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一 悲催的季悠苒

“你不放我……”

午的阳光穿透薄薄的窗纸,柔柔洒在红木窗棂,整洁的屋内摆设很是朴素,却处处透着雅致,见屋子的主人必是淡雅人。高雅的屋传的声音却是无奈中带着惊慌,不免让人生奇。

季悠苒背紧紧贴着山水屏风,额头的冷汗不断往外渗,平日沉稳声音此竟抖变了调子,他半生经历了少惊涛骇浪朝堂风雨,几般狼狈,但是面眼前三女人,他真的无计施,任人宰割……

“你说呢?”

清亮的尾音饶了几弯,显示着声音主人此刻的情,那双飞扬的眸子盯着季悠苒,眼满是戏谑。西烈月今日的情非常非常,故此耐就特别充沛。将干的丞相人堵在墙角动弹不,实在是一件让人无比愉悦的情。

西烈月眼中的兴奋不怀意藏藏不住,季悠苒向左边清雅宜人的舒清,哀求:“舒清,你在我中不是的人……”

舒清轻咳一声,无奈耸耸肩,笑:“你现在局势,识务者俊杰。”不是的左相,此刻女王陛兴致高昂,谁阻止了?不阻止就是了。

季悠苒转向右边的商君,是他最的希望了。“商君,你是最理解我的人,你不助纣虐吧?”

“君臣死,臣不不死。我有办法,你忍一忍就了。”商君本就是爽快人,说话做透着潇洒,但是季悠苒此刻却情欣赏赞叹。

助纣虐?西烈月的嘴角微微扯了扯,很,确实应该让季悠苒见识见识什才叫虐。

“季爱卿啊。”

季悠苒浑身一抖,西烈月又往前走了一步,那亲切的声音听舒清商君忍不住了一身鸡皮疙瘩。“季爱卿是国栋梁,朕实在舍不你离,恨不一辈子你留在身边才,但是你的终身,是绝不耽误的,你的激动不表达,朕明白。你放,有朕在,人敢欺负你。”

“陛……”季悠苒哭笑不,此此刻,他真的很一头撞在屏风,晕死算了,不他陛的了解,果是晕有死的话,接生的情一定比现在更加惨烈十倍。

“怎?难不你是嫌我在不方便?”西烈月将季悠苒从头脚打量了一遍,故了点点头,“,那就让安沁宣轩辕逸他进帮你了。”说完就转身门。

“别!!”季悠苒叫一声,一抓三人手的衣衫,拽在怀,急:“我换,我马换,请各位回避吧。”他虽是男子,但男扮女装年,再加被药物侵害,身体早已不似一般男子,他绝不让别人帮他更衣。

西烈月满意着季悠苒死死抱着刚才怎不肯接的暗红男装,笑:“放,我不进屏风面的,你便。”

说完,西烈月便走外间的圆桌旁坐,己斟了杯热茶,舒清商君一眼,一人一边,两人伸手同情拍拍季悠苒的肩膀,转身走西烈月身边坐,悠哉悠哉喝茶。

季悠苒紧了紧拳头,却什做不了。三人他谁惹不,今是怎躲不了,死就死吧!咬咬牙,季悠苒进了内室。

三等着戏的女人喝二杯热,内室仍是一点动静有,若不是确定屋有逃的方,季悠苒溜吉了。

又等了半柱香的间,就在西烈月耐告罄前夕,屏风的人终磨磨蹭蹭走。

一身暗红色男装的季悠苒,长白玉冠简单束了,整人显更加清瘦。平日季悠苒脸是脂粉不施,衣着简单,此刻换男装,其实差别倒不算太,是或许从未身打扮,他一脸的不,很是局促,脸色有些冷,倒有几分冷峻。西烈月点点头,啧啧叹:“悠苒真俊呢。”

季悠苒眉毛蹙更紧,舒清轻咳一声,笑:“了了,新娘子等很久了,咱吧。”见就收,真季悠苒惹毛了,那就不玩了。

关了一早的门,终被打了,院子喝茶的三男人倒算惬意,脸什不耐的表情,是三人清最走的人,手中握着的茶杯差点砸在。

“季相?”秦修盯着男装打扮的季悠苒,满满的疑问。季相入朝官,他年近十岁,风华正茂,淡典雅,次回再见,虽有些憔悴,但那一身风华犹胜年。怎是……男子?

