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 序幕开场

唐辰睿第一次遇见席向晚,是在简氏三十周年晚宴上。

简氏董事长简海成,当过兵,吃过苦,退伍后恰好遇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,顺应时代潮流下了海。简海成为人正直,头脑灵活,企业家应有的两条标配他有得很到位,再加上接受过正规部队训练,退伍后常年保持异于常人的高效体力,正所谓时代造英雄,他不成功谁成功。

唐盛和简氏多年前就有合作之交,唐辰睿接手唐盛后,对简海成的印象非常好。翻看合作账面,你给他一分,他回报你十分,令银行避之不及的民企贷款跑路事件从未发生在简海成身上,简氏最困难那几年他抵押了全部家产用贷款发工人工资。撇开资本家这个身份不谈,身为后辈的唐辰睿对简海成是敬重的。

当晚,唐辰睿亲自携礼到场。

晚宴办得很低调,来宾贺礼皆作为慈善用途捐赠。非他主场,唐辰睿有意避开成为焦点,拎着一杯香槟去了庭院。

庭院内设有甜品自助席,女孩子的最爱,三三两两,娇娇笑着。

名媛淑女聚集之处,一个大咧咧的嗓门十分醒目。

“席向晚,吃这个,还有这个这个。真是,你动作太慢,蜗牛吃得都比你快。算了算了,就你这速度,太没诚意了。”

回应大嗓门的是一句慢吞吞的文不对题:“蜗牛不吃甜品吧?”

唐辰睿觉得有意思,投过去一眼。

是简捷和她的朋友。

简捷他当然是认识的,很多年前唐怀意还打过简捷主意。唐盛董事会主席挑儿媳妇,最看重“家风”二字,简海成名声甚好,就简捷一个独生女,唐怀意很是中意。唐辰睿知道后,皮笑肉不笑地“呵呵”了一声。

后来,唐怀意才有所耳闻简捷的情事,颇为遗憾,也就从此不再提了。想起当日唐辰睿不解释不反驳的样子,唐怀意有些了然,他这个儿子冷面善心,纵然被乱点鸳鸯也绝不把有伤女方的真相说出来。

这会儿简捷正揶揄身边人:“哟哟,怎么,从席家出来的大小姐,让你赏脸来我这玩,都不肯呀?”

那人笑了一声。

唐辰睿许久未曾见过这样的笑声。

不在意的,无所谓的,仿佛无论对方是善意是恶意,对她而言都构不成伤害的。她有足够的内心安定,去同这并不友善的世界幽上一默。

“席家大小姐?”那人笑:“你觉得我也配?”

简捷倒是尴尬了。

“哎呀,我不是那个意思,还当你吃惯了席家的山珍海味,吃不惯我爸弄的这些土味。”

那人不以为意,手指黏起一块蛋糕放入口中。

“我吃得比较慢,好东西,吃得慢才记得住味道。”

简捷摸着下巴下结论:“席检察官,你就是对任何东西都太不上心了。”

做检察官的。

唐辰睿喝了口香槟,无聊地开了个小差:做检察官,吃东西都这么慢,碰上抓人搏斗怎么办。

话不能乱说,小差不能乱开。这是道理,你得认。

唐辰睿很快体验了一回。

年末,凌晨,机场。

时差,日夜颠倒,高强度工作,每一项都让唐辰睿的体力消磨殆尽。走出接机口,男人隐隐头疼,这是感冒的征兆,这个年恐怕过不好。

他正头疼着,人群中一阵喧哗。

有人惊魂未定喊:“抢劫啦!我的包被抢了!”

人群沸腾,有人闪躲,有人作案逃离,有人飞奔直追,还有无辜路人被牵连。

唐辰睿就是那个无辜路人。

一切发生太快,他筋疲力尽,大脑罢工,好端端等在路边弯腰拎行李箱,被匪徒劫了。他眨眨眼,“嗯?”了一声,飞来横祸,仍然淡定。

实不相瞒,他那个被抢的箱子实在破落。

几件替换衣服,几套差旅日用品,除此之外,别无其他。此趟出差不为洽公,只为联络合作方关系,他轻装上阵,连电脑都没带。这会儿被劫的,大概只有那个箱子还有些价值,但他又不是女孩子,对箱包无爱,丢了也就丢了。

三个劫匪边跑边示意,分开跑,安全!嚯,还是团队作案。可见年底手头紧,凌晨还豁出命去干一票。

然而事有变数。

一声哀嚎,一个劫匪应声倒地。制服他的那人手不留情,挥拳相向,昏迷,人一下没了声。那人迅速蹿起,三两步上前,腾空跃起,长腿痛击,击中第二个劫匪下半身。软肋受重创,匪徒嗷嗷痛叫,那人看准时机,劫过匪徒手中抢来的行李箱,挥手用力扔出去,不偏不倚,恰好正中第三个匪徒背部。奔跑中的匪徒全然不知厄运已到,背后迎头痛击,一声痛呼后踉跄倒地。

