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> 第八卷 追忆篇 第一章
背景
18号文字
字体 夜间模式 (配合「夜间」使用)

第八卷 追忆篇 第一章

    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

    扫图:宅之预备军

    录入:[email protected]

    修图:h姐姐

    初校:细菌

    二校:cleverchm

    【1】 西元二〇九五年十一月六日/四叶本家会客室

    武士官邸风格的大型传统建筑。

    这是四叶本家外表给人的印象。

    相较于一般住家,确实很宽敞。形容为「宅邸」也不突兀。

    但若是看过七草家或一条家豪宅的人,反倒会惊讶于这座宅邸小而宁静的质朴风格。

    四叶不在乎住处大小。贯彻秘密主义的四叶家,不会大举邀请访客入内,大宅邸或许只会令他们觉得碍事。

    即使是母亲的娘家,深雪依然抱持这种置身事外的想法,和哥哥穿越厚重的大门。

    那一天——后世称为「灼热万圣节」而闻名的日子,至今已过一周。

    兄妹之所以来到地图也没标记的深山村庄,是基于姨母邀请——实际上是传唤命令。

    两人被带到从建筑物外观无法想象的摩登且宽敞的会客室,受命在这里等待。不是被带到私人使用的小型会客室,而是通称「谒见室」的大会客室,代表姨母这次不是以私人身分,是以四叶家当家的身分找他们过来——不过,两人打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件事。

    不过深雪心想——

    上次和哥哥一起被叫到这个房间,是三年前的事。

    至今,除了基于庆吊原因邀请亲戚齐聚一堂,姨母都不会直接见哥哥。本次即使深雪陪同,姨母也是睽违三年近距离和哥哥相见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?深雪无从判断。

    「——别担心。我们和三年前不一样。」

    大概是深雪的不安心情显露在脸上。达也用力点头,回应她窥视般的上扬眼神。

    深雪坐在沙发,达也就这么站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三年前也是这个姿势。

    三年前是站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对……和三年前不一样。

    达也这句话的意思,应该是说他们的实力和三年前不同。两人的实力确实大幅成长,三年前简直没得比。尤其是达也,他的战斗力甚至匹敌号称世界最强魔法师之一的姨母——别名「极东魔王」、「暗夜女王」的四叶真夜。考量魔法的相克性质,如果是一对一,达也稳操胜算。

    不过深雪认为,这三年来,除了两人和姨母的实力差距,还有其他事物改变了。

    ——那就是哥哥和自己的关系。

    ——自己对哥哥的心意。

    重新在沙发坐好的深雪,意识回溯到三年前。

    【2】 西元二〇九二年八月四日/冲绳那霸机场~恩纳濑良垣别墅

    ——西元二〇三〇年前后,地球急遽寒冷化,世界的粮食状况大幅恶化。二〇二〇年代推动的太阳能工厂农业,使得先进国家遭受到的影响有限,但是经济急遽成长导致人口爆炸的新兴工业国家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寒冷化与沙漠化同时进行的华北地区,面对最严重的事态。

    华北居民们试图依循民族传统突破这个难关。也就是以越境殖民——非法偷渡方式。

    但俄罗斯不容许非法移民。即使是无人荒野,也彻底排除鸠占鹊巢的非法偷渡。

    而且是不惜流血,强硬地驱离。

    中国打着人道名义批判俄罗斯,而俄罗斯秉持国际法批判中国。

    两国的对立,并非局限于两国之间。

    一方打着人道名义跨越国境,一方秉持国际法加以排斥。

    火种散播到世界各地。

    背后的主因,是寒冷化导致粮食不足。

    能源资源争夺战,成为辅助的要素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点点契机,火种就足以燎原。

    西元二〇四五年,第三次世界大战——二十年世界连续战争爆发。

    二〇四五年到二〇六五年,是世界各地持续上演大规模国境纷争的战乱时代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国家能够旁观,是基于真正意义的世界大战。

