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> 第三卷 九校战篇 上 第三章
背景
18号文字
字体 夜间模式 (配合「夜间」使用)

第三卷 九校战篇 上 第三章

    校方让学生在固定教室上课的优点,在促进人际关系的建构与培养中也可见到。

    地缘关系从以前就和血缘关系并列为建立人类强烈羁绊的要素,无论是正式或非正式团体,都倾向藉由区域划分组织归属。

    这番话要表达的意思就是……

    「早啊,司波,我听说啰,真有你的。」

    「早,司波同学,加油喔。」

    「早安,司波同学,我会帮你打气。」

    「嗨,加油吧,司波。」

    ……就像这样,即使是平常并没有特别亲密的同学,也能够建立藉由问候,顺便激励自己的友好关系。

    星期一,达也抵达教室之后,接连收到班上同学的声援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做,当然是因为达也获选加入九校战代表队。

    「大家的消息真灵通。」

    「一点都没错。上周才定案,明明还没正式公布。」

    「就是说啊,到底是从哪里打听来的?」

    雷欧、美月与艾莉卡都没有露出装傻的表情,看来不是他们四处宣传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并没有下达封口令就是了。

    当时只有高年级学生参加会议,可能是从社团学长那里打听来的吧。

    「这么说来,记得今天会正式公布?」

    艾莉卡歪着脑袋询问,达也面色凝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包含工程师团队在内,九校战的代表队名单终于在上周五定案。

    依照原本的进度得在两周前确定人选,所以算是迟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该说幸好吗,由于竞赛选手早已选定,像是竞赛用CAD或队服这种最花时间的道具已经准备得差不多,但因为工程师人选没有定案,机器检查与启动测试的工作几乎都没完成。

    深雪自己也是选手,却忙于准备工作完全抽不出空档。为了她,达也下定决心牺牲奉献在所不惜,但还是无法拭去那种逼不得已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记得第五堂课改成全校集会,对吧?」

    美月说着,看向桌上设置的终端装置确认今天的课程表。

    上午三堂课、下午两堂课的时间分配是全年级共通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除了实验、实习与体育课,标准课程(定为标准的学习进度)是依照学生自己的步调,以个别分配的终端装置授课的现代学校,不会严格规定各堂课的上下课时间。

    在现代学校,年级越高越不计较上课时间与休息时间,只为了代表队的授旗典礼就召集全校师生,可以代表校方多么重视这项活动。

    「达也同学也会在授旗典礼上台吧?」

    「嗯,对……」

    达也结巴回答美月的询问,其实这正是他面有难色的最大原因。

    「只有达也是一年级吧?」

    如雷欧所说,获选加入技术团队的一年级学生只有达也。

    经验是调校CAD不可或缺的要素,理所当然应该由高年级学生获选加入技术团队,但达也的技能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考量到他以一线专家身分活跃于CAD软体开发领域,担任高中大赛的工程师甚至是大材小用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同年级或高年级,都没人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只有妹妹深雪知道。

    「那些一科生好像非~常~委屈喔。」

    一科生不久之前才因为期末考成绩气得火冒三丈,这次选拔肯定令他们内心更不是滋味。这种事不用艾莉卡明说也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「不过参赛选手都是一科生……」

    这就是达也的说法。

    既然新人赛的参赛选手都是一科生,达也获选为后勤人员,他人也不用过于计较。

    ——但这是当事人的论点,无法安抚其他立志走魔工领域的一科生。

    达也很少遭人嫉妒。

    也缺乏嫉妒心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经验,还不足以在这方面观察入微。

    「这是没办法的事,嫉妒称不上理由。」

    所以听到美月一针见血的指摘,达也完全无法回应。

    「放心,这次不会有石头或魔法打你。」

    至于艾莉卡过于极端的安慰,达也只能苦笑以对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第四堂课结束,达也在指定时间前往讲堂后台报到,先到的深雪递给他一件薄外套。

