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武者道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时辰已到
背景
18号文字
字体 夜间模式 (配合「夜间」使用)

第四百四十四章 时辰已到

    师徒二人离开了方丈室后,贺如龙隐隐约约听见了里面,传来的刀子声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“快走,若是师兄反悔,咱们就赔了。”贺如龙只觉得周遭景色飞速退去,几乎是三两步过后,他便来到了般若堂的大堂。

    “师傅,这串挂珠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综合明心如同被一头洪荒猛兽追杀,加上方丈室内传来的扎心声,脖子上的挂珠定然有神奇之处。

    “神奇?”

    明心到了般若堂,这才放心下来,听到自家宝贝徒弟如此询问。他并没有立即答复,反而是优哉游哉的坐到了主位上,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戴上之后,有没有发觉自己貌似变得更加敏锐了?”

    闻言贺如龙立即愣在了原地,明心这一句话,到是点醒了他。

    可以确定的是,自己师傅身上肯定怀有类似神足通的神通。

    否则不可能随随便便一两步,就能跨越方丈室和般若堂的距离。

    以往自己只是眼前一花,之后便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甚至,能看到周围飞速倒退的景色。

    固然有自己实力提升的缘故,可明心那是什么等级的高手?

    即便他晋级为元神境,怕是一样根本跟不上神足通的速度。

    所以说其中的原因,必定是脖子上这一串,让方丈师伯心疼的挂珠。

    “这串挂珠看似普普通通,平平无奇。可是每一颗珠子里面,包裹的都是悟道树的种子。当年为师我眼馋了好久,三番两次的去求方丈师兄,借我带一带。

    可惜,全都被他给拒绝了。当时为师我只是想挤兑一下他,谁承想这家伙为了面子,竟然真的将此物予你。想不到啊,曾经垂涎已久的悟道挂珠,居然让老衲的徒弟给得来了。”

    明心的心情,明显很不错,甚至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当然他的微笑,贺如龙怎么看都挺猥琐的,与往日里那个心黑手辣的老僧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如果仅仅只是让徒儿我的感觉更加明锐一点,貌似没有什么作用啊。”

    贺如龙摊了摊手,这种加成对于他来说,如同鸡肋。

    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明心狠狠的给了贺如龙一个‘爆栗’,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笨蛋!修炼龙象般若功那一股子聪明劲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某个心性残暴的大和尚,异常委屈。

    师傅,那都是表面现象,其实徒儿我都是靠着血能才走到了如今!

    只是这话只能憋在心里,万万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为师那神足通如何?”

    “方便!”

    “噗!”明心问了一嘴后,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谁承想自家弟子,给了他一个方便的答案,直接让其将口中尚未咽下去的茶水全部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”贺如龙看着明心一副想要提刀砍死自己的表情,急忙改口。“逃命挺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如此奇葩的回答,让老和尚脸都黑了下去。

    自己这门神足通,怎么到了徒弟嘴里,像是一个缩头乌龟的必备技能呢?

    不是方便,便是逃命方便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真的挺想撬开贺如龙的脑袋,看一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,为何总是和常人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不谈神足通如何。你就没有一点,感觉自己好像能知晓其中玄奥的意思吗?”明心放下茶杯,提醒道。他发誓,如果贺如龙继续说什么方便的话题,就直截了当地弄死他!

    话音落下,贺如龙脑海里顿时浮现了之前,明心是如何施展神足通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明明记得,自己压根就没有看清楚,自家师尊是怎么施展神通的。

    可神奇的是,他居然能清晰的‘看到’!

    并且明心每一步其中的玄奥,隐约能察觉到大半。

    然后贺如龙根据脑海中的记忆,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人影消失在般若堂,明心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这其中的功劳,贺如龙脖子上的那一串挂珠要占去大半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本人,没有超乎常人的领悟能力,亦是不可能只是在自己施展出一次后,就能领悟些许。

    只是明心尚未欣慰完毕,便听见远处的药王院内,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嚎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声尖叫,可谓是惊天地、泣鬼神。

    其中惨烈,简直瞬间能让人脑补出一副画面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明心面色一变,脚下一动便消失在了般若堂。

    药王院,明礼修养的卧室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了两个不速之客,其中一位,满脸尴尬的坐在明礼的腰上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,则是站在床边,同样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师兄,师侄。你们二人放过老衲可好?闭关遭劫也就罢了,之后明心师兄你硬生生将我从空中按下来,使得病榻四分五裂,老衲伤势加重。这些我依然可以看开,不予追究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,悟道又一次从天而降。师弟我只想问一问,你们师徒二人到底想干什么?平心而论,般若堂的每月的丹药,师弟我给的,要比其它院多出四成。

    怎么着?还是嫌少?实在不行,老衲我把药王院每个月的修炼物资,分给你们一半不行吗?师弟我就一个要求,求求你们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贺如龙是真的尴尬,都有些不好意思看明礼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只是试验一下这神足通而已。

    结果好巧不巧,偏偏来到了明礼养伤的禅房。

    更加让人悲剧的是,师叔又一次遭到了来自他本人的暴击。

    贺如龙这个身体,重量还是很可观的。

    当时他好似隐约听见了,一声咔擦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屁股底下的师叔,哪一根骨头被坐断了。

    但愿不是脊椎,否则明礼就要成为大晋第一个无脊椎动物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抱歉。”明心急忙一把揪起尚在愣神的贺如龙,然后连连道歉,脚底抹油溜了。

    重伤的明礼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罪魁祸首逃走,而自己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胸中郁气上涌,眼前一黑顿时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首座?!首座!不好了!首座又受伤了!”

    般若堂,明心看着自家宝贝徒弟,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徒儿,明礼师弟,可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?”

