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> 第三卷 九校战篇 上 第七章
背景
18号文字
字体 夜间模式 (配合「夜间」使用)

第三卷 九校战篇 上 第七章

    九校战第三天。

    男女「冰柱攻防」与「冲浪竞速」都在本日进行决赛,可说是九校战前半最大关卡。

    第一高中打进今天赛程的人员,男子组「冰柱攻防」与男女「冲浪竞速」各有两人,女子组「冰柱攻防」一人。

    没能符合预定计划,不过在作战上还是处于误差范围。

    「服部学长是男子组第一场,渡边学姐是女子组第二场,千代田学姐是女子组第一场,十文字总长则是第三场啊……」

    审视赛程表的达也颇为烦恼。

    即使竞赛的开始时间与比赛时间都略有不同,服部与花音的比赛却只能择一观看。

    (服部学长应该不希望我去看比赛……)

    虽说如此,深雪和服部同为学生会干部,要是不重视服部的比赛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「啊,找到了,达也学弟!」

    不过,达也并不需要为此一直烦恼,应该说没必要烦恼了。

    「会长,有什么事吗?」

    「希望你帮个忙。」

    达也被真由美拉回工程车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「哥哥,快开始了!」

    后来,达也直到摩利比赛即将开始才解脱。

    摩利在达也工作时特地前来叮咛:「会来看我的比赛吧?」要是这样还不去捧场,即使只是错过刚开始的部分过程,也不晓得后来会被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达也向帮忙保留座位的妹妹与朋友们道谢,接着看向起跑线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是在紧要关头赶上。

    摩利绑着头带的直短发随风摇曳,做出预备起跑的姿势。

    准决赛每场有三名选手,总共举办两场。

    两场的胜利者将会进行一对一进行决赛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紧张得绷紧表情,只有摩利以无惧一切的表情等待起始讯号。

    意味着「预备」的第一个讯号声响起。

    观众席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间隔片刻,响起第二个讯号声。

    比赛宣告开始。

    一马当先的是摩利。

    然而和预赛不同,第二名紧跟在后。

    第三名也只有些许落后。

    「果然棘手……!」

    「不愧是『海之七高』。」

    「记得这是去年的决赛组合。」

    掀起波澜的水面,证明两人的魔法相互干扰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领先的摩利会因为拉出波浪影响后方选手,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占据优势,但第七高中的选手巧妙驾驭踏板,弥补魔法的不利之处。

    三名选手穿越看台前方的蛇行水道,以几乎不分轩轾的状况抵达急转弯处。

    穿过这里之后,看台就看不见接下来的赛道,必须透过萤幕观战。

    达也瞥向大型萤幕所播放的急转弯出口的影像。

    「唔?」

    在影像里发现的细微异状,吸引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「啊!」

    所以达也不小心看漏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观众席响起惊呼声。

    达也连忙移回视线。

    第七高中的选手大幅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「超速?」

    某人如此大喊。

    看起来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选手的踏板没有紧贴水面。

    宛如飞翔般在水面滑行的第七高中选手,只能就这样撞上围栏。

    ——前提是前方没人。

    结束减速正准备加速的摩利,就位于对方冲过来的轨道上。

    摩利面对围栏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她依然转头看向后方,大概是察觉到身后进逼而来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接下来的反应,只能以高超来形容。

    摩利取消向前加速,切换为水平方向的旋转加速,利用水道侧壁反射回来的波浪,以魔法搭配自己的身手让踏板转半圈。

    接着以多重演算的技术使用两个新魔法,准备接住失控冲来的第七高中选手。

    分别是弹飞对方直击而来的踏板的移动魔法,以及接住对方之后避免自己撞上护栏的加重系惯性中和魔法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可以就这样避免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只要水面没有忽然下沉。

    这是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摩利刚使出一百八十度回转的高级技术。

    摩利并不是冲浪高手,只是以其优异的魔法与体术强行变换姿势。浮力忽然消失,令她大幅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魔法的发动因而产生误差。

    她成功将刮向双脚的对方踏板弹到侧边。

    然而惯性中和魔法还没发动,失去踏脚处的第七高中选手就撞上摩利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撞在一起飞向围栏。

