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章 庸俗而美好

雾原秋倒没彻底失去意识,只是此后数天时晕时醒,状态很不对劲,但凭借着不多的清醒时刻,他收拢了大部分妖怪们,将他们送回壶中界,身边只留下少数亲信和卫队,随后才开始彻底陷入昏睡。

他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一个开水壶,心灵就像沸水一样沸腾,无数阴暗、卑鄙、放纵的想法像是气泡一样疯狂上浮,令他不得不强行坚守心中那一丝底线,一刻也不敢停歇的将这些阴暗念头掐灭,无法稍退半步——后面就是无底深渊,他很怀疑只要稍有让步,可能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。

这近乎一种折磨和煎熬了,他甚至都不敢再醒过来,生怕自己突然失控,而昏昏沉沉间他不知睡了多久,终于有了明悟。

这次栽了,八木杏映的计划终究成功了一部分,虽然没能杀掉他这个最大的敌人,但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把他同化了,恐怕他之后就算不魔化也会性格大变,从此成为一个自私自利、阴险狡诈的小人,确实不会再对抗魔潮,甚至本身就会成一个新的祸源。

他不想变成不是自己的自己,而再这么消磨下去,情况将不再由他来控制。

到此为止了,接下来的魔潮就看三知代他们自己的了……

他有了这种明悟后倒是悠悠醒来,但视觉焦距还没对准便听到身边有人疯狂大叫,接着便是纷乱的脚步声响起,大量的人挤到他身边,感觉很像食堂开饭或是准备喂猪。

他缓缓转头瞧着,看到一张张熟悉的脸,玉娘激动,容娘灵娘关心,月娘风娘一脸欣喜,白范在奇怪和自责,三知代面色憔悴但还是神色淡淡,甚至千岁、美佐都在。

总之现在在场的,都是之前和他关系密切的人,只是都在七嘴八舌说话,吵得他头痛。

他摆了摆手,虚弱道:“都先别说话,我时间不多了。”

室内瞬间一静,所有人都呆呆望着他,脸上的喜色开始消失,而他大概把自身情况一说,又对白范这老头无所谓的一笑,让他不必自责治不好他,一个能污染一个世界本源的邪念,哪怕只是一丁点核心力量,他这个庸医解决不了也正常。

白范长叹一声,掩面而走,雾原秋无奈一笑,四处瞧了瞧,目光划过一个个无法接受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脸庞,最后落到美佐身上,笑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美佐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,要不是内心其实很坚强怕是已经哭成一颗小土豆,强笑着说道:“我打电话找你聊天,小代姐姐接的,我就知道你肯定出事了,求了小代姐姐好久她才同意我过来。”

“还是你机灵。”雾原秋微笑着夸了一句,然后轻声道,“美佐,我有事让你做,最后帮我一个忙。”

美佐吸了吸鼻子,用力点头,认真道:“阿秋你说吧,你的遗……你的愿望我肯定帮你办好。”

雾原秋示意她靠近,附耳道,“我死后,第一时间把我手机烧了,千万不要让人看里面的内容,你也不准看!”

美佐知道他手机里藏着什么,她早就偷看过了,雾原秋的密码贼好猜,但她现在根本无心取笑,只是含泪用力点头,认真道:“你放心,欧尼酱,我用嬷嬷的名义发誓,一定帮你完成心愿。”

雾原秋轻轻拍拍她的小脑袋,欣慰一笑:“多谢你了,以后好好的,过年记得给我烧纸。”接着他也不管美佐开始抹眼泪,又转头在人群里寻找,最后视线落到三知代身上,示意她靠过来,小声问道:“美咲和笨肉现在在哪里?”

三知代淡淡道:“她们还不知道你受伤昏迷的事,我没告诉她们,只说你一直在忙,笨肉很生气。”

“这样也不错。”雾原秋也觉得没必要让她们担心,笑道,“笨肉不缺钱,我死后润资屋关掉,所有财产弄成一个投资基金,收益都归美咲支配……定期给修道院捐一笔钱,余下的都归美咲支配,这事你替我和你妈妈说。”

三知代轻轻点头,表示没问题,雾原秋又认真道,“保证她们的安全,拜托了。”

三知代再次点头,同样认真的承诺道:“你放心,只要我还活着一天,她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。”

雾原秋信得过她,放心了许多,而三知代转头冷冷示意别人都退开一些距离,又附到他耳边轻声道:“如果意志被消磨到已经受不了,那做个坏人也没什么的,活下去最重要……你要杀人我可以帮你放风,你要放火我可以帮你浇油,你就算变成一个混蛋也混蛋不到哪里去的,我们可以一起当魔头。”