    大战结束时,世界人口减少到三十亿人,是二〇四五年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俄罗斯再度吸收乌克兰与白俄罗斯,组成新苏维埃联邦(新苏联);中国征服缅甸北部、越南北部、寮国北部与朝鲜半岛,组成大亚细亚联盟(大亚联盟);印度与伊朗并吞中亚各国,组成印度、波斯联邦;USA合并了加拿大以及墨西哥到巴拿马等各国,组成北美利坚大陆合众国(USNA)。四国版图各自扩大。相较之下,欧盟各国整合失败,欧盟分裂为东西两侧;非洲各国半数完全消灭。南美除了巴西,都处于地方政府各自为政的小国分立状态。

    导致世界骤变的二十年战争,之所以没演变成热核战争,归功于全球魔法师的团结。

    西元二〇四六年,「国际魔法协会」成立。

    协会成立的目的,是以实力阻止各国使用基于辐射物质打造的武器,以免地球环境受到再也无法恢复的污染。

    只要是基于「阻止使用核武」的目的,魔法师就获准脱离国家桎梏,以实力介入纷争。在最前线上演杀戮场面的魔法师,也会在观测到动用核武的征兆时停止斗争,不分国籍彼此合力阻止核武的使用。

    阻止热核武的使用,是全世界魔法师第一优先的义务。

    本协定——即「国际魔法协会宪章」的管制对象,是会以辐射物质污染环境的武器。严格来说,纯粹的核融合弹不在管制范围。不过以大战时期的技术水准,必须以小型核分裂弹才能引爆核融合弹,因此该协会最后成功全面阻止热核武的使用。

    就这样,长达二十年的战乱时代,热核武连一次都没使用。

    国际魔法协会的这项功绩获得了各国认同,在大战后的世界,也以国际和平机构的身分占有光荣地位——

    我听到通知系上安全带的广播后,将书名为《现代史读本》的魔法师适用教材档案关闭。教材内容对于刚升上国中的我有点艰深,但这样比较不会无聊,是好事。

    听说现代飞机并不会因为区区终端机电波妨碍飞行。不过在飞机起降时关闭终端机是传统礼仪。不只是我,其他乘客也关闭了。我不打算做出「只有我违抗常识」这种幼稚的举动。

    覆盖座位的蛋形安全护罩内侧,投射出南方岛屿的即时影像。

    看到翠绿的岛屿以及闪耀的大海,就觉得全球寒冷化是虚构的现象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。

    世界气候在我们诞生之前是暖化,但是在我们身边,寒冷化的各种遗痕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例如衣着。

    不露出肌肤的服装礼仪,无疑是严重寒冷化时代的遗痕。

    不过,我也不喜欢裸露肩膀或胸口的衣服(更何况还不适合我),也没被迫穿上裙摆拖地的长裙,而且我喜欢和服,所以这种礼仪对我无害,完全不会在私底下束缚我。

    我思索这种无聊事情时,飞机接近那霸机场。

    着陆时几乎感受不到振动。

    我解开只具备形式意义的安全带,打开胶囊座位的护罩。

    下方的经济舱,听说塞入好几排狭小到会碰到他人手肘的座位,但我无法在这么近的距离,和素昧平生的人共处一小时。

    我等待母亲离开座位之后,一起前往舱门。

    这是利用暑假的私人家庭旅行。

    家庭旅行原本应该都是私人形式,但以我家的状况,即使是家庭旅行也几乎不是私人行程,所以我满心期待,不像我平常的个性。

    然而本次旅行不是只有我和母亲两人,还加上哥哥。这是美中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走出会员制的机场贵宾休息室,先去领行李的哥哥已经在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哥哥之所以单独行动,并不是在恶整他。

    头等舱乘客可以优先下机。即使也可以优先领取行李,但还是得等一段时间。考量到行李运送过来的时间,由搭乘经济舱的哥哥去领取,比较不会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让哥哥独自坐经济舱,也是基于正当理由。

    在头等舱,除了一般的空服员,专职处理危险案件的警备乘员也随时注意动静。劫机或自杀恐怖攻击等犯罪行为,大多发生在警备薄弱的经济舱。哥哥坐经济舱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——我也知道哥哥被排除在一般家庭的相处模式之外。

    走在母亲旁边的我,转头看向身后。哥哥像是理所当然般,独自推着载有我们行李的推车默默跟随,脸上毫无不满。

    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讨厌这位哥哥。

    只是不擅长面对。

    我不晓得他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我不晓得身为家人的他,为何会不以为意地接受这种等同于佣人(应该说完完全全是佣人)的待遇呢?