    周围响起好几声响亮的尖叫。

    场中扬起比赛中断的旗帜。

    达也不由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摩利夹在第七高中选手与围栏之间遭受撞击。

    看起来不像是有成功采取防护动作。

    「哥哥!」

    深雪脸色苍白仰望他。

    「我去看看,你们留在这里。」

    达也从小就被当成随扈或士兵接受训练,能力足以进行简单的外科手术。

    「明白了。」

    达也沉稳的声音,使得深雪理解到他们过去只会造成混乱加剧,因此以手势示意起身的朋友们坐好,朝达也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达也以近乎变魔术的身手,钻过观众密集的看台往下冲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清醒的速度不算快。

    意识宛如蒙上一层雾,无法顺利掌握现状。

    自己在这里做什么……?

    这个疑问是摩利醒来之后首先浮现的思绪。

    「摩利,醒了吗?知道我是谁吗?」

    损友——即使在这个时候,而且只是内心话,摩利依然没使用「朋友」这两个字——从她的脸部上方窥视。

    摩利知道这个问题的意思,却无法理解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,因此疑惑地回问——

    「真由美,你在说什么?这种事哪需要问……」

    ——说到一半,她就回想起真由美询问的原因,以及自己的现状。

    「这里是医院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对,裾野基地的医院。太好了……看来意识没有异常。」

    「我昏迷了多久?」

    后脑勺传来的阵阵痛楚,令摩利明白自己不是睡着,是没能采取防护动作而撞昏。

    「现在过中午了。啊,还不可以起来。」

    摩利想在床上起身,真由美迅速抢先将她按回床上。

    力道没有很强,但摩利的身体活动能力减半。

    「你肋骨断了,现在已经以魔法接合,但是还没稳定。我想你当然明白,魔法治疗终究只是急救处置。」

    「在稳定前只是看起来治好,绝非瞬间恢复健康——放心,我至少明白这件事。」

    摩利把真由美想说的话语抢过来,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,然后放松力气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「所以要多久才能稳定?」

    「完全康复要一星期,休养一天就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。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十天内禁止进行激烈运动。」

    「喂,那不就……!」

    「『幻境摘星』也要弃权,这也没办法。」

    「这样啊……」

    摩利叹气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隔了一段时间才再度睁开。

    「比赛结果怎么样?」

    「肇事的七高受到除名处分,决赛由三高与九高争冠,我们与二高争夺季军。小早川同学很有干劲,我想应该能拿下季军。」

    「小早川只要精神状况没问题,实力相当充足。」

    「是的,另外七高选手伤势不重,你的保护没有白费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自己受重伤就不算帮助了。」

    摩利板着脸如此抱怨,这种「假装」扮黑脸的态度,令真由美忍不住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摩利撇头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「男子组部分,范藏学弟打进决赛,村上学弟很可惜只差一点。十文字打进男子组『冰柱攻防』的单循环决赛,花音学妹也打进女子组『冰柱攻防』的单循环决赛,」

    「只有我没能按照计划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这也没办法。摩利,你的判断没错。要是你当时没有停止加速,应该可以千钧一发避开冲撞,也可以打进决赛,可是……七高的选手将会受重伤,应该会从此断绝魔法师的生命,她冲撞的状况就是如此危险。达也学弟也抱持相同意见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喂,为什么这时候会提到那家伙的名字?」

    「因为送你来到这里还陪同治疗的就是他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「不过当然不是只交给达也学弟一个人……吓到了?」

    真由美咧嘴一笑,摩利露出有苦难言的表情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正因自觉到内心松了口气,所以真由美的笑容引她反感。

    「女生换衣服的时候,男生当然不能在场,所以他在治疗的时候有乖乖在走廊等。但你晚点向他道谢比较好。他几乎和救护班同一时间赶到,帮忙把你抬上岸。而且一眼就看出骨折,下达急救指示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那个家伙是何方神圣?」