    「这是?」

    看起来只像是普通外套,但达也姑且询问做个确认。

    「是技术团队的队服,授旗典礼要穿那件代替制服外套。」

    回答的人是真由美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正如预料的回答。

    真由美自己则是穿着西服款式的运动外套。

    那件应该是参赛选手的队服。

    依然穿制服的深雪露出充满期待的笑容,将双手所拿的外套递向达也。

    某种恶作剧的冲动瞬间掠过脑海,但达也知道抵抗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达也率直脱下制服外套,挂在预先准备的衣架上。

    接着微微屈膝,穿上深雪为他打开的外套。

    深雪从后方将外套拉到哥哥肩膀上,绕到前面整理衣领与衣摆,退后一步眺望达也的上半身,露出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达也大致明白妹妹心情这么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应该是看到外套左胸刺绣的徽章而开心。

    徽章的图样是八枚花瓣。

    深雪制服相同的位置,也有相同的徽章。

    第一高中的校徽。

    不是后备递补,而是一科生的象征。

    「哥哥,这样很适合您……」

    校际对抗赛的队服造型没有太多变化,为了识别各学校的成员,这是当然的设计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深雪来说,达也现在的样子,令她感叹该有的东西总算归定位了。

    达也本人对此一点都不在意,正因为不在意,所以也不用刻意泼冷水。距离授旗典礼还有一段时间,达也就这么穿着工程团队外套等待开场。

    深雪陶醉凝视哥哥身穿队服的英姿,毫不厌倦。她自己依然只穿制服。达也环视四周,却没看到深雪的西服外套。即使时间宽裕,达也还是觉得早点换装比较好。

    「你不用换装吗?」

    「我要担任典礼助手。」

    听到达也询问,深雪从陶醉表情恢复为往常的笑容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深雪只在这时候排除参赛选手立场,饰演欢送出征的代表……达也以这种方式解释深雪说的话。

    「这样啊,责任好重大。」

    「请不要给我压力啦……」

    明明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就畏缩,却说出这种怯懦的话语,眼神还微微摇曳,达也笑着将手放在妹妹的头上。

    ——周围的人们,以冰冷视线投向这样的两人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名为授旗典礼的代表队成员公布仪式准时开始,并且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即使达也上台,也没有石头或魔法飞过来——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对他来说,这种处境令他非常不自在。

    选手与工程师各自列队,工程师团队除了达也都是高年级学生,难免觉得来错地方。

    达也姑且有在准备会议展现身手,幸好没在这时候遭受奇怪的敌视或蔑视。

    然而,也不算受到善意的欢迎。善意的评价与善意并不相等。

    就各方面来说,他加入团队是前所未有的提拔与特别待遇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的达也,身为二科生却绣上八枚花瓣的徽章。

    应该也有人认为这是在挑衅,引发反感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达也在耀眼的灯光之中,事不关己地如此心想,

    在这段期间,台上正在依序介绍每名选手。

    司仪是真由美。

    介绍到的成员,会在队服别上领章,领章内藏进入竞赛会场所需的ID晶片。

    为了让典礼更加体面,为众人戴领章的工作由深雪担任。

    光是参赛选手就有四十名(除去深雪与真由美为三十八名),所以程序相当费时,不过或许是淑女教育的成果,深雪一直维持甜美的笑容,俐落地为众人戴上领章。

    在感受得到呼吸的超近距离看见深雪笑容的男学生们,几乎都是满脸通红,拼命紧绷着几乎把持不住的表情。

    若只是这样,这幅光景似乎会在后来引发全校女学生的抨击,但接受领章的女学生们也有半数以上脸红害羞或是心神不定,因此没有引发观众(尤其是高年级)反感,而是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领章不只是颁发给参赛选手,也颁发给后勤团队。

