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三

秦菲念大二那年, 学校搬去了总部。

总部在市区, 离裴笙的房子仅十分钟车程, 对她来回赶路十分便利。

再者, 自领了结婚证后, 彼此也顺其自然地同居到了一块。

之后两年, 她顾着学习, 他忙着工作, 各有各的生活轨迹,偶尔约会出去消遣,日子过得惬意又相安无事。

秦菲原以为就这样等着毕业, 紧接着顺利步入早已计划好的婚礼。可哪知,精心安排好的事情,老天总要提前给你一个措手不及。

她未婚先孕了。

大四第二学期才开学没多久。

秦菲发觉的时候,已经胆战心惊了足足一个星期。

从校外药店买来验孕棒,上头出现的两条红线,彻底敲醒了她腹中有生命存在的可能性。

秦菲在卫生间呆站了许久,才缓缓反应过来, 将手挪到腹部轻轻抚摸, 感受里面似有若无的律动。

那感觉很奇妙, 摸着摸着她真觉得有了,而且很强烈。

她第一时间拿起手机,给他发信息。

“长官,我现在手下有个新成员介绍给你,你们营队收不收人?”

对方发来:“我手头满额了, 不开后门。”

秦菲问:“真不收?”

对方回得斩钉截铁:“不收。”

秦菲明白他何来之气,不过是前天晚上拒绝了他的邀请,选择待在宿舍跟室友们玩开黑游戏,才遭到他如今的反冷暴力。

不过这腔势看似也持续不了多久。

她又问:“怎么办?他现在在我的肚子里,你不接受的话,我只能送别人去了。”

秦菲放下手机,盯着屏幕开始读秒。

过足十秒后,那方如她所料,终于醒悟过来。

“你什么情况?”

秦菲抿唇笑,回过去:“没错的话,亲生的。”

“查到了?”

秦菲将那根棒的两条线拍了过去。

他只回一句:“现在准备一下,我去学校接你。”

一刻钟后,裴笙的车子在校门外停住。

秦菲几乎是远远就跑过去,喘着气开门上车。

刚坐稳,就听边上的人忧心道:“从现在开始,做什么都给我悠着点。”

秦菲听出意思,反笑:“还不一定呢,万一是我吃坏肚子误诊……”

裴笙打断:“我觉得是真的。”

秦菲:“嗯?”

他不急着开车,先帮她将安全带扣好,提醒说:“不记得上个月在车里,临时用完了没戴么。”

经他这么一说,秦菲猛然记起,再推算了下日子,恰巧在范围之内。

那回她也是心大,以为偶尔一次不会出什么状况,没想到……

秦菲说不出是幸运还是叹气,在真正的结果出来之前,她做了不少思想工作。

毫无准备是无疑的,可她也并不完全排斥,甚至很快接受了事实。这个时机出现得刚刚好,目前是实习期,她不受学校课程困扰,反而有充足的时间自由安排。等毕业了,又可以安心养胎。

裴笙开车上路,看出她在顾虑,什么也没说,只管将车开到医院,车速稳妥,不急不缓。

到医院后挂号检查,很快得出结果,意料之中。

正因为有了心理准备,俩人都显得很镇定,听着医生一句句的嘱托跟告诫。

裴笙话稍微多些,每当医生将话说完,就不断举一反三,将所有日后需要面面俱到的疑难都问了出来,并当即在手机里下载了一个关于孕宝要点的APP。

秦菲原先也有话想问,却全都被他捷足先登,只好静静地在一旁听他跟医生对话。

终于交代完一切,裴笙牵着秦菲走出医院,手上的力道握得她的手发紧。

秦菲侧头看他,阳光从他那边照过来,暖融融一片,她看得出他脸色狂喜,估计正在准备一个为人父的身份。

她心底也掩不住兴奋,却还是叹气:“怎么办?一点准备也没有。”

裴笙听这话,改成拥住她,将她贴在臂弯间,说:“那现在去准备。”

秦菲看他:“去哪儿?”

医院对面刚巧有家书城,穿过马路就到了。

裴笙一路上车流盯得紧,瞻前顾后都注意好了,才搂着她安全过到对面。走的时候,还不忘点醒她:“以后出来,做什么都得看看周围环境,最好在安全的地方呆着,少莽莽撞撞的。”

秦菲不忍笑:“现在才一颗小豆子呢,有那么夸张吗?”

