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降生!七个穿越者 第045章 打脸就要打痛(六)

“所臣说太孙殿不该的精力放在商贾,是应该圣人。就譬刚才太孙殿的比喻,那是极不恰的。海昏侯在位二十七,做了一千件荒唐,太孙殿现在虽言行不,但暂比不海昏侯。恒山王曾经有一段间代替唐太宗主掌国,各处置很,殿一点是比不恒山王的。”

“呵呵,那王卿觉孤哪位前人比较像呢?”

“臣斗胆进言,今日太孙言行,与西晋的愍怀太子相似!”

“胆!”吼句话的,乃是候在殿的左御史温纯。声怒吼,其实不是了太孙斥责说话混账的臣子,更的是温人己很恼怒。

西晋愍怀太子司马遹,其祖父是西晋武帝司马炎,生父是惠帝司马衷。此子按史书记载,是从极聪慧,但长商贾兴趣浓厚,居在皇宫设菜市场……是不是跟朱由栋很像?

但是呢,位司马遹最的场很不啊:因不是贾南风亲生的,所先是被废被杀。刚才太孙比的刘贺、李承乾,虽说被废了,但总算是了善终。你太孙比司马遹是什意思?

有啊,司马遹的父亲是那位“何不食糜”的白|痴皇帝啊!你说,岂不是太子彻底罪了?知,在太孙经商件情,皇帝是绝站在太孙一边的,太子的态度应该很。你一场就太子罪了,面的情办不是更难了?

边温纯觉入仕已经七年的王廷谏蠢不行,那边朱由栋是乐了花:爷歹读了不少书,何不知海昏侯恒山王与爷不匹配?就是挖坑给你跳的嘛。他了一眼脸色变铁青的朱常洛,微笑的朝着温纯摆了摆手:“总宪不必此,今日,是孤恳请皇爷爷召的。就是让畅所言嘛。孤不因别人说孤是什,就是什嘛。因,很候,耳朵骗人,眼睛,骗人!”

说完句话朱由栋转身王廷谏:“王卿说孤犯,欺负孤的曾舅爷爷,情孤是不承认的。”

“太孙,此满城风雨传遍,岂是一句不承认就算了?”

“哎,所我刚才说有些候耳朵骗人,眼睛骗人啊。吧,武清侯今是了的,不你问他?底是怎回?”

“太孙此说,肯定早就武清侯串通一气,臣不问罢。”

“王廷谏!”四岁的孩子,娇嫩的童声中不觉的带了杀气:“孤说话你不信,孤让你直接问人你不问!你究竟何?嗯!”

“臣……”,被告己提庭审人,公诉人居说不愿意问。,无论走哪是说不走的啊。

“你不问是不是?那孤就建议中书舍人在明日的邸报写了:御史王廷谏,无中生有,污蔑太孙。口恶言,诅咒君父!哼,就你刚才的言行,十六字是受无愧的呢。”

“呵呵呵,王爱卿,不紧张,栋儿是孩子,说话不太注意。朕君,最是宽宏。不冤枉一忠臣,绝不放一妄臣。”

“呃……臣,那就问问武清侯吧。”

接的情已经毫无悬念。

“本侯务繁,面的人管是松懈了一点,致中了恶奴……哼,竟敢在本侯不知情的情况,觊觎皇庄的土,真是罪该万死。太孙殿手本侯清理门户,乃是我的,就不劳御史本了。”

“太祖《明律》早有规矩,贼人入户抢劫者,户主杀无罪。太孙殿杀贼首不牵连无辜,此乃仁君像啊!”

谁知武清侯李高是人|渣,但是人|渣一本正经的义正言辞……

“王卿,朕听了,觉朕的太孙一点不像愍怀太子。说,倒是本朝的宣宗章皇帝更像一些。”

“臣惶恐,此,臣有失察责。”

“罢了,御史风闻言,乃是太祖给的权柄,朕一向认。王卿退吧。”

“臣谢皇宽宏……”

“嗯,一位。”

“臣……察院御史徐顺民,弹劾太孙不习圣人,整日与商贾伍。长此往,国势堪忧。”

“朱由栋,位御史说的,是不是真的啊?”

“呵呵呵,,徐卿不仔细说说,你说孤不习圣人底是怎一回呢?”

“呃,,臣听闻太孙从有了皇庄,整日往庄子跑,很少在慈庆宫就。最近更是搬了兴华宫,更是有就了。”

“哧~~”轻轻的一笑,朱由栋着沈鲤鞠了一躬。

“哼!太孙殿资聪颖,各类经典够融贯通并就阐。虽说由年龄问题,在八股文做不太,但假日,五年内,若是太孙亲场参加科举,怕最终绩比你徐御史的三甲同进士很!”

“臣礼部侍郎吕坤启奏皇,太孙殿随臣习论语,圣人言的解释有新意且不离圣人本意。实乃臣数十年所教授的几百弟子中最色者!且太孙殿搬兴华宫,臣等一定期府授课,太孙殿近一年,临请假不两三次。其他间,皆是刻苦诵读。太孙资至高,加又极勤奋。够坚持,假日,必是问渊博、通晓世才!”

“臣礼部尚书郭正域启奏皇,臣虽主是负责太子进,但臣在慈庆宫授课,太孙殿有空,旁听。昔日吕子明孙仲谋言,士别三日刮目相。今日太孙,每日令臣刮目相!”

了,接的情真的不说了。刚才说话的那三是谁?公认的三贤!无论问、德,是读书人公认的贤人。三人太孙的习态度习果背书了。你徐顺民一差点就落榜的三甲同进士,居敢说太孙不认真习?

着在王廷谏被打脸,一本气场就弱了几分的徐顺民,朱由栋不由抬首望向了皇极殿的屋顶:哎,人生真是,寂寞雪啊。

第044章 打脸就要打痛(五)目录+书签第046章 打脸就要打痛(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