    我知道他担负这样的职责。

    也知道家里状况很特殊。

    不过,哥哥和我一样,还只是国一的学生。

    哥哥四月出生,我是隔年三月出生。

    相差一岁的我们就读相同学年,是两人出生月份导致的巧合。但哥哥也和我一样,直到今年三月都是小学生。

    明明是这样,他为何会不以为意地接受妹妹的使唤——

    哥哥和我目光相对。

    大概是在意我反复回头的视线。

    「……什么事?」

    我不时偷看,哥哥才会将目光投向我。我的理性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,我的嘴巴只发得出不高兴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没事。」

    哥哥以管家服侍女主人般的恭敬语气回应。

    话中没有善意或厌恶、没有兄妹之情或亲人之恨、没有哥哥对妹妹的情感——亲情。

    「既然这样,请不要盯着我看。那样很讨厌!」

    我知道这样很不讲理。

    是我们将哥哥当成佣人,他并非自愿。

    但我却向哥哥宣泄任性的烦躁情绪。

    「恕属下失礼。」

    哥哥停下脚步,朝我鞠躬。

    然后,他比刚才稍微远离一点,继续跟在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我不禁心想:为什么?

    刚才明明是我的任性。这么一来,我就是个讨人厌的孩子。

    ——我果然不擅长面对这位哥哥。

    ◇ ◇ ◇

    我们本次来到的地方,是刚在恩纳濑良垣买下的别墅。我不在意住饭店,但母亲不习惯待在人多的地方。父亲基于这个理由,急遽安排这个住处。

    父亲似乎还是老样子,认为金钱买得到爱情……但这些钱也是迎娶母亲才得到的。

    那位父亲似乎也是年轻时就具备异于常人——想子存量在魔法师界也远超过标准,是潜力受到高度评价的魔法师……但在现今的魔法技术体系,想子存量不再左右魔法技能的优劣,导致那位父亲无法显露己身潜力,放弃走魔法师之路出人头地,如今任职于母亲家族成立的公司。

    基于这样的缘由,我知道父亲在母亲面前有点自卑,但我站在女儿的立场,希望看到他稍微像是父亲的可靠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我微微摇头,从脑中赶走无聊的思绪。因为我察觉到,难得来度假一次,受囚于讨厌的想法是一件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「夫人,欢迎光临。也很高兴深雪与达也一起来。」

    在别墅迎接我们的,是先来完成打扫与采买工作的樱井穗波小姐。

    她是母亲的守护者。

    樱井小姐直到五年前都是警视厅的特务。她离职时似乎备受慰留,但她任职于警视厅之前,就确定会担任母亲的守护者,进入警视厅是为了学习护卫工作的诀窍。

    她是受到基因操作,强化魔法天分而成的调整体魔法师——「樱」系列第一代。是二十年战争末期由研究所打造,出生之前就由四叶买下的魔法师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女性开朗随和,令人丝毫感受不到这样的身世。除了尽到守护者的护卫本分,也照顾母亲的生活起居大小事。依照她的说法,担任家管员比较符合她的个性。

    原本绝对不会离开护卫对象的守护者,之所以先一步前来别墅,是为了在当地收集情报,也是因为哥哥随侍于我与母亲身旁。既然这样,我好希望樱井小姐和哥哥的职责互换——不过哥哥不可能打理生活环境,这样的安排也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「来,请进。麦茶冰好了,还是要为您泡热茶?」

    「谢谢。难得有这个机会,我就享用麦茶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我明白了。深雪与达也同样喝麦茶吗?」

    「好的,谢谢您。」

    「劳烦您了。」

    说到我唯一对樱井小姐的不满,就是她将哥哥视为母亲的儿子——我的哥哥对待。

    说穿了,这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可是我……做不到这种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这样的我,在当时莫名感到不耐烦。

    「母亲大人,我出去走走。」

    刚到别墅就去游泳似乎有点匆忙,就算这样,窝在别墅也很可惜,所以我决定去散步。万座毛太远了,不太可能徒步前往,但光是悠闲行走在沙滩沿岸的休闲步道,肯定也很舒服。

    「深雪,带达也一起去。」

    但我听到母亲的回应,觉得难得的散步一开始就搞砸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很想主张自己一个人散步也没问题,但我不想害母亲无谓地担心。

