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京师问王侯,知罪否! 第13章 莽夫

形势一触即,左原顾不什,一抢旁边士兵手中强弓,弓满月,就朝着马首放箭,突眼前一闪,面前已经了一人,竟是齐傲!左原着急,眼睁睁着马蹄离齐莽夫越越近,情急一抓住齐傲颈部吼:“你给我滚!!”

一耽搁哪及,左原像泄了气的皮球,软软的松手,轻轻磕了双目,不忍再,亡他齐莽夫,他左原奈何!

“砰!”尘土飞扬,马蹄紧贴着齐莽夫脑袋,重重的踩在了。

齐莽夫双目直,马蹄踩在脑边的声音像是影响他,他浑身已经动弹不,身鲜血不涌,面色渐渐赤白,忽他在旁人惊骇的目光,同回光返照一般的站,捡身边锤,木的砸在了马脑。

“扑哧!”像是豆腐撞在墙的声音,脑浆四溅,那匹神骏的马儿,在楚昭满眼疼的目光轰倒,半点动静全无。

齐莽夫砸完一,双眼更是神光焕,嘴动了几,离太远众人听他在说什,是他说完便圆睁双目紧贴着马尸倒了,他那匹叫做莽牛的马儿人化马蹄拨了拨一动不动的齐莽夫,有些不安的在周围乱跑。

整军营一片寂静,战斗形势结束,谁有,齐莽夫死了,死的震撼!死理所。

楚昭着爱马倒,在着齐莽夫圆睁的双眼,忽笑了,笑毕,一脚踩在了齐莽夫头,脚碾动,吼:“我让你死了不安宁!!”他明显有些癫狂,不知是因齐莽夫临死的表现所虚,是因爱马的死亡所导致。

整军营真正炸了,生死状生生死死太正常,却从有人一死的烈汉子加侮辱,楚昭此举明显是犯了众怒,即便是几人认识齐莽夫。

楚昭所部是相互了群情涌动的人群,握剑的手略微畏缩。

“楚将军,人死仇灭,你不必此。”

“王八犊子,人死了你此侮辱,丢不丢你哥哥人。”

似般声音,处在响,有些人热血是做任何情的,就比说帮字不识几的士兵。

楚昭猛惊醒,才知犯了众怒,将脚从齐莽夫头拿,执手中枪,流星一般将那匹仍乱跑的莽牛了通透,整理了丝,若无其的就走。

黑子着那头仍挣扎的马,忽疯了一般挣抱住他金木,双眼赤红的向楚昭跑:“你畜生,拿命!”

楚昭双眼泛寒,今被几蝼蚁屡次挑衅,他概知了怎回:“斩草除根一向是他的准则。”淡的拔羽箭,慢慢拉,着跑的黑子就放箭,左原着拦在身前的齐傲冷冷:“你若再不闪,哪的给我滚哪!”

齐傲颈部残留着几清晰的手印,倔强的脸有些动容:“我刚刚让人通知元帅了,你不轻举妄动。”佩服齐莽夫,但明显更在乎左原举动。

“住手!”人群一片安静,黑子同桩子一般立在原处,楚昭眼神闪烁几,无奈的收回弓,整军营因两字变寂静无声。

人群分,詹碧渊骑着那匹黑色招云驹慢慢行了,着眼前众人,眉头微皱的着站在原的李黑子:“你叫什?”

“李黑子。”

“知生死状规则。”詹碧渊声音转厉。

黑子咬牙:“知!”

“那你现在在干什?”

李黑子忽跪倒在狠狠磕了几响头,忽敖的一声,狼般哭了,仇恨悲呦的声音让詹碧渊有些沉默。

“请元帅批准,让我楚将军再立生死状,齐哥报仇!”李黑子满目凄狂。

“请元帅批准!”一旁的楚昭单膝跪,他恐怕巴不此,他恨不将眼前几人统统杀掉,今杀的光明正,是再不。

“李黑子破坏生死状规则,重罚!人,将李黑子拉关押,明日落!”詹碧渊了一眼楚昭。

话音刚落,便几人,将兀挣扎乱叫的李黑子拉了。

明日落,话有些偏颇,有什情今日不解决,但谁敢说什!

“楚将军今累了,什情改日再说。”詹碧渊淡声。

楚昭笑:“谢元帅体谅,不将今倍感兴奋,不介意谁在挑战。”说完他往轻骑尉方向了一眼。

赤的挑衅,让些热血汉子何受住。

众人纷纷将目光向金木,整轻云尉似乎站在前面的有一。

他有些犹豫,他胆子不,今似乎有些骑虎难的意思,战,必死无疑!不战,他不再军营混了!他是稍稍犹豫,背几人已经忍不住了:“你孙子,平常齐哥待你亲兄弟,今你竟连点勇气有,简直枉男人,你若不,我!”身有人吼。

“我!”

“让我……”

金木无奈的叹了口气,拦住身几人:“是我吧!”

苦涩的走詹碧渊身前,有些无力:“末将愿与楚将军立生死状。”

是必死的差,他齐莽夫差远,又何是楚昭的手。

楚昭挑拇指:“轻云尉果豪杰,那些说轻云尉孬人是瞎了眼了!吧,未免别人说我楚昭欺负人,你再叫几人,你一,我楚昭全接了!”

句话说豪气,饶是许不耻楚昭人的将士不再言。

“楚将军不说,我一人足矣!”金木止住前的几人。

詹碧渊有些无奈,情已经超力外,已经给了楚昭暗示,是楚昭装傻,在楚云的份不再说什,:“拿生死状!”

很快便有一人拿着一托盘走了,盘放着一张文书,有一碟鲜红血的体,两血红的狼毫有些刺目。

楚昭轻笑着拿狼毫,毫不犹豫的在书写楚昭三字,戏谑的着颤抖的金木:“该你了!”

第12章 生死状目录+书签第14章 龙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