挺,放了。

商君轻轻点头,笑:“我有师傅给的疗伤药回决,功力虽未完全恢复初,六七是有的。”

听完商君说话,就连安沁宣暗暗惊,功力恢复了六七竟神不知鬼不觉的跟着他久,他刚才现,怕是见了舒清有现身吧。飘渺山庄庄主果名不虚传。

“太了!”舒清转身向西烈月,笑:“你刚才说的,我倒是有一人选。”

人选?莫不是将军的人选?西烈月未回话,许炽擎已不肯,忽冒的女人,他仍存疑,且在他中,将军一职有母亲胜任。许炽擎中不快,哼:“是谁?凭什做将军?”

舒清嘴角始终微微勾着,许炽擎的质问不意,在那一双双奇的眼睛注视,徐徐,“是苍月名将武征廷的长女,是飘渺山庄主人,是更重的是,是海域王子西烈修认定的妻子。才有才,身份有身份。”

二皇子认定的妻子?众人先是被商君的身份惊了一,再听是修认定的妻子,不禁更仔细的人底有何人处。

舒清不管其他的人反应,着西烈月,问:“何?”

无论众人目光何一遍遍审视,商君是面带微笑的立在那,西烈月盯着了一,才低声问:“,就是你修不管不顾非的原因?”

“是。”

西烈月有太久,回:“,我信。”与其说信女子,不说,信舒清修。不不说,在候,商君确实是最的人选。

西烈月首肯了,舒清中不免又觉愧疚,“商君,你才刚海域,又让你卷入的风波……”

“舒清,若不是你修,我早就死了,我永远别说那些生分的话。”安慰了舒清,商君向西烈月,问:“你需我做什?直说吧。”

商君的爽快利落深西烈月的,了一眼围绕在身边的人,西烈月忽觉今日一关,似乎难,中涌的信与信念,让明日一役充满信。

“你回了,就是说,朕的五千精锐回海域了,一,倒是做另一番安排,次,务必其不意,一击即中!”

昨夜一宿睡的人,不止西烈月一行,皇暂住的房间,几人神态态各异。有人忧忡忡,有人焦虑不已。有两人,依旧往常一般。

晨光中,窗棂边的一方矮茶,棋盘两端,坐着两人,斐映邀手握热茶,品茗等待,面,西烈倾华捏着棋子,略略思考,慢慢落,两人皆是一副幽静闲暇的模。

韦谦微跑进屋内,斐映邀皇在棋,不禁吓了一跳,慢慢挪斐映邀身,声:“太史人,昨夜皇陵前、山北面已经搜索,未现陛一行,现在剩山南面未搜索完……”

“报。”韦谦微话未说完,门外一声通报声传:“驻军营有消息。”

韦谦微了皇斐映邀一眼,两人似在全神棋,正准备询问何,斐映邀拿一枚黑子,一边落,一边说:“进说。”

进的女子二十头,身穿着驻军的衣服,风尘仆仆,进入屋内,女子行了礼声说:“今日辰,一名女子手拿陛的圣旨兵符现在军营,圣旨说,皇陵内有逆贼造反,陛任命了新将军,令驻军听从新将军调派,入京救驾。传旨的是陛的贴身女官芪焰,手中的圣旨有玉玺印,拿着兵符,黄、王两位副将不敢违抗,现正全力赶。”

陛竟随身携带玉玺兵符?韦谦微脸色变,“陛任命谁是将军?”

细细回了一,女子回:“那女子叫……商君!”

“商君?”斐汐雯眉跟着皱了,什候有号人物?“什人?”

“说是二皇子的妻主。”

“修?”听着女子的话,就连一直老僧入定的西烈倾华,从棋盘中抬头。

次不需人问,女子将知的一并说了,“女官说,二皇子商君的婚,是皇早年就定的,两月前,左相陪同二皇子海,正是前往苍月提亲,将那女子迎回海域。次捉拿逆贼便是那女子的考验。”

显屋的几人女子一无所知,韦谦微急问:“那女子什身份?”

“苍月已故将军武征廷的女儿。”

“武将军……”斐映邀微微诧异,向面,笑:“皇何二皇子定了门亲,臣怎不知?”

西烈倾华脸色早已恢复常,手捏着白子,轻轻落,“斐卿不知的,着呢。”

西烈倾华从昨晚始,便未有一丝慌乱,那王者风,斐汐雯打鼓,五万驻军正在赶,斐汐雯惶惶不安,低声问:“母亲,现在怎办?”

“韦副将,派一千人守住陵园,其余的人全部往山围剿。”

“是。”韦谦微领命匆匆离。

斐映邀在与西烈倾华棋,斐汐雯却再坐不住了,双手紧握着在门廊边走走。

“莫慌,军队集结人马,再赶,五十一辰,等不援军。”斐映邀中感慨,西烈倾华有西烈月,己几孩子,居有一像。

“皇……”听斐映邀的话,一直静坐在一旁陪伴的齐峙的提了。西烈倾华轻拍齐峙肩膀,劝慰:“我相信月儿。”

“嗯。”了一眼神色慌乱的斐汐雯,齐峙暗暗告诫己,即使惊惶,不表现。轻点了一头,齐峙西烈倾华添杯了杯热茶,便继续沉默坐在一旁。

感觉母亲的不快,斐汐雯走回屋内,坐在一旁,又等了半辰,斐汐雯忍不住又问:“母亲,援军了该怎办?”

(本章未完)

第26章 棋差一着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