    「——我明白了。」

    光是避免音量太大就没有余力。

    我深深压低宽边草帽,头也不回地走到西斜的阳光下。

    正如预料,轻拂夏季洋装裙摆的海风好舒服。

    在樱井小姐协助之下,我从趾尖到眼皮都万无一失地抹上防晒乳,因此可以毫不在意阳光,以手臂与双腿感受海风。

    褐色乳液包覆的肌肤,即使和当地女孩相比,应该也没有突兀感。

    或许多亏如此,不会在每次和他人擦身而过时接受注目礼,这也使我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不是我自夸,但我的肌肤不知晒黑为何物,在海滩或这种地方,基于负面意义很显眼。

    ——不,真的不是自夸。

    我和小学的朋友去游泳池的时候,曾经被说「好像雪女」而大受打击,这份记忆尚未褪色。这种无心之语绝对不是恶整或坏话,所以我更加受到打击。

    应该不是因为色素不足。因为我的发色漆黑到过度的等级。

    是因为血统吗?我的家系在过去五代,应该没混入白种人血统……但我不晓得更久以前的状况,所以超隔代遗传的可能性也不是零。不过,母亲在夏天也会稍微晒黑,哥哥则是不晓得该说褐色还是红褐色,晒到完全看不出原本的肤色,因此我认为无法断定是血统因素。

    「——!」

    意识集中在刻意不去意识的事,使我意识到要将视线固定在前方,过度意识到自己不要往后看……究竟在「意识」什么,连我自己都快混乱了。

    竖耳依然听不到脚步声,也感受不到气息——但我根本不会感受他人气息就是了。

    然而只要回头,哥哥铁定在不远处跟着我。

    因为哥哥是我的守护者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叫作「随扈」,而是刻意使用「守护者」这么夸张的称呼,我至今无法理解原因。但我自认知道四叶的「守护者」和普通「随扈」有何不同。

    随扈是「工作」,守护者是「使命」。

    随扈赌命保护护卫对象,会得到金钱报酬作为代价。此外也有警界特务这种以护卫当职务的例子,但这种人也会依照职务领取薪水,所以我认为广义上可以解释为「以护卫赚取金钱报酬维生的人」。

    相对的,守护者没有金钱报酬。四叶提供食衣住,需要用钱也由四叶支给。但这些钱不是报酬,是维持护卫能力所需的开销。

    极端来说,随扈是为了吃饭而保护,守护者是为了保护而吃饭。

    守护者没有私生活。他们的一切,都献给称为「主人」或「女主人」的护卫对象。

    我以及我们,是将这种事当成理所当然的一个家系。若无法当成理所当然,只有退出一途。我们「四叶」就是如此——但我觉得与其被别人使用「女主人」这种丢脸的方式称呼,被逐出家门似乎比较好。幸好「主人」或「女主人」的称呼,不像「守护者」这么普遍使用。

    哥哥在我六岁时成为我的守护者。我的第一位守护者是哥哥,今后应该永不改变。

    哥哥的身分不是四叶家当家的外甥,而是四叶家下任当家候选人的守护者。要是我继任当家的话,哥哥将终其一生都是我的影子。

    除非我解除哥哥守护者的职责。

    是的,唯有护卫对象主动下令解除其职责,守护者才能免除这项义务,获准以普通人的身分活下去。

    哥哥陪着我。

    跟随在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无法离开他。

    他无法逃离我。

    束缚他的是我。

    逃不掉的是他。

    明明只有我能让他恢复为平凡的国中生。

    那个人——哥哥无法当个平凡的国中生,都是因为我没解除哥哥的职责。

    ——我不擅长面对哥哥。

    ——我不讨厌哥哥。

    那么,我为什么将哥哥束缚在这种残酷的处境?