    摩利瞪大眼睛愣住,真由美也大幅点头。

    「该怎么说,他似乎很习惯处理意外状况与伤患……话说回来,你状况怎么样?」

    「怎么忽然问这个……头有点痛,不过应该是外伤,意识很清楚。」

    「看来脑部没有受创……这样啊,那我趁现在问吧。」

    「?」

    真由美以正经目光注视纳闷的摩利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,一下子变得这么正经?」

    「摩利……当时你是否受到第三者的魔法妨碍?」

    「什么意思?」

    「摩利即将接住七高选手之前失去平衡,是因为第三者恶意使用魔法干扰水面吗?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摩利理解真由美这番话的意义之后,眼中发出犀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「……踏板下沉之前,我确实感受到脚边出现异常晃动,但我不知道是否是魔法造成的,更不知道是否是恶意干扰……你为什么这样想?」

    「当时你失足的水面动作很不自然,有着魔法改变事象时特有的不规则性。不过,当时七高与九高的选手都没有使用这种魔法,剩下的可能性就是有第三者施展魔法。达也学弟对此也抱持相同意见。听说他会向大会委员会调阅影带,试着分析水面的波动。这样至少能确定原因是否在于非自然现象的外力。」

    「我很想先质疑高一学生是否做得到这种分析,不过这件事先放到一旁……既然我和其他选手都有使用魔法,用不着调查是否有非自然现象的外力吧?我觉得这么做没有意义……」

    「达也学弟说,要把选手使用魔法的影响也列入计算,检视是否有外力介入。五十里学弟也说今天比赛结束会去帮他,我想应该查得出有意义的结果。摩利想到任何线索也要告诉我喔。这不只是关于我们——第一高中排名的问题,或许是整个九校战及全体魔法科高中的问题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摩利躺在床上沉默不语,真由美说声「我该回去了」就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独处的摩利,依然以严肃的眼神凝视天花板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的深雪前去开门,来访的是一对二年级的男女。

    「请进……哥哥,五十里学长与千代田学姐来访。」

    深雪这番话,使得达也停止敲打键盘起身。

    「抱歉请您专程过来。」

    「没关系,不用在意。毕竟是我主动想帮忙,又不能把正在运作的终端装置拿来。」

    达也微微低头致意,五十里随意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达也再度致谢之后看向花音。

    「千代田学姐,恭喜您得到冠军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。毕竟摩利学姐受到那种事件波及,我们得连同她的份一起努力!」

    握拳的花音很适合以热血来形容,令达也觉得她颇为耀眼。

    「所以,找出什么端倪了吗?」

    「我已经将过程检视了一次,果然应该认定有第三者介入没错。五十里学长,方便请您确认一次吗?」

    「收到……不愧是司波学弟,速度真快。」

    五十里受邀坐下,配上手势表达自己的佩服之意。

    桌上型的小型萤幕(以传统单位形容相当于二十寸)分割成两个画面,各自显示录影影像以及只有线框的模拟影像。

    五十里拿起附带脑波辅助功能的单边眼镜型视线指向器,熟练地撑开细长的C型金属套环戴在头上,将单边眼镜对准右眼,把拇指放在键盘中央下方的点选钮。

    脑波辅助功能与视线指向器,原本部是让使用者双手不用离开键盘的输入辅助装置,如今已成为无须键盘就能输入指令的道具。

    不过五十里似乎是使用原本的功能,也就是当成键盘输入的辅助工具。

    实体影像与模拟影像,随着五十里的操作同时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将指标移动到即将发生意外的时间点,进行慢速播放。

    模拟画面上方,以数字显示出影响水面变化的各种要素。

    在问题场面,也就是水面凹陷的瞬间,出现一个unknown的项目,显示水中出现一股无法以误差来解释的「力量」。

    五十里暂停画面转身。

    「……这比预料的还要难处理。」

    「启,怎么回事?」

    「花音也知道,九校战为了防止外部违规使用魔法干扰竞赛,聘请擅长对抗魔法的魔法师担任大会委员派驻各竞赛场地,而且装设大量监视装置。既然监视网捕捉不到,我推测对方是在超越监视装置扫描范围的高空制作局部下爆流,将高压气块打在水面造成凹陷。不过这么一来,渡边学姐不可能没有察觉,我自己也明白这是很牵强的假设。

    但是依照司波学弟的分析,造成水面凹陷的力量来自水中。若是从外部对水道投射魔法式,监视装置肯定会逮到,会从水里让水面凹陷的自然现象只可能是底部漏水,所以这也不考虑。剩下的可能性就是有人躲在水里作怪……不过这才是最荒唐的状况……」

