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翱翔!区域的霸主 第191章 行百者半九十(二)

经祖孙两人的深入探讨,初步达的协议:

首先是本次征伐建州的文臣武将进行封赏。

像杜松的总兵,是法在实际官职再升了,加五军督府的督头衔,再加太子少保的荣誉头衔。其他的副将、参将等,基本官升一级。

殉国的柴国柱、张承荫等,是追晋一级并给较优厚的抚恤。

有新的军官晋升,就有老的军官退。在一年,同总兵麻贵、四川总兵刘綎,因年龄原因致仕了。

在他的接任人方面,原辽阳副总兵李柏升任同总兵。原横海卫指挥使麻承诏接任四川总兵。原宽甸卫指挥使萧伯芝任辽阳副总兵。太孙殿耗费血最的两支卫所军,新的两位指挥使是太孙钦点:任宽甸卫指挥使的是刘綎的义子刘招孙,新的横海卫指挥使则是曹文诏。

本次征伐辽东的两位文臣,杨镐挂兵部尚书衔,任蓟辽总督。熊廷弼则是被调了云南做巡抚——陈济比不孙承宗,他一人是罩不住木邦、孟养玉矿产业的。且此的暹罗已经始力了,明必须提前在南方做准备。

原因,宽甸卫全体战兵更是直接转换军籍了云南:西南东北的气候完全不同,些辽东汉子提前适应。

军官文臣的封赏相比较简单:官位的提升就让很人满意足。但是普通士兵的赏赐,便是连朱由栋的土豪感痛。

明前的规矩:军功算首级,普通一兵,你在战场拿首级有两选择,其一,升军官(有空职位)。其二,赏银。按照明代中期的价格,一般是一首级五十两。

制度在其实有一定的合理。

因长期拖欠军饷,导致各级军官了保持战斗力,不不有限的资源拿保证丁。所明朝各军镇往往是号称有少万战兵,但真正打的丁就是号称数量的几十分一甚至百分一。所一场战斗,有几百首级是难的捷。一脑袋五十两,一次捷就是支付几千万两,算并不是太贵。

一次,明官军一共拿了近两万建州女真的首级……

虽说朱由栋在本次战前就已经说,战不准割首级,战统一评定。但无论何,最终收拢的是两万脑袋。所一块,朱由栋直接了一百万两银子。

再加他给万历的两百万两,加几月给全军换装啥的。一仗就掉了他三百二十万两银子。饶是朱由栋再怎土豪,真的有些痛了。

“哎,赶紧的推行币制改革、军功计算改革至全国的财税制度改革,否则光靠我做生意挣钱,根本打不几场仗啊!曹三喜,咱经一折腾,兜有少银子啊?”

“殿,目前我拿的存银,有三百万两。”

“嗯,吾记,你前跟吾说,明海贸立,特别是福宁镇加缉力度,我南华宫每年至少有三百万的盈余?”

“是的,不属说句冒犯的话,殿豪爽的风格,说不哪属就入不敷了。”

“啊~哈哈哈~~”朱由栋不意思的抠了抠己的脑袋:“曹掌柜啊,且宽,短期两三年内,我应该有项支了。我的币制改革准备储备金嘛。情吾是记的。”

“哎,属殿的德行,嗯,但愿此吧。”

听己的财神爷己仍不满,朱由栋低头继续讨饶,两人正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讨论着经济支呢,袁立匆匆的走了。

“殿,刚刚礼部传消息,说是宗伯在中暴毙了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沉吟了一,朱由栋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做,是有底线。所谓祸不及妻儿,了防止有些官员胡乱拍吾的马屁,咱做点姿态。”

“是,在明白了。稍就亲郭府殿的名义吊唁。”说完句话,袁立又:“殿,宗伯的位置空了,人选?”

“袁先生儿仕否?”