    贺如龙脸色一红,说实话这位师叔,跟他真没什么仇恨。

    反倒是在大佛寺内,一直躲着他走。

    “师傅,这一切都是巧合。徒儿我和明礼师叔,真的没有什么恩怨。”

    闻言,明礼抬头望天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们二人真的命中相克?唉,算了。想必为了三寺合一,明礼师弟亦不会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如龙默默无言,现在师叔他老人家,想说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那冲击力,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加上事出突然,明礼又没有什么防备。

    估计这一次,没有个一年半载,恐怕他都未必能下床走路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现在知道方丈师兄这串挂珠的神奇之处了吧?只要不是什么逆天的秘术,一旦被你看见,便能一一施展出来。当然威力,比不得人家常年苦修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以后但凡是有什么邪魔外道,想要霍乱你的心智,都不能得手。不论是什么阴邪,都不敢进你周身一丈。否则被这挂珠之上的佛光一照,立即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明心这不是在吹牛,贺如龙脖子上的那一串挂珠,乃是方丈自小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老方丈多大年纪,除了老一辈的和尚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由于常年侵染佛法,使得挂珠不仅是有了BUG一般的领悟力,还有无与伦比的克制阴邪之力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若是在原始空间售卖,恐怕是一个天价。

    一个卖了贺如龙本人,都凑不出来零头的价格。

    “最近这段日子,你就安心的呆在大佛寺,修炼神足通吧。有什么不懂得,可以来问为师。”说罢明心便摆手送客,贺如龙施了一礼后,便向着自己的小院走去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施展刚刚学来的神足通,很简单他是在害怕,自己一不小心又坐在明礼的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的师叔简直是一块磁石,无时无刻的不吸引着他去祸祸。

    刚刚回来不到三天,明礼就连续遭了三次劫难。

    再来一次,恐怕就要去西天伺候佛祖他老人了。

    为了明礼的性命,贺如龙觉得还是能够克制一下的。

    当然在这三个月内,若是自己一不小心又飞了过去,那就不能赖他了。

    正在接受治疗的明礼,突然无端端的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现在的他正在被自家手下医治。

    然后这位药王院首座,又悲剧了!

    摇头晃脑走向自己小院的贺如龙,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知道了,恐怕亦是只会唏嘘一番,祝愿师叔早日康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连三个月,贺如龙一直都在安安心心的修炼神足通。

    当然这其中,亦是发生了不少让人嘀笑皆非的事情。

    例如,某个生性残暴的大和尚,一不小心钻进了各大院首座的禅房。

    有几位甚至在参禅悟道,结果从天而降一人,一屁股坐碎了木鱼,崩了一脸的木屑。

    然后贺如龙还一脸无事的拍拍屁股,走了

    对此,这些个首座没少跑去般若堂投诉。

    贺如龙一个小辈,他们总不可能出手擒拿吧?

    这样的话,岂不是以大欺小,好说不好听啊!

    何况,万一明心发怒,事情就搞大条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自己等人,被人家师父吊着打,那不是更丢脸。

    可惜这些个人,无论说什么,明心依旧一脸冷淡,回了他们呵呵两个字。

    于是无奈的众位首座,只能偃旗息鼓。每天晚上打起十二分精神,防备着会突然从天而降的屁股坐碎自己的木鱼。

    连续几天过后,贺如龙也许是控制好了自己对于神足通的掌控力,并没有再发生如此悲剧。

    诸位首座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同时心中暗骂,明心为何收了这么一个爱惹事的玩意儿做徒弟?

    “轰隆!!”

    老方丈一脸懵逼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贺如龙,整个人陷入了呆愣当中。

    而正在修炼神足通的大和尚,一样懵逼了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,一老一少。就这样互相对视着,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自从贺如龙师徒二人,诓走了方丈的挂珠后,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滴着血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个和尚,并且佛法高深。

    但是那挂珠,真的是整个大晋都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都有喜怒哀乐,和尚亦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于是,老方丈为了让自己不至于那么心疼,最近这段日子都在念经参禅。

    大约是他的佛法确实了得,连续几日过后,心情逐渐变好,可以说是拨云见日。

    估摸这样下去,那串挂珠没了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只是由于一直在方丈室念经,他到没有注意寺内,某个修炼神足通,连续大闹大佛寺的坏小子。

    然后贺如龙一步踏出,从天而降坐碎了老方丈的木鱼。

    那块木鱼,同样是他的纪念品之一,异常珍惜。

    亲眼看着它被坐碎,老方丈受伤的心灵,不仅没有得到愈合,反倒是又被贺如龙反手扎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悟道,你说说老衲该怎么惩罚你?”

    虽然心灵很受伤,可老方丈还是很克制。

    贺如龙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师伯,你说什么,师侄我实在是听不明白啊!对了,不打扰您老人参禅礼佛,我这就速速离去。”

    打了一个哈哈,贺如龙脚底抹油,施展出了神足通,欲要逃离作案现场。

    紧接着方丈的实力,第一次显现在了其面前。

    一只右手伸出,直接洞穿了虚空。

    随后感觉到自己逃出生天的贺如龙,擦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冷汗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还好!还好!这要是被方丈师伯抓住了,指不定怎么收拾贫僧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悟道,你说说老衲该如何惩罚你?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如同九天惊雷,炸的贺如龙耳膜嗡嗡作响,眼冒金光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恢复过来,他寻立即着声源望去,之后就跳了起来,一句卧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因为维护人了看见了,一个堪比山峰的人脸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的份量,充其量只是其脸上的一根汗毛罢了!!
← 键盘键 <<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+ 标记书签 下一章 >> 键盘键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