    「司波学弟会不会分析错误?」

    花音毫不客气的指摘使得深雪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「不会。」

    然而深雪还没开口,五十里就否定花音的质疑。

    「司波学弟的分析非常完美,至少以我的能耐做不到,也找不到他的错误。」

    五十里与花音一同沉思。

    沉默持续到秒针走两圈时,再度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深雪以视线询问哥哥,确认哥哥点头回应之后前去应门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两名同班同学。

    「美月说,是哥哥找他们过来……」

    「抱歉,请你们两位专程过来。」

    达也间接肯定妹妹的询问,重新转身面向两名学长姐。

    「我来介绍,他们是我的同班同学吉田与柴田。我想你们应该知道,这两位是二年级的五十里学长与千代田学姐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与美月有些紧张,五十里与花音简单自我介绍之后,达也以简洁的答案回应五人投过来的询问视线。

    「我请他们两人前来查明谁在水中搞鬼。」

    光是这句话,当然没有任何人听得懂。

    达也一开始就明白,所以毫不中断继续说明。

    「我们现在要检验渡边学姐遭受第三者恶意魔法妨碍的可能性。」

    这是对干比古与美月的说明。

    干比古蹙眉,美月面露惊讶神色。

    「渡边学姐即将失去平衡之前,水面出现不自然的凹陷,渡边学姐的惯性中和魔法因而没抓准时机,导致她重重撞向围栏,水面凹陷的现象,几乎可以确定来自水里的魔法干扰。」

    美月还没脱离惊讶的情绪。

    然而干比古听到达也这番话之后,眼中蕴含强烈的光芒。

    「不可能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,从赛场外部朝水道施展魔法。延迟发动魔法的可能性也很低。真是如此的话,第一场比赛的小早川学姐应该就会发现。」

    现代魔法也有延迟发动的技术,不过必须将魔法式「记录」在目标物。延迟发动魔法一旦施展,目标物就会受到魔法改写,让下一个魔法延迟发动。

    「既然是这样的话,就应该推测是躲在水里的某种东西使用了魔法——这是我与五十里学长的意见。」

    达也投以确认的视线,干比古与美月点头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「不过,活生生的魔法师躲在水道里的想法过于荒唐无稽。就目前所知,现代魔法与古式魔法,都做不到如此完美的隐身。」

    达也这次的话语令五十里与花音点头。

    「既然这样,比较合理的推测应该是『人类以外的某种物体』躲在水道使用魔法。」

    五十里与花音转头相视,表情透露出困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隔了好一段时间才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「……司波学弟认为可能是精灵魔法?」

    达也点头回应五十里这句话。

    使用现代魔法的魔法师,通常是以想子波动认知魔法。

    但SB——Spiritual Being(心灵存在)的主体以灵子组成,同一时间侦测到的想子,是定义「行动模式」的外部附加物——例如使唤精灵的指令——这是现阶段最有力的假说。

    魔法师并不是无法认知灵子。

    然而以一般的状况,无法和想子一样进行辨识。

    若要举例来说,即使感官能够隐约认知红外线是一种「温暖」的东西,也无法像是可视光线一样,以色彩分辨红外线波长的差异。

    魔法师能以感官认知活性化的灵子。

    但是很难感知活性较低的灵子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使用现代魔法的魔法师,很难发现潜伏状态的SB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的是心灵存在使唤魔法——精灵魔法里的延迟发动型术式,确实很有可能避开大会委员的监视。

    「吉田是擅长精灵魔法的魔法师,柴田对灵子光的感应力特别敏锐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你才会找他们两人过来。」

    达也再度向五十里点头,接着转身面对干比古。

    「干比古,我想征询你这个专家的意见。精灵魔法是否有办法以数小时为单位设置延迟发动魔法,依照特定条件让水面凹陷?」

    「做得到。」

    干比古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「依照刚才的要求,只要以第二场赛事的开始时间作为第一发动条件,以水面有人接近作为第二发动条件,命令水之精灵卷起波浪或漩涡就办得到。即使不是精灵,使用式神也行。」