他表情仍是严肃:“以后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尽量陪着你。”

秦菲想了想也从了,这些事即使他不说,她自然也会多加注意。只不过,这个新晋爸爸似乎比她这个新晋妈妈上岗更快。

进了书城,里面地方很大。

裴笙一路走向生活区,挑着看了几本怀孕知识的书籍,权衡之后索性把孕前孕后相关的一些书都搬下来,全部送到收银台付款。

秦菲不免有点吃惊:“这么多书我看不完啊。”

这人倒是分工明确,指着手上的书比划:“这几本你看,剩下的我看。”

秦菲对比了下,他的任务似乎更多,便也说不出推拒的话了。

可谁想,这男人看书极快,光一个晚上睡前功夫,他就一目十行翻了小半本,还嚼得津津有味。

秦菲靠在他怀里,狐疑地问:“你都看出重点了吗?”

他目不转睛地点头。

“那主要讲了什么?”

“说三个月之后就能过性生活。”

秦菲即刻反悟过来,捶他。

他笑得胸腔震荡:“上面真有写,不信你看。”

秦菲凑过去,睁大眼睛由上扫到下,果真见里面讲到了房事注意事项。

难怪刚才见他脸上划过一丝狡黠的笑。

秦菲干脆也朝他挑衅:“那你这三个月别碰我。”

某人拿手在她身上各处揉捏:“这样也不能碰吗?”

秦菲被他弄得身子发软,心知低估了他的路数,人往被子里躲:“你儿子不同意。”

裴笙将书放一边,跟她一块钻进被子里,手往她腋下抓:“谁说儿子了,指不定是女儿。”

秦菲窝在他怀里不动,眨着眼睛:“听他们说,孕吐明显生的就是儿子。”

裴笙并不在意,“生什么都行,健康最好。”

秦菲点头:“嗯。”

裴笙补充:“还要聪明。”

秦菲骄傲:“肯定聪明。”

裴笙抚弄她尚且平坦的肚皮,忍着笑意说:“爸爸妈妈亲热的时候,要学会安静地不动。”

秦菲拿手肘捶他:“你别带坏我孩子。”

他捏她脸蛋:“也是我孩子。”

过了些日子,秦菲去医院做产检,裴笙陪同。

这回医生带来一个好消息,说胎儿有两个。

秦菲当时以为听错,压抑着惊喜重复问道:“真的?”

医生慎重点头:“不会错的,你看。”

那儿有黑乎乎的两个小点,在她腹腔内缓缓游动。

裴笙得知后,简直欣喜若狂,差点就将秦菲整个人举起来了。

他抱着她,不顾路人侧目,在她脸上猛亲,又在她耳边说着感谢。

秦菲推辞:“这是你的功劳。长官,你很厉害啊。”

他捧着她的脸,认真端详,说:“接下来得改变点计划了。”

秦菲好奇:“改什么计划?”

他笑开脸:“食量增两倍。”

秦菲抗议:“我又不是猪。”

他揉她发顶:“就当母猪在养着,养好了就能生了。”

回去以后,裴笙请了专业的营养师,安排秦菲的日常饮食。

而秦菲自孕吐过后,胃口大开,加之餐食丰盛,不知不觉体重就超百飙升了。

她一面忙着服从孕期活动,一面抽空忙着实习事项。

直到六月中旬,学校开始忙着返校毕业。

那时,秦菲的小腹微微隆起,穿着宽松的裙子尚能遮挡。

宿舍的人早已知情,但对她有孕的事一致守口如瓶,除此之外无人知晓。

毕业答辩那天,刚好安排了班级聚餐,秦菲应邀前往。

裴笙知道这种聚餐情绪高,难免有人疯疯癫癫,因此特意嘱托她宿舍的人帮忙看着点,不能沾一点酒,吃的方面也要多加注意。

席间,周素忍不住艳羡:“营长对你看得可真是紧。”

秦菲只能喝白开水,慢悠悠地喝完一口放下,说:“现在知道了吧,我现在被他控得死死的,谁让我身上背着两条命呢。”

陆依酸道:“得了吧,生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何彩彩问:“我有点好奇,你现在还在背军婚守则吗?”

提起这个,秦菲一

(本章未完)

番外二目录+书签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