    作战团队介绍完毕之后,终于轮到技术团队了。

    「总觉得有点紧张。」

    旁边的人忽然搭话,使得达也悄悄转头。

    同样微微转头看过来的男学生,和达也视线相对。

    达也的目光高度稍微高一点。

    记得没错的话,他是名为五十里启的二年级学生。不用说,当然是一科生(何况台上只有达也是二科生)。

    「是啊。」

    他是明显向达也释出善意的少数派之一。

    这名俊美少年拥有中性的温柔容貌,加上体格比较瘦,要是把长裤换成裙子,看起来就像是「高挑的女学生」。不过他是魔法理论成绩二年级第一,实技成绩也名列前茅的实力派。

    达也重新像这样近距离看见他的「美貌」,就深刻觉得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现在还在台上,所以对话至此结束。

    然而,即使是达也这种迟钝的人,在周遭模糊的恶意之中不经意展现的这股善意,也令他沉重的内心变得轻盈。

    感觉内心阴霾散去,有余力眺望台下的光景。

    台下如常自由入座,全校学生如常自然分裂,一科生坐前面,二科生坐后面。

    然而前半的人群混入了异分子。

    大概是察觉到达也的视线吧。

    艾莉卡向他挥手,她居然坐在前面数来第三排,形容为最前排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达也对此也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进一步仔细一看,艾莉卡旁边坐着美月,另一边坐着雷欧,雷欧旁边则是干比古,后面也都是熟面孔。

    一年E班的同学们毫不畏惧一科生的白眼,占据前排一整块区域。

    达也被他们充满勇气的这个行动吸引注意力的时候,深雪推着推车来到前方。

    选手四十名、作战团队四名、技术团队八名、扣除司仪与助手之后共计五十名的台上成员,已经有四十九名完成介绍与授勋程序。

    终于来到第五十人,也就是最后一人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就是轮到达也。

    真由美念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声音似乎特别加重力道,是达也想太多吗?

    达也向前一步行礼致意。

    深雪露出了整个人几乎要融化的笑容——甚至令达也不禁有点担心妹妹的精神状态——站在达也面前。

    深雪为达也的外套别上领章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无须以目光确认。

    是艾莉卡与雷欧怂恿班上同学一起鼓掌。

    对于主导典礼的真由美与深雪来说,这是预定之外的骚动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同为一年级的一科生班级即将发出嘘声起哄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真由美与深雪抓准先发制人的时机,同时在舞台两侧鼓掌。

    介绍完最后一名成员立刻响起的掌声。

    这阵掌声替换为众人对全体选手的掌声,响遍整间讲堂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授旗典礼结束之后,校内一鼓作气加速准备九校战。

    参赛项目也已经确定,深雪每天都和雫与穗香练习到学校关门前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达也要调校CAD,又要帮深雪处理公务,每天同样奔波忙碌到很晚。

    加入运动社团的艾莉卡与雷欧,似乎也有协助各方面的杂务。

    只有美月是文科社团成员,所以这星期大多只有她独自等待其他人放学。

    上周的授旗典礼令她紧张万分。

    即使是自由入座,要推翻不成文规定也要很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只靠她自己根本做不到,应该说如果没有艾莉卡,和班上其他同学在一起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美月自觉属于内向畏缩的个性,所以那位朋友更令她感到耀眼又羡慕。

    (可是艾莉卡为什么要拼命成那样……?)

    美月是被艾莉卡拉着参与这样的行动。

    她当然很想声援达也,不过回顾当时的状况,她觉得自己只要在后方鼓掌就必满意足。

    艾莉卡有种刻意闯祸的倾向,这么做的动机或许是想挑衅一科生的菁英意识。

    然而在同时,艾莉卡也是阴晴不定,三分钟热度的个性。

    美月眼中的她喜欢插手管麻烦事,却不会积极主动计划麻烦事。如果是美月这些好朋友就算了,这次她却热心到动员其他同学,似乎无法只以单纯的恶作亏心态解释。

    (艾莉卡果然对达也……吗……?)