“季、季悠苒?!”轩辕逸安沁宣显被惊着了,是怎回?

一直,西烈月让芪焰菁葮,炎雨苍素在周围守着,不让人有窥视一二的机,是怕两女子亲太惊世骇俗,不便让人知晓,却不曾……原,是因季悠苒是男子?!

三男人盯着季悠苒了一,又了一眼各的女人,见镇定若的子,三男人一眼,中有了决定,现在暂且不便追究,等回……哼哼!

说些人,最煎熬的,是季悠苒,总觉浑身不在,平日的波澜不惊淡定若在一点点消磨。他跨入正厅,了一身红衣,妆点精致丽的肖琴,脚步一滞,那双明眸流露的紧张与喜悦,一抚平了他中的烦躁。

肖琴听门口的动静,抬眼,眼中划一抹别的情绪,竟是隐隐泛湿意。待季悠苒走身边,肖琴才压低了声音,问:“我……真的在一了,是吗?陛指婚,我在一算是名正言顺明媒正娶了,是?”

那低低的声音透露着主人中的不确定,微颤的语调中,压抑着主人满的狂喜,听季悠苒头既暖又疼,伸手握着那双因紧张微微汗湿的手,季悠苒坚定回:“是。”

肖琴听完,边的笑容终化了,春雪初融,沁人脾。

一刻,季悠苒忽感激西烈月,若不是,他肖琴就算真的在一,是定终身。他己不在意,却是真真委屈了,今日般,甚。

两人手牵着手,站在门口彼此凝望着,西烈月轻咳一声,紫竹立刻朗声说,“了,两位新人该拜堂了,别误了吉。”

在众人含笑的目光中,两人手牵着手走回正厅中央,因着二人的身份,很人是不请的。高堂正位,是西烈月坐了。

“一拜。”

“二拜高堂。”

“夫妻拜。”

最一拜,便算是礼了,紫竹的一声“送入洞房”,却让新人有些不意思,总共就六宾客,他俩进房了,他丢在不吧?且他是季悠苒的朋友,一儿让肖琴招呼他,像……不太合适?就在两人不知何是的候,听见西烈月笑一声,说:“洞房你就留着晚入吧。杯酒,是朕敬你的,希望你两恩爱夫妻白头老。”

两人暗松了一口气,连忙拿酒杯,回敬:“谢陛。”

西烈月放酒杯,向舒清,说:“舒清,你算季悠苒的至友,怎不敬他一杯。”

今日场婚礼虽不盛,但总归是有情人终眷属了,舒清拿一杯酒,笑:“今喝你杯喜酒,我很,杯酒我敬……”

“舒清。”季悠苒忽声,打断了的话,“其实杯酒,该是我敬你才是。若不是你,别说亲,我怕是……”

“今日喜的日子,不说些。”舒清举杯中酒,轻轻与他俩酒杯相碰,饮杯喜酒,酒刚入喉,舒清便微微皱了眉,酒……烈!

“。”季悠苒不再说,亦豪爽饮了杯中酒。三人酒杯才放,就听西烈月在一旁说:“你就不了,敬酒怎敬一人?轩辕逸不高兴了。”

轩辕逸忽被点名,瞟了西烈月一眼,哪眼睛见他不高兴?

“陛说的是,是我的不是。”两人既是夫妻,确实有是敬一人的理,季悠苒一脸歉意,赶紧接紫竹递的酒,送轩辕逸面前,再次执酒,又敬了一杯。

轩辕逸不甚在意,接酒杯一饮尽。

季悠苒将杯中酒喝完,西烈月眼中划一抹流光,嘴角扬更高,向不远处的商君,笑:“商君,你悠苒虽认识不算久,但你应是最懂他一路行不易人,该敬一杯才是。”

“。”商君爽快,拿一旁的酒杯,走向新人。次季悠苒不敢怠慢,敬商君的同,不忘送一杯修面前。

谁知,修刚伸手,却被西烈月伸手挡了。众人不解,西烈月朗声说:“修歹是皇子,酒需单独敬方显敬意,

(本章未完)

第28章 另一种幸福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