机场警察迅速到场,将三名劫匪统统带走。

方才那人与警察交接,做了几句笔录。唐辰睿远远听见做笔录的警官笑:“我说呢,谁这么好的身手,原来是同行。咱俩同校毕业啊,席检察官。”

遇见同窗,警官心情好,自顾自多聊两句:“听简捷说你前阵子受伤了,替庄检察官出任务时受的,如今看来,你这恢复能力很强啊。”

那人却道:“庄检察官不知道这件事,不要多嘴。”

警官连连点头。

那人不邀功,做完笔录就走,仿佛方才那番英雄作为不过是家常便饭,提了反倒不适。

唐辰睿眼神追随,见她未离去,反倒往接机口走去,他鬼使神差,跟了上去,把丢了的行李箱忘在脑后,警察通知“失物寻人”也不在意。一个箱子而已,哪有她来得惊艳。

等在接机口前,她整理仪容。把散了的马尾重新扎起,皱了的外套脱下来,拍打一阵,褶皱抹平后又穿上身。除此之外,没了。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孩子,和“精致”二字无缘,随身连唇膏都没有。

但,贵在有心意。

唐辰睿忽然心猿意马。

不晓得他生命中那一个会为他等在凌晨接机口,扎马尾、理外套的女孩在哪里。

他正怅然,见到接机口身影,怅然变成了羡慕与嫉妒。

会等他的女孩不知在哪,但眼前这个等的显然不是他。

席向桓走出通道,她迎上去,两人轻轻拥抱,礼貌又温情。席向桓说了什么,她笑了,当席向桓拿出一个小礼盒放到她手上时,她的笑容已经成为了凌晨机场最耀眼的那一个。

唐辰睿漫无目的地看了一会儿。

没有情绪的情绪最不好,他和这一种状态相处不熟,很是陌生。若有所思,却思不出个所以然;有些想法,却不知是否该控制。

后来他找了人,通过警方,找到她,只说是想感谢她,想把当日那只行李箱赠送给她。最后,行李箱被原封不动送回他手中。警方转交给他一句话,席检察官说不用了,无功不受禄。

他绕着箱子盯了一圈,心情有些不爽,有些酸,有些逞而不得的失落,有些不被人中意的寂寞。

彼时他尚未明白,这种不适,原来就叫柔情。

不拒绝唐辰睿的女人,唐辰睿不会记太久;拒绝唐辰睿的女人,唐辰睿也不会太在意。如果没有第三次遇见,唐辰睿对席向晚,也许不会太当真。

他再次看见她,她状况不太好。

一楼吧台,她喝着酒,一杯又一杯。面前坐着几个男人,一杯一杯给她倒。

她显然是被迫的。

二楼,唐辰睿应酬完毕,经过时眼风一扫,留了步。

他叫来酒保,指指楼下:“什么事?”

对唐总监,酒保不陌生,虽然不常来,但每次来出手甚阔,会所上下最爱的类型。酒保告诉他:“那边是席小姐,上周和简小姐一起来玩的时候听见人侮辱简小姐暗恋人的事,席小姐听了几句就动手了,把人教训了一顿当场道歉。但她运气不好,这些人和席氏重工有关联关系。席氏重工么,唐总监您懂的呀,最近不行了,都靠关联方给面子撑着,今晚把席小姐叫来了这里,报仇整她呢。”

唐辰睿听着,没什么情绪地开口:“打个电话给席向桓,叫他来解围。”

“哎哟,早打了,席家接电话的是席董事长呢。席董事长可真是个狠人,一听席小姐在酒吧被人闹事就发好大的火,说是让她长个教训也好,席向桓忙着呢,不让我们打扰他。”

唐辰睿笑笑:“对女儿这么舍得?重男轻女?”

“唐总监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。席小姐不是亲生的,是收养的,是好多年前席家一位心理医生的女儿……”

要不要多管闲事,这是个问题。

他看得出来,她心里有人。上次机场见了,还在诧异她这份兄妹之情似乎有些不寻常,如今听了酒保一席话,才明白,哪里是兄妹之情,她对席向桓早已是男女之情。

然而,这份男女之情却没有成全她。

纵然是她的信仰,又有何用,了生死大事都不行。

世界上总有这样的人,对朋友讲义

(本章未完)

第十章 风陵渡口,就此别过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