    「你也做得到?」

    「依照准备时间而定。我不可能现在立刻做得到,不过只要给我半个月的准备时间,反覆进入会场暗中安排,应该做得到。」

    「是否需要在前一天潜入会场?」

    「不需要。只要熟悉地脉与地形的话,就能够透过地脉派遣精灵,这也是事前调查的目的。不过……」

    「?」

    「以这种方式施展魔法,威力几乎没有意义啊。精灵依照术士的意念强度提供助力,如果是在好几个小时之前设置,我觉得顶多只是能够吓唬入侵者的小儿科程度。」

    「也就是说?」

    「即使能够激荡水面,也不可能只用这种方式就创造足以让渡边学姐失去平衡的大浪。要是没有同时发生七高选手撞过来的意外,应该只会成为小朋友的恶作剧。」

    不知为何,达也大幅点头回应干比古这番话。

    「前提在于那只是一场意外……」

    「啊?」

    另有玄机的这番话当然令干比古感到疑问,但达也没有立刻回答,将目光转向美月。

    「美月,渡边学姐出事的时候,你是否看到SB的活动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当时戴着眼镜……对不起。」

    「别这么说。也对,这是我的疏忽。美月不用道歉。」

    达也朝着垂头丧气的美月低头,深雪也前去安慰她。

    「关于刚才提到的事情……」

    达也目光朝着干比古。

    然而五十里与花音都知道,这番话是对他们两人说的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七高选手的失控也不是普通的事故,你们看。」

    达也带干比古到萤幕前面,从头播放模拟影像。

    他注意着一旁探头观看的五十里与花音,在冲撞事故发生前停止播放。

    「七高的选手原本必须在这时候减速。」

    接着改以逐格模式播放。

    「不过如各位所见,实际上她这时候继续加速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正是如此,确实不自然。」

    「没错,会犯下这种单纯错误的魔法师,不可能获选参加九校战。」

    达也点头回应五十里与花音的意见,恢复正常播放速度。

    「我推测七高选手的CAD被动过手脚。」

    室内充斥惊愕的气息。

    「整条赛道第一个需要减速的转角就是这里。要是减速启动式被掉包为加速启动式,肯定会在这转角出事。而且从去年决赛组的时间纪录来看,可以轻易预料到渡边学姐与七高的选手会以些微差距经过这个转角。若我意图妨碍,就会把这里当成同时除掉两名冠军候补的机会。」

    「确实有道理……不过CAD有办法动手脚吗?如果有,那到底是什么时候?」

    「难道七高的技术团队有叛徒混进去?」

    达也微微摇头回应五十里与花音的询问。

    「很遗憾,没有证据。即使要求七高提供CAD检查,对方肯定会一口回绝。但我觉得有机会动手脚。」

    「果然是他们有叛徒?」

    达也再度摇头回应花音的推理,这次动作比较缓慢。

    「虽然无法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性……但我认为大会委员有卧底的机率比较高。」

    对话至此中断。

    五十里、花音与干比古,这次真的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一起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……可是哥哥,假设大会委员有卧底,那么会是在何时、用何种方法对CAD动手脚?竞赛用的CAD应该都由各校严密保管……」

    深雪不会选择怀疑达也的话语,她将哥哥的推测视为确定事实,要求进一步推理。

    达也并不是直接回答,而是告知一个众所皆知的事实。

    「CAD肯定会脱离各校保管,交给大会委员一次。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!」

    没想到的这个可能性,使得深雪发出声音。而且只有她发得出声音,五十里、花音、干比古与美月只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「但是无从得知对方的手法,这就是棘手的地方……」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警戒绝对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即将上场比赛的深雪,以及负责调整CAD的达也,将这句话烙印在心底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第一高中第三天的成绩,是男女「冰柱攻防」得到第一名,男子组「冲浪竞速」第二名,女子组「冲浪竞速」第三名。

    第三高中拿下男女「冰柱攻防」第二名,以及男女「冲浪竞速」第一名的好成绩,所以两校积分比前一天还要接近。

    大会开始前,摩利对达也表示,新人赛的得分应该不会大幅影响总排名。不过,她的预测看来是落空了。

    达也仔细地检查自己所负责的选手的CAD,准备迎接明天开始的新人赛。此时真由美以终端装置找他。

    他停止手边作业,纳闷心想「这么晚了有什么事?」前往第一高中分配到的会议室,并且在门口巧遇深雪。

    「深雪也是被会长找来?」

    「是的,哥哥也是?」

    达也以为五十里等人找他前来,是要讨论可能遭到的妨碍手段与技术上的对策,不过这样就无法解释深雪为何也被找来。

    「进去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世上有些事必须思考才知道,有些事即使思考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思考也不知道的事情,就只能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古人也说过,无益的思考只是浪费光阴。