    就美月看来,和艾莉卡交情最好的男生是雷欧。

    艾莉卡和期末考理论成绩第三名的吉田似乎也交情匪浅,

    但美月认为艾莉卡对达也的情感属于另一种,有着不同的重量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美月甚至拒绝在思绪里,以明确的话语定义艾莉卡这份情感。

    来到校舍入口至今还不到五分钟。

    现在就说等得太累,时间也太短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时间,足以让思绪不再停留。

    美月不用多想,脑海就浮现各式各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足以形容为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在知觉毫不集中的状态,在感觉向外释放的状态,察觉到一股陌生波动。

    美月烦恼了刚好一秒整。

    接着下定决心取下眼镜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色彩的洪流迎面涌来。

    视界充盈着各种色调的光芒。

    美月暂时承受着双眼生痛的刺激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取下眼镜就像是从暗处忽然来到盛夏阳光之中。

    避免看见的东西,忽然变成看得见。

    过剩情报带给她无法控制的感觉,处理情报的视觉神经与大脑超过负荷。

    不过如果是普通人,可能会直接昏迷的暴虐情报量,对她来说却是出生以来一直相伴的「另一个世界」。

    人眼即使待在最强烈的阳光底下,也只要稍待一段时间就会习惯。

    如果是适应强光的深色瞳孔人种,不用太久就会立刻习惯。

    美月光是紧闭双眼再眨两三次,眼睛就能适应普通魔法师所见好几十倍的想子光,以及一般魔法师难以辨识颜色的灵子光(灵子放射光)。

    美月慎重将眼镜收进盒子,盯向刚才感受到异样的波动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找到足以穿透抗灵光涂料镜片的光线。

    宛如呼吸,摇曳却规律的灵子讯号。

    如今连光源方向也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美月宛如受到引诱,走向释放波动的实验大楼。

    越接近实验大楼,越觉得周围洋溢起沁凉的空气。

    季节是盛夏,即使夕阳逐渐靠近被山丘棱线切割得不能叫作地平线的地「曲」线,依然释放着足以发汗的热量。

    这是错觉。

    「某物」伪装成冷气,躲在盛夏的热气里。

    这个「某物」似乎命令美月回头。

    似乎威胁她不准接近。

    面对未知事物的不安令美月畏惧。

    然而,她并未停下双脚。

    理性要求她回头,然而美月是魔法领域的一员,注定和魔法命运与共,美月的直觉要求她以这双「眼睛」确认前方等待的事物。

    实验大楼的人口静静开放,没有摩擦声或是放声大笑的音效。

    天花板的照明板,维持着足以轻松阅读密麻文字的亮度。

    一切都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不,这里是教授魔法的学校,是使用人数众多的实验大楼。

    要是发生异状,教师或高年级学生不可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比起普通科学校,魔法科学校更没有鬼故事介入的余地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触动任何警报,就代表美月感受到的异状,是某种魔法造成的现象。

    或者是——现代魔法无法侦测的真正灵异现象。

    笼罩内心的不祥念头令背脊发颤,但美月就像是受到驱赶,或是受到拉扯般不断前进。

    美月宛如受到导引上楼,发现空气隐含些许香气。

    她在魔法药学实验课闻过这种香气。

    是拥有镇静效果的各种香木混合而成的香气。

    她追踪到这里的波动通向药学实验室。

    异常的灵子放射光,似乎是某名学生进行魔法实验的产物。

    确认至少不是未知的灵异现象,令美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于是,至今隐藏在不安情绪后方的好奇心也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未经许可不得擅闯别人进行魔法实验的场斫,这是魔法实验的实习课首先传授的注意事项。不速之客干扰魔法领域,可能使发动中的魔法出现无预警的失控危险,尤其是学艺不精的魔法师——例如他们这样的新生——闯入魔法实验是非常危险的愚蠢行径,校方曾对此再三宣导。

    然而美月现在心中完全遗忘这种警告。

    美月方向错误的警戒心,驱使她蹑手蹑脚在实验室推开一条偷窥用的缝隙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避免发出声音,从微开的门缝看向室内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——

    美月在千钧一发之际,将惨叫声吞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不,与其说是惨叫,应该说是单纯的惊呼。

