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炽热!全球皆战国 第605章 天启万狗天征

1632年三月,北京。

春寒料峭,乍暖寒。此的北京街头,一般言,在清晨分,是有少人的。

不,在朝阳门附近的‘南粤正宗’酒楼属例外。

完全亮透呢,酒楼的门外就聚集了老饕儿,待间一,酒楼的二刚门一,无数的食客就蜂拥入,迅速的坐定了己的老位置。

粤式早茶的魅力,即便是在京城,培养一批忠实的粉丝。

“父亲,您了。今儿早吃点什?”

“店的东西吃腻了,你让人街面老李买几火烧,另外,你门口今的报纸拿进。”

“是。”

南粤正宗酒楼的老板,是楚王一系的朱蕴铿。但称呼他父亲的,却不是跟着蒂雅了洲的朱盛淼。位叫做朱盛滂的男子,早年是不器的赌鬼,十三年前被陈子壮暴打了一顿,又被朱由栋给关了凤阳。直朱盛淼留在了洲,朱蕴铿老迈躯,膝有儿子供养由,次书哀求,才让朱盛滂从凤阳监狱回了北京。

在凤阳被圈禁了十年,前一身痞气的朱盛滂整人已经完全沉淀了。他回北京,代替己的弟弟操持座酒楼,居做有声有色。

“父亲,报纸取回了,今的燕京日报有关洲的报导。”

“哼!别提洲,老子有那的儿子,了一蛮夷,连的老婆孩子不了!”

嘿,不知年报纸报高迎祥尉战死,朝廷追晋其中校的候,拿着报纸蒙面,偷偷摸眼泪的是谁?哎,前我在凤阳的候,嘴骂着,实际一晚催促弟弟凤阳我的,是您吧?

“父亲,淼弟是做的,他留在洲,是了我的功名,绝不仅仅是了一女人。”

“住口,那不孝子!不再提他了。”

“是。”很是无所谓的应,朱盛滂随意的又翻了几报纸:“咦?胆啊!”

“怎了?”

“父亲,是今的报导,年年末,藏南的坎普提尔王国受印度的莫卧儿帝国入侵,因坎普提尔是我明的藩属,故向我明驻藏臣李伯云求救。李制军遣使质问莫卧儿帝国,方居击杀了我的使者!”

“真是胆!”哐声中,原先躺在椅子的老头子一子跳了,不顾滚烫的茶水流满是,反吼:“区区莫卧儿,敢捋我明的虎须?真是活不耐烦了!”

“是啊,父亲,朝廷迟早是兵藏南的吧?”

“那不是,今从做监国,就是犯我明者虽远必诛。那西班牙朝我明本土倒卖鸦片,亚洲的殖民丢了精光不说,便是那洲,是不安生的!”

说你一点不关注洲,不关注淼弟呢。暗笑了一,朱盛滂不揭破:“那是,我明乃朝国,绝不允许杀了我的使者不受惩罚,,我明军不日就举征伐莫卧儿了吧。”

“那是。”说完话,朱蕴铿低头了打碎的茶碗,突一猛拍脑袋:“我记,那世界图显示,我莫卧儿虽接壤,但因中间隔了一喜马拉雅山,所虽说表面双方接壤的段延绵数千,但几千年始终有生的战,就是因山脉实在是太高了,根本不利军行进啊。,朝廷从藏南兵,岂不是?”

“父亲,儿子不懂兵。不,浅显的理,皇朝廷诸公怎不?我明王师,在陆无敌,在海无敌啊。候,估计从海吧?”

“咦?你说。哎呀,赶紧世界图拿,父的一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“哎,皇是铁了印度动手啊。”

一是休沐日,温体仁在中吃早餐,翻了一的报纸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父亲,皇既决已定,您何苦?”