    「打扰了。」

    达也并不是在思考如此繁琐的事情——应该说没在思考这种大道理,但他至少没有进行无谓的烦恼就打开门。

    室内有真由美、铃音、克人——以及应该在病床休养的摩利。

    「辛苦了,明天准备好了吗?」

    「不,还要一些时间。」

    「这样啊……对不起,把达也学弟也找来了。」

    依照真由美这番愧疚的话语,这次约谈的主角似乎是深雪。

    「先坐吧。」

    兄妹依照吩咐并肩坐下。

    「有件小事想找你们商量……不对,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找你们两位前来,是要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总觉得很久没听到真由美语气如此正经,令达也感到有些新奇。

    「铃妹,能请你说明吗?」

    原来语气正经的时候依然叫「铃妹」。达也不禁如此心想,并且看向铃音。

    「我想你们也知道今天的战绩。」

    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铃音应该没有要求回应,但达也与深雪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「虽然发生一些意外,但本校至今的积分,加加减减之后大致符合预期。不过第三高中的积分成长超乎预料,因此差距比当初预估来得小。」

    此时两人再度点头表达理解之意。

    「话虽如此,我们领先的幅度还很足够。即使没在新人赛夺冠,只要没出现太大差距,会在最后的『秘碑解码』获胜之后得到总冠军。但是万一在新人赛大幅落后第三高中,正规赛的『幻境摘星』成绩,可能会成为对方反败为胜的关键。」

    铃音说的都是假设状况,总归来讲,就是要他们在新人赛好好表现?

    如果是这种事,应该不需要特地找他们过来……达也在扑克脸底下感到纳闷。

    「正规赛的得分是新人赛的两倍,本校的作战团队得出结论,即使某种程度牺牲新人赛,也要把战力集中在『幻境摘星』的正规赛。」

    达也眉毛微颤,从铃音「牺牲新人赛」这句话导出的结论,令他的扑克脸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「对,达也学弟,就是你想的那样。」

    真由美敏锐解读达也细微的表情变化,抢先询问。

    「深雪学妹,我们要请你代替摩利参加『幻境摘星』的正规赛。达也学弟则是继续担任深雪学妹的工程师,在第九天进入赛场。」

    真由美这番话和她自己刚才说的不同,并不是商量。

    是告知既定事项。

    「可是还有其他学姐只参加一项竞赛,为什么要选我代打,甚至不惜取消新人赛?」

    深雪的声音很沉稳,没有因为忽然受到提拔而欢天喜地,而是基于常理的关心与冷静的计算提出询问。

    她的反问使得摩利露出「喔?」的表情,克人则是略显意外。

    「我们估计这么做比较能够提高总分。」

    铃音以更加冷静的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「最大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准备『幻境摘星』的候补选手。」

    原本的参赛选手摩利加入说服的行列。

    「即使是本校的代表队选手,忽然参加必须在空中飞翔的『幻境摘星』正规赛也很吃力。相较于这种做法,只是一年级却有事先练习的选手更有胜算。何况——」

    摩利说到这里停顿,应该是刻意造成「空档」。

    她是一名意外装模作样的少女。

    「达也学弟,你的妹妹即使参加正式战也可以夺冠吧?」

    而且还针对弱点进攻。

    达也觉得这种论点有些刁钻,但他没有理由谦虚。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

    「哥哥……」

    达也宛如理所当然,应该说宛如视为既定事项般如此断言,使得摩利咧嘴一笑、克人点头示意、真由美瞪大眼睛、铃音微动眉角、深雪则是羞涩低头。

    「既然各位愿意做出此等评价,我也会以工程师身分全力以赴。深雪,你愿意吧?」

    「愿……愿意!」

    深雪将原本就美丽的背脊挺得更加笔直,以高八度的声音回应达也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愿意代打上阵的回覆。

    〈待续〉
← 键盘键 <<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+ 标记书签 下一章 >> 键盘键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