    药学实验室里,许多蓝色、水色与深蓝色的球在半空中飞舞。

    每颗光球都有独立的「力量」与「意识」,

    美月以「视认」得知自然界的能量分布并不均匀,也没有逐渐倾向均匀,而是或密或散持续流动。自然现象引发的「力量」聚合体化为球体漂浮,是美月习以为常的光景。森罗万象的能量在她的「眼」中,酷似人类精神释放的灵子光辉。

    然而她第一次感受到四处漂浮的聚合体拥有「意识」。

    (精灵……?)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精灵吗——她心想。

    美月受到的冲击——感动,足以令她抛开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叫出这些精灵的人则是——

    「吉田同学……?」

    美月甚至遗忘仅存的戒心如此低语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下意识的行动。

    然而,被叫到名字的对方可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尤其他是在本应不会有人来的地方,被人看见本应不会有人看见的「法术」。

    「是谁!」

    近乎反射动作的质询。

    话中隐含的反射性怒意,使得「光球」的「意识」产生反应。

    「呀啊!」

    光球蜂拥而来,美月尖叫、闭上眼睛,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「强风」从侧边来袭,令她不由得蹲下去。

    不会拂动头发也不会吹动裙摆的想子奔流。

    这阵奔流卷走蜂拥而来的光球保护美月,但是闭上双眼的她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美月战战兢兢地张开眼睛,眼前看见的是干比古以等同憎恶的激动情绪狠瞪,及面无表情承受他的视线的达也。

    「……干比古,冷静下来,我不想在这里和你起冲突。」

    对于达也的忽然出现,使得美月就这么睁大双眼蹲着不动。她眼前的达也,则是举起空无一物的双手。

    这是魔法师与普通人共通,示意自己没有战意的动作。

    干比古露出惊觉不对的表情,至今的敌意也同时消失,宛如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消失,美月终于不再僵硬得以起身,她眼前的干比古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「……达也,抱歉,我也不是故意的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看起来宛如无家可归的孩子。

    美月一时冒出「想安慰他」的冲动,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而感到焦急。

    幸好不用忍受尴尬的沉默。

    「我不在意,你也别在意。追根究柢,是在魔法发动时扰乱术者精神的美月不对。」

    「啊?是我?」

    连忙转身的美月,看到达也露出坏心眼的笑容,明白他并非当真指责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「不对,不能怪她。」

    然而干比古不是如此解释。

    他否定达也的说法时,讲话速度有点快。

    大概是达也指出部分事实,令他更加慌张吧。

    「是我实力不足,才会听到有人叫我就心慌……还有,抱歉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达也,谢谢你。多亏有你,我才没有误伤柴田同学。」

    「就算我没出手,她也不会受伤,刚才那是精灵魔法吧?」

    干比古点头回应达也的询问,而且不知为何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「不过我们家依循天神地祗的教义命名为『神祗魔法』。」

    即使如此,干比古依然坚持自己的主张,或许是这方面的术士定位不能让步。

    精灵魔法是一种古式魔法,透过俗称「精灵」的独立情报体干涉个别情报体。这种魔法在魔法学中广义分类为「精灵魔法」,有时候会将精灵简称为SB(Spiritual Being),不过学术上通常称为「精灵」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视认精灵的能力,但我知道术式在你的控制之中。再加上,美月居然能够踏入驱人结界,要你不惊讶应该比较困难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你知道结界的事……对喔,达也一样有学习古式魔法,甚至明白术式是否有效……看来你在各方面超乎……不,脱离我个人的理解范畴。」

    「直接说『超乎常理』也无妨啊。」

    达也露出捉弄的笑容调侃,干比古也露出苦笑——将紧咬的嘴角放松。

    「总之……无论是再怎么不想被别人看到,在学校实验室设置结界,我想也是相当超乎常理的行为。」

    「一点都没错。」

    两人的笑声完全拭去紧绷的空气。

    「刚才那是自然灵的唤起魔法?我第一次实际目睹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现在隐瞒也无济于事。达也说得没错,我在用水精练习唤起魔法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收拾焚烧香木的桌炉,并且回答达也。