雾原秋感激的冲她笑了笑,但轻轻摇头,没理会她的劝说,他就是不想当魔头才要交代遗言,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他又把目光投向玉娘、容娘等五只小狐狸,而几名狐女立刻上前一步,单膝跪下,颤声道:“主上……”

雾原秋笑道:“抱歉了,没办法再当你们的天狐,一直以来干得也不怎么好,你们过阵子再选个天狐吧,好好在壶中界生活下去,壶中界我留下的一切归全体狐人所有,算是我对他们的回报。至于你们……你们要想回去的话,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去,要想留在人间界,可以和美咲生活在一起,我留下的钱养活你们是足够了。”

“主上……”五只小狐狸眼圈也红了,哽咽着说道,“我们愿意留下,以后……我们给你守墓,替你保护美咲夫人。”

“随便你们,好好在人间界生活,万一有事就去找三知代。”雾原秋对她们回不回去无所谓,最后目光转向千岁,认真道,“对不起。”

千岁垂目用力摇头,吸着鼻子,嗓音沙哑道:“阿齁,没关系的,那些……那些都不重要了。”

“但我还是要说声对不起,我把我们之间的感情搞砸了,错在我,真的很对不起。”雾原秋微笑道,“我在我卧室床下藏了一封信,是给你的,你自己找出来看吧,道歉的话都在里面,一直没给你,我卧室和房间里还有些遗物,你和三知代分一分,算是留个念想。”

千岁终于哭了出来,而雾原秋又用力握了一下她的小手就又把白范、卫队叫进来说话,愿意回去的就回壶中界,想留在人间界也可以,反正魔潮还会再来,多些人保护美咲、丽华、美佐也不错。

等一切交代完,送走了想回去的狐人——很少,大部分都自愿留下,要把他好好安葬,顺便守陵,让他拥有天狐的体面,而他也没了心事,慢慢闭上了眼睛,准备彻底休息。

好可惜啊,短短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,受了那么大的罪却没享受到什么,感觉死了都好亏,但真的累了……

他渐渐没了呼吸,表情安详起来,而千岁突然心如刀绞,终于痛哭出声,用力摇晃着他叫道:“阿齁,别死,再坚持一下,我其实早就原谅你了,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和你说,你惦记小代是很讨人厌,我是很生气,但我同意了,反正我和小代从小吵到大,以后继续吵也没关系……阿齁,坚持下去,不要死!”

她哭得泪如泉涌,美佐、五狐等人也在默默流泪,而这时雾原秋的“遗体”突然动了一下,片刻后又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千岁愣了愣,赶紧抹了一把眼泪问道:“阿齁,你……你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?”冲着之前两个人的感情,只要雾原秋还有什么心愿,死了都闭不上眼,她拼了一条性命也要帮他圆了!

雾原秋表情犹豫着问道:“刚才我好像听见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千岁赶紧道:“我让你别死,再坚持一下。”

雾原秋想了想,问道:“后面呢?”

“后面?后面是我早就原谅你了……”

“呃,谢谢,不过后面还有吧?”

千岁表情开始不对了,迟疑道:“我说我同意了……”

“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!”雾原秋感叹了一句,开始望着天花板出神,神态再次安详起来,甚至比之前更安详了。

千岁呆了呆,小声叫了两声“阿齁”见他没反应,心里再次一痛,眼泪又流出来,慢慢伸手去合上雾原秋的眼睑——好吧,至少满足了阿齁的心愿,让他走得轻松了一些。

但她小手温柔的抹过雾原秋的脸,雾原秋的眼皮却没闭上,还在望着天花板。

怎么还死不瞑目?

千岁赶紧用力再抹了两次,发现雾原秋始终闭不上眼,终于困惑起来,奇怪道:“阿齁,你怎么了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雾原秋终于回过神来,看看黄毛猫猫千岁,再侧头看看黑长直三知代,想想家里还有卷毛和抚子人|妻,犹豫着说道:“现在我感觉……还不错。”

“感觉不错?”千岁的小脸开始发黑,微微低头问道,“所以……”

雾原秋已经在脑海中开始规划未来生活,没注意到她的危险表情,喃喃道:“所以,依现在的情况来看……”

细想想也是,现在放弃太早了,一点邪念而已,只要心有美好,怎么可能挨不过去,自己身为男子汉大丈夫,意志理应坚如磐石,怎么可以就这么被轻易消磨殆尽,怎么能就这么被轻易扭曲本性!

必须

(本章未完)

第三百二十九章 两个天命之子的交锋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