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马蹄扬 第3章 拼酒

是我乡男人喝的酒,名叫“朱颜血”,他说完又不觉低声加了一句,不知那孙子取难听的名字,旁边的徐宜锋听话,眉头挑了挑,旋即隐。

他抱一坛,怕不有五斤,扬脖子,喉结一阵滚动,一阵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响,一坛酒被他一口气干了半。

他饮酒更是容光焕,啪的将酒坛放在桌:“谁敢陪爷爷喝点。”众人虽知他不知礼数,但仍是被他张口爷爷闭口爷爷的激怒了。秦铁树不顾前的元平眼神,一抱放在旁边另一坛酒,泥封已经被他拍,他毫不退让的:“在秦铁树,今就舍命陪皇子一回。”

尚赤打量了他两眼,见他丝毫不惧,哈哈笑:“镇国总算有男人站了,!陪我喝了一坛。”不待秦铁树拿酒坛,他张口就剩的酒一饮尽。

秦铁树闻着坛中溢的刺鼻味,在他,才是真正的马尿,是见尚赤已经喝了一坛,他咬着牙齿一饮尽,刺鼻的味从喉间滑,从鼻间溢,一股怪味熏他直吐了。

一坛酒,他不的酒量有些不,脑袋有些涨,着兀叫嚣的尚赤,他知再有一坛己就算不直接倒,恐怕站不住了!

周围的镇国人齐声鼓劲,飞云旧部却是满脸担忧,谁,喝酒方面,秦铁树丝毫不是手。

“秦哥真糊涂,的功夫,不了打一场,不尚赤敢此叫嚣,酒量差了吗?”一人满脸急色。

“你懂什,比武跟喝酒完全两回,他尚赤提拼酒,镇国人若是不应,被人怎。”另一人接:“再说了!比武咱元哥功夫岂不更。”

元平一脸担忧,秦铁树又喝了一坛,隐已经不行,死撑已,再喝一条命恐怕的不明不白。

林修身暗暗着急,却有丝毫办法,是公平的比赛,就算不公平,秦铁树接了,他有什办法。

元放咬了咬牙:“不我二叔换。”

元平摇头:“再。”

尚赤笑:“就你酒量再几我尚赤一并接了!”

秦铁树定了定神,眼前有些恍惚,酒劲奇,不知眼前尚赤属不属人类,喝了竟见醉意,反愈加荣光焕。他摇了摇头,不再言,默拿一坛酒,仿佛了知觉般一饮尽,就像是一容器,管倒就是,哪管它什果。

尚赤有些惊讶,他本中年男人最两坛酒就倒不,不韧此足,不他倒不怕,随手拿一坛,不甘落一饮尽。

秦铁树已了极限,他嘴角给颤抖的牙关咬破,他却丝毫不觉。

“三爷!”有人不忍叫。

“二弟已经尽力,不死撑,胜败乃兵常,何况输给一怪物,二弟称英雄。”元平有些急了,他二弟子执拗,人至情至,再喝,恐怕真活活喝死,他老远就闻酒的刺鼻味,不敢象了肚是什感觉。

林修身内疚死,他跟秦铁树什集,但是仅凭他现在的一番表现,哪怕他真是贼,他不在他身边称官。

秦铁树五脏俱焚,脑间钻的痛意让他直疯狂,他不觉间已经拼了一辰,酒劲完全,秦铁树意志已经了终点,他现在就一躺,就此不再醒,渐渐模糊的双眼,慢慢消逝的人群,嘈杂的声音,一瞬间像是在他脑边放了无数倍,烦躁的他就快崩溃。

他秦铁树服吗?有!败吗?有。我在任西岐手活了,眼前头蛮兽算什东西,他突像是有了动力,吼一声:“我你妈的尚武国!!!”

他努力直身形,提剩的几坛酒,一坛接着一坛,有间断,在众人惊骇的眼神,像一尊神。

喝酒喝气势,仅他秦铁树一人已,三坛酒,有间隔,众人甚至不反应,秦铁树已喝光,整院中瞬间静了,旋即一片哗,元平张口喝住前的众人,双眼有些模糊,他秦铁树眼中的决绝不服,他不敢破坏他拼命打的份荣耀。

“噗……”一口血雾喷,秦铁树扑通倒,脸仍挂着笑意,是着尚赤倒的,仿佛在说:“喝啊!接着喝啊!你了!!”

徐宜锋睁眼睛,古井无波的脸闪一丝动容,坚韧的汉子,狠思,别人狠,己更狠!他突眼角有些亮光闪,男人是镇国人,他甚至隐隐希望尚赤服软,是又不尚赤服软,矛盾的感觉,莫是!

沉寂很久的元放忽挣元平,三两步了秦铁树身前,两米高的汉子,有些畏缩的伸手指,试了试秦铁树鼻息,感觉尚有知觉,他突爆吼一声:“夫,夫……”

他说,什荣耀,什顾虑,是假的,他保住秦铁树命!

尚武国众人本喧闹的声音不觉沉寂了,他瞧不南人,但是眼前汉子所表现的坚韧决绝,让他有些气虚,若是每南人是,己有什资格瞧不人,瞧不他屋舍比己的,是瞧不他穿着胜己十倍,或者是吃食的花。

尚赤罕见的收了笑容,思他般粗,感觉了己方已经什气势,哪怕他再喝,挽不回。他招了招手,示意随从拿酒,接随从递的酒坛,咬着牙一番痛饮,坛子放他身形有些摇晃了!他不是神仙,仗着喝酒长,他比普通人酒量了十倍,但是今确实已经快极限,是被一他瞧不人逼迫的。

元放待夫抬走秦铁树,才慢慢直身:“皇子喝的爽吗?不再点。”

“放儿,不无礼。”元平喊,是声音实在什威力。

尚赤身众人面面相觑,他听不懂元放说什,但是感觉他眼中那挑衅意味,纷纷怪叫不止,像是在说:“皇子殿,神勇无敌!又像是在骂元放无耻。”

元放有理周边人,是:“赤皇子威武,不是说我师父那人两你不怕吗?元放卑微,不敢跟师傅相比,有继承他那精神了!”他话说有些无耻,但他已经顾不什,有必,他很撕碎眼前令人呕的杂碎!

第2章 进城目录+书签第4章 逞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