    美月在干比古旁边,以抹布擦拭沾上香灰的桌面。

    干比古当然想谢绝这份好意,但行事一板一眼的美月在这方面很顽固。

    「水精啊……很遗憾,我只知道那是灵子聚合体……美月看见的是什么样子?」

    「咦?啊,我也一样,就我看来只是蓝色系的光球。」

    听到达也询问,美月露出含糊的笑容,将双手举到面前摇动。

    而因为美月拿着抹布做出摇手动作,导致脏水溅到干比古脸上,但忽然被征询意见而惊慌的她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至于被脏水溅到的干比古……似乎也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他睁大眼睛绷紧表情。

    「色系……?你看得出颜色的差异……?」

    「那个,唔……是的。」

    美月不知道干比古为何露出(以美月主观来看)恐怖表情,有些胆战心惊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「比方说……蓝色、水色或深蓝色……啊啊!」

    美月不敢直视干比古,不时窥视他如此回答。但她看见干比古脸上的水珠之后惊叫。

    「对对对不起!那个……对了,手帕手帕!」

    美月连忙从书包取出手帕,要帮干比古擦拭脸颊。

    然而干比古粗鲁抓住她仲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就这么把吓得绷紧表情的美月拉到面前。

    干比古接住失去平衡的美月,像是要强吻般凑过去窥视她的双眼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那个……」

    美月困惑又慌张得发不出声音,干比古却没察觉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干比古就这么目不转睛,美月则是惊慌得不敢转头。

    两人在无预警的状况相互凝视。

    「……如果是两情相悦我就回避了,但如果不是就会造成问题喔。」

    「哇哇!」

    「呀啊!」

    两人仿佛忘记呼吸般僵住不语,不过,或许是听到了达也无奈的声音才总算回过神来,宛如同极相斥般弹开。

    「……对不起。」

    「别……别这么说……我才要道歉。」

    这番对话令人摸不着头绪。

    可以理解干比古为何谢罪——那种近乎性骚扰的行径,即使被赏耳光也无从抱怨——但美月为何要道歉?

    大概是处于混乱状态吧,达也不禁觉得场中气氛令他不自在。

    「……美月,艾莉卡和雷欧都到会合地点了,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好的话,那我们就自己先回去啰。」

    「咦?啊,达也同学,原来你专程来叫我啊……慢着,咦咦!」

    美月似乎慢半拍才察觉达也话中含意(应该说只在她的时间观念慢半拍),忽然惊呼一声,之后就再也不发一语。不,她应该有话要说,却只有开阖嘴巴发不出声音。看来是过度动摇导致语言中枢故障。

    总之应该只是暂时性的症状——如此心想的达也事不关己地转过身去——不过很遗憾,表情无法形容为「扑克脸」——将视线移向干比古。

    「所以干比古,你刚才怎么忽然那样?」

    达也接下来感兴趣的是干比古突如其来的惊人之举,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「抱歉,我刚才吓了一跳……」

    干比古或许是因为改变话题而松了口气,趁这个机会接续达也询问的话题。

    「慢着,不用向我道歉。你到底为什么吓了一跳?」

    「这个嘛……」

    听到达也这么说,干比古再度向美月低头。

    「真的很对不起。

    因为我没想到有人能辨别精灵的颜色……

    觉得你可能拥有水晶眼,不由得坐立不安,无法控制自己……

    这听起来只是藉口,但我绝对没有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我真的只是想要确认而已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的诚心谢罪发挥效果,平复美月的慌乱情绪。

    如他自己所说,这只是藉口。

    完全是基于干比古的好奇心,原因都在干比古身上,和美月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干比古拼命解释时,美月朝他投以温柔微笑的眼神,可见美月不再怪罪他了。