“你不懂。”着己的长子,现在在通政司做中书舍人的温俨,温体仁缓缓的:“你今年不二十九岁吧。”

“是的,父亲。”

“所你不懂啊。”摇摇头,温体仁:“二十八年前,父那候是礼部的一郎中,被的首辅沈一贯安排今身边做老师,教导是太孙的今礼仪。那候的明,朝堂党争剧烈,财政入不敷,军备废弛、流民遍,几有亡国像。执政的太皇,及朝衮衮诸公,不是裱糊已。”

“直今横空世,特别是今镇南京,做惊人举,才扭转了国日益衰微的危局。”深吸了一口气,温体仁:“现今,朝堂虽有袁相你父亲别苗头,但是良竞争。朝廷的收入,你在通政司了,每年有盈余,且其盈余是万历年间朝廷岁入的数倍。黄册重建,流民已经有了。军备重整,明在东亚是真正的宗主……此良的局面,父跟随今奔波了近三十年才啊,真的不此局面,一朝尽丧!”

“那严重吧?父亲?不就打莫卧儿?”

“你懂什?那莫卧儿是一人口近亿,幅员辽阔的国,不是日本、暹罗打两三仗就干掉的国比的。真是的国打,战争肯定是旷日持久。是……”他苦恼的挠了挠头:“藏南那边一支奇兵行,真兵团推进,走海路。走海路,路程就太远了。现今,我明的军队已经全部火器化,勤的需求极。此长间、长距离、兵团的战,父怕国不容易现的振兴局面给拖垮了。”

“所父亲前段间才皇的意思充耳不闻?”

“呵,说充耳不闻是了。不是拖着不办罢了。”

“但是父亲,现在,明显是拖不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沉重的点点头:“皇已经说了,印战争,内库每年补贴一千万元,那曹三喜虽一再强烈反,但他前不是商人,是皇一手将其提拔的。皇坚持,曹三喜再不舒服钱。宣传嘛,呵呵。”他拍了拍报纸:“张世泽,现任英国公,勋贵身,皇从的伴读,态度明朗了。”

“父亲,有军方。”

“你说,有军方。”花白的胡须抖了抖:“雪区离北京万,那的路崎岖难行,是皇年十二月了打印度的思,才三月,李嘉满桂就一手炮制了使者被杀件,哎,笑我嘲笑皇说什消灭印度教,解放人的战理由很荒唐。原皇早就知我反,先就找了真正的战理由。啊,是呢,李嘉是方山身,满桂就是皇的忠犬。他接皇的暗示,怎不办?”

“父亲,儿子在通政司很武将奏章弹劾枢相。首的曹文诏居在弹本指责枢相忘了武人本份。”

“就是啊,武将升官财,打仗才最快。是麻承诏居肯动十万军队,被武将弹劾了。呵呵,枢相是父一,跟随今数十年,眼着国一点一点摆危机并且中兴的,他不愿意皇印度打手。是现在,军方实际领兵的将领站表明了态度。,枢相书请辞就是最近两的情了吧。”

“啊?那父亲您?”

“哎,父追随今近三十年,一初,的是靠着太孙,将混帝师,做尚书就满足了。三十年,跟着今做了那,父青史留名做一代名相啊!但是……”他苦笑着摇摇头:“至今日,父该致仕了。是,父的才具,适合做太平宰相,真国长期处战的状态执掌一国民政,父是力有未逮啊。”

……

1632年3月,驻藏臣李嘉奏,言莫卧儿帝国击杀明使者。一间,民情汹涌,求兵惩戒莫卧儿声,彻底压制了先前一两月内阁主导的规模动兵的声音。

4月,朝廷人变动。内阁首相温体仁、三相李戴致仕。次相袁立接任首相,并且暂独相。

与此同,枢密院正副使麻承诏、俞咨皋先年老体衰由本致仕。最高法院院长熊廷弼文职转军职,直接被授予将军衔,接任枢密院使。

5月,朝廷始调兵遣将:兵役总局新征十万精壮入伍,与原先的少量老兵混编,新组建六师坐镇国内。部分老兵主,补充少量新兵的二十师,有十五接了动员令。

与此同,海军陆战队,三舰队东海、南海舰队始动员。

朝廷同文福国、桂国、日本、唐国、周国,求五

(本章未完)

第604章 大明朝的家底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