    得不出答案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每次试着思考这个问题,我的大脑就无法运作。

    我将视线稳稳固定在脚边,加快脚步而去。

    低着头快步前进的我,忽然被拉住手臂,差点往后倒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承受来自前方「咚」的一记冲击,倒在哥哥怀里。

    我没抱怨哥哥。

    刚才是走路没有好好看着前方的我不对——我差点反射性地怒声责备,这是未曾预定告诉他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问题在哥哥拉住我之后,我承受来自前方的冲击。明显不是我撞人,而是别人撞我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可以生气的场面。

    我让眼神隐含着怒意往上扬,却只看见厚实的肉壁。

    我继续扬起视线。

    终于看见从前方撞我的人是何种身分。

    对方是衣衫不整,肌肤黝黑的军装壮汉——「遗族血统」。

    二十年战争越演越烈时,驻留在冲绳的美军(当时还是USA)撤回到夏威夷,遗留一批孩子。他们大部分不是被父母抛弃,而是父亲战死,不过国家接管美军基地作为国防军设施之后,他们大多由该设施收养,就这么成为军人。似乎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成为勇猛的士兵,漂亮地执行防卫国境的任务,后代也大多从军。不过,这些军人的孩子,也就是「第二代」大多品行不良,必须多加小心——这是介绍冲绳观光的私人网站都会刊载的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那名壮汉的身后,有两个同样身穿衣衫不整的军服,体格也大同小异的青年。他们咧嘴露出恶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反射性的愤怒由生理上的恐惧取代。

    精神怯懦到连「有必要的话就使用魔法」这种理所当然的对应方式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——直到哥哥的背影挡住我的视野。

    少年的细瘦背影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依然比我宽敞的背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哥哥将我保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「啊啊?我们不想和小鬼打交道啊。」

    壮汉以彻底瞧不起我们的嘲笑表情,看着哥哥的脸。

    哥哥毫无回应。

    「吓到发不出声音了是吧?」

    「哈,没种的家伙。耍什么帅!」

    后方的两人嗤笑、恐吓哥哥。

    愤怒情绪在我内心复苏。

    而且是比刚才更加清晰的形式。

    我懊悔着「早知道应该携带CAD外出」。不经由辅助器具施展魔法,将无法顺利拿捏力道。即使是这种对象,要是害他们受重伤,在各方面很不妙。

    要是CAD在手边,就不会任凭这种家伙乱讲话了!

    我自己也不晓得究竟是对什么东西激动,就这样狠狠瞪向挡在哥哥面前的壮汉。

    壮汉看见我,眼睛轻轻眯细。

    他的嘴唇动了。

    我无从确认他究竟是要笑,还是要说话。

    「我不打算要求道歉,所以你们往回走吧。这样对彼此都好。」

    因为哥哥不像少年会有的沉稳语气,和完全不像孩子会说的话语,使壮汉绷紧表情。

    「——你说什么?」

    极为低沉,如同轻声细语的询问。

    「你应该有听到吧?」

    欠缺情感,如同自言自语的反问。

    男性的双眼隐含凶恶的光芒。

    「给我把脑袋按在地上求饶。如果你现在这么做,我把你打到瘀青就会放过你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你的意思是要我跪伏在地上,那应该是把额头按在地上,不是脑袋。」

    下一秒——

    男性毫无暗号或征兆就打向哥哥。

    哥哥在同年纪孩子之中还算高大,但终究只是国中一年级的体格。和眼前的男性相比,正如字面所述是大人与小孩。

    我反射性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响起「啪!」的声音。

    要是哥哥被打的话,位于后方的我也会遭殃——我慢半拍地才想到这件事,并且诧异于这件事没发生。

    我战战兢兢地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而僵在原地的壮汉。

    我无须思索他为何露出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伸直到一半。

    哥哥以双手接住他的拳头。

    虽然是单手对双手,但两人的体重差距,应该足以抵销这种事。

    壮汉的体重或许是哥哥的两倍以上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哥哥却别说退后一步,连半步都没后退,而且不是卸下攻击力道,是正面接住对方加上体重所挥出的拳头。

    他用了魔法?——不,没这种迹象。

    不提学力、体力或运动技能,我在魔法方面胜过哥哥。我不可能没察觉他使用魔法。

    「有意思……我原本只想捉弄一下,不过……」

    壮汉咧嘴一笑,收回手臂,将双拳举到胸前摆出架式。

    拳击?

    空手道?