    「吉田同学,没关系了,我也只是吓了一跳而已。」

    说完,美月露出了令对方放松心情的甜美微笑,并且轻声迅速地说:「不过这样我会害羞,请不要再犯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脸红地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看来刚才的性骚扰未遂事件和平落幕,达也说的风凉话(?)也像是没发生过,但达也不想回锅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「话说干比古,你为何这么惊讶?」

    达也看两人心情平复之后再度询问干比古。

    「听你的说法,能分辨精灵颜色似乎相当罕见?」

    达也拥有分析想子情报体的技能,但分析时不会把情报体当成影像,所以不知道辨识灵子情报体颜色的技能是否特别。不对,辨识灵子情报体的技能肯定非常罕见,不过达也无法理解「辨识颜色」有何种特殊意义。

    听到达也的询问,美月也以相同视线看向干比古,大概是抱持类似的疑问。

    「此外,你说的水晶眼是什么?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们吗?」

    美月以眼神表示自己也想问这件事。

    「……可以,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回答之前的迟疑空档,证明接下来的知识不像他所说那么简单。达也察觉到干比古偶尔会展现出不负责任……应该说自暴自弃的态度。

    「精灵有颜色,我们这种使唤精灵的术士,能以颜色分辨精灵种类。」

    即使如此,干比古说明事由与介绍魔法的话语很真挚,没有不负责任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不过,并不是真的看得见精灵的颜色。」

    美月感到纳闷。

    达也同样听不懂干比古这番话,但他没有急着追问,而是以目光要求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「其实精灵没有既定颜色,术者『看见』的颜色,会因为术式的系统或流派而不同。

    比方说在我的流派,水精是蓝色。

    不过在欧洲,有流派明言水精是紫色。

    大陆那边也有流派主张是近乎黑色的深蓝色。

    并不是精灵的波动因为地点与法术不同而产生差异。

    是术士的认知方式不同,才会『看见』不同的颜色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换句话说,并不是以视觉捕捉,而是以法术解释精灵的波动?」

    「答对了。

    我们为求方便辨识精灵,以颜色来解释波动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是为精灵上色吧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各有一套认知的精灵颜色。

    在我的流派,水精是蓝色、火精是红色、土精是黄色、风精是绿色。

    没有浓淡,也没有明暗。

    我们是在脑中分类上色,所以不可能产生色调差异。

    所有水精一律是蓝色。

    依照这样的认知系统,不可能看见水色或深蓝色的水精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但是美月看见了。」

    「她应该是从水精的力量与性质,感受到色调的差异,『真的』看得见精灵的颜色。

    我们流派将这样的眼睛称为『水晶眼』。

    这个名词在其他流派也可能会用在不同的意思,不过在我们流派,这是指看得见『神』的眼睛的意思。

    根据传闻,看得见精灵颜色的人,也看得见精灵的源头与聚落,能够视认大自然现象的『神灵』,并且找到介入该系统的关键。

    拥有水晶眼的人,对我们来说是能够连结神灵系统的巫女。」

    「换句话说,美月是你们求之不得的人才?」

    「是的……但你们不用这么警戒。现在的我没有御『神』的能力。如果是一年前的我,或许会自命不凡得意忘形,硬是将她占为己有,但现在的我没有这种欲望与气概。就算这么说,我也不会向其他术士透露这位通神术法的关键人物。即使是亲兄弟,我也绝对不要眼睁睁看着其他术士站上神祗魔法的奥秘巅峰。柴田同学的水晶眼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目光慑人。

    隐约藏着疯狂的光辉。

    达也解读为变质的独占欲。

    不是「想要占为已有」,而是「不想让任何人占有」。

    干比古以这样的目光看着美月。

    「……也对,我也会把这件事藏在心底。」

    在「不希望好友受到利用」这一点,达也和干比古这种想法的立场一致。

    所以他如此表态,并且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向干比古示意。

    也向美月示意。

    美月满脸诧异看向达也这个动作,没能理解个中含意,就连忙回以敷衍的笑容。
← 键盘键 <<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+ 标记书签 下一章 >> 键盘键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