“在暂有的法,且就是仕,在不礼部。”

“那就算了,温先生才刚刚升侍郎,若是又让他接礼部尚书的位置,诸与此无关的官员,我的观感变很差。总,此我不参与了。”

“是,在明白了。殿在此仍我克制,在佩服。”

“哪,需袁先生提点。”

“殿。”袁立又了一话题:“方才魏公公派人了,说是李恩在慈庆宫抓人,闹宫鸡飞狗跳。魏公公亲慈庆宫阻拦了。”

“胡闹!人啊,快快备轿,算了,吾己跑着吧。”

兴华宫虽在宫城外,但底距离不是很远,朱由栋跑了概二十分钟,就迅速的赶了。他就见老魏在那气势汹汹的指着李恩的鼻子痛骂。

“行啊,长进了啊,李公公,招呼不打一声就慈庆宫闹?知住的是谁吗?爷的父亲!母亲!爷的弟弟妹妹!你是胆儿肥了是怎的?爷你敢惹?”

“嘿嘿嘿,魏公公,哪有的。咱再怎胆,不敢惹爷生气啊。不是慈庆宫的掌王安刚刚在东厂招了。说是慈庆宫有几选侍不少内侍参与进了离间千岁爷爷父子感情的情。所,咱是些人给提东厂问询已。”

着魏忠贤在那堂堂司礼监掌印太监孙子训,颇有历史本位面九千岁风采的子,朱由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:一次己在战场胜,在政争胜,手的人有些膨胀了:先是袁立帮温体仁抓礼部尚书的位置,是装孙子装了久的魏忠贤露了本!

行百者半九十呢,己了皇帝被人干掉,更何况现在是太孙?

“魏忠贤!”

“啊?哎哟,爷您总算了,您快吧……”

“跪!”

“啊?”

“孤!让你给李公公跪!”

满脸不解的老魏跪,朱由栋亲给李恩揖:“恩公,吾的人不懂规矩,犯,罪了。恩公请放,此吾一定给你一待。”

“爷言重了,奴婢是什人。怎敢爷的待?魏公公是一急,不,呵呵,不的。”

着脸色明显舒缓了的李恩,朱由栋是松了一口气。他抵近李恩,轻声说:“情,王安止,不再闹了。”

“是,爷,奴婢明白了。”

……

1612年4月10日朱由栋回京,并日组织阅兵式献御前,一燕京百万军民,皆国死战勇士落泪。并明诸军镇军容震撼。

4月20日,礼部尚书郭正域暴毙中。次日,慈庆宫掌王安不慎落入水井中亡故。

不久,皇帝旨,斥责前段间书求皇太孙念书的众臣,更有察院两名御史率领部分言官继续其弹劾。故被斥责的众臣杨涟、左光斗等不不书请辞。至此,东林党在朝堂中的力量近乎被扫荡一空。

五月初一,皇太孙朱由栋再次离京南。在临行前,朱由栋给己的每一手亲笔提了七字:行百者半九十!

……

朱由栋是潇洒的拍拍屁|股走了,但是给北京城留了一鸡毛。

面最惨的就是慈庆宫的朱常洛了。

从郭正域尽,王安被抓走始。朱常洛直接闭门谢客,在慈庆宫谁不见,日常最喜欢选侍爱鼓掌的活动完全终止了,茶饭什的的极少。

的状态持续了半月,连万历不了:底是己的儿子啊。

万历便将朱常洛叫了己身边。

父子二人屏退左右,万历:“怎,通透?”

“哎……父皇,儿臣,儿臣真是……”

“哎。”着精神萎靡,才三十岁就两鬓斑白的朱常洛,万历长叹了一口气:“朕前你关、教导太少。所有些情,朕已经转换了态,你却有。”

“父皇?”

“古,皇帝储君的关系,是极难相处的。在面,最难的,是储君。朕十岁即位,感觉不明显。但张先生母年给朕的……哎,总,储君呢,你说不做吧,皇帝认你,将不承担国重任。你做吧,皇帝又觉你野,迫不及待的位……栋儿折腾的太孙,按照常理,像是该稍

(本章未完)

第190章 行百者半九十(一)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