    对格斗技与武术完全外行的我无法辨别,但我只隐约明白到一点,就是原本半开玩笑的对方认真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甚至忘记逃跑,从那个人的背后观察壮汉。我不发一语地压低气息的时候,听到那个人出乎意料的话语。

    「可以吗?你接下来会吃不完兜着走。」

    为什么要讲得这么挑衅!

    若是正常对打,不可能敌得过对方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应该逃走才对。

    不,哥哥的想法无所谓。

    我即使扔下哥哥也应该逃走。

    ——我心里明明这么想,身体却没有离开哥哥的意思。

    「区区小鬼,居然讲得出这么有气势的话,啊!」

    接下来的光景,我的目光追不上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结果,只能由此推测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男性的左脚往前踏。

    哥哥踏出左脚,钻进对方的双脚之间。

    男性的右手向后拉到肩头,即将出拳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哥哥的左拳打在他的胸膛正中央。

    两人距离稍微拉开,肯定不是因为接着要攻击,是因为攻击过后的反作用力而弹开。

    「咚」一声像是打太鼓的声音,肯定是哥哥出拳命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哥哥一收回踏出去的脚,壮汉的身躯随即便像是配合这个动作般下沉,双脚跪地发出听来很痛的声音。

    壮汉就这么跪伏着痛苦咳嗽。哥哥俯视他,接着缓缓将目光移向后方的两人。

    他们伫立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哥哥转身背对三人。

    「回去吧。」

    哥哥扶着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我至此终于察觉,哥哥这句低语是对我说的。

    「深雪,发生什么事了吗?」

    中止散步返家之后,樱井小姐脸色大变,快步跑向我。

    我认为自己脸色没那么难看,却自觉有点苍白,所以从一开始就放弃打马虎眼。

    「刚才……我们被一群男性缠上了。」

    「天啊……!」

    樱井小姐光是这样似乎就推测出端倪。

    她不经意地观察我全身,应该是在检查我衣服是否凌乱。

    「我没事。」

    虽然有点勉强,但我自认装出了自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樱井小姐看到我投以笑容,也回以松一口气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是,我的假笑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因为哥哥救了我——这句话终究没能从我的口中说出。

    我原本投以目光想说出口,然而哥哥却像是不以为意般,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地向樱井小姐简单致意。连看都不看我一眼,他就进入深处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装出来的笑容,似乎随时会瓦解。

    「——我去淋浴冲凉。」

    我没流太多汗,却以此为借口逃进浴室。

    温热的水花在肌肤上弹跳。

    我甚至忘记去除抗水性乳液,感受着水温。这是为了暖和差点发抖的身体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……」

    莲蓬头的水从头顶淋下。温热的水珠滑过脸蛋,在眼角和另一种水珠混合。

    「我为什么在哭……?」

    我自己也听得到这个诧异的声音。不是哭声,仿佛置身事外一般。

    「我为什么非哭不可?」

    我试着歇斯底里大喊,却无人回应。这里只有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」

    传入耳中的只有淋浴声。没有人回答我的疑问。

    【3】 西元二〇九五年十一月六日/四叶本家会客室

    「咦?」

    从面对中庭的窗户看向户外的达也,不经意地轻呼了一声。这使得深雪的意识从过去回归到现在来了。

    「哥哥?」

    「是黑羽姐弟。」

    妹妹以眼神询问,达也以略显惊讶的表情回应。

    「亚夜子与文弥?」

    达也只有略显惊讶作结,但深雪似乎做不到。她慌张地起身,维持没站直的姿势僵住片刻之后,像是改变主意般再度坐下。

    「他们似乎正要离开。」

    黑羽姐弟走出来的别馆,住着他们的奶奶——达也他们兄妹已故爷爷的妹妹,也就是现任当家真夜的姑妈。

    黑羽文弥是四叶家下任当家的第二候选人,来向奶奶请安也没什么好奇怪。深雪也不是因为他们造访这里而惊讶。

    「……这是巧合吗?」

    「如果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,应该不会佯装不知情。」

    深雪认为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「不晓得算是有缘还是无缘,看来我们注定和他们两人擦身而过。」

    并非完全撞个正着,也不是完全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和哥哥抱持相同想法的深雪,回忆起那天只限一晚的近距离交流……
← 键盘键 <<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+ 标记书签 下一章 >> 键盘键 →