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本贤妻 > 九百三十四 我冤呀
背景
18号文字
字体 夜间模式 (配合「夜间」使用)

九百三十四 我冤呀

    回去白府,白姑太太和堂伯娘说了这几(日rì)的事(情qíng),如今白老妇人心(情qíng)舒畅,最挂心的小儿子可算是好了,虽然当初续娶娶谢家女不满意,可如今也被朝廷封了毅勇夫人,外人不知是谢家那三姑太太呀,经过孙女之事,她也想开了,哪怕将来儿子媳妇回京,她也接受,好歹谢家女还没孙女那么傻的吧。

    白三太太是守着女儿每(日rì)发愁,虽然女儿如今都知道了,但也心死了,跟傻了般,就最初抱着母亲痛哭一场,说了句对不住,之后就是每天发呆。

    白姑太太见了弟妹,白三太太是掉眼泪,再恨女儿不知事,可如今这样了,也跟摘了心一样。

    “堂姐,你说她怎么那么傻,当初怎么劝都不听,就是事出了还回娘家来给那人求(情qíng),看着我公公的眼神,我是无地自容,我就教出了这么个女儿?可如今,她这样又该咋办?老爷说让我带她回娘家住段时间,可就是我娘家的哪个不知道这事?到时一点风言风语的,让玉禾怎么受得了?”

    白姑太太也同(情qíng)弟妹,去年侄女看上探花郎之事,弟妹还托她去谢府打听了,果真就和打听来的一样,那个不是好人,可惜,侄女一头撞上去。

    “三弟妹,不行让她明年跟我一道回江南,我那有别院,休养个几年,再找个人嫁了,以后也能知好歹了,玉禾还年轻,路还长的哪。”

    白三太太擦了眼泪,狠狠心说道:“我跟着去,老爷大不了有姨娘照顾,别的儿女都成亲了,我也没啥可不放心的,就这个玉禾,别人能舍了她,我当娘的不能,我陪她去。”

    白姑太太点头,都是有女儿的人,自然理解,她的玉凤,虽然女婿是没啥挑剔的,可是去了那风沙之地,她也是哭了好久,可老爷却说女婿去那比呆在京里好。当娘的和当爹的想的就是不一样,再好也舍不得女儿女婿去那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这一生,还算平坦,夫婿虽然有小妾,但也是人之常(情qíng),并没宠着哪个就和正室过不去,当妻子当娘的,为这个家((操cāo)cāo)劳,如今都是抱孙子的年纪,也没心吃那个味,男人总的要松快松快,可她((操cāo)cāo)心劳累不说,(身shēn)子早就没了葵水,哪还有精力伺候丈夫去,自然交给小妾了,只有儿女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白姑太太安慰弟妹,脑子里早就抛锚到去参加喜宴要穿什么,听说彭家节俭惯了,不能打扮太华贵惹人眼,来之前老爷就交代要留心打听彭大人,找机会交好,趁着这个机会认识一二,以后也好上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夫人见侄子宋四来给她请安,欢喜的问了兄弟(情qíng)况,宋四哄着姑母说话,说本来想给他爹买了个美妾,可是问了问,说这要沾了女色,比别的还损伤寿命,太夫人赶紧说那就别买了,还把儿媳给她的皮影戏拿给侄子看,不敢送,让侄子照着这个买个去,好让庄子里的兄弟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宋四一一应了,太夫人如今对这个侄子最满意,比对大侄子兼大女婿还满意,能赚银子,带着宋家子侄都学好,还照顾父亲,比其他几个侄子都强。

    宋四隔段时间就来府里看看姑母,也是能和表哥见见,再是亲表兄弟,多年不见,也彼此冷淡,不像以前,宋家人门都不让进,这几年因为他的主动,关系反而亲近多了。

    大表哥因为他哄住了姑母,对他也和颜悦色,三表哥脑子简单,但看得出来,也佩服他宋四的能力,所以宋四越加感觉这亲(情qíng)就是你来我往,以往是他一是觉得没脸,二是就是想靠自己闯出一条路,可惜,这年道,有钱能使鬼推磨,有人好做万家生意,搭上了表哥,如今京里人对他宋四也能高看一眼,出去在商贾人中,更是对他一片客气。

    给姑母和两位表哥留下礼物,宋四出去后,坐在马车里是前思后想,以前的郡王世子周望江如今是庶人,还不如个普通老百姓,家产全部没了,不管他做了什么,当初可是拉了宋四一把,虽然也是为了他自己赚银子,宋四退出聚财楼,周望江也退给了他打算不要的股份银子。

    所以宋四是想了好久,应该去看看以前的东家,尽他自己的心,原本今天来谢府是想和表哥商量下,后来觉得是自己的事,自己做主,就没开口。

    端和郡王府被抄家夺爵后,在城外的一个庄子里圈着,哪里也不能去,里外都有人看守,周泰一下衰老了,周姜氏每(日rì)骂个不停,看到大儿子就骂是他连累了全家,看到小儿子就是泪水涟涟说她害了儿子,长英如今是命不久矣,每(日rì)咳血。

    周望江是悔恨又痛恨,要不是母亲偏心,他为了多给自己赚银子,怕母亲把家产大都留给弟弟。

    做那事,他也胆战心惊,就想只贪三年,然后交给朝廷,他哪有那个谋反之心,可是如今这样了,被父亲抱怨,被母亲怒骂,周望江天天喝酒,借酒浇愁。

    等有人通知他宋四来见他,周望江是茫然又激动,被关到这里,没见过一个外人,他胡乱洗了脸,换了衣服,匆匆去了前面。

    宋四来这也吓一跳,就是报了名字家族,也是被人看着进来,见到一个胡子拉碴的,头发也乱着的人冲进来,宋四仔细看才看出是以前的世子。

    “宋四,宋四,你可来了,我冤呀,我没有谋反之心,我只是想多赚点银子,我冤呀……”

    宋四不知说啥好,这个全京里人都知道,你家就没那个本事谋反,可是朝廷规定了,私自开采铁矿就按谋反罪来处理,你要是普通人,早就人头落地了。

    只能听他一顿哭诉,有人看着,宋四不敢多言,只是拿出一些准备好的散银,和小面额银票,塞给了他,听说郡王府的家产都给抄了,一家子圈在这里,总的要打点人,多的他也不敢给,只能尽力了。
← 键盘键 <<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+ 标记书签 下一章 >> 键盘键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